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十四节:巧装妙逃

第十四节:巧装妙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支烟快吸完了的时候,蓝天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于是他丢掉烟头,一只手扶着墙壁用另只一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口腔。

    “哇——、哇、哇——,”蓝天大吐特吐起来。

    “先生,你没事吧?是为应酬喝多了?还是让美女给灌多了?”一个声音随着蓝天哇哇大吐的声音在蓝天的身后响起。

    “唔、没、没事,这、这里的酒、酒太烈了,才喝四杯就、就不行、行了。露丑了,老、老兄别、别笑、笑话我、我啊。”

    “嗨,谁笑谁呀,谁没有喝多吐的时候。来,喝口水漱漱口。”一个装满清水的杯子随着话声递了过来。

    这酒吧想得还是很周到的,每天都有不少醉酒的人,所以洗手间的外间专门准备了一个饮水机和一次性水杯,转给酒醉的人呕吐后漱口用。

    “谢、谢谢,”蓝天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咕噜噜——、呸、唔。”漱完口蓝天想站直身子,可一阵摇晃后蓝天又不得不扶住墙壁。

    “别逞强了,要不我扶你回去吧。不过回去可别再喝了,场面上的事差不多就行了。”说着那个人拉过蓝天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揽住蓝天的腰向外走去。

    蓝天被人扶着摇摇晃晃、磕磕绊绊地回到座位上,刚坐下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可是没站稳又趔趔趄趄坐到椅子上。见自己站不起来也站不稳,蓝天只好歉意地对扶他回来的男人说:“不、不好意思,谢谢、谢你了。今天有缘相见,老兄要是不、不吝啬,请赐名片如何。”

    “是,相逢既是缘。”那人掏出名片递给蓝天,然后看了看有些发呆的陈璐说:“要是这样的美女陪我喝酒,我一定醉得比你还要厉害。好了,赶紧回家休息吧,咱们有缘再见。”

    陈璐这时才缓过神来,她瞪了一眼蓝天说:“真丢人,不能喝你早说呀,看你现在的样子。本想散散心的,可又让你给堵心上了。这位先生谢谢你帮我照顾我小弟,有机会再见。”说完陈璐过来拉起蓝天向外走。

    趔趄着跟着陈璐走出酒吧,陈璐说:“你现在这儿等会儿,我去把车开过来。”

    “姐、你、你也喝酒了,可别、别酒后驾车,那、那样危险。”

    “这点酒对我还算不上什么,再说了我就是酒后驾车谁又敢管?”说着陈璐前去取车,不一会儿她那辆红色帕萨特2.0就停在了蓝天的跟前。

    “上车,”陈璐按下电动车窗,探着头对蓝天说。

    “姐,我不坐你的车了,我、我还可以,我还是打车回去了。要是坐你的车,在吐了弄脏你、你的车,就更让姐堵心了。你走吧,我到家给你打电话。”蓝天说完拦住一辆出租车,没等陈璐反应过来已经上车吩咐师傅开车走了。

    “先生您去哪儿?”司机师傅问道。

    “黄海路,天海小区,”蓝天随口说出一个地方。

    “好嘞,您坐好。”司机师傅脚下油门一踩,出租车便稳稳启动然后迅速提速行驶而去。

    蓝天掏出他那不到牌子的醇香型白云,抽出一支向司机师傅询问了一句:“可以吗?”在得到司机师傅的许可后,蓝天点燃香烟身子吸了一大口烟,然后把身子靠在靠背上沉思起来。

    猎物已经猎杀,明天T市的各个角落就会知晓。那个张三贵知道消息后一定会停止所有的行动,那个姓何的书记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是让事情就这样完结了吗?黑社会不可怕,可怕的是黑社会与当官的相勾结。现在李得权是死了,但是你能保证张三贵不跟其他的手握大权的官员们勾结吗?另外李得权虽然死了,但是他贪污受贿的巨额款项也应当追回呀,那可是T市百姓纳税的血汗钱呀。

    赃款必须让李得权的家人吐出来,黑虎帮这个为害T市的黑帮也必须得灭除。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蓝天无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耳,那个蓝牙耳机还戴在耳朵上呢。录音,对,只要把李得权与黑虎帮帮主张三贵的谈话录音,交给某个与李得权和张三贵站在对立立场,并可以动用手中权力指挥T市公检法的人,那自己的目的就能够达到。这个人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李得权与张三贵想谋杀的那位姓何的书记,想到此蓝天掏出手机迅速发了一个短信。

    出租车在黄海路的天海小区门口停下时,蓝天付了钱下车后等出租车驶去后,转身来到路边又拦了一辆的士。上车后蓝天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后,便又掏出烟点燃一支吸了起来。

    而此时楚天心缘酒吧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了,所有的人严禁出入,每一个在酒吧内的人都一一登记并被要求出示身份证。没带身份证的均被警察带进公安局进行审查或要求其家人把身份证送至公安局前来领人。

    这些蓝天可以想到,但目前他还不知道。一支烟刚吸完车子已经停稳了,蓝天付了钱下车向一个小区门口走去。穿过小区后蓝天第三次拦下一辆的士,这次蓝天说出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然后闭上眼养起神来。

    回到家蓝天首先给陈璐发了个短信,告知她自己已经到家了,没什么事洗洗就睡了。

    然后蓝天打开电脑、输入密码、点击网页,蓝天坐在电脑前略微思考一下,然后在一个页面上输入几行字:机会突然,出猎提前,顺利完成,诸事顺延。然后有写了四个小字:看后删除。

    没想到蓝天刚刚把信息发送完,就立刻有了回信。

    “天狮收到,祝贺并删除。”

    “天虎收到,信息已全部删除,祝贺你老大。”

    “老大旗开得胜,天鹰祝贺祝贺再祝贺。资料呈上:何伟强,男、50岁,任T市市委书记两年,为人正值、权术较差,手机号为,此手机非工作性质手机,知道的人不多。其他资料明日上午发送。”

    蓝天回复了一个笑脸,然后关闭网络。

    泡了一杯茶,又点上一支烟,蓝天看了看电脑显示的时间:12:30。事情该发生了,也就是说何伟强此时应该知道李得权被杀的消息了。知道李得权被杀以后。他怎么想?又会做出什么举动呢?自己此时与他通话恰当吗?

    不管怎样,既然决定了就这么做。

    蓝天把手机原来的卡拿出,换了一张新卡进去。开机后接上可以变声的耳麦,然后就拨通了何伟强的手机。果然是隐秘的手机好,刚按下通话键就传来彩铃声“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

    “喂,那位?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别管我是谁,有一段谈话录音你一定非常感兴趣,如果你的手机有录音功能的话,请你录音。”说完蓝天打开手机的录音。

    何伟强很听话地没有在说话,想必是打开手机的录音在边听边录音呢。把李得权与张三贵谈话的录音发完,蓝天便关闭了录音。后面是李得权与蕊儿的****,蓝天还没来及删除呢。

    听完录音何伟强浓厚的男中音就传了过来:“不管你是谁,我都谢谢你,代表T市人民谢谢。想必李得权也是你杀的吧,你是个英雄,不过你这个英雄是个不能曝光的英雄,我会记住你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黑帮要灭、赃款要还,再见。”说完蓝天马上关机并取下那张卡,把卡片揉碎丢进马桶内用水冲掉。

    “呼——,”蓝天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身子有些发软地斜靠在沙发里。虽然各项准备得很充分,当然也包括心理的准备,但是第一次猎杀行动还是让蓝天感到很紧张。而当一些完成后,疲惫便袭满了全身。

    蓝天非常自信自己能够一击而杀,所有并没有去查看那二人死后的神情。如果蓝天看到那死不瞑目的四只眼睛和不可思议的表情,恐怕蓝天今晚是难以入眠了。

    蓝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练功,而是打开一瓶酒大口地灌了几口便上床入睡了。

    第二天是周六,蓝天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这是蓝天睡得为数不多的懒觉。起床、洗漱,打开电视边吃早点边看着新闻报道。奇怪,几个频道的新闻都没有对李得权被杀事件的报道。

    封锁消息,对余孽和黑帮实行秘捕?嗯,想来是这个道理。好了我的事情完了,就不用再去想了,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吧。今天是周六,该去看看干妈了,尤其是好久没吃上干妈做的美味佳肴呢。给陈璐打个电话约她一起去?嗯,昨天显然让陈璐不高兴了,今天约她出来散散心就当赔罪了。想着,蓝天拿起手机拨通陈璐的电话。电话接通没等蓝天出声,陈璐的话就像连珠炮一样发了过来:“你小子怎么回事呀?昨天不是说到家打电话,怎么就发个短信呢?等我给你回电话吧,你又关机了。臭小子害得我一夜都没睡好。怎么,现在没事了吧。”

    “姐、哎呦,姐呀,我这不是一起来就给你打电话了吗,昨天喝酒喝的急了点,结果就醉,不但没给姐解心烦还害得姐为我担心,我不好、我有罪。今天特意给姐姐赔罪,请姐姐责罚则个。”

    “你也是,这么个大男人几杯酒就醉成那样,说,今天怎么赔罪吧?”

    “你点的都是烈性鸡尾酒,我当然受不了了,要是白开水我能喝一大桶,你信不信。今天我请吃我干妈做的菜怎样?那可是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美味佳肴呀。”

    “你有罪怎么让你干妈赔呀?不过,要是你干妈做的饭菜真的是美味佳肴特别好吃,也算是你赔罪了。”

    “那好,就请大小姐梳洗换装吧,半个小时后我在新华路口等你。”

    “啊,半个小时?那可不行,我这有得化妆、有得换衣服的,怎么也得一个小时。”

    “姐、你天生丽质,不化妆都比别人美丽十分,你就给别的女人留点活下去的理由吧。再说你穿什么还不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呀,快点吧,就半个小时。”

    “你这甜言蜜语的,是不是天天泡妞练出来?”陈璐的红色帕萨特2.0跑在通往市郊的道路上,陈璐一边开车一边讽刺地对蓝天说。

    “这世界还让不让人活了,怎么人就不能说真话呀?嗯,不对,我说姐,是不是我说你美丽漂亮心里感觉特舒服,所以转着弯地让我继续夸你呀?其实,姐你根本就不用别人夸,因为你的美丽与生俱来,你的气质浑然天成。我以后找对象绝对以姐为标准,差一点都不行。”

    心里美,陈璐的心里绝对的美。这小子不光会哄人、会夸人,而且、而且还把自己当成了选对象的标准,这小子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心里在暗恋呢?要不我就把那句憋在心里话说出来,看看这小子的反应?不行,那太、太不好意思了,说出来多难为情呀。哎呀,你个蓝天呀,难道昨天你看不出我的情意吗?人家都用那种眼神看着你,还说了那样的话,结果你却自己醉了、跑了。哼——。想到此陈璐又有一股无名火起。

    不过这小子今天主动约自己去他干妈家,这干妈几乎等同于蓝天的妈妈,蓝天是这样说的。那就说明这小子对自己还是怀有情意的。想到此火气消了,甜甜的笑意挂在了脸上。

    车快到外环线时,陈璐问道:“就要到外环了,下面往那儿开?”

    “右转,到第四个路口再向左转弯。”

    陈璐不知是疑惑还是什么原因,“嗯——?”了一声。

    “开吧,没错。对了姐,我能抽支烟吗?”说着蓝天就掏出烟盒并抽出一支来。

    “嗯,抽吧,”看来陈璐的心情很不错。

    红色帕萨特2.0在第四个路口左转以后,陈璐又问道:“怎么走?”

    “一直,过了小河再向左转,然后顺着河边小路走几百米就能看见一座小四合院了,那就是我干妈家了。”

    “你、你确定?”陈璐放慢了车速扭过头疑惑地看着蓝天问道。

    “当然,自己干妈的家怎么会记不住呢?嗯,姐,你来过这里?”

    “也许吧,不过你真的确定那里就是你干妈家?”

    “到了不久知道了,怎么了,那儿不会也是你干妈家吧?”想到老太太喜欢认干儿子,也许什么时候又认了个干女儿吧。

    “我没有干妈,”陈璐小声地说。

    很快红色的帕萨特2.0就来到黄镇岳的小四合院前。

    “干妈,我来了,还给您带来了一位客人呢。”还没进院,蓝天就高声喊了起来。

    “呦,是龙儿来了,啊,还带客人来了,那还不快让客人进来。” 蓝天的干妈秦可馨边说边从屋内走了出来。

    蓝天提着手中的袋子迎着秦可馨走上去说:“干妈,您好呀,这是龙儿孝敬您的,您可别给我干爹吃呀。”

    秦可馨拉着蓝天的手说道:“看你这孩子,喂、客人呢?”,然后向大门口看去。“璐璐。”

    露露?是承德露露?我没给您带露露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