相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天天祺刚一打开寝室的们,看见思远一个人在那里准备着他报考的考试,便很神秘的说:“喂,思远,今天晚上帮我个忙吧。”

    “晚上,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可还的准备我的考试了。”思远不解。

    “重要,绝对重要呢。”

    “恩,什么事,说来听听。”

    “还不就是那个文史系的女生,今天晚上想去见个面,不过我没那个胆量,所以就叫你陪我去了。”

    思远一听,惊愕了“哦,就这事呀。我还以为什么重要的事呢。”接着说道,“怎么啦,情窦又开了,看你刚刚和上个女朋友才分手几天,又瞄上某个女生了啊。”

    “不是呀,前面那个不算,那是我们真的不合”天祺很认真的分析着原因,“你看,无论和她在一起干嘛,我都感觉好压抑的,你说,这怎么合的来呀。”

    “哦…….你的女朋友可以不算的呀,现在就撇的这么清楚了啊,呵呵……”思远一再的开着天祺的玩笑。

    “好了,别老来开我玩笑了哦,你陪我去就是了啊。”

    “不好意思,我可还得准备我的考试,没那个闲功夫陪你去相亲。”不好意思四个字,铿锵有力,在每个字之间有个小小的停顿。这样一来,天祺无语了。

    “这可就是你的不对的呀,兄弟一场给我去壮壮胆你不行。得,你不去,我叫别人和我一起去。”说着天祺便关上门出去了。而思远呢,则转过身来在书桌上认真的准备着自己的考试。

    其实这一次天祺出去和女生见面,就算思远不和自己一起去,也不只有天祺自己一个人。再说,要去见的那个女孩子天祺也从来没有见过。是同班的一位叫高守昕的学生介绍的。那个女孩子是高守昕的老乡,在学校呆了很久一直都没找男朋友,就委托老乡介绍介绍。天祺班上什么都少,但唯独不缺男生。在女生心目中,这群光棍男生还真是一笔难得的资源呢。《少年维特之烦扰》里面有句“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可能就是对这群人的真实写照吧。

    平日里高守昕和天祺关系不错,听见自己的老乡提出这个要求。高守昕就是一个电话给天祺。可能天祺也是沉默的太久了,仔细一算,天祺和原来相恋了半个月的女友分手也有差不多一年了。挂了电话,天祺一脸的兴奋。走到寝室看见思远在就问了问思远,看看他有没有陪自己去的想法。其实思远的回答早已在天祺的意料之中。既然思远不愿意去,然后就只好自己单刀赴会了。

    说单刀赴会好像有点不太贴切。因为此刻的高守昕早已和那个要介绍给天祺认识的女生,甚至那女生寝室的几个姐妹在田径场里转悠着。早想看看高守昕给自己介绍的人会是啥模样,甚至女生也会在自己的心中猜测对方的模样,他是不是我要的白马王子呢?心情越来越激动。

    此时的天色已经过了黄昏,整个学校慢慢的点亮了灯火。而比较偏辟的田径场则显得有些黯淡,不过就是这黯淡,却是那些男男女女约会的最好场地。

    “如果只想看美女,夜晚的田径场是最好的观赏地,不过给小心那个女的旁边的男的哦,因为十之**那是女生的男朋友。”这是学校男生当中默认的一句特逗的话。

    天祺走出公寓,便直奔田径场。恨不得自己此刻能飞,飞到那个美女面前。哪怕多一秒天祺也不想浪费在路上。不过,一出寝室门,天祺就开始后悔了。心里还在嘀咕嘀咕着“该死,刚刚走到太急了,根本就没来得及整理整理自己的仪表,如果…….”边说边加快了脚步一边不时的摸摸自己的头发什么的,为自己定定型。这就是寝室常说的“肖氏一心三用法”其实像一心三用,在天祺身上还是用的蛮多的。所以,这就成了天祺的专利,思远几个就把这命名为“肖氏一心三用法”。

    走到了田径场地边缘,天祺傻眼了。天啦,这么多在这里散步什么的,有一对一对的情侣,有一个一个跑步的肌肉男,有成群结队的因为减肥而锻炼的胖女生。要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出高守昕,简直比登天还难。于是,天祺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守昕的电话。

    “喂,你们在哪里呢?”

    “我们就在田径场那头的那个足球门旁边”高守昕的话语比较快,再加上那头传来的吵闹声,天祺基本上很难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什么啊?我们听明白。”

    于是,高守昕又说了一遍。

    “恩,好的,那我就来了。”

    挂断电话,天祺便有点顾忌似的朝那群女生所在的地方靠近。

    等慢慢靠近的时候,那边隐约有声音传来过来。从那边传来的笑声很甜美不过也能听出些粗旷。此时的夜色已经容不得人们去看清楚对方。慢慢的靠近,高守昕熟悉的身影隐约能在夜色中看见轮廓。而在他的旁边不多不少看见四个人。如果没猜错,可能那就是一寝室的人。此次可谓规模宏大,全家总动员了。

    他们五个很熟似的在那里聊着天,直到天祺慢慢的靠近都没有发觉出来。四个女生的脸由于光太暗的缘故,看不清楚。可是身高基本上都差不多,不高也不矮。

    最相似的就是她们的体魄,个个都显的很“杨贵妃”。

    比起天祺那瘦小的体魄而言,那些女生真的可以用魁梧来形容。

    天祺靠近,道了句,“你们好啊。”

    高守昕见天祺来了,边张大了点嗓门“天祺,你来了。”

    站在几个女孩子面前,估计天祺有点失落了。那根本及不上自己想象的那样。还以为会有白雪公主似的人物出现。想不到都是自己在做白日梦。天祺不竟就笑出来了。

    “怎么了,你笑什么啊。”其中一个开始说话。

    “厄… 没什么呢。”

    这个叫霞姐,可能年龄不会比天祺大。不过高守昕就是这么叫了,所以,天祺就跟着这么来了。因为刚刚高守昕介绍的时候,说实在的天祺还真没记住她的名字,只知道名字里面有个霞字,所以就跟着高守昕这么叫了。再说,天祺心里还是有底的,自己对她反正不会有意思,管她呢,牺牲点叫姐就叫姐了。

    霞姐应该是她们这一群人中间最重量级的人物了,不过霞姐的声音却特别的温柔。应该是这几个人里面声音最温柔的。

    原来以为,声音的粗旷会和体型的大小成正比,看见了霞姐,天祺才知道自己一直是错误的。

    四个人中间,霞姐特别健谈,她总是能找到共同点话题。总是能和天祺滔滔不绝的交谈下去。和她聊天总感觉特别舒服。

    另外的一个则是今天晚上的主角,也就是高守昕的老乡。大家都加她艾咪儿。她不是这个寝室里面最小的一个,却是今天晚上表现最羞涩的一个。不知道是看见了天祺的缘故还是什么原因,就连和老乡守昕说话都变得那么腼腆。总是躲在那群几个女生后面,半天都没有吱声。

    “你们当中谁是高守昕的老乡。”天祺明知故问。

    自然,把话题就跳到了艾咪儿身上。只见艾咪儿才勉强的从口中挤出来两个字“是我。”

    “哦,是你啊,怎么还那么害羞呀。”

    “就是啊,”旁边的几个也跟着天祺起哄起来了。

    “哎,你们大家知道吗?天祺可是我们班上出了名的歌神哦。”守昕突然冒出来一句。

    “真的呀,那来首听听哦。”霞姐先提出了要求。

    要是在平时,天祺在女孩子面前会装的很矜持,可能是这几个胖胖的女生给自己的打击太大了。因为这几个和自己想象中的白雪公主相差有180度。

    “胖胖的白雪公主我是接受不了的。”天祺默默的在心里嘀咕着。

    所以在她们面前毁了形象也在所不惜。

    “好呀,什么歌,你们点吧。”天祺装出一幅不屑一顾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懂似的。

    就这样,一个晚上天祺就一直在唱着歌,根本就没花什么心思去和女孩子们搭讪,除了霞姐聊的蛮来,其他的几个看见天祺这样的“热情”简直都怕了。回去后,连连说没感觉,不喜欢他做我男朋友之类的话。

    就这样,高守昕原本想撮合的一对就此打住。而艾咪儿则在也没去想过和天祺成为男女方面的朋友。这两个人的爱情就这样抹杀在萌芽状态。不过话又说回来,虽说没做成情人,还是成为了朋友。

    那天晚上,高守昕一回寝室,就把这见的来龙去脉在天祺的寝室随口就说了这件事的大概。顿时,寝室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祺去相亲的事就这么的传开了。天祺一回寝室,别人一见他就问“相亲怎么样了?”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天祺都懵了。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相亲怎么样了?”成为了当时班上最流行的一句话。而每次听见有人这么说时,天祺更是哭笑不得。有点让人烦接受不了的就是平常班上那种很老实的人看见天祺都会问

    “相亲怎么样了?”

    天祺那天晚上是在高守昕后面才会寝室的,走到寝室,思远依旧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书,此时文博也回来了。天祺一进门,思远、文博同时把眼光聚集在他的身上,上下把他打量了一遍。怪怪的眼睛盯着天祺不放。

    “怎么啦,你们两个怎么啦?”天祺不解,左手提着两杯奶茶,右手还拿着一杯在喝,口里还含着一口便开口说话了。

    “天祺,老实交代,今天晚上都去干什么了哦。”

    “你们俩今天中什么邪了呀,怎么我感觉怪怪的啊。”说着便把手中的那两杯奶茶递给他们。

    “好兄弟就要瞒着我们嘛!你刚刚不是出去和那个女生见面了的吗,怎么样了?”思远一边在试着打开奶茶一边开着玩笑似的问着叶斌。

    “什么呀,你们听谁说的啊?”天祺有点急。

    “有这回事的话就承认了呗,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儿。”文博在那头开始乐起来了。

    “OH MY GOD 啥时候你变得这么八卦了啊。文博”天祺用手摸了摸头,摆出个很无辜的样子。

    “哎,这可不是我说的呀,天祺你就说,那个艾咪儿怎么样嘛?”

    “你们可真神呀,竟然连名字都知道了,文博,我佩服你们的六体投地。”天祺更摸不着头脑里。

    “天祺呀,听人说,那人不错呀。如果你喜欢呢,就继续喜欢呀;如果不喜欢的话,那就假戏真做呐。”

    “我可真服了你们,肯定是那个高守昕和你们说的,待会儿我找他算账去。”天祺一脸的无辜,简直自己都怕了,原来自己班的消息那么多灵通。从自己去接触那些女生到现在就几个时辰不到,却被自己寝室的几个人了解到如此透彻。“不过,还好,自己寝室的几个说说没关系了,反正他们平常老是喜欢开自己玩笑”天祺就这样自己的阿Q着。

    天祺把声音压得很低,那神情很神秘似的,对在一边喝着奶茶的思远、文博说:“这件事就你们知道吧?”正当思远回答时,寝室闯进来过不速之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