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是你呀,小女贼

第四百三十六章 是你呀,小女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夕阳的余辉为草原的夭空染卜几分血煮。免费提供空耸中淡淡的啧,办孟四处逸散。

    漂泊的云彩从四处悠闲的漫步过来,草原的风轻轻的吹拂,刘成静静的躺在草丛中。

    神使身陨后,他身体承受力也到达极限,三条真元神龙都近乎崩溃,真元早已被消耗一空,经脉和丹田内空荡荡的,如干枯的湖泊一般。在服用一颗八宝逆转丹和还元丹后,他便一直躺在草中,等待体内真元慢慢恢复。

    他此时根本就不想动弹,全身都虚脱无力,最后库拉斯长矛那一击,抽空了他全身的力量,体内那颗力量元晶也因过渡透支而崩溃。不过这力量元晶虽然崩溃,刘成却没有丝毫惋惜,这力量元晶是兽神当初为他改造体质造出来的,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反而现在这力量元晶崩溃后,那元晶化为粉末渗入经脉和内脏中,对于身体的复原有这良好的效果。

    最让刘成无奈郁闷的是,若要自主进入天书金塔内,必须要有天王以上元力,可他虽然在草丛中躺了两个时辰,如今体力和元力也都有一定恢复,但顶多只恢复到天书师的修为,远不足以进入天书金塔内避。

    “这样下去不行,这草原内随时可能遇到凶残的元兽,以我现在的力量,很有可能遇险。”

    忽然间,他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他真元降到极点的地步,但神识却没有减弱,方圆十里的一切都在他监控之内,也正因此,他才能在此两个时辰都没有遇到元兽。但他知道,他这种用神念屏蔽自己存在的手段,只能瞒过一些低阶的元兽。若走出现高阶元兽或者圣兽,那他就危

    了。

    此时在他神念笼罩边缘处,有一行人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行来。

    “叮铃铃”。悠扬月色的铃声远远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马蹄声,一直商队朝着东方前进。

    刘成咬了咬牙,右手撑地坐了起来,遥望声音传来的方向。他目力极佳,虽然无法将那近十里外的商队完全看清,却能看集个大概。

    嘴角微微一扬,刘成露出一丝笑意,那只商队竟然是他之前见过的那支夏人的商队。他心中顿时有了打算,以他现在的实力在这草原内难以自保,若能藏身在这支商队中,那无疑最好。

    只是他心中依旧有着警惧。这支商队他自来草原后,竟然见过三次,而且现在他前往东方,这支商队也恰好赶来,这未免太巧合了。

    他目光落在不远处那神使的尸体,毫不犹豫的在草丛中窜了过去,用幽冥面具将这尸体暂先收了起来。虽然把一具尸体收起来比较别扭恶心,但是他现在也只能这样做,天书殿神使的金袍和眉心的标志太过扎眼。让他讶异的是,在神使身边躺着一张金色的薄纸。

    “这便是天书宝典主体么?。刘成眼中闪烁着惊讶之色。他没想到,神使死后,这天书宝典竟然只剩下一张纸。

    将这张纸页收入幽冥面具中。他便耐心的在草丛中等待,那支商队越来越近,最后他完全可以确定。这就是那支已见过两次的夏人商队。中间那珠帘马车,就是那夏国美女所乘,而且那夏国美女此时竟然没有坐在马车内,而是依在马车外的门框边。

    她穿着一身淡淡的紫衣;婀娜的身形在风中显得楚楚动人,黄昏的残阳光芒映射在她那晶莹的肌肤上。出幽美的鹅黄色光晕。

    她轻轻的抿着红唇,那幽深美丽的双目,正望着天空,风里面吹过,带起她的丝飞舞。

    在那短暂的刹那。刘成都有些失神,这美女姿色虽然不是最美,但气质却不逊于任何绝代美女。但刘成毕竟是毕竟,很快就回过神来,双眸更是微微眯起,他现在已经确定,这夏国的女子不简单,寻常的商队女子,绝对无法培养出那种绝代的风华和气质。

    虽然那些商人的实力看起来最高不过天灵,一切都再正常不过,那夏国美女的实力也只有天元,但是刘成一旦起了戒心,就绝不会轻易轻松警怯。不过以他如今体内的状况。只能赌一把,维亚草原的夜晚最为危险,以他如今的实力,独自留下极为不安全。

    商队很快就接近了刘成,商队前方眼尖的一些人马立即现了刘成。

    “什么人?”一名大胡子警惧的盯着刘成,质问道。

    刘成仔细观察着这商队众人的表情,现他们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做作,这大胡子的警惧和质疑也符合一支正常商队的表现。

    “莫非这支商队是正常的?”刘成脑海闪过这个念头,他现在虽怀疑的就是那名夏国的美女,他从未到过夏国,认识的夏国女子也只有艾丽丝,可偏偏从这少女身上。他有一种熟悉感。他虽然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境界,但是对见过的人都会有那么一丝印象,他肯定自己见过此人。

    刘成忍住身体的酸楚,站了起来,对着那大胡子拱了拱手,正要说话时,却听那夏国的美女说:“路易斯,这人是我的朋友,你让他进来吧

    不仅仅是那大胡子,就是刘成都不由

    怔。他还想好了许多借口措辞,没想到还未开口那美山……他解决了一切问题。

    大胡子放下心来。微笑道:“既然是凌小姐的朋友,那自然没有问题了,小兄弟,请进吧。”说罢驾着马让开一条通道,让刘成进入商队内。

    刘成注意到,大胡子在提及那夏国少女的名字时,语气很是恭敬,心中对于那少女更为戒备了。

    刘成从容淡定的朝着夏国少女所在的马车走去,就在距离那少女还有五米距离时,一名青年伸手拦住了刘成:“虽然你是凌小姐的朋友,但是为了安全,你不得靠近马车。”

    刘成笑吟吟的看了夏国少女一眼,然后淡淡的看着那青年:“是么?”话音参落。他身躯猛地一弹,以肉眼南及的度跃至夏国少女身边。

    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出手如电,将夏国少女身上的几处重要的穴道点住。

    “你?”看到刘成的举动,那青年惊怒不已,狠狠的盯着刘成。

    不仅仅是他,整个商队都在刹那间被激怒了,所有人都冷冷的盯着刘成,不少人自觉的朝着马车靠近,将马车围了起来。刘成甚至感觉到,有人暗暗用一些暗器和弓弩对准了自己。

    那大胡子眼中怒火熊熊,策马来到刘成十米外,怒道:“小兄弟,你未免太过分了,凌小姐视你为朋友,你却如此对待朋友!”

    刘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懒洋洋的靠在车框边:“很抱歉,我习惯将一切局面控制在自己可掌握的范围内,不瞒阁下,我之所以在这,是因先前我和人和人在此决斗,如今受了重伤,所以我只能如此了。”以他以往的作风,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此灰身受重创,加上他对这夏国的少女太忌惮了,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

    让刘成有些意外的是,这夏国的少女在经历最开始的惊异时,很快神色就恢复镇定,此时脸上已看不出丝毫怒意。

    她平静的对着其他人道:“大家不必担心,我相信我这位朋友做事有尺寸。”

    她那深邃的眼神淡淡的扫过所有人,原本怒火气冲冲的商队护卫们,竟走出奇的平静下来,就连那名青年也只是狠狠的盯了眼六册很难过。然后便强忍下来。恨恨的退后几步。

    刘成眼中古井无波,心中却越来越震惊,他从这少女身上竟然感到了一种君王般的大气。可以控制一切,就是在她这种墨魅般的气质下,那些商队中的护卫们才冷静下来。这种人,一定是掌控过极大的权利。不仅如此,这少女的声音让他感觉有些熟悉,一切,都是怪异无。

    商队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秩序,继续朝前行进。

    此时夏国少女被他点了穴,已经不能动弹,他只的让商队随行的侍女将她扶进车厢内。

    随后刘成便无视商队那些血气方网的青年们那愤怒外加嫉妒的眼神,悠然的进入了这夏国少女的车厢内。

    一进入这车厢内。一股清淡的少女幽香就扑面而来,让刘成不由闭目深吸了一口气。这车厢内很是空旷,足以容纳四人乃至五人,而且布局幽雅不失大气。

    他惬意的坐在夏国少女身边,很快便感觉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不禁转头看去,果真见到那夏国少女目光正冷冷的落在自己身上。

    这少女身上时不时传来阵阵幽香,加上她那冰冷的目光,让刘成不禁看了看自己,让他尴尬的笑了笑。在之前和神使的决斗中,他的衣服早已变得破烂不堪,身上还有一些血迹,但他之前一直只顾着恢复实力,倒忘了换身衣服和处理身上的血迹。

    “咳咳。”刘成干咳了两声,讪笑道:“虽然着装不雅,但是人帅就是没办法,是金子就会光,真正的英俊帅气,是怎么也无法遮盖的。瞧瞧,我这衣服虽然破烂,但却为我增加了几分沧桑感。”

    听到刘成那自吹自擂的话,夏国美女嘴角微翘,竟露出了一丝莞尔的笑意。

    这夏国美女的容貌虽然不是绝色,但是她那气质却是无双的,这一笑。顿时如同百花绽放般。让刘成愣是呆了一下。

    幸好两人现在是在车厢内,否则这要是在外面,这少女的笑容,足以让无数青年俊男为之疯狂。

    不过这少女显然很快意识现在的状况,那笑意一闪而逝,很快恢复了冷冰冰的表情。冷声道:“你待友之道倒是很特别,我以诚待你,你倒好,用妖术对付我。看来我真是自作自受,引狼入室了。”

    刘成此时也恢复了淡定,很光棍的说道:“没办法,谁让我现在受伤了。在这草原里,手下没有足够的筹码,是很危险的,尤其是我这种玉树临风的人,弄不好就被人奸污了。”

    即便夏国少女自诩心理度强硬过人,此时也不由有些傻眼了,眼前这人,脸皮厚得简直天下无双了。

    不过她的眼睛实在太好看,此时这样的表情让她反而更添几分可爱,这使刘成心理恨的痒痒,眼睛好看就了不起。刘成现,他面对着少女时,心中居然没了绷,众种情况让向对外人冷酷丹情的他很不,“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告诉你,我之所以点你穴,就是担心你趁人之危,在我受伤时玷污我的清白。”不爽之下,刘成不由脱口而出,说出这话后。即便他自己也不由觉得无耻之极。

    “扑哧!”却不料,夏国少女竟是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那微翘的红唇,一时风情无限。诱人无比。那银铃般的笑声,更是让心旷神怡。

    外面的守卫们本来还担心无比,但此刻听到车厢内少女的笑声,都放下心来,只不过。那些热血青年们,却是感觉心中受到极大的打击。

    刘成也不知为何,自己在面对这少女时,心情竟会格外的轻松,就如同面对相识已久的亲人一般。

    “这少女难道会什么邪术?”刘成内心郁闷的想到。

    “别笑了,还笑,你再笑,你笑,你笑,我让你笑”。

    最终,车内两人一个郁闷无比,另一个虽然被点穴不能动了,却笑得快要抽筋了。

    “我告诉你。我已经点了你的穴”言,没有我亲自施手,你是无法动弹了。

    虽然恨得牙痒痒,但是刘成却做不出来虐待女子的事情。只得说一些让对方不高兴的事情。这等于告诉这少女,你别高兴得太早,虽然我受伤了。但你的命运还掌控在我手中。

    “点穴?。少女好看的眉头微微一挑,语气虽然讶异。但却听不出有丝毫担心鲁怕。

    刘成故意森然一笑:“这是一种邪术,中这邪术的人,会被主人控制,施术者要中术者死,中术者就死,要其生,那就是想死也不。

    少女顿时露出窑怕的神色,颤声道:“真的么?”

    看到这少女害怕。刘成得意笑道:“当然。所以嘛,你以后要小心些。”

    却不料,少女忽然又摇了摇头:“我不微”。刘成有些傻眼的看着这少女,接着咬牙道:“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现在被我控制了,老实交代,你叫什么名字?”

    刘成还以为对方会抵挡一番,但这少女却是直接回道:“凌

    这少女回答的如此爽快轻易,刘成会信她才见鬼了,但他也没有办法强迫对方回答,说道:“那我就当你是凌夏吧,凌夏。你老实给我交待,我在哪见过你?”

    凌夏眼波微微流转,讶异道:“你就不记得了?在进巴克城之前,还有在巴克城内。我们都见过的。”

    刘成翻了翻白眼:“我是说在此之前。”

    “在此之前。我们见过么?”凌夏顿时露出一副惊讶无比的样子,看起来逼真之极。

    “哼”。刘成脸色陡然转寒,忽然拿起车厢内一颗玉珠,对着车厢外屈指一弹。

    “啊!”一声惨叫从外面传来,旋即就传来“砰”的一声闷响,显然是有人倒地了。

    凌夏那一直平静淡定的脸色为之一变,盯着刘成颤声道:“你,你杀了人?”

    刘成沉默不语。紧接着,外面很快传来几声一阵的惊呼和喧哗。

    “林恩。”

    “林恩,你怎么了?。

    林恩就是之前拦住刘成并且对刘成不敬的那名青年,虽然这名青年凌夏也不是很喜欢。但是毕竟是她的爱慕者,而且完全是无辜的。

    她脸上一片寒意。外面的喧哗加上刘成的沉默,让她肯定刘成把林恩杀了,顿时双目冒火的怒视着刘成:“你个恶魔。居然杀了林恩,他只不过是无辜者。”

    刘成懒懒的弹了弹手指,语气淡然:“无辜么?他对我不敬,而且他的结局是你造成的,谁让你不如实交待。”

    凌夏脸色有些苍白,怨恨的盯着刘成,眼眶中泪珠若隐若现。

    不知为何。一向心肠极硬的刘成,看到凌夏的表情。心中既然有几分不忍。

    “楚尘,我恨你凌夏寒声道,接着她竟是拼命的挣扎起来,虽然她被刘成点了穴。但出奇的是,在挣扎片复后。她虽然没有解开穴道,但身躯却是微微动了动,整个人到向刘成。

    凌夏一倒在刘成怀中,恶是不管不顾的张开小嘴。贝齿狠狠的咬向刘成的手臂,她现在唯一能攻击的部个,就是嘴了。

    她咬得极为用力。刘成本可以用护体真气护住手臂,但是潜意识的怕伤害到她,只得强忍着,这让刘成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放嘴,我没杀他,只是把他击晕罢了。”无奈之下,刘成只得大喊着说出实话。

    话音一落,凌夏顿时停了下来,她刚才只是凭着一股狠劲才能到在刘成怀里,但现在却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了,质疑道:“真的?”

    刘成捂着被凌夏咬碍手臂部位,呲牙道:“老子有必要骗你吗?你属狗的呀,咬的这么狠。”说完后,他忽然一愣。脑海回响着凌夏之前那句“楚尘。我恨你。”猛然看向凌夏:“是你呀小女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