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界天书 > 第六百零六章不玩了

第六百零六章不玩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川成不由看向七绝岛卜十多力越强。[][net]修为越高,叭丫”力越强,虽然大神使生命力已近乎耗尽,但是剩下的人,实力同样不弱。

    “两名巅峰天圣,八名天帝。正好为我提供强大的生之力!”太极图猛的运转起来,疯狂的吞噬起七绝岛上的一切生之力。七绝岛本身的威力极为强大,但是其上的禁制却挥不出相应的力量,无法抵挡住太极图的吞噬。

    七绝岛内众人很快就感应到,虚空中传来一股神秘的吞吸力,在那吞吸力下,他们的生命力,竟然在飞快的流逝。

    “妈的,不玩了,老子不玩了,刘成,你放我出去,老子不玩了。”看了看自己仿佛苍老了许多,秋潺溪焦急了。倒吸口冷气,急忙对刘成大声喊道。

    听到秋潺溪的话,即便刘成也不由愕然,他这一生经历的战斗不计其数,遇过的人也不知多少,却从未遇到过秋潺溪这种人。他所遇之人,不是死后也要疯狂反击,便是那种因贪生怕死而求饶。

    但是,他看得出,秋潺溪并非那种贪生怕死的人,他求饶,是他的性格使然。秋潺溪求饶的语气就如同那种老顽童,在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变得危机重重了,便提出不玩的要求。

    周围的人,也是嗔目结舌,这也是天圣巍峰强者?怎么没一点所谓的高手风范和尊严?

    一时间,刘成不禁啼笑皆非,这秋潺溪。倒是很有趣,此时,他也终于秋潺溪为何被称为疯子了,他这样的行径,在别人看来,的确和疯子无异。

    思及至此,他心中一动,说起来,他和秋潺溪并无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这秋潺溪的实力是母庸置疑。仙中,至今还无人在天书修为比得上他,而且若非自己破碎虚空,也未必可以轻易战胜他。吸收一今天圣数峰强者的生之力的确不错,但是若能让对方收为己用,那能挥出更大的作用。

    但是他脸色却是一沉,冷声道:“你说不玩就不玩,若有人先是要杀你,然后再和你说他不玩了,你会放过他么?”

    秋潺溪闻言也不由语窒,不可否认的是,他刚才的确想杀刘成,他挠了挠头,苦笑道:“谁让你实力那么强。又被称作邪修罗,我可是听人说,你没事就去屠族,简直就是杀人狂,我可不敢保证。你会不会哪天心情不好就来把我杀了

    刘成愣住了,他居然被人当成了杀人狂,一个实力可怕的杀人狂,的确很让人忌惮,可问题是。他根本不是什么杀人狂。

    “你个死疯子,你听谁说我是杀人狂?你哪只眼睛看到的?”刘成阴沉着脸道,他可不想被人当成杀人狂,那岂不是和这死疯子一个级别了?

    “嘿嘿,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你瞧瞧,八万人的悠族,现在一人都不剩了,你敢说你不是?”秋潺溪此刻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危机,和刘成据理力争起来。

    一旁的冰冷的赵漫雪也翻了翻白眼。但也很快冷冷的看向刘成,在她看来,这八万人大部分是无辜的。却被刘成用天劫杀死了。

    刘成冷冷一笑:“若不是你们前来围杀我。我又何必在此渡劫,而且,悠族祭师的话我可是不敢忽略。这些悠族之人活着一天,便永远是我的敌人,既然是敌人,杀了又何妨!”

    刘成的话也让众人响起祭师生前的诅咒:“刘成,你敢杀我我在此以我的灵魂和悠族之名起誓,他日之后,只有悠族还有一人活着,必将找你或你亲人报仇,我要让你永世不得安宁!”

    这样恶毒的诅咒,如果是自己,想必只要悠族还有一个人,也会不安心吧,在场众人内心暗道。

    “不过,杀人狂就杀人狂,我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刘成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这话,让周围的人都暗暗无语,你若不在乎,之前又何必和这疯子说这么多,就连仙之众人此时都觉得,刘成有点装逼过分了。

    不过疯子秋潺溪却是顺杆子往上爬,连忙道:“没错,像你这样大度的人,又何必与我计较,我看你干脆放了我得了。”

    “可是我这人,虽然很大度,但是对于企图伤害我的人,绝不大度。我是绝对不会放虎归山的。”刘成冷哼道。

    秋潺溪虽然疯,却不笨,已经隐约明白刘成的意思的,刘成可以不杀自己,但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威胁他,他眼珠一转。大声道:“从今以后,我就效命与你,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刘成如何听不出,秋潺溪这话根本没有什么诚心实意,不过既然你答应了,今后的一切,就由不得你了。指间当出道细小的血即他用鲜血在空中画四押秘晦涩的契约图,血图一成,上面顿时传来一股浩荡的苍凉远古气息。这血契,正是司徒业教授的神之主血契。

    神之主血契分为两种,一位仆之血契,二为主之血契,前者为仆人玄图,以主人之血滴入,后者是主人刻图,以仆人之血滴入。不过两者功效都一样,那就是仆人从今以后。都不能再背叛主人。

    “此乃神之主血契,若要我放你,便以你的血,滴入其中。”刘成不容置疑的看着秋潺溪。

    听到刘成说出“神之主向契”后。在场之人无不动容,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自然听过这可怕的契约。知道一旦签订,就再也没有机会反悔。

    司徒业眼睛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但很快就释然了,尽管自己和刘成签订了这个,契约,但是实则这契约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的确,即便没有这个契约,现在他也不可能背叛刘成,见到刘成那可怕的潜力以及给他修炼带来的好处后,他此生也无法离开刘成了。最重要的是,刘成从幕不会用这个契约来威胁他做什么事情,刘成待他。如兄弟,而非仆人。

    “疯子,不要!”秋潺溪还没有开口,一声尖叫便传了出来,让人诧异的是,这开口之人,居然是冰冷神女赵漫雪。说完后,赵漫雪便双目冒火的盯着刘成,看来是恨不的将刘成吃了。

    这赵漫雪,向来对人冷漠,但现在居然如此关心秋潺溪,这如何能不让人惊讶,这两人,莫非有什么隐秘的关系?

    而秋潺溪此时,也难得的不疯癫。温和的对着赵漫雪笑了笑,然后敛去脸上的笑意,正乌凝视着刘成道:“要我签着契约,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若你答应我这个条件。今后即便没有这个契约,只要你一句话,我也同样会赴汤蹈火。若有违此言,定当不得好死!”

    秋潺溪的话让刘成神色也凝重起来,对于一个强看来说,下这样的誓言,定然不会违背,任何一个强者,都坚定的心和执着的东西,否则绝对无法成为真正给的强者,若是违背誓言,那今后必定会在心中留下障碍。

    他也有些好年,究竟是什么,让秋潺溪如此执着,点了点头道:“你说!”

    “你要放了赵漫雪。”秋潺溪毫不犹豫的说道。

    秋潺溪说集的条件让人大吃一惊。为了赵漫雪,他竟然连神之主血契都可以签订,这两人,莫非是是那种山盟海誓的情人?

    不管是仙之众人,还是那些隐藏着的人,心中都思绪纷纷,强者,也有八卦之心!

    听到这个条件。刘成皱了皱眉,对于这赵漫雪,他原本的打算是杀了了事,对方要杀自己,而且态度一直让他很不爽。

    不过他很快又玩味一笑,若是云丛四大镇守者,两个被自己杀死,两个成为自己的仆人,那岂不是很有趣。他沉吟片玄,说道:“放过她可以,不过,她也必须和你一样,签下神之主血契。”

    “你做梦!”赵漫雪想也不想就怒斥道,她是宁死也不肯成为仆人。更何况,对方是个杀人狂,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变态爱好。

    若是刘成知道赵漫雪此刻的想法。定然会气得一掌拍死她。

    刘成目光一寒,不理会赵漫雪的话。直接一掌拍出,一个黑白色的阴阳漩涡立刻朝着七绝岛压去。

    七绝岛上的禁制,先前被元素主神分身和刘成联手攻击,此后更是被刘成太极图镇压,如今防御已经降低到最低点。

    被这阴阳漩涡一攻击,禁制立刻被轰破一个巨大的洞口。

    “轰”的一声,七绝岛内的七绝宗的七名绝主,在刘成这一掌下,被轰杀成重伤。

    而就在此玄,刘成心念一动,太极图一动,将七人的生命力完全吞噬。七名天帝强者,转眼间就被刘成杀死,这是一种**裸的震慑。

    刘成用事实来告诉赵漫雪,别以为七绝岛能保护你们,我要杀你,轻而易举!

    七绝宗主紫绝脸色也变得惨白。七绝宗此行最强大的九名高手出动。现在七绝老人被杀,七绝之主也死了,只剩下他一人。他心中充满了悔恨,选择围杀刘成,无疑是他一生所做的最大错误决定!

    对于紫绝的悔恨,刘成毫不在乎,他身形一晃。整个人便消失了。下一刻,他出现在了紫绝背后。手掌贴在了他背心,顷刻间就将紫绝的生死之力和元力全部吞噬。(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