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爸爸?烟》

    一缕夕阳

    洒满了全部金黄

    消瘦的背影

    见证了岁月的沧桑

    微凹的双眼

    深情的注视着远方

    飘荡在周围的烟圈

    转眼间又不见

    深吸了口气

    转身走向我的身边

    拍了拍我胸膛

    交给我

    一缕夕阳

    洒满的全部金黄

    这是不久前叶斌心目中的黄昏,这也是不久前叶斌实实在在的爸爸,那是黄昏虽有能看见爸爸消瘦的背影,但那时叶斌爸爸的脸上却还是那么的稳健,那么的坚强,那么的自信。

    如今又是黄昏,如今又能看见西边天空的那缕夕阳散漫遍地的余晖,如今又能看见爸爸熟悉不过的背影,可是那一切跟叶斌的爸爸的稳健已毫无关系,因为此时叶斌的爸爸只能稍稍在自己家中有一些最简单的蠕动。时不时会有突如其然的剧痛,但是,叶斌回家了半个月从来不见爸爸在家人面前有过一点点的呻吟。即使疼的全身都麻木,使劲的捂着肚子脸上暴露着厚厚的青筋却依旧还在忍受着。没一次,父亲都不会把所有的问题交给母亲以及自己。此刻叶斌的父亲一定在深深的自责。责怪着自己影响着家里,甚至影响了叶斌。

    忙完了一天家里的事儿,叶斌总算有时间听下了手中的活。一个人坐在一个青石铺的阶梯上,张着眼睛望着西边那看上去懒洋洋的太阳。一层黄色的光芒遍撒在大地,也映照着叶斌的脸庞,面对着太阳,留下了一个长长的身影。

    或许是有些累了,或许是有着些心事

    叶斌自然的用手来托着自己的脸,想静静的来欣赏着这落日最漂亮的一幕。当手掌靠近脸庞时,叶斌明显的感觉粗糙。原来,叶斌自己都忘记了。回来的半个月不到,一双细嫩的双手全部刻满了血泡,黑黑的手指上好似很多很多的褶皱。叶斌双手相互搓了几下,然后依旧托着脸,静静的看着远方的天空,远方的太阳。

    而太阳则好像对叶斌异常的眷顾,发出的光芒轻轻的照耀在叶斌的身上。头发、眼睛、睫毛、鼻子、嘴巴照亮的异常的清楚,光滑的皮肤上有些黝黑缺依旧能看出从内心写出来的坚强。被黄昏太阳微微的光芒雕刻着,叶斌简直在享受着太阳给自己的最后一份厚爱。

    微微闭着双眼,呼吸着家乡熟悉的空气,感受着爸爸妈妈给自己的爱,品味着从远方天空撒下来披在自己身上的爱护。再坚强的叶斌眼角还是留下了眼泪,不过,叶斌没有让任何人看见。用双手抱着膝盖,把头轻轻的摁在粗糙的衣服上,左右摇摆了几下头,便把泪水给拭去了。就这样,擦干了眼泪又流出来,擦干了又流出来,反复了好几次。叶斌终于征服了自己的,没有再让眼泪流出眼眶。继续傻望着天边的云霞,继续感受着自己身上撒满的希望。

    好想好想此刻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能亲呢的靠近奶奶,在奶奶面亲热的撒着娇;

    好想好想现在能想其他孩子一样能开心的面对妈妈,和妈妈说着自己的愿望;

    好想好想此刻能回到自己童年的时光无拘无束幻想,贴着爸爸温柔的的胸膛;

    此刻的叶斌,真的是心力憔悴,所有的一切都得交给自己还稚嫩的肩膀。再苦再累也必须把一切压在心底,隐藏的踏踏实实。因为妈妈一看见就会心疼。懂事的叶斌绝对不会还让母亲来替他承担痛苦。

    就在叶斌的爸爸查出病来的半个月不到,叶斌的妈妈便苍老了很多。原来依稀能看见的白发,现在满头都是。眼角的皱纹一天天的加深。每个日子,母亲总是深含着泪水,但是她却一直还在鼓励叶斌坚强。

    一阵阵微风吹来,吹动着叶斌本不是很长的头发。微风吹得叶斌的眼睛半眯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爽流遍全身的每个毛细孔。在夕阳下、在微风中。叶斌的脸上终于对着这夕阳露出了此微笑。总算没有辜负太阳最后一抹光芒对他的眷顾。

    在微笑间,太阳安心的下山去了。

    叶斌也站了起来,朝自己的家门走去。每次看见自己的家,都有种特别兴奋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什么都无法与之对比的。爸爸的坚强,妈妈对自己的慈爱,爷爷奶奶对自己的关怀。整个家中看不到一丝死神将要来临的气氛。叶斌的爸爸给叶斌的只有鼓励与坚强。

    记得那天和林晨分开之后,连赶了一天一晚的路,先是火车,再汽车,再步行。先前没有通知家里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家,只是告诉妈妈那天会回来。

    在自己家乡的那个小镇上叶斌下了汽车。一年多没回家,原来有点破旧的镇,现在开始了整修。现在在这条大街上,那边都摆满了很多很多的摊位,这样一来,原本就不是很宽的街就显得非常拥挤,这次一下车,听说镇上在修改,两边的摊位也进行了拆迁,所以就显得异常的宽阔,走在中间简直有迷路的感觉。

    要是在原来,叶斌肯定会打电话告诉爸爸来接自己。这次是由于父亲身体不好才会来的,爸爸来接更始不可能。不过,站在镇上遥遥的望着自己家后面的那些高高的山,叶斌多么希望爸爸又骑着那有些破旧的摩托车来接自己。就像那高考失落后了一样,坐在父亲的后面,看着父亲的背影,那也是一种幸福,可是,那小小的愿望都变成了奢望。所有一切于父亲有关的举动都只能轻轻的深埋在自己的脑海里。默默的祝福着父亲。

    不知道为什么,那次叶斌回家没有显得很急切。不是不想家,更不是不想念爸爸。而是自己真的不敢相信这会是个事实。自己的心里真的还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多少次狠狠的掐自己,好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不过,不过怎么样,也斌还是逃不出现实,逃不出上帝的捉弄,终究还得去面对现实。

    一年多未尝走过这条回家的路,

    路的两旁依旧是那样,有些农田,不同的是能看见几处人家新建的住房。

    路的中间仍然还一样,有点坑洼,不同的是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多起来。

    城镇里面在变,好像离自家近的地方仍然没有改变。

    离家越来越近,很多人的面孔都很陌生。先前的大伯、大叔、阿姨比一年多之前好像老了不少。并且在叶斌眼中他们有与城市中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在快到黄昏的时候,路上来来往往也看不见什么人,甚至都看不清什么人了。叶斌走近了家。

    隐约从家里能听见传出来声音,那是家乡的人以及自己的一些亲戚知道父亲得病了来看父亲的。而父亲总是里面最开朗的那个人,坐在床头,和邻里乡亲谈天说地,如果不说,真的还看不出来父亲得病了。叶斌知道,父亲就是那样性格的人,不愿意不自己的情绪传染给任何人,所以他做最开心的人。

    叶斌走到门口,可能里面的人还没发现。叶斌亲亲的说了声,

    “爸,我回来了。”

    里面全部人的眼神就转向了门口的叶斌,而此时的父亲则停止了刚刚那个的“高谈阔论”,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房间里一下子止住了呼吸似的。几秒过后,父亲很吃力的回了一句很平常不过的话:

    “回来就好了,”

    叶斌放下东西,一一问候了来这里看父亲的大伯、大婶们。看着父亲的吃力的样子,叶斌就坐到了床头,“老爸,看你额头上都有汗了,你少说点话呀。”

    父亲大口的呼着气“你回来,我就好了一半了。”明显的能看出父亲说话的吃力,父亲的手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肚子上,可能又有剧烈的疼痛。“怎么不见妈妈?”叶斌好奇的问着自己。于是叶斌叮嘱爸爸,要他少说话点,自己去告诉妈妈,自己回来了。

    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其实叶斌的妈妈早就知道叶斌回来了。就站在旁边的房间里盯着叶斌。叶斌走到这间房间旁边才看见妈妈独自一个人站在另一边,还能看见妈妈用手就那样的抹着脸上的泪水。叶斌走过去,二话没说,就抱紧了妈妈,流出了忍不住的泪水。

    想到这里,刚刚从夕阳下走向家门口的叶斌眼睛有些模糊了,不过,他一直在告诉自己,要自己坚强。

    越是告诉自己要坚强的人,往往自己真的不坚强。

    叶斌的坚强是被逼的。

    “叶斌,回来了。”

    叶斌还没有进家门,妈妈就在那黑暗暗的厨房里问候着叶斌。自从叶斌回到家里后,家里就热闹了不少。至少叶斌能明显感觉出妈妈并没有先前那么的无助,而爸爸呢,也能经常看见脸上流露着笑意,不过,看见叶斌天天在家里忙活着。当父母的总有些担心,终究不能毁了儿子的前途。可是无论家里怎么的说,叶斌就是不肯去学校。毕竟家在这里,如果叶斌走了。妈妈怎么能承受得了这么大的负担。

    还是往常一样,叶斌进门之后把全身的土拍了拍。然后在自家门口的那口古井里打了一桶水,用清凉的水冲洗了自己的脸。便在妈妈的呼唤中去吃饭了。爸爸的身体日益虚弱,肝脏上的病根本就吃不了油,有一点点油就会发生呕吐。所以,叶斌的妈妈总的准备两顿,特意为父亲的另备一份。每天,叶斌总是等父亲一起才吃,并且每一次都鼓励父亲多吃点,就像小时候父亲要自己多吃饭一样。

    每一次,叶斌都会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的多看父亲两眼。当看见父亲吃饭吃的像自己小时候那么认真时,那才是自己最高兴的时候。叶斌总会偷偷会心的笑一笑。然后总会帮母亲收拾碗筷,最后来陪父亲看他最喜欢看的新闻联播。

    “老叶,最近好点了吧。”正当两父子聊的正热的时候,外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三叔,还麻烦你来这里了啊。我很好呢。”父亲费尽了全部的力气来回答着三叔公。刚开始,叶斌还没认出来是三叔公,因为有一年多没看见三叔公了。叫三叔公那时安家族的辈分,其实三叔公的年龄和叶斌父亲差不多,所以,平常都称呼“老叶,老叶”的。三叔公有点踉跄的走进了,手里还提着只老母鸡。提进来的时候,那只鸡还扑哧扑哧舞动着翅膀。

    叶斌起身便去把三叔公准备了条凳子,并亲切了叫了声三叔公。一开始呀,三叔公还真愣住了,一年多不见,叶斌比原来更高了。“叶斌呀,都不认识你了,张了这么高了。”一边的叶斌只是腼腆的点了点头。

    此时,叶斌的妈妈从那边走了过来,看见三叔公提着只鸡,就不解了,

    “三叔,你这是干什么呀。”

    “听说老叶他想吃鸡,这是我家养的本地鸡,会比市场上的鸡营养,所以,抓了一只来了。”说着便把抓着的那只鸡递给叶斌的母亲。

    叶斌的妈妈见状不知道说什么感谢好,满怀感恩之情的望了望三叔公,最后还是只好接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