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一节:吾谁与归

第二十一节:吾谁与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趁大伙儿笑着,给李梦楠、东郭和自己的杯子斟满了极品五粮液,给柳茹兰、陈璐和任妍卉倒上红酒。待大家停止了大笑并纷纷落座后,他端起酒杯说:“今天我请客,大姐免单。这第一杯咱们祝福这一对即将第二次走进婚姻殿堂的老夫妻幸福快乐、健康长寿,来,大家一起干。”

    “恭喜、恭喜,干杯。”大家又是一阵喧闹。

    “哈哈,这事儿呀还得感谢蓝天呢,要不是他要挟梦楠,梦楠还抱着他原来以为是对我爱护的想法呢。蓝天,我和梦楠敬你也敬大伙儿一杯。来,大家一起干杯。”柳茹兰率先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她又说:“蓝天,以后你还是叫我大姐或姐姐好,有个弟弟,姐姐就不怕被人欺负了。”

    “好,我蓝天真是好福气呀,来辉煌地产不到半年,竟然有了如同亲姐弟、亲兄一样的两位姐姐和三个哥哥,我、我…”才思敏捷的蓝天,此时因为激动竟然说不话来了。

    “我看干脆凑成三个姐姐三个哥哥算了,怎么样呀蓝天?”柳茹兰很喜欢蓝天,虽然之前只与蓝天见过一面,但是蓝天的思维、谈吐、风采以及那总是挂在嘴角的笑,都让柳茹兰喜欢的不得了,心里早就认可这个弟弟。尤其是智激李梦楠,让他当面答应复婚并当着蓝天的面求婚,可是破天荒地呀。任妍卉以前是柳茹兰的兵,两人关系非常的好。从任妍卉进门柳茹兰就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对蓝天的情愫,所以借此机会把任妍卉当姐姐推给蓝天,至于以后两个人会如何发展柳茹兰是管不了的,她可不想像媒婆似的生拉硬拽。

    陈璐自从听了姨妈秦可馨的话,尤其是那巨蚌被自己捧在手里时所展示的异象都让陈璐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在蓝天收留小丹阳以后,她又看到蓝天身上的那种正气和侠义。既然他身边可能会有几个女子,那干吗不把和自己熟悉而且关系有很好姐妹推到他身边呢?于是陈璐也加入柳茹兰的阵营,她接着柳茹兰的话说:“对呀,好事成双才好吗。哥哥呢,你有梦楠大哥、刘刚大哥和东郭大哥。那姐姐呢,有兰姐姐、有我璐璐姐,现在再加上一个妍卉姐,你的哥哥和姐姐正好是六个人。而且妍卉的才能一点都不输给你,以前的许多事给了你多大的帮助呀,认她做姐姐你可占大便宜了。不过,我还得问问妍卉呢。妍卉呀,你愿意蓝天认你做姐姐、你认蓝天做弟弟吗?”

    任妍卉还没说话,东郭却发出不怎么协调的声音来:“我听陈璐这话怎么像是神父再问你愿意娶她为妻吗?你愿意嫁给他吗?这话太暧昧啦。”一句话把任妍卉说得脸立刻通红通红的。

    “去你的,什么话到你嘴里就都变味了。”柳茹兰护着任妍卉,对东郭说:“你呀就老老实实地坐那喝酒,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他也得卖得出去呀,”李梦楠不忘借机打击一下东郭,他接着柳茹兰的话说道。

    “真是妇唱夫随呀,再说了都是当兄弟地,这待遇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解除了任妍卉刚才表面上的尴尬。她想:刚才东郭说的要是真的该多好,如果现在真有问任妍卉你愿意嫁给蓝天吗,我会立马说我愿意。可惜陈璐问的不是那句话。

    等众人平息了刚才的喧哗,任妍卉端起一杯红酒对蓝天说:“蓝天,说真的我很佩服你,你不但机智聪慧而且还头脑冷静,这些很难得。但是更难得的是你的大智慧和能够把及其超前的概念与现实的市场完美的结合。如果我比你年龄小的话,我会非常开心地做你的妹妹的。无论是兄妹还是姐弟,其实只是一个相互关系的称谓,怎么称呼都无所谓,只要彼此心中有就行了。大家都知道我平时滴酒不沾,但是今天我敬你一杯,干!”

    “别愣着呀,妍卉比你大是你姐姐,你看人家都举了半天酒杯了,你还玩深沉呀?”陈璐催促着蓝天说道。

    “妍卉姐,我敬你,其他的话我就不说了,妍卉姐,请,干!”蓝天与任妍卉碰了一下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一上来光喝酒了,来,大家吃菜,这道菜可是我亲自做的,上次蓝天来特别喜欢吃这道菜,所以今天我就特意下厨做了这道菜,大家一起尝尝。”柳茹兰一边给蓝天夹菜一边招呼着大家吃菜,这可又把东郭气坏了。他刚要张口说话,嘴就被李梦楠塞进他嘴里的菜给堵住了。

    “就知道你又有话要说,所以先堵住你的嘴。蓝天,今天的事是怎么回事呀?”李梦楠先是堵住东郭的嘴,然后再问蓝天。

    蓝天说:“大哥,这会你堵错嘴了,想弄明白这件事还非得东郭说不可。不过我二姐也知道。”

    “你二姐?”李梦楠

    “是呀,茹兰姐是我大姐,妍卉姐是我三姐,那陈璐姐岂不是我二姐?”

    “啊?啊、哈哈,对对。陈璐你和东郭把事说说吧,前两天还跟蓝天说项目进展很顺利呢。”李梦楠说着看了蓝天一眼,心想这小子真不知他是哪位神仙下凡,那天说起项目顺利时,他就已经预感到可能会出点事了。

    陈璐说:“东郭,我先说然后你补充好吗。”

    陈璐把事情经过和自己去房管局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东郭补充了他去工商局的经过。东郭刚说完,他的头就被李梦楠用筷子重重地敲了一下:“亏你平时还总以智囊郭嘉自居,怎么出这么点事就沉不住气了?”

    没等李梦楠继续说下去,东郭就急忙拦住他的话,自我解嘲地说:“我这不是当局者迷吗,关己则乱、关己则乱。”

    “蓝天,关于新公司的事你考虑得怎样了?”李梦楠不再和东郭闲扯,他扭过头问蓝天。

    “噢,这件事请我三姐给予你回答吧。”蓝天一推六二五地说。

    “呵呵,她们是你姐呀,还是你的秘书呀?”柳茹兰笑着说道。

    “大姐,这就是当弟弟的好处。我是男的,这个姐姐我是当不了了,可是我却是知道当哥哥的难受劲。妍卉姐你还是先说说吧。”

    “哦,”任妍卉把蓝天对新公司的构思以及消化了蓝天的构思后形成的可行性报告,复述了一遍。之所以说任妍卉是复述,是因为她手上没有稿件,而且稿件根本就没有写完。她所说的都是她想写进可行性报告中的内容。

    陈璐知道蓝天的构思,但是也只是构思,绝对没有任妍卉说的那么深入浅出,因此多少有些吃惊。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蓝天的构思,所以听了任妍卉的讲述非常地惊讶。把公司构想的这么完整、这么细致,在重视自身发展的同时,还非常重视与国际接轨,利用国外的先进经验与成果服务国内企业,真是无懈可击。

    “没得说,通过。”李梦楠一拍自己的大腿说。

    蓝天说:“我补充两点,第一是有关决策的事宜,原先说的决策方法有利也有弊,而且是弊大于利。所以我提议决策改为答辩的方式,首先是我们自己内部进行决策辩论,通过后进行董事会决策答辩。这样既可以让参与决策的人事前仔细审阅报告、列出疑问,同时又可以在答辩时深入了解报告的整体构思,最重要的是通过答辩提醒我们尚未考虑周全的事项,以便日后执行时减少失误。第二点是新公司的核心人员也要参与资金入股,限定一个最低额度同时根据每个人的具体工作和所承担的责任进行内部股份分配。所谓内部股份分配,是将分配给我们的40%股份看作是100%,这100%中的60%的股份由核心层分享,余下的40%作为员工奖励机制酌情进行分配。这样既可以让核心层的人员风险意识增强,同时也让他们更具责任感。”

    蓝天如此说法,自己是吃大亏的,或者说他将损失很大利益的。按原来方式蓝天不掏一分钱,得到新公司40%的股份。现在他不但要掏钱,而且这40%的股份还要和大家一起分。财帛面前考验人,而蓝天几乎是不受这种考验的人。因为蓝天从来就没把钱财当回事儿,在心里有许多的第一位,唯独钱财没有位置。

    听了蓝天后面的话,李梦楠心中一热,他忽然想起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一句话便脱口而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唯斯人、吾谁与归。蓝天呀,当哥哥的我无话可说了。哥哥此时唯一能说的就是有弟如此,当浮一大白。”

    “好弟弟,当姐姐的真想看看你的脑子和你的心是怎么长的,其实不用看也能知道了。要是没有梦楠,要是姐姐在小几岁,要是你在大几岁,姐姐一定会爱上你的。”柳茹兰不知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她既不怕李梦楠尴尬,也不怕自己尴尬地如是说。

    “行了大哥、大姐,你们再这么说我可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蓝天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摸自己的鼻子说,连嘴角常挂着的笑也都有点僵了。

    李梦楠换了个话题说:“妍卉,你这两天辛苦一下,把你刚才说的和蓝天补充的尽快形成报告,争取早日报上去,然后召开第一次董事会。你们公司内部的股份还有其他的事由你们自己决定,就不必写进报告里了。另外我建议,你们既然要投入资金,不如将地产运营公司和咨询公司注册成独立法人单位,就不要跟地产投资公司混在一起了,那样你们自由的空间就更大更广了。”

    “大哥,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我们好,可是那样对地产投资公司和辉煌地产都不公平,我没跟他们商议过,但是我想我能代表他们说不同意。”蓝天有他自己的打算,所以回绝了李梦楠的建议。

    在这件事上其他的人几乎都没有发言权,所以也都没有说话。

    “好,不说了,再说就显得矫情了。”李梦楠停止了刚才的话题,他事宜柳茹兰给每人倒满酒,然后说:“该说的事都说了,现在只剩下喝酒了,来大家一起喝。”

    蓝天把三个公司每个岗位人选的要求对陈璐、任妍卉和东郭说完以后,就由他们去拟定岗位任职要求和招聘等事宜去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思考着地产投资的方向和经营策略,想了一会儿以后他用内线电话把王维智叫进办公室。

    王维智进来后坐在蓝天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等候着蓝天的吩咐。

    蓝天看看他然后说:“小王,你是本市人,对整个城市了解有多深、熟悉到什么程度?另外,我想听你说说,地产投资关键点在哪里?”

    王维智刚要回答蓝天的问话,却被匆匆而来的刘刚打断了。蓝天只好对王维智说:“刚才我问你的问题,无论你采用什么方法,明天给我答案。”王维智点头出去了。蓝天这才跟刘刚打招呼:“大哥,你怎么风风火火地来了?有什么事你在电话里说一声或者我过去不就行了吗。”

    “咱兄弟俩就别客套这些了,蓝天,本来不想给你找麻烦,也觉得这事很容易解决,没想到最后还得你出马。”刘刚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事呀?大哥。”

    “昨天是工程结算支付日,咱们的账户不是被封了暂时不能付款吗。我就跟建筑公司的张经理打个招呼,说晚几天就给他。以前也有过这种事发生,打个招呼就行了,从没有过不给我面子的事。可这次斜性了,对方非要马上付款,否则就停工。我一听说就去找他们张经理,没想到张经理对我说,让我们不停工也行,只要你让一个人来陪我喝一次酒,我就答应不停工,而且以后决不催要工程款。你们什么时候账户解了、款能动了就什么时候给。我听了就问,谁这么大面子?你说我去请。更没想到的是张经理竟指名点姓要你去。蓝天呀,你说大哥这事办的。”

    “嗨、大哥不就是喝顿酒吗,我正犯酒瘾呢。走,咱去陪他喝顿痛快的。大哥麻烦你给他打电话,12点在中华炖品见。”

    路上刘刚向蓝天简单介绍了一下建筑公司张经理的情况,蓝天听了点点头,然后他对刘刚说:“大哥,你今天开车,所以你绝对不能沾酒,兄弟的命就靠大哥保着呢。”

    “你呀,就没看过你着急过,这时候还开玩笑。那帮建筑公司的一个个都特能喝,让你去还不知安得什么心呢。我大不了不开车了,也不能让你一个人跟他们拼呀。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你,要不是他们指名点姓地要你去,我早就用别的方法了。”

    “嗨,大哥看你急得,没事。既然喝酒就能解决问题,这事就不大。”

    刘刚开着车来到中华炖品门前,下了车两人都没进去。按刘刚的意思是进去等张经理,怎么说咱是甲方,来就是给他们面子了。蓝天却说:就在外面等会儿吧,既然人家点了我的名,我就恭候他吧。

    一辆北京吉普挨着刘刚的车停下,时间不到12点。吉普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三个人,中间的人是个身高1.8米的大个,身材魁梧魁武,一张国字脸透出一脸的刚毅和正气,想必此人就是张经理了。旁边两个人身高也将近1米8,同样是身体结实的大块头。三人看到刘刚就快步走过来打招呼:“哎呀,刘总您怎么还在外面等我们呢,这可让我们更不好意思了。噢、这位就是蓝天吧,人如其名呀。快请,里边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