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两百二十一章 蝴蝶出现

第两百二十一章 蝴蝶出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异界天书第两百二十一章蝴蝶出现

    推茬书喽。[][net]回明的作者“月关,新书《狼神》,质量不憾“朗只,地址 下一本,黯然**的新书,黯然**啊,到现在才出山,绝对支持。新书《升》,地址… 印?旧匆口

    两个都是我喜欢的作者,大家去看看吧,绝对不会失望的。

    秦德持信的双手微微震颤着。整个人脸上表情一瞬间变幻数次。

    “父王,小羽他怎么了,这信上到底说了什么?”秦政满脸的急切。忙对秦德问道,此刻的秦政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预感,特别是看到秦德的表情后。

    秦德脸上肌肉微微震颤着,眼睛一瞬间红了。而后他却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胸膛仿佛风箱一样猛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体内澎湃的心情。他必须忍住。

    “羽城 ”

    秦德眼睛湿润了,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一旁的秦政。

    “羽儿,你让父王如何待你?”秦德仰头看天,却是一脸怅然,“父王对不住你,可是你一次次帮助父王,上一次你为父王不惜和别人同归于尽,到了此刻,你又

    秦德还记得心中那句话“孩儿只能保证,此次一战,不管如何,项央必死无疑”

    秦德对自己这个三儿子清楚的很,只要他保证的话,那便铁定是可以完成的。只是 自己这三儿子为了达到目标,甚至于连生命都会不顾。

    这就是他的儿子,秦羽!

    拥有这样的儿子,应该吗?可是此刻的秦德却是痛心的很。虽然他知道自己儿子秦羽是为了秦家去的。这一战只要胜了,将对秦家有着很大的好处。

    可是”他秦德毕竟是一个父亲!父子二人那相互共振的血脉感情是无法掩盖的。

    “父王,小羽他,,他怎么这么糊涂啊,我们可以等的,等上一二十年。那,”秦政此玄也慌乱了起来,然而他现在却没有办法,追?

    从这到霸楚郡,即使是风玉子等人也需要一日时间,秦羽却是一两个时辰便到了。他们根本无法追及。秦羽的度实在太快了!

    “等?一二十年,时间太长。这段时间足以生很多事情了。”秦德完全明白自己这个儿子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但是愈是懂得儿子所想。心中便越痛。

    引、羽,三弟!”秦政脸上也有着悲恸,他也完全明白了。

    “二弟小羽呢,你们都在干什么?”秦风也跑过来了。

    秦德徒然对着秦政道:“政儿,这封信还有三本秘籍作为我秦家最重要的宝物放置,你一定要保护好,记住,从今天起,秦家一切都要你来担任了。你代表的整个秦氏家族!千万不可冲动。”

    秦德将三本秘籍放到秦政手上。

    秦政不禁错愕了起来,看着秦德疑惑道:“父王,你这是?”

    “羽儿此去。既然他说了他可以杀死项央,那我相信他一定会成功。那项央必死无疑。然而”羽儿的脾气你们也知道,他不惧怕死,亡。此次一战,为了杀死项央,羽儿是否能够归来都难说。”秦德声音低沉之极。

    旁的秦风和秦政都听着,作为兄弟,他们当然知道秦羽的脾气。想到此,秦政和秦风顿时脸色大变。

    “哈哈,,不管如何,就让你们父王我也冲动一会吧。如果不再见一面羽儿,我会一辈子不安的。政儿,记住,秦家一切都交给你了。风儿,记住,要保护好秦家。”秦德对着两个儿子嘱托道。

    “秦家一切,都交给你们两兄弟了。”秦德看着自己这两个儿子。

    秦政和秦风牙关紧咬,双眼微微有些红,但是两兄弟还是坚定的点头。看到两个儿子的反应,秦德笑了,笑的很是轻松。

    “哈哈 我秦德一辈子活了如此久,最得意最自豪的就是有如此三个儿子啊。”秦德脚下出现了一柄飞剑,回头看了两个儿子一眼,秦德脚踏飞剑,直接飞上长空

    “父王!”

    秦政和秦风看着空中逐渐离去的秦德。

    “羽儿!”秦德眼中仿佛出现了秦羽的幻影,“父王欠你太多,到了如今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还躲在你后面,让你在前面死战?就是死,父王也会在你身旁。”

    秦德驾驻飞剑,长肆意飘散。整个人却有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感觉。

    秦德知道这次自己是冲动了,可是人这一辈子如何总是太理智,那活着也太累了,这一刻,秦德心中压抑许久的感情完全爆了,他什么都不想管了。

    秦家交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他完全放心了,这一刻,他冲动肆意……但是他却享受这种感觉。

    秦德脚踏飞剑,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西方天际。

    火火火火火火

    秦羽和小黑已然到了霸楚郡境内。此刻距离京城也只有一段距离了。

    小黑,此次一战十分危险。”秦羽对着一旁的小黑灵识传音道。

    “大哥,别说那些废话,你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分离过,即使神兽我们都敢面对,还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元婴前期的修真者么,大哥。以后别跟我说那么多谦虚的话。”黑鹰锐利的双眼看着秦羽,眼中散着不死不弃的浓浓情感。

    秦羽笑了。

    “哈哈小黑,有你这生死兄弟。我此生无憾了。”秦羽心中一阵。

    “这才对嘛,不过大哥,我们也不是送死,不管如何我们都应该好好设计一下如何对付那个项央。”黑鹰灵识传音道,这小黑的智慧的确是不下于正常人类。

    秦羽点了点头。心中开始思考了起来。

    小黑忽然又灵识传音道:“大哥,明日便是月圆之夜,我的传承记忆之中有一绝招,在月圆之夜便可以施展开来,威力比我的雷火都要强上许多。哼,不就一个项央么,,我这一招,至少也重伤他。”

    秦羽心中了然小黑是很孤傲的,即使如此,小黑也不过说“至少也重伤他”显然小黑心中对于元婴前期的项央也是有些忌惮的。

    “好,不过”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测试一下这项央的实力。”秦羽嘴角有着一丝笑容。

    小黑也当即一声鹰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秦羽和小黑的度,连元婴境界的陛徊诱都不如。同等级的人类御右的度般都不如擅长千心川飞禽。秦羽和小黑也相信那个项央度肯定不如他们。

    秦羽和小黑,化成两道残影。只是片剪,这两道残影便飞到了霸楚郡京城皇宫上空。

    人一鹰并肩而立,秦羽体表弥漫开迷幻的淡银色星辰之力,整斤。人在犹如迷雾一样的星辰之力之中显的若隐若现小黑巨大的羽翼展开,道道电芒也弥漫开来。

    这一人一鹰庞大的气势犹如风暴一样席卷了整个皇宫。

    “项央,出来。”

    秦羽朗声道,他的声音经过星辰之力传播,仿佛波纹一样,以他为中心朝下方幅散开去,秦羽的声音响彻整个京城,同时在京城的上空不断震荡。

    时间整个京城的人都骇然了起来,一个斤小朝空中看去,稍微功力高者都看到了空中那迷蒙的一个人影,还有个黑鹰身形。

    “项央,出来!”

    秦羽的声音不断回荡着,在墙壁之间回荡,在天地之间回荡,整斤小皇宫的人,项家族人也都一个个听到了。

    同时一道尖锐的响彻天际的鹰鸣也响起了。

    小黑仿佛要和秦羽比一比似的。那鹰鸣声高亢之极,也不断回荡了起来,和秦羽的声音交相辉映起来。整个京城的人都完全被这声音镇

    了。

    “虚空而立啊,那是上仙,上仙!!!”京城街道之上,一个内家高手仰天看着那迷幻的身影,不禁惊骇了起来,“那个上仙说什么项央。啊,项央,难道是我楚王朝的第一个皇帝么?是同名,还是同一斤。人?”

    京城中一个个人都彼此讨论着,但是对着天空中那个人,所有人都心中都敬仰之极。

    虚空而立,那是上仙才有的实力。上仙,已然不属于凡人。

    伍德的住处,伍德听到那郎朗声音。当即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仰头看着那迷幻的身影,伍德心中尽是震惊。

    “项央,这人竟然敢和项央叫阵。看来实力也强悍的很。”伍德第一时间便摒弃了和那个迷幻身影战斗的念头,敢和达到元婴前期的项央大战的高手,根本不是他伍德所能比的。

    “蓬!”

    项广的寝宫之中,项广猛然推开房门冲了出来,只穿着明黄色睡衣的项广就这么在寝宫之外,仰头看着天空那迷幻的身影,整个人都被吓呆了。

    “上仙,这上仙要和老祖宗战斗么?”

    项广心中顿时惊慌了起来,这时候项家唯一的靠山就是老祖宗,一旦项央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上仙杀死,那可就糟糕了。

    忽然

    “何方小贼,竟敢在皇宫上空大呼小叫。”

    同样一道浑厚的声音从未央宫传出。那声音之雄浑丝毫不弱于秦羽的声音,甚至于还有所越。在声音回荡的时候,一黑袍身影便破空而起,直接从未央宫飞。

    黑袍翻飞,黑色长更是随意飘荡,那双眼睛冰冷且锐利之极,直盯着秦羽他们。项央此玄气势犹如暴风一样狂暴,席卷整今天空,压迫向秦羽和小黑。

    这一霎那,无论是京城的人,还是皇宫中项家族人,亦或是那位上仙伍德,都一个个仰头看着天空。

    迷幻的星辰之力犹如云雾一样在秦羽身体周围飘荡,那些气势却是不能触及秦羽丝毫小黑身上电光闪闪,火焰腾腾,凌厉的气势却是不断上涨。

    “一人一鹰,连元婴期都不到。也敢来找我麻烦,也不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项央寒声道,项央心中尽是怒气,秦羽刚才喊“项央。出来”却是有种随意指使的感觉。

    秦羽看着眼前的项央,灵识完全散开来。

    秦羽的灵识很强,那流星泪对于秦羽功力增长并无多大帮助,只能修复秦羽伤势而已,可是流星泪的暖流却是不断滋润着秦羽的灵魂,导致秦羽的灵识也是坚韧的很。

    “元婴前期,项央,你实力虽然不错,可惜”应该是自己独自一人修炼的吧。”秦羽淡然道。

    “老夫苦修近千年,突破了金丹期到了元婴期,这完全是老夫独自一人感悟突破的,连我项家的功法也因此有了达到元婴期的方法。”项央却是傲气的很。

    项家也有传家功法,和秦家的《祖龙诀》相近,当初项羽创出了如何达到金丹期的办法,这项央又创出了达到元婴期的办法。

    秦羽却是笑了。

    “项央,天资是不错,可惜啊”你独自一人感悟,我问你,你知道多少飞剑剑诀?你又知道多少禁制之法?你又是否知道炼器的玄秘之法?”秦羽冷笑道。

    项央脸色微微一变。

    个人修炼,精力有限。能够达到元婴期已经走了不得了。那些所谓的飞剑剑诀,禁制的秘法,炼器的玄秘,都是一些修真门派传承不知道多少万年,历经无数的天才弟子,这才创出来的。

    他项央一个人又如何创?

    秦羽徒然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到了项央身前,食指中指一并成剑指,出数道迷幻的星辰之力剑芒,同时秦羽单手一握,又是一拳砸向项央。

    “哼!”

    项央冷哼一声,霸绝的真元力形成了实质一般的铠甲。星辰之力剑芒射在上面,让铠甲一阵震荡。

    “蓬!”

    秦羽一拳砸在项央身上,那铠甲再次剧烈震荡,却是没有丝毫损耗。秦羽身形一动。就已然回到了原来的个置。

    “不过如是。”项央冷斥道,但是他心中却是惊异于秦羽的度。秦羽却是一笑,刚才他的焱炽拳套根本没有使用,只是单单凭借拳头原本的力量攻击而已,此刻他对于项央的实力有了一定的掌握。

    “项央,你父亲西楚霸王就死于乌江之上吧。”秦羽忽然道。

    项央眼丰寒光一闪,他最讨厌别人说到他父亲的死,在他心中,他父亲项羽是无敌的霸王,然而却被秦家的上仙围攻杀死于乌江。

    “明日,圆月之夜,乌江之上。我兄弟二人恭候你项央的大驾,如果不敢来就算了,,哈哈,”

    秦羽大笑着,脚踏飞剑,整个人化作了流星闪电,几乎是霎那就消失在了项央眼前小黑也是羽翅细微一震,施展开了“逝电九闪”一下子就消失了。

    项央面色一变,再次为这神秘一人一鹰度所惊骇。

    “明日,月圆之夜,乌江之上”项央,就看你敢不赶来了”从天际之中再次传来那郎朗声音。不断在天地之间回荡,项央那眼睛却是愈加冰冷。

    “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