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七节:女子铁卫

第二十七节:女子铁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委屈、激愤,甚至还包含着无奈的眼泪流淌着。蓝天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特大冤屈和隐情,他又习惯地点燃一支烟。

    李倩急忙跑出去拿来毛巾递给洪梅,洪梅接过来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那个人质是SH市一个地产大亨,还是什么政协委员,要财有财要势有势。因为劫匪还没有全部击毙或抓获,所以没对外公布人质的解救情况。派去给人质做特别保护的三个战士里有一个叫蓝月亮的,人长得非常漂亮。为了防止劫匪突然窜回去再次劫持人质,她们三人有两个在人质待的房屋外警卫,蓝月亮一个人在房屋内警卫。没想到那个畜生刚逃离生死关头,就兽性大发。他看蓝月亮长得太漂亮了,就往水杯下了**,然后对蓝月亮说:你们太辛苦,喝杯水吧。蓝月亮因为执行任务一天都没顾上喝水,也没想太多就一口气把水都喝了。然后、然后月亮就被这个混蛋畜生给**了。呜呜呜——。”

    “嗵、哗啦”的一声响,蓝天一拳砸碎了他面前的桌子,接着怒火满胸地吼道:“这个混蛋王八蛋、畜生,该杀、该死!”

    陈璐、任妍卉、李倩和洪梅都被蓝天的激怒和那一拳给惊呆了,如狮子般的吼声震得几人耳膜直响。

    “如果只是这样,我们还能忍受。可是,”洪梅擦擦眼泪继续说道:“当在房屋外的战士接到我的电话听说劫匪已全部被击毙,任务完成要她们归队时,她们便一起来到屋内。看到蓝月亮全身**昏迷不醒,而那个人质正从床上下来穿衣服,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们二话不说先是将那个人捆绑起来,一个人去弄醒蓝月亮,一个人给我打电话。我一听就火了,立刻带着一个班赶了过去。在他的家里,他表示是他一时糊涂做错了,让我们怎么惩罚他都行。可一到SH公安局他立刻就变卦了,他对公安局说:是蓝月亮看他有钱故意勾引他,自己一时把握不住才跟她上床的,完事以后要给蓝月亮5万块钱,她嫌少就伙同她的两个战友说自己**她。还把他捆绑起来送到公安局。

    警察询问那两个女战士,她俩说当时确实是在屋外,是接到归队的命令后才进屋的。进屋看到那个男的从床上下来,蓝月亮昏迷着倒在床上。

    警察说既然你们没看见他们是如何上床的,怎么就认定他是**呢?你们说蓝月亮昏迷着倒在床上,又怎么证明她不是因为羞愧装做昏迷的呢?”

    “这帮人渣,沆瀣一气,没一个好东西,都该杀。”蓝天又一次的激动,挥了挥拳,没有砸下去。

    洪梅说:“就这样他们把那个畜生给放了,还给我们武警总队打电话说你们的战士要多管教一点,别再做着丢人现眼的事。归队后,我们都不服,研究后决定由部队首长出面解决这件事。不知为什么,部队首长对此事一拖再拖,一直没有消息和结果。蓝月亮就自己去SH最高法院申诉,法院以蓝月亮无理取闹为由拒绝接受此案。

    而此时部队竟然以蓝月亮不服从纪律为由令其复员回家,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也想象到这里一定有黑幕,一怒之下也提出专业申请。参加这次行动的,知道这件事的战友们也都群情激愤地提出专业或复员的申请。结果整个中队全都背上了记大过处分后复员回家了。

    蓝月亮受到双重打击,又因为她的事导致全中队的战友都背上处分,就开始有些神智不清了。我和两个战友一起护送蓝月亮回家,跟她家人说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蓝月亮的哥哥也跟你刚才一样,听了以后气得砸碎了他家唯一一张桌子,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去打这场官司。

    第二天蓝月亮的哥哥带上家里全部积蓄又和乡亲们借了点钱,我们三个人也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可是、可是一周以后我们听说他哥哥出车祸了,等我们赶到时他哥哥已经死去两天了,人被仍在医院的停尸房里。蓝月亮的爸爸妈妈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一下连气带急再加上心疼就一病不起了。我跟两个战友商量后,就都留下来照顾他们,可还是没能让两位老人缓过来,两个月后蓝月亮的爸爸妈妈也都故去了。呜呜呜——”

    此刻,洪梅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悲痛和委屈,失声痛哭起来。

    陈璐、任妍卉见状就要上前劝慰洪梅,蓝天对陈璐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别管洪梅,让她哭,痛快的哭,把心里的委屈、不平、激愤都哭出来。

    哭了许久洪梅才在陈璐的劝慰下停止了哭声。李倩打来热水让洪梅洗洗脸,任妍卉又给她端来一杯热水让她喝下去润润嗓子。

    “后来呢?”蓝天看洪梅平静了许多以后问道。

    “亲人的相继离世,再加上前一段的冤屈,蓝月亮的病越来越重了。我们把她送进Z省的安定医院,可是又发生了怪事。蓝月亮吃了医院给的药,不但没有丝毫好转或者神情安静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狂躁了。我和已经回家的战友说了情况,她们都说这里有鬼,不能让蓝月亮在这里住了。我们无奈只好接蓝月亮出院,可医院死活不肯。没办法,我和几个战友只得强行把蓝月亮接了出来。可是病还得治呀,所以我们就辗转反侧地把蓝月亮带到T市来了。一则这里离Z省和SH市比较远,那帮人就是有势力也顾及不到这儿。二来听说这里的安定医院水平比较高,对于蓝月亮的治疗和康复有利。”

    “噢,因为你们都背着处分,所以都没有被当地民政局安置,要生活要给蓝月亮治病,可是又没有钱是吗?”蓝天说。

    “是,这个中队所有的战士都没有被当地的民政局安置。唉——”洪梅极度无奈地说。

    “洪梅,你的年龄应该比我大,我就叫你洪大姐吧。”蓝天对洪梅说:“人间是有真情的,冤屈也会得报的。现在首要问题是让大家都安顿下来,给蓝月亮治好病。仇,一定要报。冤,必须得申。洪大姐,你通知你的所有的战友,凡是愿意来T市的、愿意来蓝天集团工作的,都让她们过来。我们蓝天集团就是姐妹们的家,我蓝天就是你们的亲兄弟。”

    “啊?这?我们可是好几十号人呢,而且在这里除了打扫卫生,当当门卫别的什么都干不了的。”洪梅一听蓝天说让她的姐妹们都过来,先是异常地高兴,可随后一想这么多人怎么能安排的下呀。

    “洪大姐,别想那么多,人来了自然就有得事做了。实在不行让大家根据自己的喜好先去学习,学完以后在安排工作。总不能让为国为民流血受伤的人,就这么委屈地过后半生吧。那样,天理不容。”

    “好兄弟,我代表我的姐妹们谢谢你啦。”洪梅说着就要给蓝天跪下。

    蓝天急忙扶住她说:“大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父母之外,没有人能担当得起你这一跪。”

    蓝天的双手扶着洪梅的双臂,双臂上的迷彩服映入了蓝天的眼帘。他扭头对陈璐说:“陈总,你明天去工商局和市公安局去申办‘女子铁卫安保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就是洪梅大姐,注册地是辉煌大厦29层,注册资金100万,全职铁卫安保人数为100人。李倩你和郭薇一起参照武警迷彩服和国外女军服等,设计一套适合女子铁卫穿制服来,要合体、威武、神气,还要展露咱铁卫姐妹的傲人身姿。”

    “女子铁卫,这个名字真是一级棒,太威武、太形象了”陈璐、任妍卉尤其是李倩,对蓝天提出的“女子铁卫”赞叹不已。

    说完蓝天又想了一下对洪梅说:“能打电话通知的姐妹就打电话,不通电话的就让大家互相转告,明天把路费给她们会出去,告诉她们联系你的电话,从明天起安排专人专车在车站接她们,直到全部接完。对了她们来时让她们把人事档案都带过来,我要把让她们蒙受耻辱的冤屈处分,从她们的档案里消失。”

    说着蓝天从身上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洪梅后继续说:“给姐妹汇款时,每人多汇5000元,让她们把家安置一下,卡里的钱不够你就找陈璐。还有家里有壮劳力的,愿意来T市到建筑工地干活的,也让他们一起过来吧。”

    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大馅饼,真真实实地砸在了洪梅的头上。这突然而来的一切,让洪梅如同走进云里雾里一样。奋争过、苦求过,一切能想的办法都试过,最终都是遭受白眼和冷酷的拒绝。无望过、痛哭过,甚至都想过放弃一切。可万万没想到,今天自己莽撞的、冒失地敲开的这扇门里竟然给了她这样一个一时难以承受的惊喜。她猛然扑进蓝天的怀抱,紧紧拥抱着这个伟岸的支撑着天的身躯,她哽咽地说:“遇到了你,我们以前承受的一切都不冤了。好兄弟,中国有你,我们有你,福气呀。”

    “姐,从今天开始咱们不哭。对了,该去看看我妹妹蓝月亮去了。”蓝天轻轻地推开洪梅的身子说。

    “你妹妹?”洪梅和陈璐她们一起问道。

    “我叫蓝天,她叫蓝月亮,不是我妹妹是谁妹妹呀?”

    任妍卉和李倩也嚷嚷着要去看蓝月亮,被蓝天以不宜那么多人去而拦下了。

    在车上蓝天询问了一些关于蓝月亮的情况,特别是她哥哥的基本情况。洪梅把自己知道的都一一说给了蓝天,最后洪梅说:“你的外形还真有点像月亮的哥哥,就是壮了点,个头差不多。”

    “嗯,等会儿到医院见到蓝月亮你就说我是她哥哥,其他的有我随机应变就行了。”

    来到医院他们先是来到医生值班室,因为时间比较晚,多数医生都已经下班了,医院里只有值班医生及看护人员。

    值班医生显然认识洪梅,看她进来就说:“怎么样?蓝月亮的治疗费住院费筹措的怎样了?”

    “哦,明天医院一上班我就交。大夫,蓝月亮现在的病情怎样?”蓝天没等洪梅说话,就直接跟医生说道。

    “刚来时,治疗的效果还比较好,现在因为欠费,每天也只能给她吃‘奋乃静’维持着。我们知道她的情况,大家也很同情她,以前给她用的进口药都是按进价给她算的。可是这是医院…”

    没等医生说完,蓝天就拦住她的话说:“非常感谢医院和所有的医生,感谢为月亮治疗的大夫。明天我们先交10万元,什么时候不够我们再交。另外我们想看看她可以吗?”

    “太好了,你们交了钱,医院就可以按计划给她治疗了。不过,这病要是有家人一起配合的话,治疗效果会更好。她现在还算稳定,你们可以去看看。”医生说。

    “家人配合,如果用适合的药物加上家人的配合,她的病能否痊愈?”

    “就我个人的判断,我认为能。按中医讲她的病是从‘气’上得的,也就是因为心里窝了口气导致的神智错乱。药物只能使人情绪镇静,但是解决不了心病。”

    “哦、好,谢谢你医生,那我们就去看她了。”蓝天若有所思地说。

    蓝月亮目前因为服用了有效的药物,神智虽然不清但是狂躁的现象已经减轻许多了,所以她住的病房跟重症病人的病房不大一样。蓝天他们来到病房前,从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一个身穿条格病人服、披着一头乌黑长发、脸冲着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身影。

    “月亮,你看谁看你来了。”洪梅冲着那身影说。

    身影没有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月亮,是哥来看你啦,月亮你回头看看我,是大哥看你来了。”蓝天冲着蓝蓝月亮说。

    “哥?”蓝月亮的双肩动了一下,声音很干枯、很空洞,随后她趴在床上泣声说道:“哥,我没有哥哥了,我把哥哥害死了,哥——。”

    “月亮,哥没死,你看看,哥就在你身后、就在你身边。你回过身来看看,哥没骗你。”蓝天的话说的越来越真,也越来越坚定,而且后面声音逐渐加大了音调。

    蓝月亮停止了哭泣,慢慢地直起身向蓝天这边转过来。

    蓝天看到一张毫无表情、毫无血色的脸和空洞的眼神,但即使是这样蓝月亮仍然是漂亮的很。

    看到眼前的蓝天,空洞的眼神忽然冒出一点神采:“哥,你不是被他们害死了吗?怎么回来这儿呀?”

    “月亮呀,哥是出车祸了,不过没有死,我是被一个好心人给救了。你洪梅姐看到那具尸体不是我。你看哥是不是壮了、也比以前白了许多,对了你还记得你回家时你洪梅说你的事时,我一生气把咱家的桌子给砸碎了吗?”

    “哥——”蓝月亮一下子扑进了蓝天的怀里,呜呜呜地大哭起来。“哥,哥呀,咱爸咱妈都、都去世啦,哥、哥,呜呜呜——”

    “好妹妹,哥的好妹妹,你冤屈呀,咱家冤屈呀。好了妹妹,咱不哭、不哭了,这个仇一定得报,那些混蛋一定要受到制裁。好妹妹,你知道吗,这回救哥哥的人是在北京做大官的,他知道了你的冤屈、咱家的冤屈还有你的姐妹们受到的冤屈,他说一定差清事实帮咱们报仇。”

    “嗯、哥,嗯、呜呜,哥、哥咱碰到好人了是吗?”

    “是,月亮呀,救我的不但救了我,还给我钱让我来给你治病。为了报仇,也为了报答人家,你一定要治好病,咱们健健康康地看着坏人死,还要健健康康地跟正常人一样地活着。到那时报完仇咱去给爸妈上坟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安息好吗?”

    “嗯、哥,我听你的话,我听你的话。哥,你别离开我好吗?你要是走了我会害怕的。”

    “好妹妹,哥不离开你,哥在这儿找了份工作,还租了房子呢。等过几天你好些了,哥就接你回家住好吗?不过,你要听医生的话,要按时吃药、按时吃饭,要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还有就是以后不能胡思乱想了。要不仇就报不了,哥相信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