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返回紫荆谷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返回紫荆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异界天书第一百六十五章返回紫荆谷

    冷天同学聚会,所以把两章合。一次性布了!

    “看破生死到不至于,可是你看我,在面对死亡威胁时,对于自己的生命竟不是很在乎。我想,这大概是感灵者天生的特性吧,这点,就是我自己想改也改变不了。”谤台宇道。

    “若一直这样下去,想必结局也不会比以往的感灵看好多少。今天遇到的是你,你不杀我,可以后的运气总不可能每次都这样好。最后。我想出了感灵者唯一一条长久活下去的办法,那就是跟着一名先天金魂力!”

    说到这,涯台字看向“刘成”道:“我想,刘成,现在妾导你的是另一具不属于这具身体的灵魂,我应该和真正的刘成谈谈。”

    “如你所愿!刘成”道。说着,他的身上的气息蓦地一变。那懒洋洋的气质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邪异的气质。

    刘成揉了揉手指:“我好奇的是,你是何时安生我的秘密,是在谷外时,还是在才才?”

    “事实上,只是刚才。在谷外时,你虽然有些奇特,可我也根本没把你和先天金魂力这联系在一起。所以并没有刻意去注意你。”说到这,谤台宇脸上露出欣喜甚至兴奋之色:“我自小就在寻找先天金魂力这,奈何我出生至今,二十五年。却始终没有遇到先天金魂力者。本来我也已经不抱希望。

    但却想不到,你居然出现了。幸好你我在这里相遇,否则我也差点就错过了你。”

    “什么,你出生至今才二十五年?”刘成震惊的看着他,难以置信的说道:“可是你已经有着天灵的实力?”

    滂台宇轻笑道:“这很吃惊么?事实上,感灵者的天赋丝毫不逊于先天金魂力者,而且因为感灵者高深的智慧,他们在前期的修炼度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但遗憾的是。只有真正经历生死磨练并且有着无比坚强的变强和求生意志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巅峰强者,而这种意志,感灵者无法拥有。”

    说到这,他双目中流露出些许羡慕之色,道:“而先天金魂力者,在一开始的修炼度相比感灵者而言虽然不快,可他们的最大优势不在于修炼的前期,而在于后期。”

    “夭书修炼在前期重在元力的积累。这个期限一直会持续到天王甚至更后的境界。然而,到了后期。却重在领悟。而先天金魂力者的无比坚强的心志,决定了他们在后期的修炼以及突破瓶颈时,会强与其他任何人!”

    刘成闻言不禁苦笑:“不得不承认,你对先天金魂力者的了解程度。似乎比我还要更深!”

    “当然,可以说,我是这个世上对先天金魂力者了解最深刻的人。我自十三岁时就开始研究有关先天金魂力者的一切特点,至今整整个二年,我已翻遍了所哼哼关先天金魂力者的书籍。”涯台宇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现在,你既然答应我追随你,那么,我也必须像你说清另外一个非常关键和严重的问题。”

    刘成眉头轻挑:“我想,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涯台宇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刘才你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关于感灵者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没有说。这点是感灵者修为提升如此之快的最关键因素,也是为什么近乎所有听到感灵者的人都欲杀之而后快的致命因素。”谤台宇的神色凝重起来:“那就是感灵者提升修为的方式。”

    “提升修为的方式?”刘成诧异的看着他。

    “是的!”涪台宇道:“感灵者提升修为的方式不同于其他任何天书者,不是通过修炼,而是吞噬。吞噬一切含有天地元素的存在,包括天书者元力、元兽元晶乃至这今天地的元素。”

    听到涯台宇的话,刘成的神色也变得怪异起来,难怪其他天书者要杀感灵者,感灵者居然连天书者的元力也可以吞噬,并且可以通过这样来强大自己。别说其他人,就连刘成此剪都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刘成不禁面露苦涩,若今后带上涯台宇并且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的话,自己的麻烦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那你干脆把我的元力也吞噬的了!”刘成没好气的瞪着他。

    “我谁都可以吞噬,但惟独你不行。只有你将来成为巅峰强者后才能保住我的性命,所以为了我自己的性命,我也只能尽快的提升你的实力。”涪台宇道。

    “得了!”刘成摆摆手:“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反悔,算我的倒霉,现在,把你怀里的那根草取出来还我吧。”

    涯台宇听了刘成的话,不由愕然的看着他,心中暗忖自己是不是跟随了个吸血虫。

    看到涯台宇那愕然和鄙视的表情,刘成笑骂道:“这不是紫香草。而是夺魂草,你不要命就尽管吃!”

    “夺魂草?”涯台宇闻言不由打了个激灵,虽然他是感灵者,可也怕毒呐,他连忙把紫色夺魂草取出来。苦笑道:“刘成,你怎么知道这是夺魂草?”

    “这本来就是我放的!”刘成鄙夷道:“不是说你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连这个都算不到?”

    “咳咳咳!”谤台宇差点打手,被刘成气得呛住,没想到本被他当做紫香草的名草,居然是刘成放在这里准备害人的夺魂草。

    他清了清嗓子,看着刘成道:“够恶毒,不过,这样我对于你更有信心了。还有拜托,所谓的未卜先知也只是偶尔会产生些预感,你还真当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了。”说完他赶紧把夺魂草递给刘成。

    刘成毫不客气的接过夺魂草,将它放入幽冥戒中,顺带将那辟空梭也放了进去。

    他拍了拍手,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语台宇,既然你今后打算做我的跟班,那么你就叫我老大的了。”

    “老大?”谤台宇愕然,瞪大眼睛道:“可是,可是,你明明比我小。”

    刘成笑嘻嘻道:“嘿嘿,没什么可是的,老大只是一种称呼,又不代表我年纪就一定比心大,好了,就这样定了。” 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年,想到自己今后的命运就系于他身上,谤台宇咬了咬牙,耷拉着头道:“老大!”

    刘成满意的笑了起来,收了今天灵强者做小弟,这种感觉足以让他的瑟好一阵了,而且“老大”这个称呼无疑比那什么“公子”还有“少爷”的爽快多了。

    “老大,你难道就这么信任我?不担心我只是暂时虚与委蛇?”片玄后,海台宇道。他认为,既然要跟随眼前这人,那两人心中至少不要有大的隔阂,一切事情必须要坦白了说清楚。

    “原本或着有些不放心,但现在你这样一问,我就放心多了!”刘成淡笑道。

    看到涯台宇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自己的答案,刘成神色也一正:“我既然答应你,自然有信心,再说,你说过,先天金魂力者是不那么容易死的。即便你想算计我,嘿嘿,也得有那个本事!”之前答应收下涪台宇是小金的擅作主张,这个烂摊子自然就由小金自己负责,刘成心中暗笑,若非对于小金的实力有深刻的了解,他怎么可能真的放心让这么一位天灵强者呆在自己身边做随从。

    涯台宇听了双目一亮,暗道:“这就是先天金魂力者的行丰作风。果然有魄力,别具一格,看来我的选择当真没错!”

    刘成此时则是认真的看了看自己,心想:“嘿嘿,难道小爷我已经有了传说中的王八之气了?就连天灵强者也乖乖的成为了手下?不过。带着一大堆人要多麻烦有多麻烦。这个手下有一个就够了。 ”

    “刘成小子,你行了吧你,你还真以为你有什么狗屁王八之气,记住了,这谤台宇能带给你极大的好处,同时也会给你引来极大的麻烦。一切都看你自己将来如何把握了。小金的声音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刘成的自我陶醉:“现在,还是暂时把你身体控制交给我吧,等出了筋痕谷在慢慢的陶醉去吧!”

    刘成不由苦笑,缓缓地闭上了眼眸,放开了心神。

    涯台宇诧异的看着刘成,不知他为何突然有如此怪异的举动。

    但仅仅片刻后,就脸上不由露出怪异之色,他现,就在刘成闭上双眼的时候,这个少年的灵魂气息在渐渐的转变,然后刘成的身体就被一极其强大的灵魂暂占据了。

    语台宇虽然能感应出刘成体内有两具灵魂,可是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是觉得怪异无比,一具躯体中竟然会有两具灵魂。而他对于如今控制刘成身体的灵魂则是忌惮无比,他能清晰的感应到这句灵魂的强大,那已经过了先在大陆明面上的所有高手。

    “恐怕只有那些大陆深藏的隐世强者才能和他相比吧,先天金魂力者的一切果然都无法用常理来揣度呐!”谤台宇暗叹。

    “刘成”很快睁开了双眸,笑眯眯的看了涯台宇一眼:小子,走吧!”

    涯台宇诧异的跟着“刘成”他现在很好奇,“刘成”到底是如何出入这被强大禁制隔离之地的?

    很快,他双目瞪得大大的,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幕。

    “刘成”的手中有淡淡的灵魂之力波动,而涯台宇对于灵魂的感应力是极强的,他惊愕的现,此时“刘成”灵魂之力的流露出来的气息。竟不似人类的。

    “难道老大体内的另一灵魂,不是人?”涯台宇暗忖,可接下来的情形越令他目瞪口呆。

    “刘成”右手缓缓的伸了出去。然后有一缕金色的火焰从他的指尖。

    金色的火焰?涯台宇近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刘成”控制着金焰燃烧着前方的七系禁制,而那金焰威力出奇的强大,竟将那禁制烧出了一个豁大的缺口。

    “刘成”左手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涯台宇:“走吧!”

    涯台宇回过神来,连忙摇摇头,跟了上去。

    走出围院后,涯台宇更是惊异的看着外面,他现,这遗失药园中遍地都是尸体,所有的元兽的都死了。而且药园中除了天梦猎杀团的猎杀者外,其他势力的天书者不是死了就是不见了。

    “你别告诉我,这些元兽和天书者都是被你杀了吧?”涯台宇道,他当初之所以用辟空梭躲入那被七系禁制封印的围院中,就是因为天书者已经快被元兽逼入绝境中了。

    “刘成”淡然一笑:“只不过是坐收渔人之利罢了!”

    涯台宇自然知道事情没有“刘成”说的那么简单,他可是深知那些元兽的实力,心中对于“刘成”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这时“刘成”看了看肩膀上正呼呼大睡的小白小金通晓的东西可谓是极其广博,可就是它也不知小白的来历。此时它心中一动,对谱台宇道:“涯台宇,你有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元兽?”

    语台宇这才注意起刘成肩膀上的小白,他一开始的表情还是不以为意的,可很快他眉头却皱了起来。讶异道:“奇怪奇怪,这种元兽,我竟然也从未见过,也没有看过什么书籍上有记载。不过,通过灵魂感应。我可以感应到它的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刘成”眉头一挑:“有何不同?”

    涯台宇道:“我感应到它的眉心处似乎隐藏着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只是那力量极为不稳定,似出于一种极弱的状态,或者说是新生

    天梦猎杀团正在遗失药园中不亦乐乎的采摘着药材,虽然他们的度不慢了,奈何遗失药园中的药草是在太多,他们至今仍旧只采摘了小。部分。

    “这个该死的刘成,躲哪偷懒去了!”薇薇安气鼓鼓的说道。

    艾丽丝轻笑道:“刘成可是此次进入遗失药园的大功臣,偷偷懒也是应该的嘛。”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不过当他们看向那边的围院处,纷纷不再笑了。脸上转而露出愕然之色。

    “刘成”走了出来,然而惊异的是,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名陌生的青年男子。

    “刘成”走向薇薇安等人,微笑道:“这位是涯

    语台宇对于刘成很态度温煦,但是其他人在眼中都只不过普通的弱者甚至是增强实力的“食料”

    他神色平静的看着天梦猎杀团等人。淡然道:“湄台宇见过各位了。”

    其他人都一一和谤台宇打过招呼,而且所有人都被涯台宇那独特的气质所吸引,那是一种颠到众生的媚意,直透人的灵魂。

    而乔治更是继费罗拉后再次现新大陆般,双目有神的看着谤台宇。

    “刘成”仔细的朝四周一看,现少了一般,疑问道:“薇薇安大姐,还有其他人呢?”

    薇薇安道;“这遗失药园如此大。我们已经分成两部分分头采摘,又达麦加带着其他前方南边采摘,我们则在北边采摘。”

    三日后,筋痕谷外。

    经过三日的采摘,天梦猎杀团还是没有将整个遗失药园全部搬空,他们只好挑选一些较为珍贵的药草。

    天梦猎杀团的所有装物品的马车都塞得满满的,这里面装的都是遗失药园中采摘的药材。

    而除了这些药材,在刘成的幽冥戒中,也装了不少的药草。

    此刻这里除了天梦猎杀团外,这里也再没有其他势力的天书者,此次来鹃痕谷的天书者,除了天梦猎杀团,可谓近乎全部覆灭。

    “刘成,你随我们一起前往维亚城么?”薇薇安道。

    刘成点头道:“当然,不过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到了维亚城后,我将幽冥戒中大部分的药草给你们处理完后,我就要离去了!”

    天梦猎杀团的人也知道刘成说一不二,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别人是无法改变他的注意。

    苏小芸深深的看着刘成:“刘成,无论你要做什么小心!”

    刘成拍了拍胸,笑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告辞了,诸位,来日再见!”他此时的心中不由有些激动起来,他已经采到了地母藤,如今正是要回紫荆谷救治蓝烟。

    他又看了看谤台宇,想起紫荆谷中外人不得入内的祖刮,而这次他去紫荆谷也不知要多久,总不能让谤台宇一直等自己,不禁为难起来。

    涯台宇看出刘成的为难,很平静的说道:“自你答应我的那方起,就应该想清这些。”

    语台宇的话意思很简单,表明了他是不会离开刘成的。

    刘成咬了咬牙,很快下定决心,决定让涯台宇跟着自己,大不了就让他到时在紫荆谷外搭个帐篷。

    五天后。

    刘成和涯台宇来到了紫荆谷外,他在三日前就将幽冥戒中大部分药草留给了天梦猎杀团等人,他自己则留一些自己需要用的。

    紫荆谷依旧如昔,漫山谷的紫荆花。幽静的石子路,淡淡的花香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刘成心中也不禁微微起伏。

    “唳!”

    清脆的鹤鸣声响起,然后一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空中,飞快的朝着刘成方向飞落。

    语台宇露出警惕之色,刘成笑了笑:“不必担心,这只白鹤是我的伙伴!”

    而且小白在听到这声音后,也忽的睁开双眼,唯呀叫了起来,显得十分欣喜。

    白鹤很快的飞落刘成的身边。头顶的羽毛在刘成的脸颊上亲昵的蹭了蹭,还用嘴啄了啄小白。

    刘成微笑的摸了摸的它的羽毛,笑道:“白云,我们进谷吧!”

    白云极为通灵,听了连忙点头。抬腿朝着紫荆谷里面走去。

    涯台宇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对于这附近的古罗山脉也有所了解,知道这里是大陆的一块禁地。这里隐藏着许多古老的天书门派,即便各大帝国的势力也无法延伸进这里。

    他没想到,刘成要来的地方,居然是在古罗山脉内,而且是这样一个人间仙境般的山谷。

    刘成回头看向涯台宇,道:“涯台宇,紫荆谷内外人不得入内,所以,你就在这外面暂时呆着,有事就朝里面夫喊就行了。”

    涯台宇不满道:“若我非要进去呢?”

    刘成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尽可以试试。”

    涯台宇一副我偏偏就要试试得分表情,大步朝着紫荆谷内走去。

    可他网靠近紫荆谷三米,就遇到一股极大的阻力。

    “哎哟!”涪台宇的整个身体被直接被弹了出来,他苦笑的揉揉脖子:“老大,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刘成笑了笑:“我的师门!”

    语台宇闻言顿时呆滞了,双眼瞪的大大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美丽的山谷,竟然是刘成的师门!

    就在他那呆滞的目光中,刘成轻轻的念动着咒语,朝着里面走去。

    涯台宇受到刊才的教,可不敢再尝试了,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刘成进去。

    刘成一路朝着紫荆谷北面走去,不久后,他就来到那峭壁之前。

    他走到那谷字变,将真气输入其中,很快,那“谷”字的口部位忽而从中分开,露出了里面的密室。

    密室内依旧漆黑一片,不过如今的刘成已经可以看清这里的一切了。

    他一路朝着密室的深处走去。最后来到了一石门前。

    他手中结着手印,最后打在那石门上,石丹上顿时闪动着光芒,片刚后缓缓的开启了。

    刘成朝着里面继续走去,就在他离开不久后,那石门又再次关上。

    石门后是一条通往下方冰窖的长长阶梯,刘成一路沿着阶梯朝下走去。蓝烟当初就被秋无痕冰封在那冰窖中。

    阶梯共有六百阶,越往下温度约冰冷,当走完阶梯后,下方的温度已是零下十多度。

    刘成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冰窖,冰窖内一切如初,到处堆积着晶莹的冰块。

    而在冰窖的中央,有一张冰做的圆坛,蓝烟的身体就被冰封在那圆坛的中央。

    刘成疾步走上那圆坛,到了那圆坛上忽的停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