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六节:极度刺激

第二十六节:极度刺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皮包里的手机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蓝天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看到一条新短信:富含维生素C的赛熊掌,味道很淡,吃了却没什么味道。还不如做乞丐吃折箩痛快呢。

    蓝天回复道:下次吃真熊掌,让大家过足瘾。小鹰情况怎样,望喂足。

    嘿嘿嘿,“天狮”那高大威猛的身材,扮成乞丐会是什么模样的呢?蓝天关闭手机放进皮包后点燃一支烟边吸边想象着。

    “看你弄得这屋子乌烟瘴气的,还进得来人吗?”李倩从陈璐和任妍卉那儿又跑到蓝天的办公室里来了,露着小龅牙的笑让人看了觉得非常甜美。

    “是这小丫头呀?什么时候来的?”蓝天将烟熄灭又开开窗户问道。

    “和璐姐、卉姐都说了半天话了,嗯,你天天泡茶呀?哈,这个优良传统保留下来了?泡的什么茶呀我尝尝。”说着李倩端起蓝天的保温杯喝了几口茶水,全然不管这是一个男人用的杯子。喝足了水嗓子也滑润了,然后李倩接着说道:“嗯,茶还不错,是洞庭碧螺春。只是这泡茶的杯子不对,应该用紫砂壶或者玻璃杯,这保温杯泡茶不合适。明天我给换一套紫砂茶具吧。”

    “不会是在收买我吧?说,有什么目的。”

    “嘻嘻、这不是听说你要成立集团式的公司吗,我呢就要毕业实习了,所以提前报个到占个位置。”

    “占个位置,全面了解公司运营情况并及时掌握我的动向,然后将看到的、听到的、了解到的一切及时回报给你父亲和你的哥哥、嫂子。”

    “这么看不起人,我可不是来当特务的。咦,你怎么——?”

    “说吧,是你父亲、你三哥、还是你嫂子让你来的。”

    “他们才不会让我来呢,说我来了除了添乱就不能干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是我自己想来,觉得这里人好,干事有意思。而且最关键的是,能学到很多新的思维方式。璐姐、卉姐她们都一起到新公司了,你总不能把我关在门外吧。”

    “是得把你关在门外,否则我以后想贪污点钱、假公济私呀什么的,还不全都被你知道而后又让你爹、你哥、你嫂子知道了。”

    “嗛,你还用贪污、还用得着假公济私?想多拿钱富裕些,你不把股份分了不就成了吗。只要你让我来,就算你假公济私我也不会管的。另外你贪污时,给我点好处我也就不会说出去了。嘻嘻。”

    “都说家贼难防,才知道,原来你就是你们家的家贼呀。哈哈哈。”

    “别光笑呀,你说到底让不让我来呀?”

    “不让你来,你就不来了吗?”

    “嘻嘻,还是你了解我。你看我坐个什么位置,干点什么差事好呢?”

    “陈璐和任妍卉早就跟我说了,另外任妍卉还说你愿意去她那儿,她也愿意你去。”

    “原来你们都定好了呀,行,就这么定。谢谢啦蓝天。”谢完蓝天李倩又嘟囔着说:“好呀任妍卉,刚才怎么问你都不说。亏了人家真心实意把你当姐姐。”

    “嘀铃铃”内线电话响了,蓝天拿起来问道:“那位,噢,什么事?好,一会儿见。”

    放下电话蓝天对李倩说:“晚上任妍卉请客,有陈璐、东郭、王维智和我,你去吗?”

    “去,当然去了,我得狠狠地吃她一顿解解气。嘻嘻。”

    下半时,任妍卉、陈璐、李倩、东郭、王维智都在大厅等着蓝天。蓝天锁好办公室的门,问道:“去哪儿?”

    “我们三美女坐我的车,你们三男人搭车跟着就行了。”陈璐说。

    “那我们也得知道个大概吧,否则你们把我们卖了,我们还傻了吧唧地给你们数钱。”东郭答话道。

    “卖你?不是伤你自尊,一来我们赔不起钱,二来你说谁会要你呀。”陈璐冲着东郭说道。

    “还真伤自尊了,想我…”

    “行了,我肚子都饿了,快走吧。你想自我夸奖就去找个没人的地去。”

    东郭正想摇头晃脑地自我美誉一番,却被李倩的话打断了。

    “哈哈哈哈”一阵哄堂大笑

    东郭不是三个美女的对手,只好自嘲地说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蓝天三人跟着陈璐她们来到临近市郊的一个所在,下了车往里走先是见到一片果树林,穿过树林眼前是一座大大的玻璃房子,脚下是潺潺流水和碎石小径,过了用原木搭建的小桥便来到那座大大的玻璃房跟前。

    走进大大的玻璃房子,哇、好奇特呀。全世界的花木、热带雨林,几乎都集中到了这里。整个一个森林世界、一个花木王国。

    餐桌和餐台或高或低,但是每一张餐桌都是独立的,被同一种类的花草树木环围着,餐桌、座椅同样也是用原木制成的。身在其中有一种投身于大自然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

    “哈,真是曲径通幽别有洞天呀。不错,这地就是不吃饭光坐着都是享受。”蓝天赞叹地说。

    “嗯、真的不错,人在其中这脑子就是比坐在办公室活分多了。”东郭也出赞叹,只是他不知道他的给他带来的后果。

    选了大家都很满意餐台后,任妍卉说道:“请坐、请坐,三位先生请你们费心去点菜如何?我们女孩子吃清单的、能美容的、不肥腻的就行,对了我们今天要喝点红酒,菜品要与红酒相配。你们就随便吧。不过本人囊中有点羞涩,不能太破费呦。”

    完,听了任妍卉的话,蓝天就知道今天肯定得由自己埋单了。因为美女们会有很多理由拒绝埋单,譬如:有点油腻的菜,她们会说这个菜不够清单;非常清单的菜,她们又会说这个菜没有美容效果;再没词,她们也会说菜品与红酒不协调。总之,她们又能把你点的菜都吃进肚子里,还能找出一大堆理由不埋单。

    “一点诚意都没有,这叫你请客呀?”东郭显然不知道有个陷阱正等着他呢,他不满地对任妍卉说道。

    “怎么叫有诚意?有诚意你怎样?没诚意你又怎么样?”任妍卉回敬了一句。陈璐也借机狠狠刺激着东郭说:“就是,你白吃白喝的,还那多话。”李倩也搭话说:“有的人就这样,平时把自己说的跟什么似的,说自己多么慷慨、多么大方、多么有才,可一到关键时候准掉链子。你们也别跟这种人计较,他就这样得便宜卖乖。”

    东郭的脸色已经有点发白了,蓝天不敢笑出来,王维智却早已转过身捂着嘴已经笑弯了腰。

    看到初步目的达到了,陈璐又将话题拉回来说:“其实东郭是真有才,只是他的性格决定不爱显摆,再就是他不喜欢帮助女人。”

    “有什么事你们就向东郭请教,干嘛这么编排人呀。还有这菜我们没法点,我们都是粗人俗人根本就不知道三位美女喜欢吃什么。”蓝天怕陈璐她们三人让东郭太下不了台了,就打岔道。

    “只要东郭今天能展示真才实学,这顿饭吃多少我都掏。”任妍卉给东郭最后一激。

    ……

    市蓝天投资有限公司、T市蓝天行销有限公司、T市蓝天咨询顾问机构,是T市工商管理局最终批准的名称,蓝天集团的雏形已经初具。营业执照、行业资质证、税务登记证等一切手续均已办妥。依据各公司岗位、任职要求和人员招聘数量,蓝天集团的招聘工作正式开始了。

    招聘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初试,由王维智、郭薇、陈嘉、李倩负责,初试内容为应聘人员根据要求填写应聘表,然后按应聘的岗位,分别由王维智、郭薇、陈嘉、李倩对应聘者提出相关问题,记录应聘者的所答。

    第二阶段是复试,由陈璐、任妍卉、李倩负责,主要是进行专业提问和考察应聘者应变能力。复试的通过者要接受为期两周的培训,培训后进行行为、能力、和答题三项综合考试。最后由蓝天依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留用,留用者安排什么职位和给予什么具体的工作。

    初试时,蓝天换了一套普通员工的工装,还特意打上领带,搬张桌子坐在会议室门口。别说这一打扮还真像一个称职的小职员。

    所有的应聘者都要从蓝天这里经过,每一位应聘者到来,蓝天都要抬头说:“你好,请问你应聘什么职位。”然后他应聘者应聘的职位和所属公司写在表格的右上角递给应聘者,再说一句“请到会议室里填写表格”。

    可以说每一个应聘者蓝天都见过面,心里也对每个人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

    ……

    复试接近尾声了,蓝天和李倩是以引导员的身份参与复试的。蓝天做得非常认真,一个复试者复试完毕,蓝天就拿着下一个复试者所填的表格到会议室去叫。每当看到蓝天的这种认真的表情,陈璐和任妍卉就忍不住想笑。

    蓝天伸了伸懒腰,说实话,面试这活还真挺累人的。真难为陈璐、任妍卉和李倩三大美女了。

    “好啦、复试结束了,各位辛苦了。晚上我做东,你们狠狠地宰我一顿,犒劳犒劳三位大美女如何?”蓝天笑呵呵地说。

    “好哇,璐姐、卉姐,难得蓝天出回血,今天咱们宰他顿狠的。不然,对不起咱们这几天的辛苦劲儿,对不对呀?”李倩调皮地说。

    “对、对、对,”任妍卉一连说了三个对字然后接着说:“吃完了还得去K歌去,不然不划算的,对吧。”

    “哈哈哈,好。既然请你们就随你们的意,不然又得说我小气了。收拾收拾下班大家一起去,地点你们选。”蓝天一龙豪爽地说。

    “笃、笃笃。”蓝天的话还没落音,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不是都面复试完了吗?怎么…还有人?”任妍卉看着门疑惑地问。

    “报告,我可以进来吗?”会议室门外又响起一声宏亮的女中音。

    蓝天与三个美女停止了对晚上吃饭的讨论,重新坐了下来后对外面喊了声“请进。”

    门开了,一个英姿飒爽、身着一身的迷彩服、没戴贝雷帽、身高1米7左右、25、6岁武警女战士走进房间内。

    她走到面试台的正中间,利落地行了一个军礼后说:“报告,我是来应聘的,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是你们必须聘用我。”

    “呵、真是的呀,让你做什么你都行?还必须聘用你?凭什么呀你?”任妍慧听了女武警战士的话有些生气地反问道。

    女武警战士扫了陈璐、任妍慧、李倩一眼,然后看着蓝天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是指我可以做清洁工或者门卫什么的。但是请你们一定要聘用我,因为我需要钱。”

    “需要钱你去抢银行去呀,那来的多快呀。”李倩声音不算小地嘟囔着。

    “你—,哼”女武警战士瞪了李倩一眼。

    “李倩,你怎么说话呐?”陈璐急忙拦住李倩,没让她继续说下去。然后她笑着对女武警战士说:“做清洁工是挣不了许多钱的,再说了我们也不需要清洁工。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会帮助你的,聘用的事回头再说。来、你坐下来说。”

    女武警战士没有坐,保持着立正的姿势继续说道:“我是退役的武警战士,在你们这里除了做清洁工之外,可能做不了别的。我需要钱是因为我的战友姐妹住院治疗需要钱,我要照看她也需要钱。看到你们这招聘就冒昧地来了,请你们帮帮我可以吗?”说着眼圈红了起来,只是她强忍住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听了她的话,看到她的表情,蓝天站起来搬了一把椅子放到女武警战士身后说:“你请坐,坐下来慢慢地说好吗?人民武警为了城市、为了人民的安全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你们有困难我们一定会帮助的。只是我感觉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你能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吗?”

    “谢谢,”女武警战士道了声谢,然后坐下来说道:“我是Z省武警总队女子特警大队的大队长洪梅,去年SH市发生了一起绑架案,绑匪非常狡猾和凶残。当时由我带领女子特警1中队配合SH市公安干警解救人质。”

    陈璐倒了一杯水递给洪梅,洪梅说声“谢谢”喝了口水后继续说道:“人质解救很顺利,我们击毙了三名劫匪,但是狡猾的劫匪头子带着两个劫匪跑了。为保证人质的安全,我派了三名战士护送人质回家并担任暂时的保卫工作。然后我带领其他战士去追击逃跑的劫匪。可是让我万没想到的是,当我们完成任务回来时,却发生了令人发指愤慨的事。”

    说到此,洪梅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淌起来。

    今日两更,第一更完毕,下午还有一更敬请关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