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三十五节:温情一天

第三十五节:温情一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哎呀、喂,唔”蓝天一下子抱起小丹阳,原地转了几个圈才放下。“想大哥哥了吗?”

    “不想,大哥哥坏,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大哥哥是不是不要小丹阳了?”紧紧拉着蓝天的手,小丹阳眼里含着泪说。

    “噢,丹阳不哭,是大哥哥不好,以后保证听小丹阳的话,让大哥哥什么时候来,大哥哥就什么时候来看丹阳好吗?嗯,来大哥哥背着你回家,算是对大哥哥的惩罚行吗?”

    “大哥哥累了,小丹阳不让大哥哥背。只要大哥哥不离开小丹阳就行。”

    “大哥哥说过的,不会不要小丹阳的。只是最近呀太忙了,以后不会了。来,让大哥哥背着,听话,对,搂紧喽。”蓝天背着小丹阳,小丹阳趴在蓝天的背上,两只小手紧紧搂着蓝天的脖子。

    陈璐搀扶着秦可馨,蓝月亮跟着一起来到屋里,秦可馨看着蓝月亮说:“这闺女怎么看怎么叫人爱,这名字也好听。这人呀真跟那月亮似的,”说到这儿秦可馨停住了,跟月亮似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难道蓝月亮也…?要不龙儿怎么会认她做妹妹呢。想到此同情之心和亲情之感同时涌上秦可馨的心头,她拉着蓝月亮的手说:“月亮呀,虽然我是龙儿的干妈,可是我把他当亲生的儿子,他也把我当成了自己的亲妈。你是龙儿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女儿啦。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妈妈。”

    亲情冲溃了蓝月亮心里本来就不坚固的堤防,她喊了一声“妈”便扑进秦可馨的怀里。

    听了陈璐对蓝月亮身世的简单叙述,秦可馨哭的跟个泪人一般一样了。她抱紧蓝月亮说:“孩子,苦难都过去了,咱不哭了。有龙儿在你的仇就一定能报,有龙儿和干妈在,月亮以后的日子就越过越快乐。”

    “有龙儿在你的仇就一定能报”?陈璐听了秦可馨的话心里一愣,姨妈这话是什么意思呀?难道蓝天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不成?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肯接受我的爱?

    “漂亮姐姐在哪呢?”一进院门小丹阳就从蓝天的背上溜下来,边往屋里跑边喊道。

    路上蓝天跟小丹阳说了来了一个漂亮的姐姐叫蓝月亮,要跟小丹阳一起住几天,所以小丹阳特别的高兴。

    听到小丹阳的喊声,陈璐和蓝月亮都从屋里出来了。蓝月亮看到丹阳跟蓝天说的一摸一样,甚至比他说的还要美丽。就蹲下身来张开双臂迎着小丹阳,嘴里说:“漂亮美丽可爱的小丹阳,是你吗?”

    小丹阳跑到蓝月亮跟前停住了,她忽闪着大大的毛毛眼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够,然后才说:“你就是大哥哥说的那个漂亮的姐姐?你比大哥哥说的还漂亮,比我都漂亮。”说着扑进蓝月亮的怀里。

    “姐姐不漂亮,小丹阳才漂亮呢。你是小太阳,我是小月亮。没有太阳发出的光,月亮怎么能亮起来呢。”蓝月亮搂着小丹阳疼爱地抚摸着小丹阳的脸蛋说道。

    “大哥哥你说是不是姐姐更漂亮?”问完蓝天小丹阳又扭头问蓝月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姐姐叫蓝月亮,姐姐还知道你叫蓝天丹阳对不对。”蓝月亮对小丹阳说道。

    “姐姐叫蓝月亮,这个名字真好听。”小丹阳忘了比较她跟蓝月亮谁更漂亮了,一听蓝月亮的名字就又开始新话题了“我要改名字,嗯,我就改叫蓝丹阳吧,对就叫蓝丹阳。”

    这时陈璐插话说:“小丹阳越来越厉害了,都能给自己改名字了。不过大姐姐觉得蓝天丹阳比蓝丹阳更好、更有气魄、更漂亮,你的名字再加上漂亮就跟月亮一样漂亮了。”

    “是吗?大哥哥,”小丹阳抬头问蓝天。

    “嗯,大姐姐说的对。而且小丹阳是最漂亮的小美眉。”蓝天哄着小丹阳说。

    “呵呵,你们都漂亮,但是我们家的小丹阳最漂亮。不过漂亮也得吃饭呀,来,丹阳和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尝尝奶奶的手艺去。”

    “噢,吃奶奶做得好饭去喽。”小丹阳一蹦一跳地跑进屋里。

    吃完饭,小丹阳对蓝天说:“大哥哥,今天奶奶的腰疼,没抬水给大蚌壳换水。一会儿大哥哥跟小丹阳一起抬水去好吗?”

    “抬水?给大蚌壳换水?还天天换呀”蓝天知道秦可馨把巨蚌养在家里,不过并不知道是天天抬水来换。

    “是呀,我跟奶奶天天抬水去,是去前面那条河里抬水。奶奶说那个大蚌壳是在那条河里生的,只能喝河里的水才能活着。所以我跟奶奶就天天去抬水给大蚌壳喝。”

    听小丹阳说完,蓝天赶紧问秦可馨:“干妈,您的腰怎么了?您怎么不告诉我们呀。咱去医院。”

    “没事,老毛病了。这一变天就犯病,缓缓就好了。”秦可馨毫不在意地说。

    “干妈,是我不好,不该让您照看小丹阳,看把您累坏。”蓝天心里有些愧疚地说。

    “说什么呢龙儿,再这么说你就不是我儿子。小丹阳不但乖,而且给我带来的快乐是你们想都想不到的。来奶奶的小乖乖,过来咱不理你这个臭大哥哥啦。”秦可馨假装生气地说。

    小丹阳一边看着蓝天一边拉着秦可馨的衣袖说:“奶奶别生气,是大哥哥疼奶奶,怕奶奶生病才说的。”说完又跑过来拉住蓝天的手小声说:“大哥哥,你快给奶奶道歉,跟奶奶说对不起,你看你都让奶奶生气啦。”

    小丹阳说完,屋子里所有的人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秦可馨搂着小丹阳说:“有小丹阳在奶奶身边,奶奶什么气呀全都没了。”

    陈璐把姨妈用荷花缸养巨蚌的事跟蓝天说了,但是没有告诉他自己手捧巨蚌的情景。陈璐说完,蓝天又问秦可馨说:“干妈,您是不是因为抬水扭了腰才加重腰病的呀?”

    “也可能是昨天从河坡上来时闪了一下,不过没事,歇几天就好。”

    “干妈,您先歇会儿,我跟小丹阳抬完水给您按摩一下,也许能好的快点。对了小丹阳,你下午不上课呀?”蓝天安慰一下秦可馨又对小丹阳说。

    “大哥哥,你真笨,今天是星期二,下午没有课。走,快去抬水,回来大哥哥好给奶奶按摩。”小丹阳说完屋里又是一片笑声。

    蓝天和小丹阳抬来水,在小丹阳的带领下来到东厢房的套屋,慢慢地把水倒进荷花缸里。巨蚌像是尝到了新鲜的河水,慢慢张开壳体散射出淡黄色的光来。

    蓝天并没有过多注意这些,倒完水便来到秦可馨的屋子里说:“干妈,您趴在床边,我给您按摩一下。”秦可馨连说不用不用,结果抵不住陈璐、蓝月亮和小丹阳的连劝带拉的,只好趴在床上。

    蓝天躬身站在床前,用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三个手指先是顺着秦可馨的脊椎两侧从上向下按了一遍,按后又在腰椎的两侧逐渐加重指力地按了几下,每按一下都问秦可馨一句:“干妈,这里感觉怎么样,疼吗?是那种疼。”接着便从下至上地按压了一遍腰椎、脊椎。停下手以后,蓝天说:“干妈,您的脊椎基本没有问题,腰椎有骨刺而且第四和第五节腰椎间有腰椎间盘滑出的可能。骨刺只能用药慢慢治疗了,这腰椎间盘滑出我试试看。”

    陈璐听了忙说:“蓝天你行吗?听说腰椎间盘滑出这并挺厉害的,弄不好会瘫痪的。”

    没等蓝天说话,秦可馨先说了:“璐璐,龙儿说他试试,其实就是说他能治。龙儿你就看着给干妈治吧,让我怎么配合你你就说。”

    蓝天让秦可馨起来先休息一下,趁这个机会他对陈璐说,其实也是在告诉别人:“腰椎间盘滑出,多数是因用力不当或者受凉过力造成的,只要用巧妙的手法将腰椎间盘复位,以后多注意一点就没事了。”说这话看着秦可馨,等到秦可馨呼吸的比较均匀了,蓝天说道:“干妈您还是向刚才那样趴着,双手拉住床把手,姐你去帮忙也拉着我干妈的手。对,就这样。月亮你到干妈的脚后面蹲下双手握住两腿最末端,使劲拉住,对,再使劲,对使劲。”蓝天一边指挥着陈璐和蓝月亮,一边用右手来回摸着秦可馨腰椎。

    “使劲,松。”

    随着蓝天突然的一声喊陈璐和蓝月亮同时使劲拉紧了秦可馨的双手和双腿,蓝天顺势用手指一按,等蓝天的“松”字出口,陈璐和蓝月亮的手也同时松开了。其实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蓝天就势将滑出的腰椎间盘复原到位了。

    在别人眼里,蓝天还没有陈璐和蓝月亮费劲呢。可是陈璐和蓝月亮除了被蓝天大声的一喊吓得心突突地乱跳之外,连一点汗都没流。但是此刻的蓝天却像是虚脱了一般,浑身上下全都是汗。坐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蓝天对陈璐和蓝月亮说:“你们慢慢扶起干妈,先坐一会儿,然后站到地上慢慢地轻微地活动一下腰部。”

    秦可馨在两女搀扶下,慢慢坐起来,又慢慢下地,再慢慢地活动着腰。陈璐担心地问:“姨妈,您感觉怎么样?有事您可地说呀。”

    “还别说,这腰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走路也有劲了,好了。”秦可馨学着广告里的词说道。

    “真的姨妈?”陈璐不相信地追问了一句。

    “姐,你放心吧,干妈说的没错。我敢保证我干妈的腰椎没事了。”气息和神态都恢复了正常的蓝天说。

    秦可馨慢慢地试着加大了活动范围,感觉正常。“龙儿,你可真神呀,都能开跌打损伤医院了。对了,一提这治病和医院我想起来,璐璐呀、月亮你们俩跟我来。龙儿你就跟小丹阳在这屋歇会吧,看把你累的。”

    陈璐大概猜到点什么,就说:“姨妈,事也不急在一时,您先休息好再说行吗。”蓝天也说:“干妈,虽然腰椎好了、没事了,您也得让它缓缓呀。再说什么事呀这么着急?”

    “我这不没事了吗,你们都别管。月亮你跟妈走。”秦可馨有点不高兴地说。

    “干妈,要不我也跟您去吧。”蓝天怕秦可馨不高兴问道。

    秦可馨摇摇头说:“这是我们女人的事,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你歇着吧。”说着拉着蓝月亮向外走,陈璐没法只好跟着。不过从姨妈走路的姿势看,腰确实没什么问题了。

    蓝月亮不知道秦可馨要干什么,为了不让老人不高兴,她乖乖地跟着秦可馨来到东厢房。进了屋打开套间的门,蓝月亮看到刚才小丹阳说的那口荷花缸。

    这时秦可馨才对蓝月亮说:“闺女,这缸里养着龙儿得来的宝贝,这个宝贝有很多神秘的功能,其中一项就是清心醒脑。虽说你的病都康复了,可是妈呀怕你留下病跟儿。一会儿你按妈说的做,让这宝贝给你把所有病根儿都去喽。”

    蓝月亮这才明白秦可馨带她来干嘛,心里一阵感动。自己今天才来,才跟这位慈祥的老人认识,可她心里却是那么的关爱我、想着我。

    “闺女,把心气放平,”秦可馨说着跟上次陈璐捧巨蚌一样,把蓝月亮的衣袖挽起来,然后接着说:“把手放进水润湿,嗯,慢慢地把手伸进水里,向下到底。双手捧住巨蚌的底部,慢慢把它捧出来。对,放到胸前靠上的位置。”

    蓝月亮的双手捧到巨蚌时,巨蚌便发出淡蓝色的光芒。蓝月亮把巨蚌捧出后,蓝光四射一片清透的感觉。当巨蚌被蓝月亮捧到胸前时,巨蚌那巨大的壳慢慢张开了,沁人心脾的气息剧烈地扑向蓝月亮,迫使她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此时奇异的事发生了,排成弧形的七色珍珠中那颗蓝色珍珠竟然飘起并急速地弹进蓝月亮的口中。蓝月亮刚感觉到一件无比的润滑和清新东西入口,那颗珍珠竟然滚进了蓝月亮的咽喉。蓝月亮直觉得有如仙果般的清香、清新、爽滑的像液体又像气息一样,自咽喉随着珍珠直达腹部,然后又从腹部发散到全身,最后那股气息直冲脑顶。

    慢慢闭上嘴、合上眼,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从天而降,如醍醐灌顶、如沐浴甘露、如漫步仙境一般。

    睁开眼,看到秦可馨的笑和陈璐的诧异,再看巨蚌内少了一颗蓝色珍珠。啊,自己把哥哥的宝贝里的蓝色珍珠给吃下去了,这可怎么办呀?赶紧吐出来吧。然而,此刻脑中的灵台如明镜一般让蓝月亮感到那颗珍珠已经融化开来,珍珠变成了液体,渗透到自己的全身。

    “好、好、好,”秦可馨连说乐三个好字,然后说道:“闺女,别愣着,把巨蚌还慢慢地放回缸底。”

    放好巨蚌,蓝月亮对秦可馨说:“妈,我不小心把蓝色珍珠给咽下去了,而且还感到它已经融化了。这可怎么办呀?这可是哥的宝贝呀。”

    “呵呵,傻丫头,这就是缘分。来,妈告诉你。”秦可馨在蓝月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蓝月亮听了既高兴又不安。等秦可馨说完,蓝月亮脸色羞红地说:“妈,我是愿意,可是我的身子已经脏了,不能那样服侍哥哥呀。”

    “闺女呀,那珍珠是有灵性的,如果你真脏,它是不会进入你口中的。再说,即便你身子被弄脏了,你的心呢?你的心还是纯洁的不是吗。”秦可馨的话跟蓝天以前说蓝月亮的话几乎一样,但是起到的效果却远远大于蓝天的话。

    这是陈璐走过来用手搂住蓝月亮说:“好妹妹,听妈的话吧,以后咱姐妹在一起,要好好地照顾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