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五节:别致出猎

第二十五节:别致出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新公司组建的一切事宜都准备妥当了,辉煌地产董事会批准了蓝天他们呈报的有关成立“蓝天地产投资有限公司”、“蓝天房产行销有限公司”和“蓝天咨询顾问机构”的报告。新公司的选址就选在辉煌大厦28和29两层,蓝天咨询顾问机构独占了29层一层。由陈璐、任妍卉、东郭进行策划的,由郭薇和陈嘉联袂设计的装修方案,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现在28和29层正在郭薇、陈嘉和刘刚派来的工程师的监督下紧张地进行着装修施工,预计11月中旬即将完工。

    陈璐和东郭全力以赴地申办营业执照、行业资质和其他的行政许可等工作,初步审批全部符合要求,公司名录查询也已经通过。下面就是等待着各个营业执照的审批了。

    由任妍卉执笔的《金智辉煌?布波族堂开盘策划方案》已经修改三遍了仍未通过,眼开开盘日期一天天的逼近,任妍卉有些沉不住气了。

    她先是跟东郭急:“你整天说自己是郭嘉在世,现在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你却连一点可借鉴的建议都拿不出来。我看你也就是个冬瓜。”

    然后她跟陈璐磨叽:“陈璐姐,你就帮帮我吧,我都拿出来三个方案了,而且我们几个人认为都很有新意,可是一到蓝天那儿,他一个‘俗’字就都给毙了。你看怎么办呀?”

    陈璐说:“这事呀,你还是得找东郭,不过你得做点牺牲。对于东郭只有两种办法,第一是激,第二是酒。现在是时间紧任务重,看来只有两种办法一块用啦。”

    “那怎么用呀?”

    “就这样求我帮忙?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说,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但是前提是必须有效果、有结果,而且方案必须得通过。”

    女人就是这样,当她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说什么她都会答应,根本不考虑后果。但是当你帮她把事情办成、办好以后,她就一定会反悔的。而且同样不管你是谁。

    “妍卉,你说如果你和几个女人同时爱上蓝天,你会怎么办?”陈璐突然向任妍卉发问道。

    “那我也爱…,”刚说半句,任妍卉突然觉得上当了,就转口向陈璐反问道:“你呀,怎么回事?突然问这话,谁爱上蓝天了,不会是你吧?”

    “是我又怎样?如果咱两都爱上了蓝天,妍卉你说怎么办?”陈璐毫无顾忌地说。

    任妍卉盯着陈璐看了半天才说道:“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

    陈璐也回敬似的看着任妍卉说:“我确定,而且也十分地肯定你也爱上了蓝天。”

    “你爱上了蓝天,我、我就让给你。”

    “让,你以为蓝天是件东西啦,由得你我让来让去?再说了就是你让给我,或者我让给你,也还会有其他的女人爱上他的。那时还怎么让?哪天我我姨妈家,我姨妈跟我说,这就是命。妍卉,我之所以跟你这么说,就是要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如果爱了,就准备承担一切的结果。如果不爱就不要陷进来了,但是我知道你爱他而且爱的很深。妍卉,好妹妹,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呐?”

    “爱上他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命苦?”

    “璐姐、卉姐,你们俩在这儿发什么呆呀?”李倩突然出现在陈璐和任妍卉面前,她歪着头看看陈璐又歪着头看看任妍卉,然后又问道:“是什么难题让我的两位聪明无比的姐姐这么为难呀?”

    “还不是因为蓝天,”任妍卉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话没说完就后悔了。

    陈璐见状急忙圆场说:“你妍卉姐一连做了三个方案,结果都让蓝天给毙了,她现在正犯愁呢。”

    “什么案子?为什么事做的案子呀?”李倩露着小龅牙笑着继续问道。

    “就是咱金智辉煌?布波族堂开盘活动和开盘仪式的策划案呗。”任妍卉说着把蓝天刚刚毙掉的策划案递给李倩。

    李倩接过来,露着小龅牙笑了笑说:“别急,我先看看,他蓝天凭什么一连毙掉妍卉姐三个案子呀。”

    说着李倩就拉了张椅子坐下看起策划案来,看了没三页李倩把策划案又递还任妍卉,然后看看陈璐又看看任妍卉没有说话。

    这可就不正常啦,平时堵你的嘴都堵不住,今天等你说吧你又没话了。看到李倩没有露着小龅牙笑,而且看完后一言不发,陈璐就知道李倩也不看好这个策划。

    “妍卉姐,我说说我的看法,你可别生气呀。”李倩最终还是忍不住要说话:“这个策划太俗了,真的。形式基本都是人家用过的,内容也没新意。别说蓝天了,要我也会把案子给毙了。妍卉姐,我看你做策划时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儿。不是你水平的问题,而是你患得患失加上心思跑路了。”

    呵,这小妮子学问见长呀,看问题也能一针见血了,说起话来也有条理了。这是跟谁学的?陈璐听了李倩的话心里想。

    任妍卉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也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到李倩的对面说:“倩倩,你说咱开盘的活动和仪式该怎样做才好呢?”

    “妍卉姐,你这不是跟瞎子打听道嘛。”真服了李倩了,把问道于盲这句成语说成这么俗白。

    “做策划你是内行,我哪懂呀。”李倩接着说道:“不过,我建议你把蓝天对项目描述时说过的话都连起来想,比如他最早说的金智辉煌?布波族堂入住以后的场景,还有销售的情节,还有什么限制销售,还有金卡什么的。你想想,看能想起什么?”

    其实李倩根本就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她只是对蓝天在项目描述时说的话感兴趣,所以就蒙着启发任妍卉。

    任妍卉闭上眼回想着,她认为李倩说的有些道理。

    “嗯,有些模糊的想法了,不过还得让东郭帮帮忙,陈璐姐你刚才可是答应过的。”任妍卉思想了半天基本有了一个模糊的主线了。

    “好,答应你的事肯定帮你办,李倩来了就更好办了。对了李倩,你今天怎么跑过了?”陈璐这时才想起问李倩。

    “听说咱这儿要招聘了,一是闲来无事过来看看能帮什么忙,二来我先把自己的位置给占上,免得以后没有机会了,嘿嘿。”李倩又露着小龅牙笑了起来。

    ……

    H省C市“浓妆红楼”娱乐夜总会,可以说是男人的天堂。每天晚上8:00一直到凌晨2:00,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刻。这不还不到晚上八点呢,亟不可待的男人们就陆陆续续地把各种各样的车停在了“浓妆红楼”的停车场里。晚来的除非你是这里的贵宾,否则你的车只能停在大街上。车被人砸了,被别的车挂了,或者车被偷了,一概不管,那是你活该。

    “浓妆红楼”坐落在C市南北大街上,这条街是条非常有意思的街。大街的西侧是一溜的高级饭店,大街的东侧则是一拉溜的夜总会和洗浴中心。所以南北大街就形成了白天西侧红火、夜间东侧热闹这一独特现象。

    因为白天西侧红火,所以每天有不少乞丐躲在离饭店大门不远处,向进出饭店的人乞讨。

    有人说:乞丐的眼是火眼金睛。其实就是说他们的眼很毒,看人很准。谁有钱、谁是跟情人、小蜜一起来的,谁横、谁难惹,该找谁要、不该找谁要,他们心里清楚的很,而且记的很牢。

    这两天乞丐团队里又增加了一个瞎子乞丐,经过跟其他乞丐的明争暗斗,他牢牢地占领了这条街上最大的饭店“江南水乡”饭店附近的地盘。

    瞎子穿的衣服很旧但是不破,头发很乱但是不脏,墨镜很破但是镜片完整,他说的话不多但是句句都让人爱听。所以虽然摆在他面前的用于盛钱币的盆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钱却有很多。

    此时正是下午一点半左右,大多数人吃完午餐陆陆续续地从饭店走出来。瞎子乞丐知道挣钱的机会又来了,于是将身侧过去冲着向他走过来的人群。、

    “施舍我一分,您得一分福,施舍我一块,快乐永开怀。我虽然瞎,但是也算是自食其力。请把我的祝福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施舍留下。”

    瞎子乞丐不紧不慢地唱着没有调的乞丐之歌,不过歌词还是打动了几位极富慈善之心的人。他们纷纷把衣兜里一分的、一角的硬币掏出,然后叮叮当当地扔进瞎子乞丐端着的小盆里。

    “嗯,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瞎子,交保护费了吗?”从“江南水乡”饭店里走出的一个大块头,一手拿根牙签剔着牙,一手搂着一个比他矮一头廋两圈的女人,旁边跟着三四个小弟,横着走向瞎子乞丐。

    哼,小子,你要倒霉了。这几天的生意几乎都被你抢走了,这回你可是遇到对头了,把跟我们横的劲头拿出来,看“狗熊”一会儿不把你填吧喽的。旁边的乞丐怀着看热闹的心理等着“狗熊”給瞎子乞丐一个狠狠的教训。

    “大哥,您这几天不是没上这儿来吗,所以我们几个也没过来。不过今天正好,呦,您看这瞎子今天要的可真不少呀,虽然不够交保护费的,念在他是个瞎子,给他两次机会,明天一起都补齐喽。”一个小弟说着走到瞎子跟前,伸手去抓盆里的钱。

    “你们怎么比城管还不讲理呀?保护费?前两天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来保护我呀?这钱不能给,保护费我也不交。”瞎子乞丐说着将盛钱的盆子紧紧抱在怀里,人也猫着腰左右晃动着躲避抢钱的那个小弟。不知是那个小弟没有防备还是怎么着,那只伸过来抢钱的手先是被瞎子乞丐抱紧的盛钱的盆紧紧扣住了,然后随着瞎子乞丐的左右晃动,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还摔掉了两颗门牙。

    “吓,还反了你了,” 摔掉两颗门牙的小弟,抹了一下嘴里流出的鲜血,回身扑向瞎子乞丐。瞎子乞丐急忙蹲下,一手抱紧钱盆一手护住头顶。“狗熊”的小弟那两只愤怒的握的紧紧的拳头砸向瞎子乞丐,瞎子乞丐慌里慌张地一躲,那两只愤怒的拳头落空了,“狗熊”的小弟再一次扑到在地,这次把头给磕破了,鲜血冒出了流了小弟一脸。

    “狗熊”愤怒了,一来自己的小弟连一个瞎子都治不了,弄得自己太没面子了,这以后还怎么混?二来这个瞎子也太不懂规矩了,不但不交保护费,还、还敢反抗。其实他也看到了,瞎子根本就没有反抗,他只是本能地东躲西闪,可就是这样还是把自己的小弟摔的鲜血直流,门牙还掉了两颗。

    “狗熊”一挥手,很是气派地说了声:“上,废了他。”只见他身旁的其他的三个小弟抽出身上带的家伙便一拥而上,冲向瞎子乞丐。

    “杀人啦,有人要杀人啦。”瞎子乞丐高声喊起,随后便把手中钱盆向天上一抛,一时间硬币、纸币被抛向了天空,然后又慢慢洒落下来散了一地。有一枚硬币,只有一枚硬币在此刻射向“狗熊”。

    这是一枚面值一角的新发行的钢质硬币,体积虽小但分量却要比原来铝质硬币重许多。硬币的重量加上瞎子乞丐用足了十分的内劲,弹射出去后速度犹如子弹出膛一般,而且硬币是立面朝向“狗熊”的胸膛。

    看着小弟冲向瞎子乞丐“狗熊”笑了,笑的很轻松、很得意,扔掉牙签的手摸向他怀里女人的胸部。“狗熊”不怕有人会看到他的举动,因为他知道在C市还没人敢看“狗熊”对女人做什么。如果“狗熊”愿意,他甚至可以天当房大街当床地和他看上的女人睡在一起。

    “狗熊”的笑从脑神经刚刚传到嘴角,嘴角也刚刚张开要笑的时候,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唔”的声音,接着整个人便和他怀里的女人一起“咕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难道“狗熊”真想在此刻与那女人在地上干点什么?

    冲向瞎子乞丐的小弟们停住了脚步,很关心地看向倒在地上的“狗熊”。瞎子乞丐可以暂时不理,想他也跑不出咱爷们的手掌心。同时小弟们心里都在想:大哥就是大哥,干什么都不含糊。你看,大哥还让那个女的骑在他自己的身上,给咱做示范呢。嘿,蓝天白云下,纵马大街上。一个小弟赶紧为大哥的壮举写了两句诗,心想一会儿把诗献给大哥,一定会拿到不少好处的。

    可是不对呀,性子再急也不能这样躺下去呀。而且大哥后脑勺挨着的地上的那片血是怎么回事?还有嘴角怎么也流出血来了?还有、还有,大哥脸色这会儿怎么变得这么白了?

    两个小弟冲回去看“狗熊”,一个小弟扭头找瞎子乞丐。

    “啊!”冲回去看“狗熊”的两个小弟发出一声很恐惧的叫声,大哥怎么死了呢?

    “啊?”找瞎子乞丐的小弟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瞎子乞丐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

    “大哥死了。”

    “瞎子哪去了?”

    两拨小弟同时喊道。

    “什么?大哥死了?”

    “我们没看见,刚才光顾着捡钱呢。”

    找瞎子乞丐的小弟和满地捡钱的乞丐们同时说。

    一击发出,瞎子乞丐便转身就跑。拐进南北大街上的一条小胡同,瞎子乞丐扔掉只有镜片完整的破墨镜,又脱去不破但是很旧的衣服,然后又摘去不脏但是头发很乱的假头套。看看身后没人,不在是瞎子、也不在是乞丐的他,便向胡同的另一头跑去。

    一辆250CC的摩托车停在胡同的出口,一个头戴头盔一身赛车手装扮的人打着车等着。一身运动装、一头很像雄狮的金色长发,炯炯有神双目看到摩托车手后露出了笑意。接过头盔带好,骗腿上了摩托车的后座,拍拍前面人的肩膀,摩托车便“轰”的一下向前疾驶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