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神之主血契

第四百六十六章 神之主血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凭空冒出来的你说的没本就不是神黄大陆的哼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到成看着司徒业道。

    刘成的话让司徒业顿时为之震动容,震惊道:“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难道你来自神界?”

    “当然不是神界,而是另外一个世界。”刘成摇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司徒业道:“不过不幸的是,我和我的伙伴当初网通过特殊的方法来到这个世界,就遭到你和司徒家的敌视。”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他和司徒业本无什么仇恨,两人之所以有了如此的结局,一切都是巧合。若非他恰好出现在玄岳山,而司徒家就正好在对玄岳宗铲草除根,那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更不用说仇恨了。

    司徒业知道刘成没必要用这种事情骗自己,在震惊的同时,也感叹不已。一切都只能说是造化弄人,造成这一切,竟然只是一次偶然的巧合,而就是这样的巧合,使得家族抛弃了他,他堂堂司徒家家主也成了他人阶下囚。

    “那你为何要十年才后放我走?”司徒业双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

    “我在这个大陆上只会呆十年,十年后我便会离开这片大陆,所以到时即便放了你,你也无法对我造成威胁。”刘成淡淡说道。虽然他不知到时如何再去,但是既然端木老师说了是十年,那十年后他必定有方法离去,而且刘成猜想离去的方法必定和时间法轴有关。

    司徒业沉吟起来,忽然他抬头目光灼热看向刘成:“让我告诉你神技的一切消息可以,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刘成闻言皱了皱眉,冷声道:“条件?哼,现在一切由不得你做主,我之所以和你解释这么多,是看在你性子还有几分让我欣赏的地方,可是你别得寸进尺了。”

    一直冷漠淡定的司徒业。此时居然有些着急”慌忙道:“那就算是我的请求,我请求你在十年后带我一起离开。”

    刘成微微一怔。他没想到司徒业的条件是这个,诧异道:“你为什么要离开神遗大陆?”

    司徒业眼中闪过浓浓的悲哀,叹道:“神遗大陆上从未出现过天帝强者,你可知为何?”

    刘成也不由好奇起来,在之前从司徒家其他人那了解到的信息,他知道这神遗大陆上的确没有人可以突破至天帝境界,对此一直疑惑不已。

    “我司徒家便有一名太上长老,当他达到九阶天宗巅峰后,就再无寸进。”司徒业继续说道:“要成为天帝,就必须要凝聚天书之魂,而据太上长老说,每当他尝试凝聚天书之魂时,就会出现一种神秘的力量将他凝聚起来的元力打散。心神也受到严重的干扰,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突破天宗巅峰的舰颈。而太上长老还可以说幸运的,毕竟他还保住了性命,在神遗大陆上,从古至今已经有数不尽的天之娇子,就因为在凝聚天书之魂失败而死。所以大陆上无数人的人们猜测,这神遗大陆就是被天神遗弃的大陆,天神们用力量禁锢了大陆,使得人们无法突破天帝巅峰的瓶颈。”

    刘成大吃一惊,心中终于明白为何神遗大陆没有天帝,只是那神秘力量是什么?

    “这里神遗大陆拥有天书大陆也难得一见的恐怖神技,但人们却无法突破至天帝,这一切究竟是为何?。此时的他,对于这神遗大陆越的好奇。

    刘成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司徒业道:“如此说来,你想跟我走,是因为你想突破天宗巅峰的狂挡?”

    “没错,你可能无法想象那种深知自己的极限就是天宗横峰却无可奈何的悲哀,可以说,这是整个神遗大陆每个人的悲哀。”司徒业点了点头道。

    刘成不由一叹,幽幽道:“这的确是种悲哀,但是我却无法答应你,若我将你带入天书大陆,我如何保证你会听从我的命令,到时若你与我为敌,那我岂不是作茧自缚,引狼入室?”

    司徒业神色一黯,旋即他咬了咬牙,毅然道:“我可以签订神之主血契。我今后以你为主。”

    神之主血契,刘成心中一动,他从小金那听过这个契约,即便是天神也不可违背,也就意味着,若司徒业和自己签订了这个契约,那他将来必须终生以自己为主,不得被判。但是神之血主契也有很大局限性,那就是此契约一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三次。

    “好,既然如此,我再不答应就是不近人情了。”刘成痛快的答应了,司徒业可是一名五阶天宗强者,而且身怀神技,这样的一位仆人,每痴二要!不仅如此。司徒业连神!辛血契都知道,他知道的联很多,有他在。今后时自己帮助也极大。

    司徒业也暗松了口气,在做决定前对他来说的确很痛苦,但是做出决定后,他反而松了口气,说道:“请主人将司徒业右手的禁制解开,否则无法画下契约。”他根本不知点穴的秘密。还以为自己无法动弹是中了某种禁制。

    刘成点了点头,伸出飞快的在他右手四处穴位连点,解去司徒业右手的穴道。

    司徒业顿时感觉自己的右手恢复自如,指甲在右手食指轻轻一刮,食指间便出现一道血口,他用鲜血凝神在地面画了一幅神秘晦涩的契约图。

    在血图成时,刘成感应到上面传来一股浩荡的苍凉远古气息,对于这血契更是凝重起来。

    “请主人将自己的鲜血滴入血契中。”司徒业语气恭敬道。

    刘成仔细确定这血契图没有问题时。这才从食指逼出一滴鲜血,滴入血契中。

    在刘成的鲜血滴入血契中的刹那,整个竹屋内冒出一阵耀眼的血光。让人不敢直视,随后那地面血契便消失不见。

    血契消失不见后,刘成立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仿佛操控着司徒业的灵魂,只要自己心念一动,司徒业就会立即身陨,这让他不由暗叹神之主血契的霸道恐怖

    “司徒业拜见主人。”司徒业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完全操控在刘成手中了,态度变得无比恭敬,双膝一弯就要下跪。

    但是刘成连忙伸手阻止了他。道:“你我本无仇恨,签了血契,也只不过是防止你与我为敌。从今以后,你只需在心里记住今天生的一切,在外面,你我以朋友相称。”他和司徒业的确本无仇恨,现在他已经得到这么一位级打手,已经满意之极。高手都是有尊严的。司徒业也不例外,反正司徒业的性命已经掌握在他手中,他自然不会吝啬到还去录夺对方的尊严。

    司徒业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感激。他没想到在签下血契后,刘成不仅没有侮辱他,反而用朋友态度对待自己,心中已经下定决心今后要尽心尽力的办事。

    “主人已经是司徒业之血主,司徒业岂敢和主人称兄道弟。”司徒业连忙道。既然刘成尊敬自己。那自己更应该知道分寸。

    刘成摇了摇头,不再这种事情也纠缠,淡淡道:“那今后你称呼我为公子,不得违令。”

    司徒业笑了笑,这样的确是最好的方法,便不再多说,点头应道:“司徒业遵命。”

    “现在你给我说说,你的神技究竟从何愕来?”刘成道,他最关心就是这神技,毕竟里面很可能有着神兽白虎的秘密。

    司徒业神色一凝,沉声道:“公子。想必之前别人告诉您的只是神遗大陆上的表面信息,事实上,在神遗大陆上,隐藏着一巨大的秘密。这秘密只有天尊以上的强者才能够得知。”

    “哦?”刘成眉头一挑,他之前的信息只是从一名普通天书者那打听到的,自然没有天宗强者司徒业知道的详细。

    “事实上,神遗大陆上表面上说是五大势力,实则是一大级势力和四大一流势力。在大陆中央的神遗城,其实力远其他实力,若是神遗城想要一统大陆的话,那即便其他势力都加起来也不见得是神遗城的对手。”司徒业缓缓说道:“大陆中央的神遗城,其实只是真正神遗城的在大陆设立的分部,可以说是神遗城的办事处。”

    说到这,司徒业顿了顿,朝天空指了指道:“真正的神遗城在天上。”

    刘成心中一震,没有打断司徒业,他知道,这神遗城恐怕就和司徒业神技得来的秘密有关。

    果然,只听司徒业道:“神遗城每五十年开启一次,届时大陆各地的天尊级别的以上的强者都会齐聚地面的神遗城,在地面的神遗城中央有着一巨大的远古传送阵,传送阵开启后就会将人们传送至天上的神遗城,我曾经就进过一次神遗城。”

    “你的神技就是从神遗城中得到的吧?”刘成眸子一亮,说道。

    “正是。”司徒业笑了笑,道:“神遗城内是一巨大的陌生空间。简直堪比是一个小型世界了。里面隐藏着许多的秘密的。而我运气很不错,在一次偶然机会下闯入了一间古殿,不过这古殿内只有一座巨大白虎的雕像和我所学的神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