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十五节:敞开心扉

第十五节:敞开心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干妈,这次来的急了点,没给您带璐璐…”

    “姨妈。”刚跨进院来的陈璐冲着秦可馨甜甜地叫了一声。

    “哎,璐璐,你怎么来了?龙儿说的客人就是你呀?呵呵。”

    “你、你们原来…,”蓝天看看着陈璐,又看看拉着陈璐双手的秦可馨,想起陈璐在路上的表情和问的几句话:嗯——?你确定?

    璐璐、姨妈,不会这么巧吧,我把干妈的外甥女当客人带回她自己姨妈家来了,这可糗大了。蓝天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呵呵,龙儿呀,怨干妈没跟你说我妹妹有个女儿也是T市,对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秦可馨左手拉着蓝天的手,右手拉着陈璐的手说。

    “我们…,”蓝天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蓝天,真想不到我姨妈成了你干妈啦,呵呵。姨妈,您不知道吧,现在蓝天可是不得了呀。”陈璐显出小女子的姿态拉着她的姨妈秦可馨的手把从认识蓝天到今天来这里的经过一口气说完,最后她很自豪地说:“姨妈,您不知道吧,蓝天早就成我弟弟啦。”

    “喔,你们?你们结成姐弟了?就像男人们那种什么、什么拜把子一样?呵呵。你呀,一点也没个女孩子的样。”秦可馨说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自己的双手叠合在一起,同时也将蓝天的手和陈璐的手放在了一起,她继续说道:“这可好了,原来还担心龙儿在市里没有照顾呢,这回有璐璐了。”

    蓝天是第一次接触女孩的手,一触及陈璐那柔软温润的小手,心里便如触电一般,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陈璐也抽回自己的手,娇嗔地对秦可馨说:“姨妈,您好偏心呀,怎么有了干儿子,就连我这好外甥女都不认了?”

    “看你说的,龙儿是个孤儿,从小就没人照料,你这做姐姐的照料自己的弟弟还委屈呀?走,先上屋里。”说着有拉起两人的手向正房走去。

    “我姨夫呢?这么半天了还没看见他呢,”陈璐一边走一边问。

    “他呀一早起来就走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咱甭管他。”说着话三人来到正房内,秦可馨接着说:“龙儿,桌上有茶自己斟着喝吧。要是累了就去自己屋里歇会儿。这天不早了,璐璐呀,走跟姨妈做饭去。”

    “噢,干妈,您不用管我了。”

    厨房内秦可馨并没有急着做饭,而是拉着陈璐坐下问道:“璐璐,这个蓝天怎么样?你是不是看上他啦?要是那样可就好喽。”

    “姨妈,您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工作关系,我只是觉得他有头脑,是个干事的人。另外他是个新人,做这么大的事需要有人支持和帮助,这才和他姐弟相称,就是为了便于工作的吗。”

    “方便工作有好多种办法呢,你这个经理全力支持,那员工们不也就跟着支持吗。还用得着认姐弟?还别说,我这外甥女和我这干儿子在一起还真般配,让谁看也是一对完美的金童玉女。平时心高气傲的你,那个男人能被你看上眼?现在你突然认了个弟弟,我就不信璐璐你心里没想法。”

    “姨妈,您怎么也婆婆妈妈地。对了,前天我爸、我妈又来电话逼着我回去呢,说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副市长的儿子,让我回去相亲去。姨妈,您可得管管他们。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还包办婚姻。”

    “唉,你爸你妈一对的官迷。想当官凭自己的本事争去,干嘛拿自己女儿的当梯子呀。璐璐,别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你这事姨妈管定了。对了,你就跟他们说我跟你姨夫把干儿子蓝天介绍给你做男朋友了。对,就这么跟他们说,他们肯定没辙了。他们要埋怨就埋怨我们,跟你不就没关系了吗。”

    秦可馨的话让陈璐听了心里一阵甜美,有秦可馨出面不但爸妈不敢再给自己介绍什么副市长少爷、副书记的公子,免去自己心里的烦闷,而且如果借此机会跟蓝天挑明了关系,也不枉自己对他的一片痴情。可是,蓝天会答应吗?别看他平时对自己甜言蜜语的,也总是哄自己开心。可是我明显地感觉到蓝天与我之间的感情更多的只是兄弟姐妹间的那种亲情,根本没有爱情,至少现在是绝对没有爱情的。根据自己对蓝天的观察和了解,明显感觉到他心里有很多心思也有一些解不开的结。

    还有凭女人的直觉,陈璐发觉蓝天很神秘,神秘得让人琢磨不透。他把自己的内心包裹得很严,让人无法触及和了解。但是在许多事情上他又是那么的坦荡和睿智,蓝天你究竟是什么人呀?你心灵的深处究竟装的是什么呢?

    让姨妈跟蓝天把关系挑明了?万一蓝天说出了“不”字,自己怎么办?以后两人该如何面对呢?可是不说不把话挑明了,难道自己就这样暗地里苦恋着他吗?唉——,想到此陈璐发出一声叹息。

    秦可馨把陈璐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拉着陈璐的手说:“璐璐呀,心里苦是吗?从你的眼神里姨妈看得出你对蓝天的那种情分。也许你对蓝天不了解,还没能触及他的心灵。可是姨妈跟你说,这个蓝天值得你爱。如果你爱他就去了解他、接近他、告诉他。好了,咱们现做饭,吃晚饭姨妈还有许多话要跟你说呢。”

    “是璐璐回来吧,在村头就有人告诉说你们家开红色车的那个亲戚来啦。”黄镇岳人还没进院门,高门大嗓的声音就灌满了整个院子。

    陈璐第一个跑出屋子喊道:“姨夫回来了,累了吧,您这是干什么去了呀?”

    “干爹,”蓝天听到黄镇岳的声音也从屋里出来叫了声。

    “呦、都来了,这是什么风呀?你们不会是一起来的吧?这么巧呀,哈哈。”

    “姨夫,是我和蓝天一起来的。是他没事向我显摆说他干妈做的饭菜怎么怎么的好吃,要带我来解解馋。没想到他的干妈就是我姨妈,嘻嘻嘻。”

    “你们——?”黄镇岳看看蓝天又看看陈璐,然后疑惑地问道:“你们怎么在一起的?璐璐,你们不会是——。”

    “干爹,我是陈大经理手下的一个兵,承蒙陈大经理看的起我,认我做她弟弟,我呢认她做了姐姐。没想到她竟是我干妈的外甥女,您说巧不巧。”

    “什么大经理,什么我手下的兵,你现在可是我的领导耶。”陈璐纠正了蓝天说的话。

    “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就说不清了。老太婆你的美味佳肴做得了吗?我可是快饿死啦。”黄镇岳有点夸张地说道。

    “饭好了,璐璐、龙儿呀,走吃饭去。”秦可馨招呼着陈璐和蓝天,就是没搭理黄镇岳。

    黄镇岳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我在家里的地位本来就差,你们两个一来我就更差啦。”

    “姨夫,您是不是想赶我们走哇?跟您说,要不是我们来,您能吃上我姨妈做得这么丰盛、这么美味的饭菜吗?”

    “赶你们走?我想都不敢想。我还得留着性命多吃你姨妈做得饭呢,以后你们得多来几次,让我多沾沾你们的光。”

    吃完饭四个人分成了两拨,秦可馨拉着陈璐的手去别的屋了,蓝天陪着黄镇岳一边喝茶一边说着话。

    在院子里的另一间屋子里,秦可馨和陈璐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吃着餐后的水果说着话。

    秦可馨对陈璐说道:“璐璐呀,你对龙儿了解有多少?又是怎么看他的?”

    陈璐把从认识蓝天开始一直到昨晚的事向秦可馨说了一遍,最后陈露说道:“姨妈,我认为蓝天是一个才能出众的人,他做事的条理性极强,考虑问题时把每个细节都考虑到,这说明他的心很细,而且还显出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但是他也是个把自己包裹很严的人,别人很难触及到他的心灵,让人琢磨不透。”

    秦可馨剥了一个橘子递给陈璐,然后说道:“龙儿四岁的时候父母就都故去了,那么小的他跟着比自己大四岁的哥哥相依为命,熬过了童年。璐璐,你能想象那种生活吗?”

    “啊—、怎么会这样,蓝天小时候太可怜,太苦命啦,”听了秦可馨的话,陈璐眼圈立刻红了,猛地坐直了身子怔怔地看着秦可馨,连手中的橘子滚落到地上都没感觉到。

    “龙儿呀是命苦,可是他没有向命低头。”秦可馨继续说道:“靠着自己聪明和哥哥的督促,龙儿的学习一直都非常优秀。不知为什么在高考前半年,他突然离家出走。他哥哥发疯地一样满世界找他,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半年以后龙儿给他哥哥写了一封信,告诉他哥哥他考上美国的哈佛学院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让哥哥放心。信上他没说别的话,只说他这辈子永远忘不了哥哥。”

    “噢,”陈璐有点回过神了似的,像是回应秦可馨又像是释放心里的压抑。

    “从那以后一直到今天龙儿都没回过家,他只是每个月通过邮局把自己大部分的钱寄给他哥哥。至于为什么这样龙儿没说,我想龙儿心里一定有个很大的结。这个结是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也不能问。龙儿自幼孤独,所以他极重感情,这种感情更多的或者说全部都是亲情。你说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有时显得很神秘是吧,我想这可能跟他心里的结有关。不过我相信龙儿是个好孩子,是个值得爱而且是很可爱的孩子。璐璐呀,龙儿是个难得好孩子,爱与不爱他由你自己决定,我只是告诉你错过了,也许你会后悔的。”

    “姨妈—,”陈璐像个小孩子似地依偎在秦可馨的怀里说:“我心里真的很喜欢他,或者说就是爱他。可他又是那么的琢磨不透,还总是那么神秘。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姨妈,您说我该怎么好呢?”

    “呵呵,既然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好,那就先把姐姐当好,多给他温暖和关爱,让事情顺其自然地发展。不过你要是爱他想以后嫁给他,那你还得有个心理准备。这个龙儿呀是条艳龙,将来在身边会有好几个女人的。而且这些女人都是死心塌地的爱着他,他也会死心塌地地爱着每一个他身边的女人。如果这一点璐璐你不能接受,那就选择一直做他的姐姐吧。”

    “姨妈,爱是自私的,如果他身边有了一个女人,那怎么还能去爱别的女人呢?那不成了花心鬼了吗。再者说要是他已经跟自己爱的女人结婚了,其他爱他的女人也应该离开的呀。那个女人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

    “璐璐,还记得刚才你姨夫进门时说的‘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句话吗?龙儿的出现是个异数,龙儿来这的第一天碰到了你姨夫在钓鱼。结果他一来你姨夫就钓上传说中的鱼王,那鱼王拖着你姨夫满处跑就是拉不上来,结果还是龙儿跳进河里把它逮住了。后来你姨夫跟龙儿上后把鱼王放生了,那鱼王像是感谢龙儿一样,献给龙儿一个巨蚌。那巨蚌可是个宝物,说它价值连城一点都不过。这个龙儿不贪财,把那个巨蚌当作认干妈的礼物给了我。我和你姨夫多少知道点巨蚌和巨蚌里七颗珍珠的秘密,就暂时手下替龙儿先保管着。”

    “姨妈,您这跟说神话似的,这怎么可能呢?”

    “知道你不信,你跟我来。”说着秦可馨站起来拉着陈璐来到套间屋子的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门锁,只见房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口很大的荷花缸。房间的墙壁和窗户都挂着淡黄色的纱帘,所以屋里的光线不是很暗。

    荷花缸里装有多半缸水,水面上漂浮着几支荷叶和一些浮萍。水中有十几条金鱼在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荷花缸底部铺了一层黄沙和五颜六色的小石子。在缸底的中间一个直径大约有30cm的巨蚌,静静地呆在了里,仔细观看你就能看到一串细小的水泡不断地从巨蚌的缝隙间冒出,巨蚌的壳体还不时地发出淡淡的柔和光来。

    “哦,真的很神奇。姨妈,这就是那宝贝巨蚌。那珍珠呢,是不是在它肚子里?能看到吗?”

    “有缘就能看到,璐璐你真想看吗?”

    “想,当然想,太神奇了。”

    “嗯,璐璐呀,告诉你一个只有我和你姨夫才知道的秘密,只有与这巨蚌和龙儿有缘的人手捧着它,这巨蚌才开启,并且开启后会发出七色霞光。再有就是年轻的未婚女子,与这巨蚌有缘并且与龙儿有姻缘手捧着它,这巨蚌也会开启,但是只有代表那女子的那颗珍珠会发光,你要不要试试呀?”

    “啊,这样呀?那、姨妈,它要是不开启,我与蓝天无缘只做他姐姐倒也没什么。可是万一它开启,并且、并且其中有颗珍珠发光了,我该怎么办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