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人没了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人没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土城临祈云梦户杀看来来往往,络绎不小

    林罗带着自己的好运猎杀小团正要赶往杜城,此时他们距离杜城还有两百余里。

    忽然间,林罗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数里外的空中。

    “团长,怎么了?”他身后的一名猎杀看好奇问道。

    林罗没有说话,他已经说不出话,满心唯有震撼。其他猎杀者也觉了异样,顺着林罗的目光看毒,顿时全部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

    天空之中。凌空漂浮着四人,其中有两人是一男一女,还拥抱在一起。

    “天天王?。一名猎杀者有些激动道。天王对于他们这种小小小猎杀看来说,完全是只能仰视的对象,而现在,他们虽然在仰视,却是如此近距离的观看。

    就在这时,一方圆数十米的巨大火印从空而将,狠狠的朝着一个。名黑袍人拍去。那黑袍人同样威猛之极。扬手出了一道极粗的紫雷,对着那巨大的火印击去。

    “安隆!轰隆”。

    雷鸣大作,火焰熊熊。狂风肆虐,恐怖的火焰和无尽的雷电在空中四散开来。

    一时间,林罗等人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地面前隐隐震动起来,有几名实力不足胆子小小些的猎杀者,颤抖得瘫到在地。

    “这,这还是人么?”好运猎杀团的猎杀者心中颤抖起来。这种程度的对轰,已然乎了他们想象,完全不似人力可以做到的。

    林罗目光灼热起来,死死的盯着空中,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沙哑:“不是天王,绝对不是天王。这,这是天宗。”他虽然只有八阶天书师的实力,但是他曾经看出天王的战斗,天王的战斗和如今这种程度的攻击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天,天宗?”好运猎杀团所有成员都开始激动起来,天王对于他们来说是梦想的奋斗目标,而天宗则是传说的存在,那是可以开宗立派的宗师,即便做梦他们都不敢轻易去想的存在,现在他们居然亲眼看到。

    一些猎杀者已经顾不上恐惧了,一个个红着脖子,睁大眼睛看着空中,他们想着,这种战斗决不能错过。他们想的可不是什么从战斗中领悟什么,而是回去后可以对其他人吹嘘:“我可是亲眼看过天宗强者战斗的。”

    慕云和无命如同空中的两颗移动的星辰般,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大战。所过之处,能量疯狂肆虐。

    刘成一直在寻找逃离的契机,可是他却始终无法成功。慕云和无命虽然在大战,可是两人都分出了一缕神念锁定了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他们就会放弃对战,转而针对刘成。

    “这不是逼我么?”刘成暗忖,他必须尽快做出决断,否则两名天宗的大战,必会引来更多的人,到时他麻烦更大。

    “只能这样了。小刘成咬了咬牙,做出了最终决定。

    他握紧了青莲的软乎乎的柔嫩小手,传音道:“青莲,避上眼睛,放开心神。等会无论生什么都不要反抗。”

    青莲疑惑的看了眼刘成,但是依旧点了点头。

    正在战斗中的慕云和无命忽然停止了战斗。两人眼中都露出惊异之色,神念同时朝着四面八方蔓延除去,方圆百里内的每一个人乃至一草一木都不放过。

    许久后,两人神色同时大变,嘴角不经意的抽了抽。

    “慕云,人呢?”无命下意识的看向慕云,慕云之前说过要保住刘成的性命,所以他先怀疑就是慕云。

    慕云一脸的烦躁,即便他是天宗,遇到这种事情也是有火没处。不耐烦道:“你问我,我问谁。”

    “真的不是你,那他怎么会凭空没了?”无命质疑道。

    慕云大怒,刘成的行为本就等于在他脸上狠狠的扇了个耳光:“我岂会骗你?”

    无命也面现古怪之色。他知道慕云没必要在这种问题上骗自己,若真的是慕云藏起了,慕云应该高兴得已才对。

    慕云神念仔细的扫过周围每一寸每一毫的地方,可是无论如何,丝毫没有任何现。

    风吹动着慕云和无名两人的衣服,两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很清楚,若真让刘成逃走了。从今以后,他们两人将会颜面大失。

    两名天宗追杀一名天尊和一名天元,居然让对方给逃走了。想到其他天宗强者的讥笑,两人就感觉心中在滴血。

    但两人却没有现。在空中有一粒极其细微的灰尘,慢慢的朝着地面落去。若仔细去看。可以现这灰尘不对劲,因为它是金色的。”慕云和无命一开始岂会去怀疑区区一粒灰尘,即便他忧小心扫过这灰尘也没有去在意。就这样,这粒灰坐落在地上。和地上的其他灰尘混在了一起,任谁也现不了。

    慕云和无命一直在等待,他们心中在祈祷和期盼,那姓楚的小子只是有了什么古怪的隐身方法,但是这种隐身弈法迟早会解除,到时他们就是可以守株待兔。

    然而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却依然没有现丝毫异样,两名地位崇高的天宗强者。心中开始焦急起来。现在对于他们来说,什么紫琉璃和禁空罩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脸面。

    下面的林罗和他的好运猎杀团同样是惊疑不已,他们明明看到原先空中有四个“人,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两人了?

    “难道另外两人直接破开空间走了,所以他们才看不见?”在他们心中,天宗强者乙经是无所不能了,所以直接破开空间走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罗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的脚下,有一颗毫不引人注意的金色灰尘,所以他一脚踩向那金色灰尘,使得那金色灰尘粘在了他鞋底,他也始终没有察觉。谁会去注意一颗灰尘呢?

    慕云和无命也早已现下方的一群猎杀者,可是那群猎杀者实力最高的也就天书师。他们实在提不起兴趣去多加注意。

    天书金塔内。刘成和青莲幕地出现在第六层之中。之前刘成正是躲入天书金塔中,将天书金塔化为一粒小小的灰尘逃避了两名天宗的注。

    青莲震惊的看着四周,她实在想不通,刘成是如何将她带到这片茫茫的雪原中的。她知道,只有在大陆极南和极北的地方才会出现如此无边无尽的雪原。

    但是杜城距离极南和极北都起码有十几万里乃至更远,而且中间还间隔了可怕的南北海域。

    刘成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他真的可以瞬移十几万里?这个想法把青莲自己都吓到了。

    “刘成,你是怎么做到的?这里是极南还是极北?”青莲最终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

    极南,极北?刘成一脸的茫然的看着青莲。

    青莲却不管不顾刘成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据我所知,杜城距离极南和极北都起码有十几万里,你是如何待我来到这里的,瞬移?”

    听完青莲的刘成。刘成终于明白了,不禁觉得很好笑,原来青莲把这里误会成是极南和极北了。

    宠溺的拍了拍青莲的小脑袋,刘成微笑解释道:“这里并不是什么极南和极北,而是你老公我最大的秘密

    听到刘成自称老公,青莲不由俏脸微红,但是她现在顾不得害羞,刘成那句“最大的秘密”已经完全吸引了她。她心中也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刘成竟然将他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了我,幸福感将青莲完全包围了。

    “那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大陆还有什么地方会有如何无边无际的雪原?”青莲问道。

    “你可记得我说过建立时间坛?”刘成道,他如今已不准备隐瞒青莲,天书金塔的秘密,当时间坛建立好后自然就会被其它知道,所以此时告诉青莲也无妨。

    青莲点了点头:“这里难道这时间坛有关?”

    “呵呵,正是,建立时间坛,需要一件核心的法轴,称为时间法轴,而现在,我们其实就在这件时间法轴的内部刘成微笑道。

    青莲心神一震。不可思议道:“这无边无尽的雪原,是一件宝器的内部?”自幼生长在青门,她对于圣器的了解也颇为深玄,圣器之上有灵器,灵器之上有神器。她也知逝世上有些空间宝器。如刘成的幽冥戒。里面的空间有数平方里,堪称世间奇宝。

    但是如今这无边无尽的雪原彻底震撼了,这里与其说是空间,不如说是一片独立的世界。而这居然是一件宝器的内部?刘成在雪上悠闲的踏出几步,微笑道:“时间法轴共有十三层,而这里,正是时间法轴的第六层。”

    “咳咳咳!”青莲再度遭受打击,她终于明白刘成为什么说这是他最大的秘密,这件时间法轴太过逆天了,她现在看到的就已经够震撼了,而这里居然只是第六层。

    “时间法轴是神器吧?”青莲叹道,还没有等刘成回答,她便自我回道:“绝时是神器,而且是逆天无比的神器。”

    第三更到,补上了昨天欠的一章。)

    抚哈拉数百万年的滚滚热浪。好似随着秦奋的一奉终极略压。将那无尽的热情在霎时间完全抽空,肉眼可见的热浪空气气流消失的无影无踪,战声响彻天空的武斗,在这一瞬间重回往日的宁静。

    秦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拳势不变站在原地。身体随着喘息起伏不断,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天空中胸口炸开血窟窿的左东亭。

    巨大的伤口。肌肉在疯狂的蠕动生长,快凝结到了一起,仿佛没有受到伤害一样,那是生化兽本能的修复,它可以修复大部分器官,却无法修复重新制造一个心脏出来。

    **在恢复。生命力却无论如何不会再重新回到身上。

    左东亭身体在空中倒飞飘出,聚焦的瞳孔一点点散开着,他望着天空,那湛蓝到滚烫的天空,一生的过往在脑海丰快回放着,点滴武道汇聚到了一起。

    没有心脏,生命流逝”左东亭在空中一个翻身,宛如天神般看着地面的秦奋,他安静的看着,缓缓举起自己的双手,火红的乾阳大日功从掌心喷出,赤炎的红光好似真火!

    地罡!蛇王心脏猛然抽*动,生命即将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左东亭,竟然临死前达到了地罡气的境界!

    嗫,,

    沙漠中一道沙影飘起,薛天手握断刀站在秦奋身前,刚刚不出手并非自己无力战斗,而是因为秦奋想要亲自打那一战,身为朋友要做的便是站在一旁随时准备接手。

    即便没有进入怒斩状态的薛天,战斗力依然不容小视!

    左东亭在天空高高悬浮,撒乱的头跟满身的血污,并不能够将他变得狼狈,军人的铁血气息占据着这一方天地,身体缓缓降落到了地。

    “厉害,”

    左东亭脚面落地身体一个不稳,他晃动着稳住身体,眼睛里除了无法相信的光,便只剩下了赞叹,那是抛开敌人身份,抛弃一切只留下单纯的武道,一名武道前辈对后辈表现出来的能力的赞叹。

    左东亭的呼吸已经停止,他的瞳孔还在一点点涣散着,死神正在用力的将他体内的生命彻底抽离。

    封神榜彻底轰碎了他的五脏六腑,斩断了他的最后生机,哪怕有着四级生化兽的融合,也依然无法充足他的心脏。

    左东亭之所以没有倒下,凭着的便是军人那独有的军魂!

    “地罡?可惜,太晚了左东亭轻轻摇头散去双掌的气息,轻轻挑起拇指:“果然。英雄出少年

    左东亭看了看薛天,将日光投向远方那群疗伤完毕,第一时间飞奔而来的凯撒等人。最后将目光定在秦奋身上:“年轻人啊,珍惜你身旁的这帮朋友,他们都很出色。丝毫不比你逊色的出色。竞争是好的,不要让心中的阴暗将其变了性质,变成我跟蛇王那样

    左东亭缓缓抬头看着天空,生命抽离导致身体开始变老的他,面容皱纹展颜笑着。好似在感慨什么,他叹息了一声,又平视着那一群紧张的围在秦奋身旁的年轻人。

    左东亭整理了一下那早已经破碎不堪的军服,努力让它们看起来笔挺一些,双目缓缓关闭,整个人再没有半分生机,脚下骤然掀起一阵沙尘直冲天空。将秦奋打入体内的真气迫出体外,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

    人死,身不倒;就仿佛那军魂一样,不灭!那是一个军人进入军队第一天,学到的最基本的站军姿的姿势!左东亭,人生最后一个姿势!

    蛇王看着左东亭那如雄峰耸立世间的身躯,眼角划过的一丝淡淡削哀伤,转瞬间再次恢复了那北极的冰寒,他俯视着那激战过后的战场,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强大的十八星武者,拥有着绝对战斗经验,拥有着无比钢铁意志的左东亭,竟然战亡!

    杜痕战前曾经考虑过很多,无论如何都感觉是左东亭的胜面更大,甚至可以说秦奋联手薛天等人能够重创左东亭,这就是最好的战果。

    但是秦奋。不!是这群年轻人,每一个都绽放出了出乎意料的能力,秦奋更是在最后的激战中,将武技连续变化,最终打碎了左东亭那完美的五岳拳法,神州的五岳神髓山魂,还是没有挡住秦奋混合着真实情感,融汇了数百万年撒哈拉那独特磅礴的一击。

    如此的战死。杜痕想都没有想过!以前甚至考虑过两败俱伤的情况下,邪无翼会跟杜鹏一同出现,进行最后的战斗,舍命搏杀左东亭。

    噗”

    一丝黑血。从秦奋身体中弹的位置喷出,嵌入体内的弹头在肌肉的蠕动下一点点送出。

    邪无翼坐在密境的战舰中缓缓说道:“杰西卡。可以将电视台的控制权让出了。飞船启动到战场中心去。

    天空,杜痕缓缓的落下,他的出现并没有让年轻人们出现惊讶,仿佛早毛经知道蛇王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杜痕看了一眼左东亭,缓缓迈步走向秦奋,轻轻点头中透着几许赞赏:“很出色,堪称完美。”

    秦奋安静的看着杜痕,眼睛中没有愤怒,更没有哀伤,也没。台一点点的情绪。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杜痕。这个老人的泄旧一直真的是铁做的吗?杜展鹏死的时候,他没有流一点眼泪,枪王这些对他最忠诚的部下,说死就那样死了。

    “很好,真的很好。”杜痕打量着秦奋身旁的人:“这些人的分数加在一起,你将耸之无愧的夺取最高分,土星

    “杜将军。”秦奋冷冷的打断了杜痕的话语:“左东亭我给你杀了,曾经我欠你的恩情,也可以一笔勾消,两不相欠了吧?。

    “你还是军人,”

    咖,中校的军衔丢在了金色的黄沙中。

    秦奋安静的,平视着杜痕:“从今天,我秦奋不再是军人。”

    “你在军中有着远大的前程。”杜痕看着秦奋:“未来你不止可以接收东亚的军队。甚至可以接收整个联邦,成为联邦自从武者当道以来的第一个全军总司令。”

    秦奋笑:“道不同,不相为谋。”战舰的轰鸣耸,取代了即将安静的场面。

    邪无翼缓缓走下军舰,陈飞宇手中提着左林随后走下,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失魂落魄的屠夫。

    这是秦奋的安排,虽然邪无翼说过陈飞宇这种十六星级数峰的武者,不需要跟在他的身边,但秦奋坚持要留下他,防止出现任何的意。

    “爷爷,”

    战舰的轰鸣声。也无法掩盖住左林那撕破喉咙的呼唤,他用力的想要挣脱陈飞宇的控制,在邢无翼的示意下,这名断掉了一条左臂的上校,踉跄着冲到左东亭的面前呆住了。

    死亡”左林可以感觉到,左东亭身上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左林呆呆的望着左东亭,这是自己的爷爷啊!曾经将幼时的自己扛在肩膀上的爷爷啊。

    一瞬间,左林忘记了不久前还在担忧的生死问题,他怔怔的望着左东亭,呆呆的看着足足数秒。

    突然,一声伤心至极的嘶吼,从左林的喉咙中仰天出,混合着血泪的双眼猛然转向了秦奋,决绝的杀意充斥着双瞳:“秦奋!你杀了我爷爷”。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左林冲到了秦奋的面前。扬向秦奋的脑袋。杜鹏无声无息的在他身后出现,一把将他按到在了地面,任由他如何挣扎。却始终无法起身。

    “秦奋!杀了我!杀了我!”左林歇斯底里的喊叫着,身下的沙子四处飞扬:“今天你若不杀我,来日我丁当杀光你们所有人!杀了

    十七星级的武道宗师岂是那般好杀,左林只求死,那并非是一名十八星级宗师武者阵亡,令他看不到前方的路,那是至亲的死亡,冲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咆哮,嘶吼,左林挣扎着。黄沙不停的翻腾。

    屠夫脚底轻浮,失魂落魄般的走过脚边的左林身旁,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令他失眠,每次闭上眼睛。甚至不需耍闭上眼睛,就会出现的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影:左东亭。

    那个一道命令。利用家人的威胁,将两名兄弟送上土星送死的凶。

    屠夫那失魂落魄的眼睛,闪现过一丝灵光,他颤抖着双臂,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剧烈起伏的胸口,代表着他的情绪是多么激动。

    “左东亭,左东亭

    屠夫口中喃喃着上前,他没有注意到左东亭已经死亡,视线中只剩下了这魂牵梦绕的男人。

    曾经,屏夫以为自己见到他,会害怕的动都不敢动一下,可是真正见到左东亭的一刹那,他不怕了,甚至根本忘记了除了愤怒之外的情绪。

    “左东亭。你还我兄弟命来!”

    屠夫咆哮着。一拳打在左东亭的脸颊”

    砰”左东亭的身体倒地飞了出去,屠夫紧跟上两步,对着他的脸颊又是一拳。手掌肌肉快变化着,摘心手宛如刀子一样刺入他的身体,人如风魔一样,不管那溅撒在脸上的血液,口中连连嘶嚎着:“还我兄弟命来还我兄弟命来”你***还我兄弟命来”

    “屠夫”左林挣扎着,嘶吼着,咆哮着:“屠知”秦奋”**你们祖宗!放开我!放开我”

    杜痕看向邢无翼:“你是聪明人,最应该会计算利益的取舍。相信,身为秦奋朋友的你,应该会为你的朋友,做出符合获取利益的判断吧?”

    “是的。杜将军,我最懂得计算利益。”邢无翼推了推金丝眼镜框,唇角勾起淡淡的自嘲:“但有时候,我也是一个蠢人,明知道可以利益最大化,却偏偏会去选择布满荆棘的道路。将军阁下,咱们华人有一句俗话,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

    杜痕淡淡的一笑,仿佛丝毫不介意这次的劝说是否有成效,他的眼睛看向了将左林压在地上的杜鹏。这个男人身上拥有着杜展鹏跟其混合的七星仙雷功,已经成为最好的鼎炉:“既然如此,那么祝你们顺利,但我左家的人,我要带走。”

    薛天的身体挡住了杜鹏,手中千截居合刀抵向了杜痕冷冷说道:“谁是你左家的人?将军阁下”

    放出的刀气。在双方之间的沙地上出,出一条横线。”

    薛天淡淡的说道:“过这条线,您要做好我们这一群人,跟您拼命的准备。”

    布鲁克斯沉默着,身体已经站在了距离薛天不远的位置,那把巨大的战刀聚集着凛冽的杀意。

    杨烈同凯撒并肩而站,至阴至阳的内功相互配合之下,总能挥出不可思议的战力,便是强如左东亭也吃尽了苦头。

    陈飞宇没有说话,出身生死擂台的人不需要说话,那近乎凝结为实质的杀气,就是最好的话语。

    所罗门的十六星级武力,是这一群年轻人中最兴奋的,哪怕杜痕退让或是怎样都无所谓,只要秦奋一个眼神,他定然是第一个扑上去战斗

    人。

    杜痕看着秦奋。看着邪无翼,看着这一群面色铁青却又透着坚定神态的年轻人,心头涌上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情绪,这一生最讨厌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没有脑子的人,另外一种就是明明有脑子,应该可以做出正确判断。却偏偏做出愚蠢回应的人。

    这群年轻人无一不是人杰精英,可以说是拥有着无限未来的人,在利益交换本可以或许无限大的前提下,却偏偏将路堵死。

    用两名十六星级的武道大卑作为交换杜鹏的条件?杜痕淡淡一笑,这种就算是普通人都知道赚了便宜的条件,在这帮年轻人面前,目前显然是行不通的。

    “友情?可笑!”杜痕冷斥:“这些上,人与人是竞争的!那定然会有私心!你们都是精英,现在的表现却无比的幼稚!”

    没有回答。这一刻不需要回答,紧密的站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回答。

    叮铃铃”,

    杜痕身上的电话出呼叫,投影中是一片战火的硝烟,杜宇一身将军服穿在身上:“父亲,莫拉得救出来了。”

    “很好。”杜痕点点头看向秦奋:“你欠我一个人情。”

    啪啪啪”,

    邪无翼鼓掌声响起,悠缓的话语慢慢从唇齿间跳出:“厉害,厉害!螳螂捕蝉毒蛇在后,蛇王我真的忘记了您。这么说,我派去的人,应该被您”

    杜痕面上没有自豪,很是平静的回应:“几句话就打了。”

    邪无翼点了点头,莫拉得在左林手下的手中,他们因为左林的问题还有忌惮,落到了杜痕的手中,那么杜宇根本没有任何忌惮,若自己派去的人还会硬上。就自然会担心莫拉得性命问题,也只好选择离开。

    “捡起你的军衔杜痕话语永远是不紧不慢:“我不需要你真的为军队效力。我只需要你暂时还保留军方的身份,土星的所有军方资源我都送给你。你是那里的绝对主管,军部不会有任何人对你指手画脚。说的严重点。你便是土星的新军阀。”

    “一切都是你的,你不需要承担半点责任。”杜痕接着说道:“奇怪吗?没什么好奇怪。如今的你若是上了土星。军方更是半分机会都没了。与其这样,不如送给你。所以,你不欠我什么,想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很好,捡起你的军衔,只是挂名以军方身份出战,莫拉得还给你。”

    邪无翼很是意外,按照对蛇王了解,这将军从来不做任何赔本买卖,他大可以将土星的人员撤回,为何,”

    杜痕看着秦奋。秦奋也看着杜痕。

    一秒钟,秦奋迈前一步,缓缓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军衔,那沾满了沙子的军衔。

    杜痕的眉毛挑了挑,心中也同样有些意外。秦奋那样网直的性格拒绝都不奇怪,他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的检起了军衔,这一切竟然只是为了一个莫拉得。为了一个想要杀自己的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是降低自己的尊严!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

    “秦奋”杜痕略微顿了顿,陷入了数秒沉思说道:“有情有义,总有一天会害了你。作为过来人,有句忠告留给你,越是将情义看的重。日后定然在朋友背叛时,伤的也就越是重!”

    干燥的热浪风还在吹,杜痕转身经过踩着黄沙离去,,

    邪无翼迈步上前盯着杜痕背影喊道:“杜将军。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这不符合你的性格。”

    杜痕没有停步,走过屠夫身旁一手抓住屠夫的领子,将他丢到一。

    杜痕弯腰。抱起那血肉模糊的左东亭,一脚将扑上来的屠夫踹了出去,并没有真正伤到他,转身凝视着邪无翼淡淡说道:“有个人,跟我有着同样的梦想。就是军部可以有机会出一名神兽武者。虽然我很讨厌他。可我也有着同样的梦想。如果军队出现的神兽武者是杜家的儿郎,想来他会死不瞑目吧?那好,我给他最后一个机会,让他有机会死也名目。杜家的儿郎一定会有人称为神兽!在那之前,如果军队还有人可以成为神兽。也算是完成了他的愿望吧。”

    杜痕的人飞上了天空,只留下一句话在众人耳边飘荡:“我很讨厌今天的自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