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节:事发突然

第二十节:事发突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周一上班后,蓝天就把任妍卉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因为平时蓝天很少跟任妍卉接触,所以任妍卉进到蓝天的办公室以后有点拘束。

    “是这样,有两个事跟你商量,另外还有个事要请你帮帮忙。”蓝天也是很不习惯单独跟女同事谈话,不过没办法,蓝天要做的事是离不开任妍卉的。看到任妍卉有点拘束,蓝天说道:“你坐呀,你看你一拘束弄得我也紧张了,都忘了请你坐下了。别忘了你可是辉煌地产的营销副总呀,我只是个小小的售楼员耶。”

    “什么副总监,还没在这儿做事痛快呢。”随着蓝天的话,任妍卉也有些放开了,她说:“什么事呀?请说吧。”

    “是这样,李梦楠副总构思着要成立新的公司,并提出了主要业务方向和几点要求。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把新公司的业务方向、起步阶段和未来发展结合现在国内市场进行了细分,我的初步构想是——,”接着蓝天把自己有关“蓝天投资”、“蓝天行销”以及“蓝天咨询”的整体构想向任妍卉做了简要说明,最后他说:“请你根据我刚才的陈描述,把三个公司组建的可行性报告尽快做出来,尤其是第一个最关键。”

    蓝天说完看了一眼任妍卉,他发现曾经在陈璐和李倩眼里出现过的神情,也在任妍卉眼里出现了。我没招惹她呀?我只是讲了一些正常的事而已呀。

    任妍卉那痴痴的眼神,让蓝天感到很尴尬。

    “咳,”蓝天咳嗽了一声,然后说:“另外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蓝天的咳嗽让任妍卉从痴痴的神态中醒了过来,她的脸有些发红。恢复了一下神情后,任妍卉说:“商量什么是呀?”

    “嗯,是这样,经过这一段在一起工作,我认为咨询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很适合你,所以想要请你担任该公司的总经理兼运营总监。不过新公司成立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而且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市场,肯定会有许多困难。所以,要跟你商量,请你考虑一下。”

    “你认为我行?”

    “你行!因为没有人比你更合适这个位置。”

    “好,我接受。”

    “陈璐担任投资和行销两个公司的总经理,你担任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些都要写进可行性报告里,并且列出充分的理由。”

    “嗯,我…”

    没等任妍卉把话说完,蓝天办公室的门被陈璐火急地推开了。人刚进门她就冲蓝天说道:“蓝天,出事了,刚才房管局市场处来电话说我们违规售房,要查处我们,还通知我们停止一切售房行为,并且已经封了我们的账号。另外工商局来电话说我们的杂志违规做广告,必须停刊还要处以巨额罚款。”

    “我们的杂志才出版三期,而且只是以股市的形式讲述金智辉煌的项目,根本就没发布过任何广告,这一点我和东郭还怕蓝天问起来没话可说呢。怎么变成违规了呢?”任妍卉听了陈璐的话急忙解释道。

    “哈哈,没事,你们别担心。”蓝天掏出一支醇香型白云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说:“任妍卉你忙你的吧,你的任务就是把刚才所说的形成文字,另外你把东郭叫进来,让他把三期的杂志带过来。”

    任妍卉出去了,蓝天看着陈璐说:“姐,你认为问题出在哪呢?”

    “有内奸,”陈璐肯定地说道。

    “哈哈哈,说是内奸有点过了。第一咱们没做违规的事,更不要说犯法了。这事是冲我来的,因嫉妒生恨,因无能而做用小人。这种人没什么,当小人也不够格。既然要给我找事就翻点大浪,这么做太让人瞧不起了。”

    正说着东郭拿着几本杂志进来了,蓝天结果杂志示意东郭坐下,然后把烟盒扔给他。

    杂志出本以后,蓝天一直都没有来得及看,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三期杂志一一翻看了一遍。

    “这杂志内容很好呀,文字编辑和美编都不错呀,只是我没看见广告。东郭,这没广告你怎么赢利呀?”

    “我说蓝天你没事吧,这没广告还被查封了,要是有广告…”

    没等东郭说下去,蓝天便拦住他的话说:“要是有广告,这杂志就完美。东郭你想想,要是夏奈尔、凯迪拉克、雷达表在咱们杂志发布广告,你说会怎样?”

    “蓝天,我求求你啦,你就别再往我伤口上撒盐啦。这几个月我们编辑部的人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现在眼看着别人要把自己的孩子掐死,你还说风凉话。”东郭已经处于快要崩溃的状态了。

    “好一个自己的孩子!是呀自己的孩子要被别人掐死了,你们当爹当妈的都很着急。你认为你们着急了,别人就不掐死你们的孩子了吗?”蓝天掏出一支烟扔给东郭,然后又掏出一支来自己点上,悠然地吸了一口。

    “东郭、陈璐,”有别人在的时候蓝天还是称呼陈璐的名字,他说:“你们认为这两件事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当然是坏事,别人要掐死你的孩子,你还能说是好事?”东郭激动地说。

    陈璐没说话,但是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东郭的说法。

    “事关己,则心乱。古人诚不欺我呀。”蓝天玩味地说:“你们都是非常聪明之人,这件事怎么就看不清呢?你们太在乎我,也太在乎这个项目和这本杂志了。所以当事情一出现,你们就自行地把自己的智商降低到了零。只要你们把咱们做的事前前后后仔细想想,你们一定就会找出整个事情的破绽的。东郭你负责解决工商局的事,同时你必须把广告批号拿到手,下一期我要看到你孩子的身上戴上鲜花。陈璐你负责解决房管局市场处的事,同时申请办理销售许可证。咱们的房子应该公开发售了。”

    东郭和陈璐此时头脑还蒙着哪,两人心里都在想:嘿,我们是来找你解决问题的,你可好一番感慨后,又把球踢给了我们。把蓝天的话从头再咂么一遍,嗯,是这个理。嗨,当初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事想通了,办法也就有了。俩人站起来往外走,准备去解决问题。

    “东郭,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呀?蓝天。”

    “唉,多好的一篇文章呀,真舍不得给你。”蓝天说着把一本杂志递给东郭,杂志是翻开的,翻开的那页恰巧是一片题目为《没有最爱,只有更爱——评金智辉煌?布波族堂》,署名是T市工商管理局赵军。

    “蓝天,我真服你了。下一期我保证让自己的孩子戴上美丽的鲜花。”说完东郭又把杂志放下走了出去。

    “蓝天,我去办房管局的事,不过办理销售许可证需要交测量费和手续费,现在账号被封了,你看——?”

    “姐呀,我也服你啦。聪明如姐…”

    “停,不用你说了,呵呵。”

    “哈哈哈,”蓝天笑着拨打内线电话,“喂,是张恒吗?你来一趟。”

    陈璐走了,张恒推门进来了。

    “今天的事你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其实这种人对咱们也没什么,不过留着他总归是给辉煌地产留个隐患,所以还是得把他揪出来。这件事你怎么办,”蓝天低声地跟张恒耳语了几句,张恒不断地点头。听完蓝天的话后张恒说:“我明白了。”

    “嗯,对了还件事跟你说,我受李董和李梦楠的委托,要独立成立一家全新的公司,你是跟我去呢,还是留在辉煌地产。”

    “那还用说,你要是敢不带我走,我就天天砸你们家玻璃,嘿嘿。”

    “就是想带你走才跟你说吗,”蓝天点上一根烟,然后很严肃地看着张恒说:“张恒,我能完全相信你吗?”

    张恒眼睛直视着蓝天说:“能,我的眼睛不会说谎。”

    “嗯,我相信你。”蓝天熄灭烟,站起来走到张恒面前伸手拍了拍张恒的肩膀继续说道:“新组建的咨询公司要成立市场调查部,原来我没想太复杂,通过今天这件事我更改了以前的想法,市场调研部的名字不变,但是我要你把它组建成能跟美国情报局媲美的情报部门。这个担子很重而且还可能有风险,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再答复我。”

    “你这样的信任我,我还有什么话可说。不管做什么只要跟你干,我张恒就绝不后悔。”

    蓝天伸出手与张恒伸过来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蓝天说:“好兄弟,哥哥也不会让你后悔的。一会儿你就开始演戏吧,把事做完你就辞职,我安排你去接受培训。记住,此事唯你我知道。”

    金智辉煌的接待中心一片寂静,大厅里的人都为今天发生的事忿忿不平。看着先是任妍卉走进蓝天的办公室又一脸沉重地出来,借着就是陈璐和东郭进去然后也是一脸沉重地出来,这会儿又把张恒叫了进去半天了还没出来。所以大家都静静地呆着等待着什么。

    突然,蓝天的办公室里传出张恒的怒吼声:“你凭什么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我看是你自己做不下去了,才想出用这种办法来收场吧。我告诉你蓝天,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就告你诽谤。你别自以为了不起,别人让着你我张恒不让。”

    “你说我怀疑你,那是你心虚。别以为你做的事没有知道,我会找到证据给大家看的。”

    “哐,”蓝天办公室的门被张恒狠狠地拉开,一脸怒气的张恒走出蓝天的办公室又“咣”的一声把门狠狠地关上。

    张恒一边往自己座位走一边仍在不停地怒骂着蓝天,王维智走过来拉住张恒劝解道:“张恒你别这么激动,蓝天平时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他也是让这事给闹急了,才一时说错了话,你消消气好吗。”

    “要你装好人?敢情没怀疑你,换你试试?”冲着王维智喊完,张恒又冲着蓝天办公室方向高声说道:“凭什么怀疑我,我干什么了。我等着你蓝天,等你找不到证据时,我要你乖乖地给大爷我赔礼道歉。”

    “哐”蓝天办公室的门被蓝天一脚踹开了,他脸色阴森森地看着张恒说:“喊完了吗?告诉你在这儿是我说了算,明白吗。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闭上你的嘴在这儿乖乖地等着证据;第二你立刻给我滚蛋,否则有你好看的。”

    “你还敢打人不成?”

    “今天我先不打你,等我拿到证据时,我废了你。”

    在蓝天阴森森的眼光注视下,张恒跟着拉着他的王维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走回去时张恒小声地对王维智说:“刚才我被他气糊涂了,你别生我的气呀。”

    “行了,咱哥俩还说这话。不过,你今天这样对蓝天,蓝天有那样对你,就是以后证明你是清白的又能怎样?你还能在这干吗?”

    “先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再说。”

    下午快下班时东郭拿着几张表格回来了,从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办的比较顺利。随后陈璐也回来了,她手里也和东郭一样拿着几张表格。其他的事都解决了,同时也得知公司财务帐户不是房管局市场处封的。蓝天给刘刚打了个电话询问帐户的事,刘刚告诉他帐户是被地税局封的,理由是辉煌地产偷税漏税,现在正接受税务检查。刘刚告诉蓝天没事,这事不用他操心了。

    既然刘刚如此说,蓝天也就不再操那个心了。

    “时间紧事情多,让其他的同志们都下班吧,告诉他们别把这事当事,明天该怎样做就怎样做。东郭、陈璐、任妍卉和我一起再研究点事,完事我请客。”

    东郭和陈璐出去分别安排事去了,陈璐顺便告诉任妍卉一会儿有事要商量。

    蓝天正要起身去会议室时,手机响了。“喂,大哥呀。哦,就那点小事呀,都解决完了就没跟大哥说。哈哈,那个小人用找出了吗?嗯,两三天吧。没问题找出来后告诉大哥,由大哥处理吧。什么,你请我们几个人,哈哈,我又省了一顿饭钱,本来说研究完事我请客的。啊,那不行,大哥说完请客了,可不能反悔呦。是是,那我们就一起过去,正好一块说说。”

    陈璐几乎快成了蓝天的专职司机了,不过今天她的车还带着东郭和任妍卉。一溜烟地来到中华炖品,开门下车、开门进店。服务员已经很熟悉蓝天了,他可是老板的小叔子呢,咱可不能得罪,再说这家伙长的真酷、真帅。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蓝天一行人来到几乎被李梦楠长期包用的包间,李梦楠和柳茹兰已经点好菜在包间里等着他们呢。

    “柳姐,你也在呀,”陈璐一见柳茹兰就亲热地打招呼。

    “大嫂好,”蓝天跟东郭几乎同时向柳茹兰问候道。

    “柳总,您也在这儿呀,这些日子您还好吧,”任妍卉也亲热地跟柳茹兰打招呼。

    “你们都来了,蓝天,你大哥说今天是你请客是吗?你看,我给你点了咱店里的最好的菜和最好的酒,怎样?没丢你面子吧?” 柳茹兰跟蓝天打趣地说。

    “我说姐呀,你可不能这个样子啊。我大哥还没正式娶你了,你怎么就偏向他啦,以后他欺负你我可不管啦。”蓝天说着又故意小声地问柳茹兰:“姐姐,他给你送999朵玫瑰了吗?给你买南非钻石戒指了吗?对还有钻石项链给你买了吗?”

    “我们老夫老妻地,还用得着那个吗。”李梦楠插话说道。

    “什么你没买,姐姐,咱说什么也不能在嫁给他了。这个人太抠门了,一分钱不花就想娶我姐,没门。” 没等蓝天说完包间内就爆发了一阵大笑。

    今日有事要处理,提前更新。敬请各位书友朋友多多支持,给朵小花或者花费一点时间留下您的墨宝书评,都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