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二十九节:铁卫计划

第二十九节:铁卫计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但是每个人的劲头都特足,精神头特好。

    李倩和郭薇为女子铁卫设计了三套服装样式,样品正在赶制中。

    任妍卉和东郭带着复试合格的人员对拟收购的工厂进行改革和经营策划。

    王维智在与各工厂厂长以及上一级机关进行洽谈,目前取得较好的进展。

    陈璐的各项手续基本办结,而且与T市公安局就成立‘女子铁卫’的事宜进行了深入的沟通,相关工作也落实到位了。

    陈嘉和工程部的工程师们夜以继日地盯着办公楼的装修已全部完工,目前正进行卫生清洁和办公家具购置、布置等工作。

    蓝天与张建国打过招呼,随女子铁卫来T市青壮年男子都被张建国接走安置在建筑公司里了。

    这天上午,蓝天请洪梅和她原来的一位副队长一起过来。两人刚坐定,蓝天就问:“怎么样队员都到齐了吗?还有什么困难没有?”

    洪梅有些激动地说:“没有,姐妹非常感激你为她们做的一切,都说这样心里很过意不去。”

    “快别这么说,想想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想想这么多年你们吃得苦,想想你们把大好的青春献给了国家,这些真的不算什么。洪梅姐你跟姐姐们说,以后谁也不许再这样说了。只要大家团结一心一起努力就一定能打出一片天的。对了分工和组队的事进展怎样了?”

    “噢、是这样,这几天我和大家一起商议了,根据任务,哦、不是,是根据业务需要,我们将分成四个队。一队为社区安保,进驻签订合同的物业执行任务;二队为护卫,负责楼盘销售中心的执勤和护卫任务;三队为特训,负责军训基地中小学生的军训工作和射击游戏场的管理工作;四队为特卫,负责银行钱币的押送和安全警卫工作。目前的人员暂时编制在一队和二队,三队、四队只设了一个队长和特勤。我任大队长,负责全盘和外部工作。她,哦、忘了给你介绍了,她叫周慧,原任职女子特警大队教导员,现在她仍任教导员兼副大队长,负责内部生活和思想工作。目前,除蓝月亮和另一名队员之外,其他队员已经全部归队,共计29人。”

    “好,非常好。果然是铁卫呀,工作当成任务,安排的合情合理。不过洪梅姐,等工作和业务真正展开以后,现在的人员肯定不够用。你们想怎么解决呢?”

    “我们也想过了,正好今天跟你汇报一下。我们这几天看了咱金碧辉煌和金智辉煌的社区,按社区楼栋数量、面积计算,我们认为这样的社区应该安排三组执勤人员,按每组四人计算,一个社区至少需要12名队员。如果我们承接了三个同样的社区,那就是36名。销售中心护卫可安排一组四人,如果有四个项目同时销售,就是16人。银行钱币押送和安全警卫,一辆车需要四至五人,承接四个银行的押送工作,就需要20人。军训基地,如按一个班一名教官,同时接受10个班,就需要12人,射击游戏场的指导、监督、护卫等也需要12人。这样总计是96人,算上后勤人员预计需要110人。”

    “你们的计算都是按常规和全勤计算的,如遇队员生病、探亲和生理周期,就需要130人啦。另外,你们计算的还只是业务初始时期,业务扩大或者业务拓展以后呢?再者就说现在,队员只有29人,缺少的名额怎么办?”

    “每年武警和各个部队都有复员专业的女兵,这些女兵多数是从农村来的,复员后又回到家乡继续务农,或者进城打工。有一技之长的还好些,没有技能的只能做壮劳力。如果蓝总同意,我们想通过各种渠道把我们这里招收复员转业女兵的消息传出去,这让就会有大量女兵来面试。只是怕来的人太多,无法安排会给公司带来负担。”

    “凡是来自部队一线的有多少咱们就留多少,这一点一定不能改。流了汗、流了血、甚至是冒险拼命地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就该让她们有一个好去处。洪梅姐和周慧姐,你们别有顾虑,放手去做吧。”

    周慧是第一次和蓝天见面,但是对于蓝天她可听说了许多,蓝天今天这一番话,尤其是“流了汗、流了血、甚至是冒险拼命地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就该让她们有一个好去处”这番话让她感慨和激动。她起身立正,向蓝天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也许我说话政治味太浓,也许我这样说显得很矫情,但是我还的说声谢谢,谢谢你对我们女兵的理解和如此鼎力的帮助。我们付出是我们自愿的,可是我们女兵也是人需要有人理解呀。我不想恭维你,你也不需要恭维,可是我得说你是个真男人、是一个充满豪情的男人。”

    “哈哈哈,周慧姐虽然你不想恭维我,我也不需要恭维,可是姐这话我听了还是很舒服的。对了洪梅姐,咱们队员里有会骑马的吗?”

    “骑马?干吗呀?”洪梅和周慧同时问道。

    “我突发奇想,要是咱们的女子铁卫骑上高头大马,在社区里巡视、在售楼中心护卫,你们想想威武雄壮的战马,配上英姿飒爽女子铁卫,那将会怎样?你们在电视上看过大连女骑警吧?不但威风还是城市一景呢。如果咱们做了,就会成为T市的新闻,电视台、报纸跟定会进行报导和宣传的,就等于给咱女子铁卫免费做广告一样。到时你们就等着签单吧。”

    洪梅和周慧对视了一眼,然后洪梅说:“战士刚入伍时进行过骑术训练,即使没训练过的,只要有好教练一周时间,我保证训练出一个班来。”

    “一个班不够,我看至少得一个排。”蓝天给洪梅加劲地说。

    周慧想了一下对洪梅说:“洪队,乌云是内蒙人,她从小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问问她该怎么训练可以吧?”

    “嗯,正好她是一队的队长,我给她打电话问一下。”

    “把她接过来直接商量不是更好吗?”

    “好,”说着洪梅拿出手机拨通她们暂时住的酒店的电话,“喂,请转302。喂、我是洪队,让乌云接电话。乌云,你现在跑步到蓝总办公室来,对,要快。”

    陈璐选的快捷酒店离这里比较近,所以乌云很快就到了。乌云全名叫乌云琪琪格,战友嫌她名字太长就简称她乌云了。洪梅把蓝天的想法跟乌云说了一遍,乌云很兴奋地说:“没问题,内蒙古大草原的马历来就是军马的最好选择,而且我还可以请几个临时教官过来,他们原来可都是英雄的骑兵啊。就是马匹的饲养是个难事,得找懂马会养马的人。”

    蓝天听她这样说就问道:“乌云,你家放马养马吗?”

    “以前我哥就是放马的,可是后来买马的人少了很多,我家就养羊了。”

    “那你哥哥现在干嘛呢?”

    “自从不放马了,他整天就跟没魂的人似的,有时高兴了就四处找点零活干,不高兴了就整天喝酒。”

    “这样,你跟周教导员一起去你家乡买马去,请你哥哥当顾问,如果他愿意就请他来给咱们养马喂马怎样,工资吗随他要。再有你请的教官也要付给人家教导费的,给多少合适你们酌情办吧。”说完抬手看看表,然后又说:“洪队,下面的事你们商量着办吧,最好明天最出发去买马。马一定威武雄壮的高头大马,别舍不得花钱。快中午了,我得去医院给月亮送饭去了。”

    蓝天说完就走了,背后三个女人说了同样一句话:多好的哥哥呀。

    搭车来到中华炖品,柳茹兰将装好的饭菜和汤的保温桶递给蓝天说:“都还热着呢,快去吧。”

    “嗯,谢谢姐。”蓝天接过柳茹兰递给他的两个保温桶说。

    “这孩子,说什么呐你,快走。”柳茹兰白了蓝天一眼催促他快点送饭去。

    来到蓝月亮新换的高级单人病房,看到蓝月亮正与陪伴她的战友说话。此刻她的脸颊舒展了许多,眼睛里也明显地显露出神采。

    “月亮,说什么这么开心?”蓝天把保温桶放到床头柜上说。

    “哥,你怎么中午就来了,还给我带饭来呢,多麻烦呀。”蓝月亮高兴地说。

    “哥晚上有事来不了,就挤中午的时间啦。来,猜猜哥给月亮带什么好吃的啦?”忽然想起了什么,蓝天扭头对陪伴蓝月亮的战友说:“你去医院食堂吃午饭吧,月亮这有我就行了。这几天辛苦你啦。”

    “没事,我们是好姐妹,看着月亮一天天好起来,我比谁都高兴。”月亮战友说着起身去食堂了。

    “来,月亮,先喝口汤,这可是煲了一整天的当归红枣乌鸡汤呢,特鲜。”说着蓝天盛了一碗汤,坐在月亮对面一口一口地喂她喝。

    蓝月亮嘴里喝着蓝天一勺一勺喂的汤,眼睛直直地看着蓝天,眼泪不知不觉地流淌出来。心里默默地说:哥,哥哥,你要真是我哥该多好呀。

    看出蓝月亮的异常,想到这几天不断地有蓝月亮的战友到来,一定会有人说出蓝天所说所做的。那么蓝月亮也就会怀疑自己是否是她的哥哥了。从蓝月亮的眼神和流淌的泪水,蓝天断定蓝月亮已经认出或者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哥哥了。她认出啦?她知道了?那么是否能证明她的病已经大有好转呢。

    “月亮,好妹妹,你猜出来了?还是想起来了?或者你已经全都明白了?”蓝天放下盛汤的小碗,看着蓝月亮说。

    “我真想还叫你哥哥,还想把这个梦做下去。可是我知道了,我清醒了。随着这几天姐妹来看我,她们每个人几乎都说起你。你给了我、我们太多了,这份恩情姐妹们应该受。可我、我受不起,我不配呀。呜呜,以后我会在心里永远叫你哥哥的,呜呜——,原想再忍两天,再做一会有哥哥的梦。可是你刚才一勺一勺地喂我汤喝,让我、让我无法在承受了,…呜呜——”蓝月亮再也说不下去了失声痛哭起来。

    蓝天站起来走到蓝月亮跟前,轻轻地把她的头搂在怀里说:“月亮,我的好妹妹,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好哥哥,像刚才一样一勺一勺喂你汤喝、喂你饭吃。月亮呀,我的好妹妹,我愿意用一切换回你的快乐、你的幸福,我更愿意想尽一切办法洗尽你的冤屈。逝去的人永远不能再回来了,我们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祈祷。月亮呀,我的好妹妹你知道吗,哥哥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从四岁起就和哥哥相依为命。失去亲人的痛、没有父爱母爱童年的苦,没有让我失去长大的信念。再以后生活很苦很难,有时我和哥哥甚至几天都吃不上东西,可是那也没将我击倒。不知为什么,在四五岁时我就有一个信念,爸妈生我是为了让我长大、活着、成为一个真正有用的人。现在我开始这样做了,好妹妹愿意帮着哥哥一起做吗?”

    “哥——,我能吗?我是个不祥之人,不但被那畜生弄脏了身子,还连累了那么多战友、姐妹背着处分被逼复员,连累爸妈和哥哥含冤死去。我不能、不能呀。”

    “月亮,抬起头看着我。”蓝天严厉地对蓝月亮说:“那个畜生弄脏了你的身子,但是你的心灵的是圣洁的。那么多战友、姐妹与其说被你连累,不如说是她们对黑暗和邪恶的鄙视。现在我问你:你爸妈和哥哥含冤死的仇报不报?你的冤仇报不报?众姐妹的冤仇报不报?”

    “报,我活着就是为了报仇。”

    “好,那就跟哥哥一起去报仇吧。”

    “哥,你不嫌弃我?”

    “月亮,好妹妹,去洗洗脸,哥还喂你喝汤、喂你吃饭好吗?”

    “哥——,我的好哥哥——。”“扑通”一声蓝月亮跪倒在地紧紧地抱住蓝天的双腿大哭起来,只是这次哭的是那么的纵情、那么的痛快。

    蓝天搀扶起蓝月亮,让她洗好脸又喝了点水静静心情,然后准备继续喂她吃饭。这时蓝月亮的战友吃饭回来了,蓝天对她说:“你守在门口,如果有人走近这里,你就咳嗽一声。我和月亮要说几句话。”

    蓝月亮的战友出去后关上了病房的门,蓝月亮疑惑地看着蓝天问:“哥,你要说什么呀?”

    “月亮,你自己感觉是不是全好了?”蓝天问。

    “我不知道,只是不像以前迷迷糊糊地了,还有心里也不怎么烦躁了,许多事都能想,也能想通了。”

    “嗯、那好,这个情况跟谁都不要说,跟医生也不能说。过了明天哥就接你回家住几天,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能记住吗?”

    “嗯,我记住了。除了哥以外,其他人来了我都不和他们说话了。”

    “行,来快吃饭,要不都凉了。来,哥喂你。”

    “哥,刚才你喂我喝汤已经把我幸福死了,你事多快去忙吧,我自己吃就行。对了,哥你自己一切也都得小心啊。”

    “哈、好妹妹,哥记住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快吃吧。”蓝天爱抚地摸摸了蓝月亮的头,说完转身就要走。

    “哥,”蓝月亮叫住蓝天,放下碗筷从蓝天的身后紧紧抱住蓝天,脸紧紧贴在蓝天的后背。

    蓝天轻轻拍拍蓝月亮的手说:“哥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快去吃饭,要不哥可要生气。”

    “那你就生个气给我看看,”蓝月亮调皮眨眨眼地说。

    “哈哈哈哈,跟你,我没气。”蓝天心想蓝月亮应该算是基本康复了。

    下午蓝天回到金碧辉煌,把思路整理了一下,然后又打电话请洪梅过来并嘱咐只要她一人过来。

    洪梅以为出了什么事了,放下电话就急忙赶过来了。

    见到洪梅,蓝天开口便说:“洪梅姐,我可以完全信任你嘛?”

    “?”洪梅听了蓝天的话愣住了,她想了一会儿说:“我自认自己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所以你可以完全地信任我。”

    “好,有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吧,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做到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