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节:拜认干亲

第二节:拜认干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座古朴雅致的院落显现在蓝天眼前,青砖抹缝砌成的一人多高的院墙,镂空砖刻、斗拱飞椽的门楼,两扇钉着铜钉包着铁角的大门。向院里看是前廊后厦的五间大北房,左右两侧分别建着东西厢房。这是一套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只是这套院落出现在T城的近郊就显得有些突兀了,让蓝天看着有些发愣。

    黄老冲有些发愣的蓝天说:“蓝天呀,别愣着。快进去吧。呵呵。”

    “黄伯伯,这就是您的家呀?”蓝天怔怔地问。

    “怎么,只许城里人住好房子,就不许我们乡下人住四合院?呵呵,别愣着啦,快进来吧。”说着黄老迈进院门并冲里面喊道:“喂、老伴呀,快出来咱家来客人啦,呵呵呵。”

    “谁来啦?看把你高兴的。”随着话音从正屋走出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人,女人一出屋就看见了蓝天,接着就问道:“老头子,这就是咱家的客人?嗯,小伙子长的真不赖。你看看这高高的个子、这眉清目秀的脸,呦、老头子你看他这眼角、嘴角的笑多招人喜欢呀。”

    “我说老婆子,这辈子也没见你一次说这么多话。你看你,让人站在院里是怎么回儿事呀,快让蓝天进屋去呀。对了,蓝天呀,这是我老伴,你叫她大妈吧。”黄老打断了那女人的唠叨。

    蓝天赶紧上前一步向那女人问候道:“大妈好,给您添麻烦啦。”

    “好、好、好,不麻烦,不麻烦。你看我呀,这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叫蓝天是吧?来、蓝天呀快进屋里歇歇去。”说着把蓝天让进屋内,然后扭头对黄老说道:“你钓的鱼呢?快拿出来,今天我亲自下厨给蓝天做个红烧鱼。”

    “啊!鱼呀,本来就要钓上来好几条的呢,可是这个蓝天一来把鱼都给折腾跑了,红烧鱼是吃不上喽。”

    “什么,这半天你一条都没钓上来?钓不上来就算啦,你还埋怨人家蓝天,真是的呀你。”

    “大妈,您别信大伯说。本来钓上来一条特别大的,可是他说是鱼王,就又给放生了。”蓝天故意添油加醋地说。

    “鱼王!?老头子,你真钓上鱼王了?”

    “你还别不信,那鱼呀一米多长全身金色,我估摸着准是鱼王就和蓝天商量着给放生了。呵呵、老了老了,还真开了回眼。”接着黄老就把钓鱼的经过说了一遍,黄老太太是听了个目瞪口呆,但仍是不相信黄老说的是真的。最后黄老说:“鱼王我给放生了,不过我却把一条龙给你带回来。这小伙子全名叫什么什么蓝天,而且呀那鱼王见到他就像那老鼠见到猫一样地温顺。”

    “噢,是龙儿呀,好好。不管什么鱼王的啦,龙儿和你大爷先坐会儿,饭菜一会儿就得。”黄老太说着就走出屋去。

    蓝天借此机会才打量起这间屋子来,这是典型的一明两暗的房子,蓝天现在待的是堂屋,如同现在单元房的客厅一样。一条古色古香的条案靠墙摆放着,条案正中摆放着一个香炉和两个烛台。墙上挂这一幅画和两幅对联,不过蓝天没有仔细看。一张花梨木的八仙桌摆在条案前面,两旁是两把镶着大理石芯面的太师椅。屋子的地面是木质地板,通向两侧屋子的门是紫色樱桃木做成的,门关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景。

    未等蓝天打量完房间,黄老太就和一个十七、八岁小姑娘将几个精致的小菜摆在八仙桌上。菜品摆好小姑娘便出去了,黄老太对蓝天说:“龙儿呀,快洗洗手来吃饭,今天中午有点赶了,没弄几个菜,你就乎着吃吧。”

    “大妈看您说的,您弄得这几个菜恐怕到最大的饭店也吃不上呢。今天我可有口福了。”

    “看着孩子,多会说话。不像你大爷,你每天伺候着他好吃好喝地,可他从来就没说过你一个好。来、来,龙儿尝尝这个,龙儿这个也很好吃。”黄老太看着吃的很美的蓝天笑呵呵地说。

    “大妈,真的很好吃,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对了大妈,以后要是大爷还不说您弄的菜好,您就不给他弄了,饿着他。”

    “嘿、臭小子,两个菜就把你俘虏啦,就和你大妈合着伙对付起我老头子来?早知道就不把你带家里来了。来,罚你一杯。”黄老假装生气地说。

    “你敢,龙儿别理他,也别灌那些猫尿,那东西灌多了伤身子,劝他多少回了也不听。来,龙儿吃菜,既然你说大妈做的好就得多吃点,都吃了不给他留气死他。呵呵。”

    “不成世道了,老婆子跟着外人一起欺负起我来了,没法活了。”先灌下一口酒后,黄老假装气哼哼地说。

    看着黄老伯假装生气的表情,不停地喝着酒。看着黄老太不停地给自己夹菜,听着她“龙儿、龙儿”喊自己。那种离自己已经很久远、很久远的家,那种家的温馨、家的温暖,父母曾经的呵护,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的身边。

    蓝天仿佛又看到了自己三岁多的时候,在南方一个小镇子里一间普通的平房里,一家人围坐在虽然破旧却也结实的桌子旁,父亲喝着低劣的白酒,却笑呵呵地把菜夹给自己和大自己五岁的哥哥。母亲一只手给爷儿三个扇着风,一只手用筷子给三人轮换着夹菜。父亲喝到高兴时,还用筷子头沾点酒往蓝天的嘴里塞。看到自己辣得直吐舌头时,母亲急忙夹一口菜给自己,然后又娇嗔地在父亲的大腿上轻轻地打了一下,惹得父亲呵呵大笑。

    龙儿,是母亲最喜欢喊得。每当母亲让自己干什么的时候,总是说:龙儿,来……;若是母亲不让自己干什么,就说:龙儿,那个脏不摸啊。

    眼前情景相似,只是物是人非。蓝天不到4岁的时候,一场灾难夺去蓝天美好童年的一切,父母离去温暖不再。

    想到此,眼泪竟然不知不觉地从蓝天的眼里流了出来。

    “怎么了龙儿?”看到蓝天流泪,黄老太不知所措地问。

    “哦、大妈,没事,”蓝天急忙抹去流出的泪水,深吸一口气说:“大妈,我没事,看着您给我夹菜,不停地喊我龙儿,想起小时候的事了。我没事的,大妈让您担心了。”

    “龙儿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心里有什么憋屈就跟大妈说,说出来就不憋屈了,人不能总活在憋屈的苦海里呀。”

    “大妈,我4岁就没有父母,和哥哥相依为命。家,好像离我很远很远。今天感觉就像又有了家一样,心里真的很高兴。我没事,大妈您别为我担心了。”蓝天很快回复神态,像儿子跟自己妈妈说话一样地对黄老太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龙儿呀,以后你就把这当成自己的家,苦了、累了、心里憋屈了就回家来跟大妈说。大妈虽然不能帮上你什么,可是大妈能做龙儿爱吃的菜。吃着菜唠着嗑,这心里呀就亮快多了。”

    “嗯,”蓝天应了声,看着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浑身上下透着慈爱的女人,忽然有了一股冲动。他站起身了冲着黄老太说:“大妈,我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看到您就像看到我妈妈一样。如果您不嫌弃,我想认您做干妈,…”

    “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有你这么个好龙儿,是我老婆子修来的福气。”不等蓝天说完,黄老太就急忙应道。

    蓝天听到黄老太答应了,急忙要行礼认干妈。

    “等等,”黄老把酒杯放到桌上,出声拦住了蓝天。他看看蓝天,又看看黄老太,然后说道:“你们俩呀,这简直就没拿我当回事呀?认亲有这么认的嘛?随随便便就完了?嗯!再说了你这只认干妈不认干爹,这让外人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我呀。”

    “呵、老头子吃醋了,这个老头子就是小心眼。龙儿要不你大度点,连这个干爹也认了吧。”黄老太小声地对蓝天说。

    蓝天看了黄老一眼,对黄老太说:“刚才和您说了那么多话,他都没搭茬,我以为他不想认我这个干儿子呢。不过,您讲情了我就给他个面子吧。”

    “呵呵呵,”黄老太很开心地笑了。

    “哈哈哈,”黄老得意地笑了。

    将八仙桌搬开,又将两把太师椅摆在条案前,黄老和黄老太在椅子上坐好以后,蓝天恭恭敬敬地走到两人面前然后曲身跪下,他真诚地看着两位老人诚恳的说:“今日蓝天有幸,得认两位老人家。一日为亲终身为亲,日后当如亲生一般,如有不孝人神共弃。干妈、干爹在上,请受龙儿三拜。”说完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先向黄老太敬茶,接着又向黄老敬了一杯酒。

    “好龙儿,快起来。”等蓝天敬完茶和酒,黄老太就急忙起身把他拉起来。

    “嗯,龙儿呀,上香。”黄老没有动,将三炷香递给蓝天。

    听说让蓝天上香,黄老太有些诧异地看着黄老,黄老没有说话只是冲她点了点头。

    蓝天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玄机,于是按着黄老的说法上了香,并冲着墙上挂的画再次磕了三个响头。

    “哈哈哈,好好好。龙儿,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黄老高兴地说,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道:“龙儿,刚才你是先喊的干妈,然后才是叫干爹对吧?这是什么道理,哪有这样的呀?”

    蓝天看了一眼黄老太,然后故意气黄老地说道:“我本来只是要认干妈的,是你自己吃醋又小心眼,要我认你干爹。要不怎么会认你作干爹呢,你呀是沾了我干妈的光了。”

    “呵呵呵、就是,老头子你可是沾了我的光呢。”

    “你、你们,哈哈哈哈哈。”

    八仙桌重新摆放好,三人又都重新坐到了桌旁。蓝天将用衣服包裹着的巨蚌拿出来递给黄老太说:“大妈,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孝敬您,这是那鱼王被放生后,又特意回来抛到岸上的。干爹说这是宝贝,我就把它当作孝敬您的东西吧。”

    黄老太太将巨蚌接过来并托在手里仔细地看起来,至此才相信黄老与蓝天遇到鱼王是真的。

    说来也奇怪,那被黄老太托在手里的巨蚌,先是蚌壳表面发出柔和温润的光来,然后巨蚌的壳竟然慢慢地张了开来,露出里面“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颗光滑圆润毫无瑕疵的珠子。随着巨蚌的打开,七颗珠子散发出绚丽的七彩光。

    三个人都被这意想不到的景象惊呆了,都愣愣地看着巨蚌。直到巨蚌又慢慢地合上,七彩霞光不见了才回过神来。

    黄老太急忙对蓝田一龙说:“龙儿呀,干妈还没给你见面礼呢,怎能收你的东西呢?再者说,这可真是宝呀,跟传说的几乎一样。龙儿呀,你可要好好地收好呀。”

    “干妈,您不收就是不认我这个龙儿。再说是宝贝才能孝敬干妈呀,我留着也没什么用的。”

    “呵呵,既然龙儿有孝心,老伴呀你就暂时替龙儿收着,什么时侯龙儿有用了,你再给他不就行了吗。”黄老拦住黄老太想要说的话,然后他又说道:“传说未必都是真,也未必不是真。好了,不说这些了。老伴再给我们弄两个菜,然后再赏我们瓶好酒怎样?”

    “好!今天看龙儿的面子便宜你了,不过你可得想想给我龙儿什么见面礼呦,礼轻了我可不干。”

    黄老太把蓝天留下没让他走,下午和晚上聊了很多。

    蓝天知道了黄老名叫黄震岳,原先是名军人现在离休了赋闲在家。黄老太名叫秦可馨,原是某大学历史系教授,现在也退休了随黄震岳一起来到T市近郊居住。他们的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均已成年,两男在部队一女在香港经商。平时只有一个远房的孙女就是蓝天看到的那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和他们作伴。

    晚上吃晚饭,黄震岳与蓝天两人又聊了很长时间,至于说的什么蓝天的干妈秦可馨就不知道了。最后,是秦可馨催了很多次,他们才算不聊了。

    秦可馨把蓝天带到北方的一间,说道:“龙儿,你就住这间吧,以后呀这间房子就是你的了,以后你哥哥姐姐们回来你也不用搬,咱这房子富裕,屋里缺什么咱回来再添补。”

    “谢谢干妈,”听了秦可馨的话,看到屋里齐全整洁的摆设,一时之间蓝天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了龙儿,这是咱家,不说别的了。快洗洗睡吧,累了一天了。”

    ……

    洗漱完毕蓝天关闭了屋里的灯,然后将外衣脱去站在屋子中间面向南静静地站立了大约5分钟,接着先练了一套少林内劲一指禅的热身功。然后仍是面向南一边在心里默念着口诀,一边开始少林一指禅的马步站桩——

    凝神静气、放松身心

    两脚打开与肩同宽、两脚成八字形

    掌心相对、双臂慢起、与肩同高

    屈肘下蹲、手心向下、手成瓦状、拇指虚张

    沉肩坠肘、虚领颈项、收腹提肛、舌顶上颚

    脚掌抓地、含胸拔背、小臂平地、虚裆夹球

    目视前方、不须意念、九九之数、功毕身起

    依据口诀摆正姿势后,不一刻蓝天便全身上下汗出如浆,同时身子也似风摆杨柳一般前后轻摇。

    大约35、6分钟,蓝天功毕起身。此时蓝天全身上下如同刚刚沐浴完毕一样,晶莹的汗珠挂满了全身。搽去汗珠喝了口水,轻轻活动了下身子,蓝天俯卧在地,先是用两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撑地做了50和俯卧撑。然后又换成食指和中指,又做了50个俯卧撑。最后只用两手的食指撑地,做了50个俯卧撑。然后用热毛巾搽了搽汗才上床入睡。

    这是蓝天每天早晚必修之功,十几年坚持不懈。因为是在黄镇岳家,墙上没有蓝天平时指力的厚木板,所以蓝天减去了右手食指和中指戳木板的锻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