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六节:脱颖而出

第六节:脱颖而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7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哭就哭。这天从早晨就开始下雨,雨不大可是很密。给十分暑热的天气带来一丝清爽。

    一辆普通的轿车驶入“金碧辉煌”销售广场,左右岗台上的安保,精神抖擞的立正敬礼。

    轿车停下后,从里面走出两个穿着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一个身着普通的T恤衫、休闲裤,一位身着一身黑色西裤、短袖衬衫。停车场的服务生快步来到两人的面前,撑开一把雨伞后交给一个人,然后又撑开一把伞交给另一个人,两个人急走了几步来到销售大厅内,为他们开门的迎宾员接过两人手中雨伞。

    按销售接待顺序本该是由李倩来接待的,可她抬眼看了一下进来的两个人后,赶紧低下头对蓝天说:“蓝天,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去接待行吗?”

    蓝天看了一眼李倩,又看了刚进来的两个人一眼。雨天、普通的中年男子、李倩突然的不舒服。蓝天快速地思考了一下,便“嗯”了一声起步迎上前去。

    蓝天笑着说:“两位先生下午好,欢迎您们光临金碧辉煌。”

    穿T恤衫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销售大厅,疑惑地说:“小伙子,你们这是酒店呀?还是你们的售楼处呀?”

    蓝天笑着说:“先生,这里当然是‘金碧辉煌’销售大厅了。如果我们销售大厅不按星级酒店大厅装饰,怎能配得上您的身份呢。两位先生贵姓?”

    “哦,我姓李、他姓章,是立早章”,穿休闲装的男子答道。

    “噢、李先生、张先生,请。我先从沙盘给二位讲解吧。”

    ……

    看沙盘、参观样板间加上一通的讲解、说明后,蓝天带着李、章两位先生来到了贵宾接待室。

    待两位落座后,蓝天用室内对讲机对大厅服务员说:“我在3号贵宾室,请送两杯碧螺春,谢谢。”

    待茶送来,把茶恭敬地递给两位男子之后,蓝天说道:“李先生、章先生,请喝茶。您两位对咱们楼盘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

    李先生端起茶喝了一口,然后与旁边的章先生对了一下眼神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哦,先生对不起,忘了向您介绍了。我叫蓝天,这是我的名片,请您多关照。”

    “噢、蓝天,好名字。蓝天呀,你可是真会做销售呀。本来今天只是来看看,没真想买房。听你这么一介绍,这心儿里呀很真有点动了。”接着他转过头对章先生说:“怎么样,老章,就把这个蓝天推荐的那套房子定了吧?”他把“这个蓝天”几个字说得较重。

    “我看行,”老章笑着说道:“先不说这套房子还真不错,就是冲着这个蓝天也值了。哈哈哈哈。不过,蓝天呀,定这套房子前我还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否答应呀?”

    蓝天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从他们进门以后的行为,心里已经有了基本判断:他们不是来做市场调研的,就是总公司派来检查的,甚至还有可能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原因很简单,楼盘离竣工入住的还有一段时间呐,最近因为天气热也没发广告和涨价的信息。更重要的是前几天蓝天提交了一份金碧辉煌二期开发的提案,所以在这雨天里一李、一章两位先生绝不是简单地来买房子的。

    蓝天在心里轻“哼”一声,不动声色地说:“两位先生,这买房子是要看自己的意向,要看合不合适自己,可没有人冲着销售接待就要买房子的呢。”

    “哈哈、哈哈哈,”章先生大笑起来:“老李呀,你看这个蓝天,很有意思地吗。别人都怕客户不买房子着急,他却因为客户要买房子着急。哈哈哈。”

    “章先生,我也希望您两位能定下这套房子,先不说房子好、很难得,就是为了我自己的提成,也希望您们能买呀。只是刚才您们说的买房子的动机,我觉得不合理,所以才如此说的。”蓝天故意有点市侩地说。

    “老章呀,你就别逗蓝天了。”李先生止住章先生的笑说:“蓝天,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们今天是来市调的。我们集团决定今年进入T市的房地产市场,我们两个带着一队人马来来打前阵。刚老章说的要求就是想通过你了解一下T市的房地产市场情况。你是站在楼盘销售的第一线,接触客户多,对楼盘和市场需求了解的深。怎样,不会推辞吧?”

    “哈、您两位高看我了,我刚做这一行不久,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可能会令您们失望的。另外,我除了了解我们辉煌地产和金碧辉煌楼盘外,对其他的楼盘了解的可能跟而二位差不多,而辉煌地产和金碧辉煌有些情况是不方便跟二位说的。”蓝天不软不硬地说。

    “哈哈哈,老章呀,看来我们难为蓝天了。好,就不说这些要求了。今天我们就交定金把房子定了,过几天再来签合同,你看怎样?”李先生制止了还想说点什么的章先生对蓝天说道。

    “谢谢李先生、谢谢章先生对金碧辉煌的欣赏,您们稍等,我请会计过来给您们办手续、签订单。”

    蓝天的一些猜想是对的,只是没想到的是他推荐给李、章二位那套自己也很喜欢的房子,过了没几天变成自己的了。

    看到内勤人员来到3号贵宾室办理订房手续,蓝天道声谦走出接待室来到李倩面前。李倩看蓝天过来有点讨好地说:“蓝天,该谢谢我了吧,要不是我不舒服,你怎么会又多拿许多提成呢?”

    蓝天看了看李倩,突然说:“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喜欢被别人戏弄。”说完又回到他喜欢的角落坐下。

    李倩先是愣了会儿,然后低头吐了吐舌头。

    第二天刚上班,美女经理陈璐就对蓝天说:“蓝天你准备一下,一会儿跟我去公司。”

    “去公司干嘛呀?我一个小售楼员。如果是去解释那个提案,有你大经理就行了,用不着我去吧。不去,我还等着卖房子挣提成呢。”蓝天故意地这样说道。

    “你,”美女经理很生气,在这个公司还没有人敢跟她如此说话呢。不过对于蓝天来说,后果却不是很严重。陈璐缓了口气说道:“如果你想你伟大的杰作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去,如果你觉得对得起你熬了一夜的辛苦,那你可以不去。”

    我熬了一夜她怎么知道?蓝天不可思议地想。对了一定是U盘泄露的。蓝天回想起提案交给美女经理后,第二天她又向自己要了电子文件,而电子文件能够准确地记录文档完成的时间。疏忽,绝对的疏忽。虽然这个疏忽在这件事情上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是对蓝天以后的行为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今后一定要万分地注意,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同时蓝天也感觉到陈璐真的不简单,就这点心细如发就能判定她是一个严谨且又能成大事的人。而且陈璐就像能够随时看透蓝天的心一样,不管蓝天说什么她总能用恰当的语言,激起蓝天埋在心里的那股热情,甚至是斗志来。

    “好吧,什么时候走?”蓝天装作无可奈何地说。

    陈璐笑了,心想我还斗不过你?“这就走,对了你会开车吗?”

    “开车?我哪会呀,那是奢侈品,我一个穷小子怎么会呢。”

    “不会就不会,看你这贫劲儿。走,我开车。”

    陈璐的车是一辆红色的帕萨特2.0,蓝天没有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而是拉开后面车门做到了副驾驶后面的座位上,也就是常说的领导坐的位置。

    陈璐拉开车门想上车,看到蓝天往后坐就绷着脸说:“你给我坐到前面去,摆什么谱装什么样呀。”

    “我哪有什么谱呀,我连音符都看不懂。再说我天生就怕美女,要是坐在前面一会儿我要是犯了什么病可就坏了。”

    “呵,说着你还就喘上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坐的位置是对本经理的不尊重吗?你坐前面来,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犯病。”

    没办法,在美女经理的“淫威”下,蓝天只好下了车又从前门上车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陈璐心里笑着上了车,打着火说了声“系好安全带”,车子便窜了出去。蓝天的身子被惯性紧紧地贴在了车座上,“呼”蓝天吐了口气然后说道:“经理,我的命贱得很不值钱,您的命可是金贵着呢,您能不能开慢点。”

    陈璐心里暗想:“这小子,贫起来还真是贫,看我怎么制你。”

    一来陈璐要赶时间,二来也想再试探一下蓝天,于是车子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速度,甚至在车子转弯时,还来了个小漂移。

    随着车子左晃右晃的蓝天,一手紧紧抓住车顶上的拉手,一手捂着嘴发出“呕、呕”要吐的声音。“你慢点,呕、不行啦,我要吐了,呕——。”蓝天的嘴鼓鼓的,仿佛胃里的东西已经涌到嘴里一样。

    陈璐减缓了车速,她倒不是心疼蓝天的难受,而是怕蓝天真的吐出来。非常干净整洁的车厢,要是被蓝天吐得一塌糊涂,那可是陈璐不能接受的。减缓车速的车子停了下来,陈璐说:“你先下车吐出来吧,一会儿我开慢点。这么大人还晕车,嗛。”

    蓝天先是像使劲地把嘴里的东西往下咽,然后缓了口气说:“哦、不吐了,又都咽下去了,挺好的早点,吐出来太可惜了,唔——。”

    什么,吐出来的东西又咽回去了?唔——,陈璐听了恶心的自己差点也吐了出来。这个可恶的蓝天,哼。

    辉煌地产T市公司设在T市金融街最高的写字楼里,蓝天第一次来,不知道公司在几栋几层,就随在陈璐的身后跟着走。一路上和在电梯里,蓝天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可是当电梯停在36层并且在电梯门打开之后,蓝天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没了,只是眼里还是那带有忧郁的眼神。

    陈璐带着蓝天直接来到会议室,打开门蓝天看到会议室里圆形会议桌的一侧已经有五个人就座,其中一人就是李梦楠。李梦楠看到蓝天进来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向蓝天打个招呼。

    陈璐带着蓝天在五个人的对面坐下,因为是公司通知她和蓝天来开会,而且在座的有三位自己也不认识,所以既没向众人介绍蓝天也没向蓝天介绍众人。

    李梦楠看陈璐与蓝天两人坐下后,开口说:“今天请你们两位来主要是想听听你们对提案的阐述,这个提案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以及目标市场的分析。另外如果总公司同意了你们的提案并且将项目交给你们操作,你们将采取什么方式?”李梦楠的语言干练目的性明确,同时他也没有介绍他身旁的其他四个人。

    陈璐听完李梦楠的话,心里开始想着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如果总公司批准了这个提案并将项目交给他们(陈璐和蓝天),蓝天的态度会是什么样的。她看了一眼蓝天说:“这个提案是在总公司将新项目资料交给我们的当天下午形成的,提案中许多都还是初步概念。就个人的判定,我认为这个提案的总思路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因为时间紧,一些相关的市调还没做,基础分析和动态分析也还没来得及做。所以如果总公司对我们的建议感兴趣,我希望给我们两周的时间进行方案的细化工作,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向公司交一份满意方案的。”

    若在平常陈璐如此回答是没有问题的,本来嘛当初给我们看也就是走走形式,根本没拿我们当回事儿。我们只用了三天时间(其实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拿出这样一个出色的提案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是对面的五个人却没有买陈璐的帐。

    只见在五个人中间就座的,年纪约在45、6岁样子的男人说:“一个优秀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应当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是在市场调研基础上得出。你们的提案我看了,很有创意,但是有创意不能代表市场就有需求。如果你们现在拿不出市场依据,那你们的提案和今天的会议就毫无意义。”

    气氛一下子僵住了,陈璐愣了。不对呀,提案交上去以后,没有任何回音。今天开这个会之前也没让我们做任何准备,现在却提出这样的问题,难道是在考验我们?考验我们的应变能力,考验我们对市场的把握和判断?还是在看我们把提案交上去以后有没有为提案进行深化的工作?因为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陈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所以心里一直在祈求蓝天发言。

    蓝天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盯着眼前的花。

    蓝天,你快说话呀,别光看着那假花呀。你要是喜欢那花,回去我给你买几盆保你看个够,陈璐心里着急地想。

    “咳、”李梦楠用一声咳嗽打破了刚才尴尬的气氛,他环顾一下众人然后看着蓝天说:“我听说这个提案是由蓝天创意、由售楼中心全体讨论,最后再由蓝天执笔完成的。那么请问蓝天对提案有没有补充,没有有对陈璐经理的发言和提案的具体说明的吗?”

    蓝天知道今天来不是来看戏的,而且是要参与到这出戏之中并且还得扮演重要角色。蓝天先是假装恭敬地站起身来,面向对面的五人略显紧张地说道:“我叫蓝天,很荣幸地在辉煌地产工作了两个月。”

    “蓝天,不必拘束和紧张,你坐下说。”李梦楠笑着对蓝天说,他是知道蓝天的。

    “谢谢李总,”蓝天随着李梦楠的话音重新坐下,接着说道:“不好意思,因为我是新人,还不认识对面的几位老总,所以在这里也就不敢随意发言了。”

    刚才说话的那位坐在五个人中间的男人说:“别管我们是谁,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我希望你有充足的理由驳倒我们。”

    蓝天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突然说了一句让李梦楠、陈璐和在场所有的人都十分吃惊的话:“驳倒你没有任何意义。”

    看到众人吃惊的目光,蓝天不慌不忙地接着说道:“因为你已经认可了这个提案,我说的不错吧?试想如果仅凭这个提案有创意,今天可能召开这个会吗?如果如您所说,今天我们拿不出市场依据这个会议就毫无意义。那么这个会议还会召开吗?请原谅我刚才说话的方式,即使总公司想考验我们售楼中心的能力和水平,也应该换个方式。况且,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蓝天,我爱死你啦,你太有才了。陈璐心里突然冒出个让她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念头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