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三节:原形毕露

第二十三节:原形毕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屋里只亮着一盏光线柔和壁灯。蓝天坐起身,摇晃了一下头感觉还行穿好衣服和鞋子要往外走。

    “嘭”的一声门开了,端着保温杯的陈璐闯进卧室:“你醒了,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了姐,让你担心受累了。”

    听蓝天说没事了,又看到蓝天脸色神态基本正常,陈璐却是粉脸一掉寒声说道:“有你那样喝酒的吗?为那点事值吗?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让那么多人都替你担心,你觉得有意思是嘛?告诉你,你以后再这样就没人理你了。哼!”

    “对不起姐,以后我保证不会了。”

    “以后?以后你个头呀。气死我了都。”

    听到屋内陈璐高声地训斥,柳茹兰走进说:“没事就好,蓝天呀,你可是让你二姐担心死了,想想怎么补偿你二姐吧,否则饶不了你。”

    这时屋外又有几个人推门进来,原来李梦楠、刘刚、东郭和任妍卉都一起赶来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姐姐都来了,蓝天心头一热。什么是亲情?什么是友情?什么姐弟情、什么兄弟义,只要你看到这几个人的眼神,你就会完全明白的。

    “对不起大姐、二姐、三姐,对不起各位哥哥,我一时的冲动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蓝天恭敬加真诚地说。

    东郭看到蓝天没事了,就打趣道:“理性、冷静如蓝天者,也会犯下这冲动的低级错误?不信不行呀。看来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没错啦。”

    “东郭是魔鬼?我说东郭呀,你干嘛要这样捧自己呀,啊?”蓝天回敬了东郭一句,然后对大家说道:“再说了,多好的天也有刮风下雨的时候呀,是不是。”

    “没事就好,走吃点饭去吧。吃晚饭咱一起去看看张建国吧。你们说这家伙怎么就想出这么个馊点子跟蓝天见面呢,结果还没跟蓝天拉上关系,自己就吐血住进医院了。”李梦楠跟众人说道。

    “我还不饿,你们跟姐姐她们先吃吧,我先去医院看张大哥去。”蓝天很担心张建国的情况。

    “那我们几个就一起吧,”李梦楠说。

    刘刚开车,李梦楠、东郭和蓝天坐着车一起来到医院。

    陪伴张建国的已经不是中午陪他到中华炖品的那两个人了,看到蓝天他们三人进病房也没在意。

    四个人中刘刚与张建国最熟,他走到病床前对刚刚清醒了一点的张建国说:“张老兄,怎么样好点吗?”

    “呦,刘总你怎么来了,哈,今天闹笑话啦。对了,蓝天现在怎么样了?他没事吧?”张建国声音既沙哑又虚弱地说。

    蓝天听了张建国的声音急忙上前说:“张大哥,对不起呀,今天中午是小弟太鲁莽了,张大哥你没事吧?”

    “呵呵,蓝天老弟,今天的事怨我。本来今天该咱们兄弟好好见面认识,可是我偏偏要弄这些玄虚。老弟对不起啦,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要不就再也没脸见黄老了。”

    “张大哥说的黄老是不是叫黄振岳?”

    “就是、就是,我是首长的老部下。自从我来到T市搞建筑,每个月都要抽出时间来去看老首长。上个月我去看老首长时我随口说我干了那么多的工程,却第一次遇到这么特别的工程和严谨的管理。黄老随口问我干的是那个工程。我说就是现在T市最火、人人都在议论的项目金智辉煌。黄老就说起你蓝天来,还告诉我有时间一定跟你见一面,还特别嘱咐我以后就跟着你干,你的话就跟他以前的命令一样。”张建国非常不好意思地说。

    “噢,既然这样,张大哥又怎么想起这种见面方式呢?”蓝天不解地问。

    “呵呵,”张建国尴尬地一笑,然后说:“一来这段时间工程工期非常紧,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时间。二来我请你们公司的翟副总带话给你,让你有时间时打电话给我咱们兄弟见个面。过了几天翟副总对我说,他见过你了也把我的话带给你了,可你说一个工程队的头见不见什么意思。当时我想就你蓝天这样的为人,见与不见还真都无所谓的,所以就把这事放下。昨天正好赶上刘总跟我通电话说工程款的事,于是就想借这个机会见见你,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让你如此看不起人的。其实在饭店外面一见面我知道自己想错了,不过,我也见识了你的豪情。”

    “翟副总是翟胜吗?他什么时候坐到副总的位置上了?”李梦楠问刘刚。

    “是他,去年初提升的,主要分管工程。如果我记的不错,好像是章总裁提议的。”刘刚答道。

    “这次事件很有可能也是他捣的鬼,”李梦楠肯定地说。

    “大哥这事明后天就该有结果了,到时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张大哥你可得快点回复呀,小弟还等着跟您一起喝酒呢。”

    “再跟你喝酒,我是不是得带着医生一起去呀?哈哈哈。”

    “大哥就别损小弟了,再那样喝,别说您了,就是我这几个哥哥也饶不了我呀。”

    晚上蓝天回到自己的家,泡杯茶、点支烟,坐在沙发上想起今天的事,为自己的不冷静和多少有点荒唐的举动摇了摇头。

    “大河向东流,…”蓝天的手机铃响了起来,蓝天看是张恒的电话就立即接通:“喂,小鹰,还在觅食呢?”

    “老鹰不眠,小鹰怎敢独睡。小鹰查到前天有一个麻雀同时飞向两个地方找食吃,经查寻发现养麻雀的人系T市城建专科学校毕业生,与你们家亲戚不仅是同学而且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小故事已经发到老鹰的鹰巢里了,老鹰要是没事小鹰也该睡觉了。”

    “嗯,小鹰长大了,该飞出去了。今天好好歇息吧,明天迎着蓝天去飞吧。”

    关了手机蓝天打开电脑,在他的邮箱果然有一封新邮件。打开后看到这样一个排序:

    章跃→翟胜→刘宗邡→宁可→电话→事件发生。

    然后是近几天除了章跃之外几个人每天活动和通话情况记录,在后面是三张照片,一张是翟胜和刘宗邡在一起吃饭的照片,一张是刘宗邡和宁可一起喝咖啡时的照片,还有一张是翟胜、刘宗邡、宁可三人在一起的照片。

    最后是几个人分别用过的手机号。

    蓝天用高清晰打印模式将邮件打印了三份,装进自己的提包里。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明天把东西交给李梦楠,事情就由他处理去吧。

    蓝天没有继续分析这件事发生的前因后果,这事没必要费心思。只不过蓝天觉得这些人很可怜,干嘛非这样啊。

    洗漱完毕,蓝天继续每天的练功。今天比往常练的时间略长,而且最后蓝天特意加练了冰块打**和冰块击物,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转天,蓝天刚进办公室还没坐下,刘刚就来了。

    “翟胜又出幺蛾子了,今天上班他以混凝土和钢筋检测不合格为由,对工地下了停工通知。我问他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他说这是职责范围内的事,停工就是为了保证项目的质量,还说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刘刚正说着手机响了,于是他停下跟蓝天的话题接通电话说:“喂,噢,张经理呀,是,我也是早晨来了才知道,嗯,别急。一会儿我和李总、蓝天都过去。”蓝天示意刘刚把电话给他,刘刚对张建国说了句“你等会儿啊,蓝天跟你说话。”

    蓝天接过电话先问候道:“张大哥,身体怎么样,好点了吗?没事啦,哈,好好。”然后说道:“您通知工地今天上午全体清整现场,对,利用这个时间把从工地入口到实物样板间通道的防砸棚搭设好,对。我要一级漂亮的,棚子的上部和两侧除了木板之外还要装上防护网,对,都装上。5米宽,两侧我还要挂上画呢。当然有美女了。您布置完就带上您的施工员、技术员和质量员一起到工地会议室,并强烈要求翟胜和工程部的人都到,跟他们说话语言要激烈点。好,就这样。”

    把手机还给刘刚后,蓝天不慌不急地说。“哈哈,狗急跳墙了。通知李大哥了吗?好,等会儿咱就过去。”说完蓝天拿起内部电话把陈璐、任妍卉、东郭和王维智一起叫了过来,人到齐后蓝天说:“该办的事都办的差不多了吧,从今天开始给你们一周的时间把金智辉煌开盘的方案拟定好落实好,要确保11月9日上午9点准时开盘。”

    蓝天和刘刚来到工地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两拨人可谓泾渭分明。张建国带着5、6个人坐在会议桌的左侧,工程部的人坐在会议桌的右侧,翟胜坐在端头主座上。双方此时正在激烈地争吵着,而翟胜抽着烟、喝着水悠闲地看着争吵的双方。

    蓝天进了会议室就坐到靠近张建国的位置上,刘刚则是坐到了翟胜的右侧。刘刚坐下后示意翟胜挪挪地,翟胜看看刘刚没有动,可当他回头看见李梦楠时只好乖乖地起身挪到旁边去了。

    等李梦楠坐定,刘刚说:“今天的事很突然,所以李总也非常重视,听到消息后就立即赶过来了。辉煌地产绝不允许出现任何质量事故,哪怕是一点点的隐患。所以,请建筑公司和工程部的人,就已经发生的事做个说明。”

    刘刚说话的时候,蓝天拿出昨晚打印好的文件分别递给李梦楠和刘刚各一份。李梦楠迅速看了一遍文件,没有露出任何声色。刘刚看完立刻在眉宇间锁起一个大疙瘩。

    他们看着文件,张建国的技术员首先发言:“我们公司承建的任何工程在质量方面采取是从采购到保管再到使用的三级质量检测,第一不合格者不许进场,第二存放损坏或者锈蚀者经检测不合格者不准使用,第三用于工程施工后我们还要进行施工现场取样进行复检复测,发现问题时及时采取质量补救措施。而且从我们全部承接的建筑工程统计来看,到目前没有发现一例需要采取质量补救措施的。所以贵公司今天所提示的钢筋与混凝土的质量抽检报告的结果,我们是难以接受的。而且你们进行抽检取样时并没有通知我们。”

    刘宗邡说:“作为甲方我们有权利对工程质量和使用的建材进行抽检的,而且也没必要提前通知你们。”

    那个技术员反驳说:“贵公司有这样的全力,但是你们抽检取样时必须是双方同时在场,并对取样样品进行密封然后一起送样试验。以前你们做过的两次抽检就是这样进行的,为什么这次没有通知我们一起取样呢?还有已经完工的混凝土结构已经取样并且试压合格,报告已经送交给你们存档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取样呢?再说本次混凝土取样是在那里取的样?难道你们采取的是建筑结构钻心取样吗?”

    “那,我们,”刘宗邡一时间被问得张口结舌了。

    刘刚接过话来说:“这次抽检是谁负责、谁取样、谁送检的?”

    刘宗邡说:“这些日子大家都很忙,所以这次抽检是由一个人完成的。”

    刘刚继续问道:“那你在那取的样,什么时间取的样,又是什么时间拿到的检测报告呢?”

    “我是在、在…在现场取的样,前天送的试样,昨天拿到的检测报告。”

    “报告呢?是哪家质检中心检测的?”

    “报告在翟总那里,是在南城区房屋建筑公司实验室检测的。”刘宗邡越说声音越小。

    “南城区房屋建筑公司的实验室?他们有T市质量监督总站的授权吗?他们有对外检测的资质吗?还有,市站离我们这么近,你干吗费心费力地跑到南城区房屋建筑公司实验室呢?”

    “这…,”在刘刚的追问下,刘宗邡彻底无语了。

    “是我授权刘宗邡做的抽检,也是我让他去的南城区房屋建筑公司实验室。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检测咱们项目的工程质量,确保万无一失。怎么刘总,我这点全力都没有吗?”翟胜见刘宗邡无话可说了,只好硬着头皮说。

    李梦楠依旧是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的神态,他看都没看翟胜说道“正常、正确的工作权力谁都有,可是要是别有用心就不好说了。”

    “李总这么说,我难以接受。我这是正常的工作,也是在尽我的职责。”翟胜听了李梦楠的话心里一跳。

    “难以接受你可以辞职吗,”李梦楠不阴不阳地说。

    “你凭什么要我辞职?这公司是你们家开的吗?”说完这句话,翟胜才想起辉煌地产本来就是人家开呀。

    “呵呵、呵呵呵,哎呀,我真糊涂呀,忘记跟你们说了,辉煌地产是李博文先生创办的,我呢恰巧是他的三公子。翟胜呀,你说辉煌地产跟我是什么关系呢?”

    “李总,对不起,刚才、刚才我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我看不见得吧。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李梦楠把手里的文件摔在翟胜的脸上,然后他对张建国说:“你们去忙吧,以后金智辉煌在建筑方面只有刘刚刘总一个人有权力指挥你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