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心怀恶意

第一百三十九章 心怀恶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洁净的天空,若淡蓝色绸缎,慢慢地伸展开去。

    旭日俯瞰大地,光芒直泻而下,将火山上的黄烟映衬得格外飘渺。

    无边的草原一直铺向天际,无数的青草,摆着纤纤的腰肢,在轻微的摇曳着。

    草原的晨风吹过,吹过刘成的脸颊,拂过他丝,睫毛……

    刘成的笑意,很冷,很冷!

    他原本还以为,巴克镇镇长布莱恩真的放过了他,现在才知道,对方将最大的杀招隐藏得那么深。

    紫色夺魂草,若将它误认为紫香草,那近乎无人可以忍住不去食用它,便是刘成自己也无法做到。

    而幸好他根本不知道紫香草这种药草,这才没有去食用。

    “紫色夺魂草,服之后三日内,灵魂会不断的被侵蚀,三日后,灵魂彻底死亡,故名夺魂草!”小金道。

    “那布莱恩难道就不担心我认出这夺魂草?”刘成道。

    小金冷笑道:“认出?嘿嘿,毒药榜只在上古时代出现过,此后就被人毁去,现在世上只有名药帮,已无毒药榜,所以,能认出紫色夺魂草的人,也只有那些老家伙或者他们的传人了。我看你说的那布莱恩,不是机缘巧合下得知这夺魂草的存在,就一定是什么老家伙的传人了。”

    刘成回头望着巴克镇方向,目光中透露着无限的杀意。

    他深吸口气,整个人渐渐平静下来,他很清楚,虽然自己的实力大进,可是顶多只能和九阶天书师抗衡,若要杀死对方,那还是不现实的。

    他想到端木老师之前说的话,想要成为强者,最重要的就是隐忍。他此刻就需要隐忍,等到有绝对的把握击杀布莱恩时,那便是布莱恩的死期了。

    他左手抹了抹右手上的幽冥戒,从其中取出了一份地图。

    双手将地图缓缓展开,刘成的视线落在上面的“维亚城”……

    五日后,月关谷。

    “小爷真他妈倒大霉了,这什么狗屁地图!”刘成浑身狼狈的在谷中走着,他手中正拿着通往维亚城的地图,地图右下角上还写着“最安全的地图,一路保你无忧”。

    这五日来,他一直按照地图上所谓的安全路线行走,可期间还是遇到了十二只一阶元兽、九只二阶元兽和五只三阶元兽外加两只四阶元兽,虽然这些元兽他都足以应付,可连番的战斗,也把他弄得极为狼狈。

    尤其那两只四阶元兽中一只草原沙豹,不仅将他的马匹咬死,还使得他受了些轻伤。

    突然他停下脚步,眼睛看着前方。

    月关谷外,一只二十人队的猎杀团正在和一只三阶元兽草原水鹿战斗。

    这二十人实力最强的是六阶天书士,最弱的为两阶天书者。

    而此刻战斗已接近尾端,那只草原水鹿已遍体鳞伤。

    “水术,水箭杀!”一名两阶天水箭,水箭穿透水鹿的脖颈,将其彻底击杀。

    刘成从那月关谷内走出,这时这猎杀团的成员纷纷看向他。

    “不知这位小兄弟从何而来?此行前往何处?”那名有着六阶天。

    而其他成员此刻则露出警惕戒备之色,毕竟在维亚草原上,猎杀者杀死猎杀者以夺元晶的事情多不鲜见。

    刘成走近他们,说道:“小子从巴克镇来,前往维亚城。”

    壮汉见目露异色,他现自己竟无法看穿这少年的修为,这少年身上似乎被一层迷雾包裹。

    只是毕竟刘成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左右,他自然不认为这个一个小少年能有多强实力,也不相信对方一人能跨越这么长的距离。

    他朝刘成身后看了看,疑惑道:“小兄弟的猎杀团其他成员不知在何处?”

    刘成想到虚影所说的隐忍之道,暗暗认为还是不要随意向外人透露自己的实力为好。

    他面露悲色,然后垂下头来,一副悲伤恐惧的样子,加上他现在形象极为狼狈,看起来倒也极为凄惨。

    见到刘成的神色,壮汉隐约猜出生了什么事,道:“小兄弟,你的团员莫非?”

    刘成似很痛苦的抱了抱自己的头,悲戚道:“在路上不幸遇到四阶元兽,我……..   小爷可没有骗你们,小爷在路上的确遇到了四阶元兽,至于你们怎么猜测,那就与我无关了,刘成心中暗笑。

    其他人闻言,都不禁露出一副了然和同情的神色,暗想:“原来这小少年的团员都已经遇难了。”

    那壮汉拍了拍刘成的肩膀:“小兄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只是逝者已去,你若一味的沉浸在悲痛之中,如何能对得起他们以生命为代价来救你。”

    好陈旧的安慰词,刘成心中苦笑,表面还得感激道:“多谢这位大哥了!”

    “哈哈!”壮汉大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哥,我今年已经六十多岁,看你的年龄,我做你的爷爷都错错有余了。小兄弟,你就暂时加入我们暴风猎杀团吧,我们也正要会维亚城将得到的元晶交换。和我们在一起,你的生命至少可以受到保障。”

    刘成神色激动,连忙道:“小子多谢大叔!”

    这时,另外一名正在收拾死去那的水鹿尸体的八阶天:“嘿嘿,小兄弟,纪伯是我们的团长,你直接称呼他为团长就行了!”

    收拾完水鹿的尸体后,暴风猎杀团带着刘成上路,一起朝着维亚城方向前进。

    半日后,众人来到一条小溪边,团长纪伯道:“已经快下午了,就在这里扎营休息!”

    “是,团长!”其他成员应道。

    纪伯微笑的看向刘成:“小兄弟,你很不错,经历这么多事,又经过半天的不断奔波,你不仅不喊累,连啃声都没有了,好样的。”

    他朝前走了进步:“小兄弟,你去前面的小溪洗洗吧!”

    “嗯!”刘成平静道。

    纪伯赞赏的点头,他看到刘成身上空无一物,叹息道:小兄弟,看来你的包裹也丢失了,你就暂先穿我的衣服吧!”

    刘成暗感无奈,他的东西都在幽冥戒中,自然不需要随身携带包裹了,只是他总不能把幽冥戒的秘密说出去,只得感谢的接过纪伯递来的衣服。

    猎杀团成员都在小溪边停下,架起帐篷,休息。

    刘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垢,苦笑摇摇头,朝溪水下游走去。

    他行事也向来无拘无束,将纪伯给他的衣服放在溪水边,然后便脱起衣服来。

    啪嗒!

    一声清响,刘成低头一看,原来是不久前猎杀的四阶元兽元晶,毕竟这元晶也不大,所以当时他便没有收入幽冥戒中,而是直接放在衣服里。

    刘成幽冥戒中元晶可谓是大堆,所以他也只是随意的将元兽塞入衣服中,便直接跳入溪水洗澡。

    与此同时,在溪水上游一帐篷处,两名天书者正面对着刘成洗澡的方向,双目同时闪过一丝异色。

    两名天书者一人有着八阶天书者实力,另一人更有着天书士境界。

    那八阶天:“哥,我看那小子的来历不简单呐!”

    他对面的天:“将四阶元晶如此随意的放入衣服中,若不是白痴,就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在乎。弟弟,你看这个少年像个白痴么?”

    “不想,我看他今天说的话也不见得是实话。哥,说起来这少年身上还真怪异,我感觉他身上好像被一层迷雾隔住了一般,让人看不透他的实力修为。”

    天:“见亡灵,这少身上可能有什么遮掩气息的圣器。”

    天:“若真是这种传闻中才能出现的东西,那价值?”

    “无可估量!”天。

    那天书者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对他的哥哥小声道:“哥,那我们?”

    天书士点点头,小声在他耳边道:“今晚找机会行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