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一节:未才之将

第一节:未才之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很蓝,空气、很新鲜。

    可是,蓝天的心情却糟糕透了。

    昨天,他辞去了刚刚做了不到两个月的、一年中的第四个工作。用辞职时领到的工资,交了房租以后口袋里就只有不到500块钱了。

    块钱,在一些小城镇也许只能维持个把月的。但是在高消费的北方T市这样的大都市里,能够支撑你一个星期就很不错了。

    还得找工作,因为蓝天不仅要活着,而且必须还要有一份正当的职业,因为一份正当的职业不但能让蓝天正常地活着并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且还能够给他一个非常好的掩护。至于蓝天的理想和为什么需要一份正当职业的掩护,只有蓝天自己明白。

    可是,找什么工作?上哪儿去找呢?找到了又能干几天呢?

    一年中,蓝天在四家企业打过工。

    他先是在某房地产集团任营销策划总监,因为在营销理念上的极大差异,蓝天被那家房地产集团视为“脑子有毛病”的人。结果不言而喻,他被辞退了。

    然后他应聘到一个化妆品企业做市场总监,在品牌与市场开发方向上,他又与企业总经理意见不合。结果,他摔门而去。

    在往后他为了渡过暂时的难关,他就任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兼文案。而在刚提升他成为策划主管后,又因为他向老板提出“行销策划才是广告公司的发展方向,小打小闹的、今天给人设计制作个POP(展板),明天给人印刷点宣传单是没有发展前途的”言论,气得那个小老板指着他的鼻子说:用不着你来说教我,你学历高、本事大,可你还不是给我打工吗?告诉你要干就好好听话,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干,结账走人。

    不用说,蓝天选择了后者。

    第四个工作是一家广告DM杂志编辑部,蓝天看到那家编辑部在报纸上刊登的招聘翻译和编辑的广告前去应聘。流利的英语会话和书写水平,面试当天就被录用了。随着他语言的能力、对事物分析的能力,尤其是翻译和编辑能力的逐步显现,他很快就被任命为编辑部责任编辑并主管这本DM刊物全部文字编辑、组稿、校对等工作。然而因为他翻译的一篇文章的署名问题,他又与主编争吵起来。主编让他将那篇文章署名为主编和他名字,他说文章是翻译过来的可以说是编辑部翻译的,但是不能署名说是我们创作编写的。为此,……

    现在,蓝天走在一条安静的不知什么名字的街道上,嘴里吸着从来不倒牌子也不换牌子的“白云”醇香型香烟,他想着、走着,看似没有方向,也不知要走到哪里。

    一条碧波荡漾、河水清澈、河堤长满各色花草的小河,拦住了蓝天的路。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市区以外的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蓝天顺着河堤继续走着,依旧是看似没有目的地走着。

    河堤上一颗石子硌了蓝天的脚一下,“妈的、人倒霉连石头都欺负你”,蓝天心里暗骂了一声,一脚将那颗石子远远的踢进了河里。

    “喂、小伙子,有气别在这儿撒呀,你这一脚可把我的鱼都惊跑了。”远处一个坐着小马扎、摘下头上大草帽不停扇着风的老者冲着蓝天喊道。

    “呦、对不起老大爷,我光低头走路了,没看见您在钓鱼呢。对不起、惊跑了您的鱼”,蓝天急忙歉声地说。

    “嗯、现在象这样有礼貌的年轻人不多了,孺子可教也”,老者听了蓝天的话心中不由得赞叹。随后,老者眼珠一转说:“小伙子,光对不起就完了?我的鱼怎么办呀?”

    “老大爷,我都说对不起了。再说了,您把鱼饵下好了,鱼还会回来的呀”,蓝天无奈地说。

    “嗯、你说的不错,下好鱼饵鱼会回来的咬钩的。可是这样要耽误我许多时间呐?”老者面带微笑地说。

    看到老者并不是很怪罪自己,蓝天也笑着答道:“大爷,这钓鱼是既休闲也修性的事,您还怕时间长呀?这样吧,反正我也没事,就在这儿陪着您、看您钓鱼,算是对我的惩罚怎样?”

    “哈哈、这主意不错、不错,现在难得有年轻人能坐得住、耐住性子了”,老者满意地笑着说。

    接着老者从旁边的一个筐里拿出一个小马扎递给蓝天,说:“来来来、小伙子,既然陪我,就坐下吧。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蓝天接过老者递给他小马扎,坐下后说:“谢谢了老伯,我叫蓝天。”

    “蓝天!嗯、好名字呀。嗯、好名字。”老者称赞着蓝天的名字,看着蓝天一脸无奈的表情又问道:“怎么了小伙子,失恋啦?这么没精打采的?”

    “老伯、钓鱼可得专心呦,您这样钓鱼就是没有我搅和恐怕也钓不上鱼来吧?对了,老伯您贵姓呀?”蓝天坐下来以后心态平和多了,他发现这个老者很有意思也跟他开起了玩笑。

    老者一边盯着河里的鱼漂,一边继续问蓝天:“你不是失恋,那就是工作不顺心,或者被炒鱿鱼了?嗯,我姓黄,你就叫我黄伯伯吧。”

    “您这是钓鱼吗?快看、鱼咬钩了。”

    说话时,只见鱼漂深深地沉了下去,鱼线立即被绷得紧紧地。这时候黄姓老者顾不得说话了,急忙站起身双手握紧鱼竿顺着鱼游动的方向来回遛着。

    可是,河里的鱼却不听老者这一套,拼命挣扎地在河水里乱串,并由此产生了巨大的拉力。突如其来的情况,使老者一时难于应对。只见老者脚下一滑,一只鞋向前“飞”、整个身子向后倒,而手中的鱼竿也被鱼儿拖得脱手而飞。

    老者被一个箭步上前的蓝天扶住,才没有摔倒。

    挣脱了的鱼儿像是示威一般,拖着鱼竿在蓝天和老者眼前游来游去。

    这个举动激怒了蓝天,只见他迅速地脱去衣裤,一跃身如蛟龙入海般地扎进河里,向着示威的鱼儿游去并一把抓住了鱼竿的尾端。

    河水中,蓝天顺着鱼线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一条约有一米多长的金色的鱼儿快速地向前窜着游着。

    蓝天一边收着鱼线一边快速游动着靠近那尾大鱼,鱼线不断地缩短,鱼儿离蓝天越来越近了。只见蓝天猛挥一掌,狠狠地拍向鱼儿的头部,那一米多长、全身金色的鱼儿,挣扎了一下便晕了过去。

    蓝天将鱼竿、鱼线往鱼身上一缠,一手抱住那条大鱼,双腿一蹬来了个“鲤鱼跃龙门”便浮出水面向岸边游来。

    “老伯、您接着,” 蓝天一上岸就将那条金色大鱼交给了老者。

    “哈哈哈、小伙子多亏了你呀,”老者接过鱼,用一个巨大的抄网把鱼儿兜住放入河中接着说道:“好大一条鱼呀?全身金色、一米多长,特别像是传说中的鱼王呀。”

    “鱼王?”蓝天疑惑地问。

    “嗯、以前一直听说这条河里有一条鱼王,可就是从来没见过。你看这条鱼,一米多长、全身金色,这样的鱼你见过吗?再说了,能挣脱了我这有几十年经验钓叟,还差点把我拉倒在地的鱼,不是鱼王是什么?”

    说这话,那鱼已经苏醒过来了。只见那条巨大的鱼儿扭动着金色身子,在大抄网中又开始挣扎想破网而出。

    “哈哈、小伙子你看,这条鱼不服,还想挣脱呢。对了,你叫什么什么龙来着。”老者看着金色巨大的鱼对蓝天说。

    “蓝天”

    “噢、哦、对、是蓝天,也就是你这条龙才能逮住这条鱼了。小伙子,哦、蓝天。咱们商量商量怎样?”

    “老伯,和我商量什么呀?” 蓝天又开始疑惑了,跟我有什么需要商量的呀?

    “你的名字太长、太绕嘴了,我就叫你蓝天吧。”老者看着蓝天,饶有兴趣地说:“当然得跟你商量了,鱼是你逮上来的,要放生不跟你商量跟谁商量呀?”

    “得、不用,刚才我惊跑了您的鱼,现在逮住一条还您,咱们两不相欠。鱼,您想怎样就怎样。”

    “蓝天呀、我小的时候就听老人们说这条河里有条鱼王,浑身金黄、力大无比。这条鱼究竟有多大、有多少岁了,谁都不知道。只是知道这条河里的水从来没有干枯过,也从来没有闹过水。而且更神奇的是,凡是外村的人来这里钓鱼,无论用什么方法都钓不上鱼来。本村的人来钓鱼,保证你能钓上个两、三斤,够了这数你再怎么钓也不会有鱼上钩了。蓝天你说神不神呀?所以老一辈人就规定,凡在这河里钓鱼的,只要钓到金色的鱼不管多大多小你都得放生,以表示对鱼王的尊重。蓝天呀,你看这条鱼的身量、颜色,不是那鱼王,也是鱼王的儿孙,所以得将它放生。”

    “噢,还有这传说呀?老伯这么说了,不放生也不行呀。还用商量吗?”

    “哈哈、好好好,”老者大笑一阵后一连说了几个好,接着对蓝天说:“果然没看错你,既然这样就麻烦你把它放生吧。”

    蓝天见老者如是说也没回话,举步向放置那条大鱼的地方走去。

    说来奇怪,刚才还拼命挣扎的大鱼,见到蓝天走来竟然温顺地眯起眼睛一动不动了。

    老者见了有哈哈大笑起来,说:“真是一物降一物呀?鱼王、鱼王,也是鱼呀。遇见了真龙也得乖乖地呀,哈哈。”

    蓝天将大抄网抖开把那条大鱼放回河里,那鱼儿先是一头扎进水里,一会儿又将头冒出水面冲着老者和蓝天来了个鲤鱼打挺。

    “哈哈、老伯,这鱼还真通人性呢。” 蓝天被鱼儿的动作也逗笑了,话没说完那鱼儿又一次扎进水里不见了踪影。

    老者笑了笑,看着差点掉进河里的一只鞋对蓝天说:“蓝天呀、能不能再帮我把鞋再捡回来呀?”

    “哈、当你真是‘黄石公’啦?” 蓝天嘴是这样说着,人却走向老者 “飞”出去鞋落地的地方,捡起老者的鞋走上岸边将鞋来递给老者。

    “哈、没准我就是‘黄石公’转世呢?别忘了我可姓黄呀,哈哈。不过不知道你蓝天是不是张良呢?”

    “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了老者回答,蓝天竟然大笑起来。忽然蓝天收住笑声,眼里恢复了那有些忧郁的眼神,像是对老者又像是对自己说:“这个社会,就是真的张良在世又能怎样?无可奈何呀。”

    正说着,忽听一声水响,那鱼儿竟然又冒出水面。老者和蓝天急忙回头去看,只见那鱼儿巨大的嘴中叼含着一只巨蚌,冲着蓝天游过来。靠近岸边时那巨大的鱼儿将巨蚌吐出,冲着蓝天看着。

    光滑的巨蚌闪着洁白、柔和的光静静躺在河岸上,蓝天走过去拾起来捧在手里然后有点自嘲地说:“该不会是答谢我的救命之恩吧?”

    “没准儿,这可是鱼王呀。你放生了它等于救了它的性命,所以它要答谢你的呦。快看看那大蚌壳里是什么吧,没准是个宝贝呢。”

    蓝天将巨蚌捡起递给老者说道:“鱼是您钓的,放生也是您说的。所以甭管鱼儿送来的是什么,都是属于您的。再说了,就算是宝贝也得有德者收之。我无德无能,岂能贪心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亏称之为龙呀!德者、在于心,心无德,则其行必无德。蓝天呀、你既能抓捕鱼王又能听劝将其放生,你既能诚心道歉又能不嫌不弃帮我捡回鞋来,你既能专美于前又能谦逊于后。哈哈、蓝天呀,它日你不可限量呀!”老者不断地夸赞蓝天说:“不过呢,鱼是我钓的,可是没有你这条龙,那鱼王还不是得跑掉?所以,这巨蚌是鱼王送给你的,我可不能收,收了会起祸端的。”

    “既然老伯也不想要,那就扔掉算了,”蓝天淡然地说。

    老者急忙拦住说:“喂、这可不行,第一你扔了是对鱼王的不尊重,第二这也是你和鱼王的缘分,留着是个永久的纪念。”

    接过老者递过来的巨蚌,蓝天才仔细看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不管巨蚌里藏的什么,单这只巨蚌的壳就浑圆如玉、入手温润,就是件宝贝。听了老者一番话,蓝天也就不再推辞了,他小心地用衣服将巨蚌裹好拿在手里。

    “蓝天呀、这天近晌午了,你这衣服也都湿了。今天在这里遇见了也是咱们有缘,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事要做,不如跟我回家吃着这鲜鱼肉、喝着这鲜鱼汤,在跟喝上几盅如何?也正好把你的衣服洗洗晾干如何?”

    蓝天本就不是俗气之人,这会儿跟老者说着聊着也觉得很投缘,听了老者的邀请自然不会反驳了。于是他帮老者收拾好渔具等物,将重的物什自己拿着随老者顺着河堤向前走。

    河的转弯处河水最为湍急,转过河湾就看见前面有一个不大的村落。老者指了指说:“我家就在前面,快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