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两百二十三章 再见澹台宇

第两百二十三章 再见澹台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异界天书第两百二十三章再见澹台宇

    心中求胜,众本就是种赌博,以性命为赌注的赌

    而刘成,赌赢了,他赌的便是他的防御足以支撑到他脱离那风墙。赌赢了,则他胜,输了,他极可能便被那风墙绞碎。

    “砰!”

    刘成那一拳上,蕴含镑礴的真气。猛然轰击在黑心的左胸上。这一拳,虽然被那风墙削减了大半的力道,然而威力依旧骇人。

    黑心的左胸近半塌了下去,整个人被击得飞出三十多米,连续撞断三棵树才狠狠的摔落地面。

    “噗嗤!”黑心猛的喷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他左胸近半四陷了下去,伤处距离心脏仅有两毫米,只要那伤口再扩大一丁点,他的性命就难保了。

    他抬头惊骇的望向刘成,目光中同样也带有疑惑,他明白。他没死绝非什么幸运,刘成只要加大一丁点力量,他的命就交代在这里了。而如今他还活着,那伤口也避开了心脏,证明刘成无意杀他。

    舞果紧紧的盯着刘成,眸子一瞬不动,充满了担忧。

    楚浩然也没有想到,刘成居然采取这样的方式获胜,这样胜利虽然更干脆利落,可是危险性极大,而且即便胜了也是两败俱伤。

    刘成双手撑地,全身同样剧痛。那风压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压其力。而且,协的左肩处被那破开防御的风刃切开一道深达一寸的伤口。鲜血直流。

    “咳咳”。刘成猛的一阵咳嗽起来。嘴角也溢出血丝来。可他依然强撑着,踉跄的走到黑心面前。吃力一笑:“你输了!”

    黑心愣愣的看着这斤。少年,没有开口,事实上,此刻他已经说不了话了,因为他受的伤太重了。如今。他已经无法动弹,刘成却还有余力。胜负已分!

    虽然黑心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已告诉刘成,他认输了。[][net]

    刘成满意的点点头,他右手伸出。从幽冥戒中取出两颗八宝逆转丹。这可是疗伤的极品丹药。

    黑心诧异看着刘成的举动,当他看见刘成手中凭空出现两颗丹药时。心中更是讶异,不知道刘成是如何做到的。

    然而在他看清那丹药后,更是震惊之极打手,那居然是八宝逆转丹。

    作为一名杀手,对于各种药的认知也是极为重要的,黑心自然认识这稀有珍贵的八宝逆转丹。但是这样珍贵的丹药,眼前的秀衣少年,居然一出手就是两颗。

    刘成自己服下一颗八宝逆转丹。另一颗则直接弹入黑心的口中。

    楚浩然同样诧异的望着刘成,这些日子的相处,虽然刘成没说,但他也猜到刘成手中那戒指是传说中的储存空间戒指。而他惊讶的不仅仅是这储存戒,还有那戒指中储存的东西。

    刘成那枚戒指中,就仿佛蕴藏着一个大宝藏一样,永远有着无尽的珍宝从中冒出。

    黑心没有二话,将八宝逆转丹服下,无论他有多桀骜不逊,对于自己的生命还是不会漠视的。

    八宝逆转丹不愧是疗伤圣药。虽然不能让人伤势立刻就好,但是却将刘成和黑心的伤势稳妥了下来。而且快的恢复起来。

    “哈哈,黑心黑心,这回我看你往哪跑!”就在这时,一笑声突兀的响起。

    出人预料的是,眼高于顶的黑心,听到这声音后,竟是打了个冷颤。面露惧色。他的表情让其他人心中大为讶异,这黑心在遇到楚浩然时都没露出这种表情,那究竟是谁让他如此畏惧?

    刘成则是皱起眉来,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熟悉?

    接着,在北边不远处,出现了一名白衣男子。

    他模样看起来在二十左右,眉如墨剑打手,鬓若刀裁,一头紫随着风轻扬。他那俊朗面容透着浓浓的英气,尤令人无法忘记的是,他身上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妖媚,仿佛能摄人魂魄。

    “滂台宇!”刘成呆滞了,他没想到,居然能在此见到涯台宇。他心中则是惊喜起来,身为感灵者,涯台宇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死的。而自己和他都活着,那小白也同样可能活着。

    黑心本以为那行,奇异的紫青年要来找他麻烦了,他现在可是浑身重伤,根本就没办法逃跑,内心不由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惹那个恐怖青年。

    可出乎他预料的是,紫青年出现后,却是没再看他,而是目光定定的望着他身边的刘成。

    他讶异的微微仰起头看,现刘成也正凝视着那紫青年,莫非刘成和那紫青年认识?若是朋友。那自己就有救了,可若是仇家,那就完了!虽然他败给了刘成,可在他心中,那个紫青年,依旧比刘成恐怖。

    “哈哈哈!”涯台宇大笑起来:“刘帆,我倒,才感应到了你的韦息,怀以为是错觉。没想到。真嗫小几这。

    我就说,谁都可能死,你绝对死不了!”

    感应到涯台宇那自内心的喜悦。刘成也微微一笑,道:“虽然你比我容易死,可是我也想着,你应该死不了。”

    其他四人都被这两人的开场白弄的糊涂了,这两人倒地是敌是友?是敌的话,为何都在笑?是友的话,为何又相互说什么死不死的?

    小白没和你在一起?”谤台宇疑道。

    “也分开了”。刘成神色一黯,随即他摇摇头,问道:“我倒是好奇。你怎么和黑心蝴蝶有仇了?”

    “黑心蝴蝶?”谤台宇眉头一挑,随即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黑心:“原来你叫黑心蝴蝶,啧啧,害的我追了你半个月,现在怎么不跑了?”

    “这究竟怎么回事?”刘成一头雾水。

    语台宇眉头一挑,道:“嘿嘿,怎么回事?这位黑心蝴蝶,当初可是嚣张的很

    接着,谤台宇便将他和黑心炮蝶之间的过结由来解释一遍。

    在半个多月前,那时谱台宇在东绝窟丰死里逃生,最终从里面逃了出来。

    网逃出来的谤台宇受了极的重伤,而就在这不久后,他遇到了黑心蝴蝶。

    黑心蝴蝶见涯台宇伤痕累累。显然受了重伤,便想来个趁火打劫,顺便还说了些极为讽刺涯台宇的话。他却没料到,涯台宇虽然年轻,可是却有着天灵的修为,结果,谤台宇虽然重伤,却依旧给了黑心蝴蝶强烈的反击,而且还成功的逃离。

    黑心蝴蝶见他连重伤的诱台宇都杀不死,哪里还不知道语台宇的厉害,连忙逃走。

    后来,谤台宇在伤势稍微恢复一些后,便开始反追杀黑心蝴蝶。

    而不管黑心蝴蝶怎么跑,谤台宇都始终能追上他。仅仅在五天后。语台宇就找到黑心蝴蝶,两人战斗了起来。

    让黑心蝴蝶感觉可怕的是,他在涯台宇面前完全没有反击之力,黑心蝴蝶这才真正知道,眼前这个青年完全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可最使黑心蝴蝶畏惧谤台宇的的方在于,涯台宇完全不像杀死黑心蝴蝶,就如同猫捉老鼠一样,每次都让黑心蝴蝶逃走。但在不久后,无论黑心蝴蝶怎么隐藏,涪台宇始终都能找到他。

    如今这是涯台宇追杀黑心蝴蝶的第十五天,也是涯台宇第六次找到黑心蝴蝶。

    涯台宇的实力强大固然可怕,可黑心真正恐惧的不是涯台宇的实力。而是他想不通,语台宇为何每次都能找到他。正所谓未知的事物才是最可怕的,涯台宇那神秘的能力,已在黑心的内心留下了阴影。

    刘成听了涯台宇的描述,暗笑起来,谤台宇可是感灵者,只要被他记住了灵魂气息,除非将灵魂改变。否则怎么可能逃脱涯台宇的追踪。

    楚浩然和舞果听到涯台宇的描述。内心也震惊不已,黑心蝴蝶的实力他们很清楚,可他居然在谤台宇面前成了老鼠,最可怕的是,谤台宇竟每次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黑心蝴蝶。

    同时,他们心中对那个所谓的东绝窟的地方,也惊骇不已,刘成和诱台宇这样实力的人,在那个地方居然也只有逃命的分,而且还是死里。

    舞果则是眸子紧紧的盯着刘成,通过涯台宇和刘成的对话,她知道刘成也是从那个恐怖的地方逃出来的。

    刘成的感应力是极为敏锐的。在舞果紧盯他时,他便心生感应,一转头便触及到舞果那充满忧虑的目光。脸上露出歉意。

    看到刘成的表情,想到这位十七岁的少爷,这五年来一定经历了不少这种惨烈的事情,舞果的心中不由疼惜起来,眼中流露浓浓的柔情和担忧。

    刘成对舞果微微一笑,将她的担忧化解,两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语台宇带着温柔的笑意,俯视着依然躺在地上的黑心蝴蝶,摇头一叹:“猫捉老鼠的游戏也有结束的一天,我已经追了你六次了,不过。这次,是最后一次!”谤台宇的话,显然是要对黑心蝴蝶动杀手了。

    刘成闻言连忙回过神来,缓缓说道:“语台宇,你若杀了他,我之前给他的八宝逆转丹岂不是浪费了?”

    听到刘成的话,楚浩然黑心蝴蝶等四人都是大惊,这瘩台宇的实力可是恐怖的很,刘成居然这样对他说话!

    然而他们没想到,涪台宇挠了挠头:“你的意思是不杀他?。

    刘成微微一笑:“不杀”。

    涯台宇摊了摊手:“随你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