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十三节:正义猎杀

第十三节:正义猎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所谓的7号就是T市的副市长李得权,也是正义天使第一个要猎杀的对象,没想到接受了陈璐的意外之约后,猎物意外地出现在这种他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地方。

    猎杀?还是观察一下情况再做打算?

    机会稍纵即逝,在这种完全意外的情况下完成猎杀也许效果更好。

    心里想着,蓝天起身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干爹,干嘛要来这里呀?”是走在前面两个人中那个女孩嗲声嗲气的声音。

    靠,干爹?不就是被老色鬼包养的小二奶或小三奶、四奶吗。

    “蕊儿呀,别看这地方表面上人多热闹,但是这里不会有熟人,所以这里是最僻静安全的。”这是7号李得权发出的声音。

    靠,既要甜蜜性福还得僻静安全,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蓝天在那俩人身后大约六七米的距离顺行走着,听着两人的对话蓝天认为这两人是情绪爆满忍耐不住到这里找性福来了。

    前面两人走到通道的尽头向左边转过去了,因为洗手间在通道的右侧,所以蓝天不能在继续跟踪了。好在蓝天快要进洗手间时,走侧通道中靠右侧的第四个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有些谦恭地出现在门口处。当李得权和他的干女儿走近时他笑着迎上前说道:“李市——”,“张叔,这就是我干爹。”没等他说完李得权身旁的干女儿就急忙打断他的话。

    “哦、快请,快请。”那人时务地改变了话题,伸出手作出一个里面请的姿势。

    “哈、请、请。”李得权含糊地应了一声便闪身进屋去了。

    嗯——,不是来找性福来的?难道要在这里进行什么肮脏的交易不成?那我就让你多活一会儿。此时蓝天庆幸自己的稳健,为了知道两个人进屋后的情形,蓝天把一个微型窃听器弹射并粘到李得权干女儿的小挎包上。

    蓝天走进洗手间看了看没有人便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蓝牙耳机戴在右耳上,然后又拿出手机按下录音键。站在小便池旁象征性地方便了一下,蓝天洗洗手便走出洗手间慢慢地向回走去。

    耳机里传来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李市长,…”

    “张叔、不是跟您说了吗,这是我干爹,您就称呼他李大哥吧。”李得权的干女儿再次提醒那个被她称呼为张叔的男人。

    “李、李大哥,很是不好意思,上次您交代的事不但没有办好,还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请您多多原谅。”姓张的男人说。

    “人有失手马有乱蹄,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不过这次的事必须要干好,否则咱们都得完。要换届了,上不去就得下到底了。姓何的这小子够狠,上次要不是刘老硬挺我,咱哥俩今天恐怕就见不着面了。所以,这次要直接干掉他,即使冒点风险也值得。你放心,事成之后让你的手下去国外待上半年几个月的,就当是旅游度假了。等我顺利当上书记兼市长,那天下就是咱们的了。”

    “嗯,李、李大哥,这次我们一定把事做漂亮了,不会再让您失望了。再有就是这次事情完了以后,我们黑虎帮是不是可以扩展一下地盘呢?”

    黑虎帮、姓张,好家伙,难道与李得权秘密见面的这个姓张的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张三贵?黑虎帮的头头里面只有一个姓张的,那就是黑虎帮的帮主张三贵。这可是个在T市一跺脚全城都得颤三颤的人物呀,李得权竟然与他称兄道弟地秘密见面。这事情可不一般了。

    “到那时,这T市的天下还不都是咱们的。白道有我,黑道上有你,天皇老子来了咱都不怕。哈哈哈哈。”很放肆的笑声传进蓝天的耳朵里,让蓝天心里一阵厌恶。

    难道世界上就没有干净的地方?在这都市白领集会之所居然也有黑暗,而且还诞生了谋杀市委书记这个巨大的阴谋。让你们接管T市的天下,那T市的老百姓还有活着的路吗?

    该怎么办?蓝天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现在必须拿出解决办法,否则事情将不堪设想。

    一边往回走,蓝天心里一边想着对策。等他重新坐在陈璐的对面时,心里的办法也基本想好了。

    “是不是趁去洗手间的功夫,又泡了个蘑菇小姑娘也这么半天呀?”陈璐显然对刚刚坐在对面的蓝天有些不满。

    蓝天没有接陈璐的话茬,他看着摆在桌子的鸡尾酒说:“都说鲜花配美人,可是这鸡尾酒往这一摆,越发显得美女姐姐风采靓丽了。为姐的美丽干杯。”

    听了蓝天的甜言蜜语,陈璐心里略微平衡了一点:“哼,算你会说话。干一杯,许久没这么喝酒了。”

    蓝天耳朵里听着不断传来的声音,嘴里却对陈璐说道:“姐,真是的,什么事让你这么心烦呀?”

    “还不是你——,”陈璐脱口而出。

    “我?我没有得罪姐姐呀?再说我只会逗姐开心,又怎么会惹姐心烦呢?”蓝天有些委屈地对陈璐说。

    这时耳机里又传来几句话,那个姓张的男人说:“还是李大哥英明果断,除掉这个姓何的咱们就高枕无忧了。我这几天安排手下专门跟踪姓何的,已经掌握了姓何的每天全部的动向和习惯,而且做得很隐蔽您放心。”

    “嗯,这是一张卡里有100万,你拿去先给兄弟们分分,让大家集中精力在一周内除掉那个姓何。还有以后不管什么事就由蕊儿跟你单独联系吧,咱俩总见面不好,记住咱俩人之间只以蕊儿当面说的话为准。现在科技是越来越发达了,打电话、发短信、发邮件都不安全了,害得咱们见个面还得费一番心思。”这是李得权的声音。

    “李大哥,事我们肯定要办好,这卡我可不能拿。上次的事您不怪我们,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这卡说什么我们也不能要。”张三贵推辞地说:“李大哥,既然事情定了,我就告辞了。这里环境还算不错,您就在这里多休息会儿再走。我已经吩咐过大堂经理里,不会有人来打搅您的。”说完张三贵起身走了。

    好,打过招呼没人会打搅李得权,那岂不是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方便呢?答案是肯定的。想到此蓝天习惯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腰带,嗯、不对自己今天没系中国龙带?那用什么做猎杀工具呢?蓝天想。冰、对用兑酒用的冰块,嗯,确定。

    “想什么呢?”陈璐动听的声音传过来。

    “我在想让姐心烦的原因呢。”

    “好了不说了,你来陪我,姐姐就开心了,也就不烦恼了。来,小弟这酒味道不错,干一杯如何?”

    “姐,这美酒是要品的,这一杯杯地干岂不是暴殄天物呀?再说,如此喝法是会喝醉人的。”

    “醉就醉呗,反正有你在。喝醉了让你把我送家去,大不了被你沾点小便宜也就是了。”

    靠,这年头是怎么回事儿呀?这就是明知有帅男偏要行**?幸亏陈璐的对面是蓝天呀,而且这个蓝天目前是百色不侵的“柳下惠”。要是换作别的男人,那陈璐岂不是自进色狼窝了吗。

    这时耳机里又传来那个蕊儿嗲声嗲气的声音:“干爹,你好坏呀,人家不来吗。”

    “我的小宝贝,你可是我的小心肝呦。这些日子烦的我什么兴趣都没了,心里却只想着你了。来,快让我摸摸。呦,蕊儿的**又大了许多。是这些日子自己揉的?还是偷偷找小帅哥去了?”李得权似乎是流着口水发贱地说。

    “干爹—,蕊儿是干爹一个人的蕊儿,身子也只有干爹一个人摸,别人想都别想。要是别人摸我就剁了他的手,别人敢看我就剜了他的眼。蕊儿这**跟原来一样吗,是这些日子干爹没摸,手生了才觉得蕊儿这儿大了呢。你摸,你摸摸呀,是不是跟以前一样。嗯——、干爹——,人家、人家受不了啦。”嗲声嗲气的声音让蓝天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既然你们要性福快活,那一时半会的也不会走这么快。好,我先把陈璐灌个半醉,再去猎杀你们两个狗才。蓝天本想关掉耳机不去听那对淫人的****,可是又怕中间有什么变故,所以只好牺牲耳朵了。

    蓝天看着陈璐举起酒杯说:“姐既然这样说,小弟在不舍命相陪就说不过去了。不过呢,姐姐要是要注意身体的呦。来,祝姐以后天天开心,干。”

    “嗯,愿小弟天天陪姐姐开心,干。”陈璐举起酒杯与蓝天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哇,太厉害了。陈璐,你不是真想喝醉了让我送你回家吧?

    酒喝光了,陈璐冲小酒保招招手。小酒保快步上前低头询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一瓶干红,法国85年的。”

    “好的,请稍等。”

    “再加一提冰块,不两提冰块。”

    法国85年的干红,一瓶好几千块呢。蓝天虽然不是很心疼钱,但是他得想到陈璐酒醉以后得是由他埋单。所以他趁机多要了两提冰块,只是要冰块的实际目的只有他知道而已。

    常言说:酒是色之媒。

    两倍鸡尾酒下肚,陈璐的脸越发娇艳了,而且还不断将眼神中的妩媚抛向蓝天。更要命的是耳机里不断传来那对狗男女的****——

    “呦、蕊儿呀这几天不见,你这冰火两重天的功夫更高啦。哦、舒服,我的好蕊儿,干爹可是离不开你了。”

    “嘻嘻、干爹舒服蕊儿就高兴。嗯、干爹一会儿也让蕊儿美美,算作给蕊儿的奖励吧,喔、喔、喔——”

    “没想到在这地方干这事还真刺激,比在酒店、在你那小窝里刺激多了,哦、哦——,好宝贝,好蕊儿,来坐到干爹的腿上来。对把腿劈开,再大点,嗯、蕊儿不愧是蕊儿,看这地方多嫩呀,像水蜜桃一样。干爹今天高兴,来让干爹吃一口这水蜜桃。”

    “干爹—,哦、嗯——。那地方儿脏呢,不要嘛,别屈了干爹的身份呀,啊——,啊、嗯——。”想必李得权那张臭嘴已经啃上了蕊儿的水蜜桃了。

    此时这对狗男女处于激烈的刺激之中,加之张三贵吩咐不得打搅,一定是无所顾忌了,此时下手正是时机。

    “姐,这酒可真厉害呀,不行了,我要醉了。不行,我还得去趟洗手间。”蓝天装作有点醉态地对陈璐说,说着往嘴里塞了几块冰,然后摇晃着身子站起来又摇摇晃晃地走向通往洗手间的通道。

    酒吧大厅虽然安静,但是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圈子里喝着酒谈着事,没人会注意这边的情况,更没人会管你去几次洗手间。

    陈璐也是微微地有些醉了,看到蓝天摇晃的身影小声说了句:“切,这点酒就醉了?还男人呢。”

    走进通道,蓝天感觉到后面没有人,便抬头把通道全面打量一番,确信没有探头和其他监控设备后,蓝天便加快脚步走到通道地尽头。

    在通道转角处蓝天放慢脚步,左右查看无人并再一次对通道和顶棚等可能隐藏探头之处进行查看后,他又疾步拐进通道左侧并在右侧第四个门前停住。伸手按动门把手门把手没有动,像是从里面锁住了。这点难不倒蓝天,在训练测试中蓝天能在5分钟内打开20把各种各样的锁头,况且这酒吧包间的门锁只是象征性的锁。从口袋掏出一张薄薄的卡片,往门缝里一插再轻轻按动门把,门一开蓝天便闪身进入包间。

    李得权坐在沙发上,那个蕊儿全身**地骑坐在李得权的腿上,两个人正像百米冲击一样,剧烈地进行着活塞运动。突然间的门开,还没有影响两人的动作和情绪。当蓝天走到距离两人2米远的时候,他们才有所发觉。

    当李得权和把半个身子扭过来的蕊儿一起吃惊地看着蓝天的时候,蓝天手里的四块小冰核已经激射出去。有两块分别射进李得权的前额和太阳**,另两块全都射进蕊儿的太阳**。对于猎物勿需用什么语言,对于私人也不需要告诉他们什么,死是唯一的结果。

    蓝天自信一击而中,所以冰核弹射出去以后,他走到沙发前从蕊儿的背包上取下窃听器,然后转身快步离开房间。看看走道里四下无人,便走进洗手间。

    蓝天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缓解了一下刚才紧张的心情。然后等待着有人进入洗手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