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三十节:中国凤组

第三十节:中国凤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让洪梅坐下后说:“第一,我需要两到三名有特种兵侦查员经历的人,而且人必须可靠干练。”

    “有,现在就有,而且都是我一手带起来的。如果蓝月亮没病,她可是最棒的侦察兵呢。”

    “哦,很好。第二就是今天你就找那两名队员单独谈话,要她们以合适的理由从女子铁卫中退出,然后给她们安排其他的身份去执行由你传达她们的绝密任务,而且以后也不在蓝天集团的公开场合露面。他们的一切费用全部报销,并由我个人出。”

    “没问题,我去说。”

    “第三就是给蓝月亮还有众姐妹报仇的事。今天中午我去看月亮,她基本康复了。但是心结解不开,她的病就永远不会好。所以我要创造一个机会,让蓝月亮亲手杀死那个禽兽。以后我会采取其他方式和方法,让那些人渣都受到法律或正义的制裁。”

    “蓝天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背景,也不知道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该做的,请你放心我洪梅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

    “好,好姐姐。”蓝天紧紧握住洪梅的双手说:“有些事情现在还不便跟洪梅你姐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洪梅姐你刚才说的我的行为都是正义的行动。如果那一天你发觉我蓝天欺骗了你,到那时就请洪梅姐亲手杀了我。”

    “好,说说你的计划吧。”

    “我先前已经安排人去全面收集和调查SH市孙洪凯和与他有关联人的资料了,现在由你向两名侦查员传达,要她们立即赶往SH市,跟踪孙洪凯,全面掌握他的动态,包括自居饮食、娱乐休闲、工作交往等。记录下他比较固定的居所,了解居所周围的各条道路,制定出进、退路线图。”

    “好,没问题。”军人就是这样,做好该做的,而不该问的她绝对不会问。

    “洪梅姐,你知道吗,你这样做,等于是间接地加入到我们的组织中来了,你好好想想,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我当武警战士,是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保卫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但是在实际情况中,也确实有法律不能触及或者暂时无能为力的情况发生。既然眼前有一条能匡扶正义,惩治贪官污吏恶霸为民除害的道路,我不会放弃,所以我不后悔,永远不!”

    “好,洪梅姐,我现在正式委托你组建正义天使中国凤组,任命你为中国凤组组长。你们的代号是‘铁血女卫’,组员定为四人。你可以从女子铁卫中挑选,刚才你说的两人如果符合要求,并且征得她们同意,就可以发展成为凤组组员,另一人由你斟酌。如果蓝月亮康复正常了,也可以让她就加入。”

    “蓝月亮无论身手还是侦查及跟踪能力在全队都是佼佼者,她可以成为中国凤组成员,但不进入‘铁血女卫’。我建议她康复以后作为你的私人保镖或者秘书留在你身边,以备你不方便出手或行动时出面。另外,即使她康复了,我想暂时也离不开你这个哥哥对她心理的照应。”

    “好,就按你的建议办吧。”蓝天说完从皮包中拿出四部手机递给洪梅,然后说:“这四部手机是特别制作的,除了目前最高级别的侦查卫星探测器之外,其它的任何方式均搜索不到它的信号,它作为中国凤组成员之间联络使用。另外你记下这个网址,要记在脑子里。以后任何行动及命令的下达均通过这个网址,看懂之后即可删除。同时中国凤组多数时间只参与情报收集,特定猎物的跟踪和猎杀行动的配合。一般情况下,不准许你们执行猎杀行动,明白吗?”

    “明白。”洪梅后面似乎还有话,但她犹豫一下后还是没说。

    蓝天看到了就说:“有什么话就说吧。”

    “凤组成立以后,你、你能不能大家见个面。我想,你跟大家见面以后,会让她们更加坚定和更忠诚的。”

    “好,就这么定。”蓝天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洪梅走后蓝天掏出方英华的名片,然后拿起手机拨通方英华的电话。电话一通就传来标准的自我介绍声:“英华律师事务所,我是方英华,您好。”

    “英华兄,我是蓝天。还记得你在酒吧里帮助过的那个人吗?”

    “噢,是你呀。你好,怎么样最近又吃醉几会呀?”看来方英华对蓝天的印象还挺深,也许是因为当时有绝色美女陈璐在场的原因吧。

    “英华兄,罪过呀,这么久了才想起向英华兄道谢,不会怪罪小弟吧。”

    “怎么会,怎么会。老弟今天找我不会是有事吧?”

    “哈,知我心者英华兄也。说来惭愧,有事时才想起英华兄。英华兄今天有空闲吗,有几个事想向英华兄当面请教呢。”

    “请教不敢当,也就是一起聊聊,提个建议而已。这空闲吗,我是天天有。”方英华说的后半句话,多少显得有些无奈和寂寥。

    “好,英华兄,咱们6点在中华炖品见,不见不散。”

    看看时间刚3:30,蓝天叫李倩去买几个最高档的聘书。蓝天在一张纸上用毛笔练习写着:特别聘请方英华为蓝天投资、蓝天行销、蓝天咨询高级法律顾问兼首席大律师。练了几遍才觉得写的比较好看一点,此时李倩已经把里面空白、外表精美的聘书买回来了。

    李倩把几本聘书放到蓝天的办公桌上,看到蓝天练习的字就拿过看看。蓝天打趣地说:“怎么样,有书法大家的风采吧?”

    “嗯,有,比螃蟹爬的好十万倍呢。”

    “是吗?你这样捧我,我可会晕掉的呀。哈哈。对了李倩你跟郭薇设计的女子铁卫服进行的怎么样了?还有你们再抓紧时间,设计并赶制出一套女子铁卫骑士服。还有你告诉任妍卉和东郭,开盘仪式上我将给她们一个惊喜,开盘时间往后延一点,时间待定。”

    “为什么?”

    “秘密,好了,我该大显身手了。李倩,笔墨伺候。”

    “切、是拿我当书童呢还是当丫鬟呢?”李倩嘴里这样说,可已经手脚麻利地将聘书内页给蓝天展开,还用东西压住,把墨盒放到边上又把毛笔递给蓝天。整个一个书童兼丫鬟。

    写好,吹干墨迹,又装进聘书封套里。蓝天又指挥李倩说:“麻烦你请在这上按顺序并排盖上三个公司的公章。”原来李倩有一个特殊的工作,就是保管三个公司全部的公章和机密文件。

    “好吧,一会儿也不让人家闲着。”话是这么说,可露出小龅牙的笑暴露李倩的心情。“等印油干了在合上。”蓝天的话追着李倩嘱咐到。

    差5分六点,蓝天便等后在中华炖品的门前。都说律师的时间观念很强,果然方英华六点整时下了的士。蓝天大步迎上去并伸出手捂住方英华伸过来的手说:“英华兄果然准时的很呐,哈哈,想好今天怎么收律师费了吗?”

    “哈哈,好你个蓝天,我可是个施恩图报的人呀,这么久才打电话给我,让我都快失望了。不过还好,总算没让我死不瞑目。哈哈。律师费吗,就看你见天的表现了。”方英华与蓝天一见如故地说。

    “英华兄请,”蓝天做了一手放到腹部弯下腰,一手伸出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呀,哈哈哈哈,快走吧。”方英华锤了蓝天一拳后说道。

    蓝天提前跟柳茹兰打过招呼了,所以酒菜在整六点时便已经摆好。

    蓝天把酒倒好,端起来说道:“英华兄,这第一杯酒就当小弟赔罪了,同时更是感谢英华兄那天的帮助。英华兄,请。”

    “哈,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蓝天你就不必再客气啦。这杯酒为咱兄弟第二次见面干,请。”方英华修改了蓝天喝酒的理由,也端起杯与蓝天碰杯后,干掉。

    “对了蓝天,你知道吗?就是你醉酒的那天,那个叫李得权的副市长被人杀死在酒吧的包房里,据说死时正和一个全身**的女人干那事呢。还有,听说他死之前曾包房里与T市最大的黑道头目黑虎帮的帮主张三贵见过面。”

    “噢,是吗?早知道就不喝醉了,看个热闹也好呀。对了,英华兄最近的生意可好?”蓝天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唉—,别提了。来,蓝天咱们再干一杯。”方英华听蓝天提起自己的业务,心中一片黯然。

    蓝天又将酒杯倒满酒说:“英华兄,怎么叹起气来了。这可不像能写出‘天地自有公道在,不怕人间鬼神来。敢洗冤情荡污浊,挑灯看剑筑明台’这样豪情诗句的英华兄了。”

    “正是因为我‘天地自有公道在,不怕人间鬼神来’的刚直,得罪了许多有权有势的当官者。更可恨的是在一些案子上,法院利用回避制度让我得不到上法庭替冤屈者打官司机会。那还来的生意可作呀。”方英华此刻脸上显露着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英华兄以后作何打算?”蓝天紧跟着问了一句。

    “打算?除了懂法律做律师,别的我什么都不会,你说我能打算什么呢?”

    “如果有公司聘请你做他们的法律顾问或者专职律师,英华兄会考虑吗?”

    “老弟,你别开玩笑了,来,喝酒。我说蓝天,你怎么那么幼稚呢?你想我得罪的是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我到那个企业哪个企业还不是跟着我一块倒霉呀?别说不会有人请我,就是有,我也不能去。”

    “那英华兄就这样沉沦下去吗?看来,我蓝天看错你了。‘天地自有公道在,不怕人间鬼神来。敢洗冤情荡污浊,挑灯看剑筑明台’,唉,可惜一首好诗呀。鬼神没来你就这样,还说什么‘敢洗冤情荡污浊’?是条汉子你就挺起胸膛来,是条汉子你就跟邪恶抗争去。公道也好、正义也罢,都是争出来的。在权势凌驾于法律之上时,不正需要我们挺身而出、大义凛然的去抗争吗。”

    方英华惊诧地看着蓝天,他被蓝天的一席话给惊呆了。这个比自己小,甚至感觉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可是就是这个毛头小伙,在他面前说出这一番惊天地的话来。是呀,自己的勇气呢哪去了?几次回避,就磨得自己没脾气了?几番威胁,就让自己退缩了?业务冷清,就让自己消沉了?当初题写‘天地自有公道在,不怕人间鬼神来。敢洗冤情荡污浊,挑灯看剑筑明台’的豪情和斗志哪去了啊?

    想到此,方英华羞愧地低下了头。

    “英华兄,我希望你无论何时,都不要把头低下。‘天地自有公道在’,只要你敢,我就是第一个站在你身边的人。只要你还想,今天我就代表蓝天集团聘请做高级法律顾问及全权委托大律师。”说着蓝天从皮包里拿出那个精致的聘书。

    蓝天没有把聘书直接递给方英华,而是将聘书冲着他打开,让他看到聘书上的内容。

    方英华站起身了,先是扫除脸上的颓废之气换回一脸的英气,双眼也放射出炯炯有神的光来,他说:“你的话有如棒喝,让我清醒了。谢谢你蓝天,来,我给你满上,敬你一杯,干。”

    “那我也借花献佛,敬蓝天集团的高级法律顾问兼首席大律师一杯。”

    “干!”“干!”

    “英华兄,看来你今天应该给我付律师费了,来,再喝一杯。”

    “嗯,是得付给你律师费,不过我现在没钱,先欠着。来来来,喝酒。”

    “那不行,本人做生意概不赊欠。”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开时,蓝天将一个档案袋交给方英华,并说:“这里有点资料,你拿回去仔细研究一下,然后制定一个计划。”

    转天上午刚上班,蓝天来到陈璐的办公室。

    “姐,不,是陈总经理。请问陈总经理今天上午的工作是否繁忙呀?”

    “忙于不忙有什么区别吗?有事说,吞吞吐吐的干嘛?”

    “是这样,昨天我去看月亮了,感觉她回复的挺好,医生说如果能够配合家庭生活式辅助治疗,效果会更好,所以我想今天接她回家住几天。”

    “好呀,这是好事。你—?”

    “我想请姐跟我一块去接,另外,有姐跟着道上也好给月亮买点穿的、用的呀。”

    “你一磨叽我就知道找我没好事,你认妹妹怎么就得我受累呢?”

    “你不是我姐姐吗,弟弟有事姐姐能不帮吗?再说月亮不也是你的妹妹吗。”

    “做你妹妹都享福,当你姐姐都受罪,我改了,也做你妹妹了。”

    “这可不行,虽然说姐姐你看着比我还要小几岁,可事实你是我姐姐,这一点谁也不能改,谁改我跟谁急。当然姐姐除外。”

    “你就贫吧,什么时候去?”

    “把工作安排好就走,对了叫上洪梅。”

    三人来到医院先去找医生了解了一下蓝月亮的情况,然后由陈璐跟医生说:“我们想把我妹妹接回家住几天,一方面配合现在的治疗,另一方也想让她适应一下家的感觉,大夫您看可以吗?”

    “根据蓝月亮现在的情况来看,可以试一试,不过必须有专人陪伴,还有就是有什么问题及时通知我们。病人未康复暂时出院,需要你们在保证书上签上字。”显然医生对兰月亮的康复也很有信心,所以就同意了。

    签好字,三人来到蓝月亮的病房。听说要跟哥哥回家住几天,月亮显得十分高兴。因为是暂时回家,所以除了每天必吃的药以外其他都没带,简单收拾一下就离开了医院。

    坐在陈璐的车上,蓝月亮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致。路过一家大超市时,陈璐在停车场停下车,然后问蓝天:“你跟我们进去吗?”

    “不了,我要打几个电话,你们去吧。衣服买两三套就行,过两天再去服装专卖店去买。还有多买点鱼肉和蔬菜,中午我给你们好好露一手。”

    蓝天打完几个电话,陈璐她们已经出来了。“这么快?”蓝天随口问道。

    “快?都一个小时呢,月亮这不要那不要的,就想急着回家呢。是我强买了几件衣服和穿的呢。菜也买好,中午可别让我们姐妹失望呦。”陈璐说着上车打着火,红色帕萨特2.0驶向蓝天的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