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遗失之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遗失之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异界天书第一百四十五章遗失之路

    讨间就此一点点的过去了。 而令天梦猎杀团所有人越担心的事情生了,金虫的数量越来越多。

    金虫虽只是三阶元兽,可它的防御却变态得很,丝毫不逊于那些四阶元兽,极难杀死。

    先前金虫还未杀死,却又有新的金虫聚集过来,局面渐渐恶化。

    到这个时刻,所有人都不再藏拙,便是刘成也施展出了他自己领悟的玄 太极火焰图。

    “搏耸!”

    原本只有数十只金虫,可如今这金虫的数量已增至数百。

    在场的人终于明白为何这里的金虫在外界被称为未知元兽,这金虫如此难缠,大概以往进入这个区域的猎杀团都覆灭了吧!

    金虫出小声的嘶叫,不断的动者攻击。

    穆莎的七彩树在空中化处漫天的青色光芒,将上空金虫的攻击挡住;苏小芸也取出了一件透明的玉佩。玉佩着淡淡的碧色光晕,靠近他这方的金虫都纷纷避开;伯考手持一面黑色的盾,出极其浓郁的土气息;费罗拉双手合住一颗紫色的雷珠,那雷珠出的雷光,竟将几只袭击他的金虫击为飞灰,,

    平静的看着四周,刘成心中暗笑。若是其他猎杀团队遇到这些金虫。还真有可能灭团,可是天梦猎杀团要灭,还真不容易,穆莎等人身上带着的那些圣器,可都是些顶级的圣器。

    在大路上,圣器与天书者一样,也分品级,共分十品。刘成的火龙枪现在威力是三品,但它却是可以进阶型的,所以它的品级就是刘成自己也不清楚。

    而此刻他可以肯定,穆莎苏小芸等的圣器,至少都有五品以上。

    达麦加道:“这样下去可不行;这金虫的数量我们根本无法估计,你们看,那远处还不断有金虫飞过来,虽然它们暂时无法突破我们的防御,可若它们的数量达到我们无法估量的地步时,我们的处境就糟了。”

    “咱呀唯呀!小白的小爪子又舞了起来,所有人听到它的声音,都是神色大变,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打手,卜白的这个反应代表了什么。

    刘成苦笑起来:“我想,除了金虫外,可能又有什么元兽要来了!”

    经验老道的纪伯神色阴沉道:“我想,来的应该是遁地甲兽,遁地甲兽和金虫向来都是相邻居住。”

    “遁地甲兽?”达麦加道。

    纪伯道:“遁地甲兽是土系元兽,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遁地,往往喜欢从地面下动攻击。”

    所有人都不禁惊骇的看向自己的脚底,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费罗拉这时道:“纪伯,遁地甲兽为何要与金虫相邻居住?”

    “我想大概是元兽中的竞争生存法则导致的吧!”纪伯道:“事实上。金虫和遁地甲兽天生互为天敌,两种群相邻居住,不是为了融合相处。而是为了在不断的相互竞争中进阶。”

    刘成笑了起来:“这样一来,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薇薇安双目一亮:“利用它们之间的天敌关系?”

    费罗拉和刘成同时道:“对。让遁地甲兽和金虫之间相互争斗。”

    “但我们应该先解决一个问题,必须要先抵住金虫和遁地甲兽的攻击!”达麦加道。

    “团队合作,共同努力!”薇薇安道:“所有人集中起来,全部防御!”

    为了防止遁地甲兽的地面攻击,在场的木系天书者、土系天书者和紧系天书者,都出各自的技能,在地面布下了层层护盾。

    不久后,众人看见大草原的地面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小土丘,而且那些小土丘都在飞快的移动。

    “来了!”达麦加拜

    在遁地甲兽出现后,那天空的金虫也显然感应到了天敌的气息,疯狂的攻击起天梦猎杀团。

    这个局面早在天梦猎杀团的预料中,金虫要全力应付天敌,一开始肯定是选择将天梦猎杀团这个内在的威胁的消除了。而韦好有费罗拉和穆莎几人那几件顶尖圣器的防御,使得那些金虫还是有些顾忌的,使得天梦猎杀团成员还仍应付下来。

    而很快,地面布下的护盾也传来猛烈的冲击,遁地甲兽开始在地面下动攻击了。

    虽然元力有些耗费过度,但所有猎杀团成员都咬牙坚持着,以自己的圣器、武器和技能,抵挡着一**的元兽攻击。

    而在外围,有的金虫失去了对付天梦猎杀团等人的耐心,开始朝着它们的天敌进攻。

    刘成原本有些好奇,这样一擅长空中战斗,另一擅长地下攻击的元兽怎么会成为天敌,此刻终于知道了。

    金虫的金角出的金针能直接破开地面,袭击藏在地下的遁地甲兽。

    而在金虫的攻击下,遁地甲兽也开始反击。它们借助遁地时产生的冲力,直接冲出地面,有时竟能冲至数百米的高空。而金虫身体较大,虽然能飞行,可高度却不高,正在遁地甲兽的攻击范围内。

    两夭敌一旦互相动攻击,就再也无法攻击天梦猎杀团的人,舍弃这百余人类,开始朝着天敌攻击。

    天梦猎杀团承受的压力顿时减低。费罗拉吃力的笑了笑:“还好。我们突围吧!”

    金虫和遁地甲兽很快就完全混战在一起了,天梦猎杀团的成员趁机将周围的零散的金虫和遁地兽一一击杀。朝着薇薇安所指的方向飞快的。

    众人渐渐远离那片金虫和遁地甲兽的范围,全部大松了口气。

    众人继续朝着前方行进,此时刘成也已经知道,遗失药园所在的地方。是在草原东北方向的一块裂谷,名字为筋痕谷。

    就在行走了十余里时,格拉斯突然惊呼道:“你们看,前面有人!”

    其他人纷纷朝他所指方向遥望去,达麦加苦笑起来:“看来,不只是我们遭受了金虫的招待。”

    此刻在他们前方,也是一直中型的猎杀团,他们俨然也同样被金虫困住了。不同的是,他们比天梦猎杀团更惨,天梦猎杀团虽然有人受伤。却无人死亡,可是那群人中已有十几具尸体躺在地上。

    “看来,不仅仅是我们知道遗失药园的消息呐!”刘成道:“不过我想我们还是绕路吧,这金虫的招待可并不是

    天梦猎杀团中那些不认识刘成的人大多都惊异的看了看这个少年,面对其他人类被金虫围杀,这个少年如此果断的选择绕路,这种残酷坚定的心志,让他们暗暗心惊。

    名叫唐安的六阶天:“见同类将死不救,这未免太残酷了吧?”

    刘成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他相信薇薇安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薇薇安这时道:“我们自身也已经体力不支了,若去救援,可能连我们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所以,绕路吧!”

    著安咬咬牙:“可是

    薇薇安摆了摆手:“没什么可是的,唐安,这就是猎杀界的法则,若你我陷入危机,也千万别指望别人救。反而要谨防他们落井下石!”

    唐安暗暗低下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可在天梦猎杀团众人正要撤离时。他们却现了异样,围攻那些猎杀者的金虫,忽然都诡异的停止了攻击。

    很快,所有人都感应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息,这气息来的是如此之快。毫无征兆。

    纪伯和戴娜都是神色大变:“草原风暴来了!”

    众人急忙向远处望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正铺天盖地地压过来了。

    那暴风显然还在十余里外,然而众人周围的草却都猛烈的摇动起来,一时间,整个大草原都仿佛陷入阴暗之中。

    在大自然的面前,即便强大的天书者也往往显得很弱小,强如紫灵那种堪比天圣的强者,在天劫面前也同样没有把握。

    小白不安的咖呀起来,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睛瞪得大大的。

    “嗡!”所有的金虫在短时间内作出最快的反应,一哄而散,朝着远处飞去。

    这次就是镇定无比的薇薇安也懵了。面对元兽指挥若定的她,此时面对也风暴,也是手足无措。

    有的天书者准备要跑,却听纪伯猛的大喝:“停,不能跑,所有人的都聚集在一起,围成大圈,相互拥抱或者拉着彼此的手,切记不可以松开还有,各自的衣服捆在一起。”

    纪伯这声猛喝,使得天梦猎杀团的人就如同在绝境中找到主心骨一般。所有人连忙聚成圈,紧紧地贴在一起,或拉着对方的手,或紧紧抱着对方。

    “呼

    仅仅须臾间,那暴风就席卷了过来,无数的青草在暴风中被连根拔起。顺着暴风飞入空中,那地面的沙石纷纷裸露出来。无数的沙石被暴风卷起,一时间,草原上可谓飞沙走石,黑天暗地。

    最令人无法忘记的场面,就是那先前被金虫攻击的猎杀团。

    他们网被金虫攻击完,暴风来时根本还为反应过来。

    近百人无论实力高低,都是瞬息间被暴风卷入空中,有的人直接在空中夭折,有的人则则飞入空中被吹向远方消失不见。一个中型的猎杀团,在这暴风面前,仅仅片亥间就彻底消失,连片碎屑都没留下。

    风越来越大,最后吹得人根本无法睁开双眼,那飞舞的沙尘也摩擦得人的脸生疼。

    幸好天梦猎杀团一百二十多人全部紧紧相拥,集一百二十多人的重量。这才没被暴风吹走。

    片刻后,周围所有的青草都被暴风席卷一空,变得光秃秃的,倒有些像是来到了沙漠。

    刘成身后左右都是陌生天书者。正面却是苏小芸。

    此时彼此间也自然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都是紧紧地相拥。

    他也感到尘沙摩擦得自己的脸颊极疼,便下意识的将苏小芸的头拥入自己怀中。

    刘成此时已比苏小芸小半个头,苏小芸整个人就完全依偎入他怀中。

    只是在这个时刻,他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心思。

    风没有丝毫减慢,反而越来越大,到了后来,所有人都开始感觉自己的身子变得轻飘飘的了。恐慌的情绪开始蔓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这次不仅遇到了风暴,而且是那种特大型级别的。

    薇薇安经过一开始的无措,此刻也恢复了冷静,她冷静喊道:“在中间的土系和金系快释放技能,增加重量,周围的人抱紧他们!”

    可是风太大,她的话传出后。除了她身边的人,却根本没有其他人听得到。而且一开口,她的嘴里就尽是草屑和沙土。

    周围几人包括达麦加在内,都会意的点打手,头,同时低头大吼起来:“在中间的土系和金系快释放技能。增加重量,周围的人抱紧他们!”

    土系和金系天书听到了,都连忙施展技能,释放出岩石、土块和金属来增加重量,这样一来,众人果然不觉得那么轻飘飘的。

    “坚持,风暴不会始终停留在一个地方的,只要我们坚持住,就可以渡过危险!”

    这短短的时间,对于众人却像走过了几个漫长的世纪,终于,风暴就如同它来时那样,忽然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大草原上立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刘成吐掉嘴里的草屑沙土,揉了揉近乎失聪的双耳,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虽然风暴过去了,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人动弹,所有人都依旧那样静静的拥抱着对方,享受着这劫后的宁静温馨。

    而刘成此刻的心思也活动了开来,他很快感受到苏小芸身体的柔软,而且她的小手和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刘成也不由有了些异样的感觉。虽然他对苏小芸没有其他想法,可毕竟苏小芸还是个很美丽的女孩子,下体不禁起了男性的自然反应,顿时尴尬的笑了起来。

    苏小芸感受到下身有异,也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红了,只是此刻所有人的脸都背风暴弄得黑黄一片。根本看不出来异样。

    片刻后,所有人默契的分了开来,看着彼此的狼狈的模样,都大笑了起来。

    经历了这样的生死磨难,所有人之间的隔阂都不由消除了许多。

    然后众人再无顾忌,仰面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接着水系天书者则施展出水系技能,给众人洗刷使用。

    半日后。

    天梦猎杀团终于走出了那片金虫和遁地甲兽聚集的区域,又走了近十余里,他们看到另一个猎杀团。

    “直 邓个猎杀团的飘模比天梦猎杀团怀要大,有两百多人。猛猎杀团。

    那迅猛猎杀团大概也遇到什么灾难,所有人都狼狈不已。此时,他们显然也现了天梦猎杀团,纷纷朝刘成一方看来。

    只是双方都只是静静地对视了一会,便相互移开目光,很默契的选择避免冲突。

    两方都是网不久经历劫难,有些筋疲力尽,而且面对那未知的筋痕谷。此刻起冲突时极为不明智的。

    两方人马虽然方向都一直,但都继续各自走各自的路,互不干扰。

    刘成心中却清楚得很,这种和平们处只是暂时的,在现遗失药园后,争斗是不可避免的。

    路走去,在半日后,众人再次遇到一个猎杀团,而且规模也丝毫不逊于天梦猎杀团。

    天梦猎杀团的人也都凝重起来。这次去遗失药园,看来面对不仅仅是能痕谷中带来的危机,还有其他猎杀团威胁

    在两日,众人终于看到一条极长的裂谷,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

    费罗拉道:“筋痕裂谷全长三百千米,谷宽几个米到二十里不等。”

    刘成摇摇望去,只见那裂谷两侧是徒峭的断崖,越往前越宽,谷底与断崖顶部的高差从几百米到数千米米不等。而谷底大多比较平坦,偶尔也可看到不平地。

    “而且这条筋痕谷因通往遗失药园,现在有了新的名称,那便是遗失之路!”费罗拉道。

    在筋痕谷口,众人看到其他五个猎杀团,还有一些门派的派出的弟子。数千人聚集在这。

    只是能来到这里的,就基本能证明实力不弱。

    此时,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数十米宽的裂谷口,

    此刻的裂谷口,空无一物,别说元兽,就是植物都没有,但正因这样。人们反而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众人都隐约猜到没那谷口可能隐藏着未知的凶险,未知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

    过了近一刻钟,却是终于有人忍不住,试探性的朝着谷口走了过去。

    那名八阶天书士,一直到他走进谷口,却始终没有异状生。

    他不禁大笑起来,觉得自己占了先机,对自己的伙伴挥挥手:“团长。没有事,快进来…”

    他话音未落,突然从谷内窜出一些莫名的异物。

    那些异物半透明,呈虚影状,它们的度极快,瞬息间就将那人完全包围了。

    “啊!”

    那人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呼。便被那徐诡异的虚影密密麻麻的围住。然后分解了。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心中一寒,这黑色的异物究竟是什么?

    时间,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谷口。

    所有人面面相觑,众人都是历经磨难来到此刻,可连谷都没进,就被莫名的异物堵在谷口。

    这时,有名中年男子站在一块高大的土丘上,朗声道:“诸位,鄙人是凌风猎杀团团长凌动,我想大家来这里的目的,无疑都是寻找遗失药园。可如今我们都被困谷口。唯有进入裂谷后才有机会,所以我建议,大家应该暂时摒弃矛盾,齐心协力先应对这些虚影。”

    “这位阁下说的正是,我们如今正应如此,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另一名门派的负责人也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毕竟来到这里了。没有人会甘心就这样打道回府。

    有人大喊道:“可是,谁知道那虚影是些什么东西,没搞清那是什么。即便人再多也不敢进入。”

    “鄙人倒是听闻过着虚影。”一名老者忽然开口。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他,那老者相貌年约六十,一双眸子透着精光,一看便知实力不凡。

    他以及身后的人都穿着同样的白红相间的衣服,胸口一绣着朽叶状的标志。

    “原来是衫门的执事,倒是幸会了!”凌动道:“既然朽门的阁下知道这虚影,还请给大家讲讲。”

    老者轻轻拂须,道:“这虚影实则也是一种元兽,相传这筋痕谷乃由上古之时天罚形成,而这筋痕谷。自然就残留的天罚留下的物质。这些物质经过千年乃至万年的演变。渐渐的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而且不断的融合或吞噬,渐渐的强大起来。于是便形成了筋痕谷口的虚影。”

    所有人闻言暗暗乍舌,关于万余年前的上古历史,大多已经找不到痕迹了,现在世上留下的大多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传说了。

    现在天书大陆上的一些大型大型门派,也都是万年内兴起的,比如杜城那种恐怖的存在,也仅仅是建立于五千多年前。

    有人不禁疑问道:“我记得衫门也只是千年前建立的,冕下又是如何知道上古的事情?”

    那朽门执事不无得意道:“衫门虽然是千年前建立,但事实上,朽门的传承却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嘿嘿,对于这上古的事情,自然也略知一二。”

    凌动道:“那衫门的阁下可否知道,这神秘异到底有些弱点?如何才能消灭他们?”

    衫门执事不由讪讪,随即没好气道:“我如果知道,还会站在这里和你们讨论!”

    众人一时间又不禁没了主意,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而在场所有人,可刘成突然露出神秘的笑意,他想起了小金。毕竟。打手,卜金的意识可是诞芒于万年前。那时便是上古时期。其他地方的上古遗迹被消除了,可小金的记忆却清晰的很。

    正在这时小金的声音便在他脑海中响起:小子,你只管进入,这些虚灵交给我解决了。”

    “虚灵?”刘成心中疑道。

    小金道:“虚灵就是有一种叫“虚,的物质孕育出来的,至于“虚,你就别多问了。”

    订阅真的很少,收藏一万七,可单章订阅才两百多,所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多多订阅!

    订阅少,所以我就爆了一下大章,这章起码六千多字,加上上午的一张,今天更新又是近万字,还请大家支持正版,谢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