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四十节:蓝天一龙

第四十节:蓝天一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穿着伴郎的服装很别扭地坐在贵宾休息室里吸烟,他很不喜欢这身衣服,太板太不随意了。

    忽然他听到一个让他更不自在的声音:下面有请蓝天集团的董事长致谢词。

    这是陈璐的声音,她又再搞突然袭击。本来蓝天集团成立的仪式里,在蓝天自己的强烈要求下把他讲话的环节去掉了。可是这个陈璐到此时却偏偏有弄出个蓝天集团董事长致谢词,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市委和市府的主要领导都在、还有黄振岳和几个老将军在、还有那么多的嘉宾和记者。陈璐的帐只能以后算,但现在的场面必须得应付过去。

    蓝天熄灭了手中吸了半截的烟,站起身走向贵宾室通向主席台的通道,一边走一边想着台词。

    陈璐之所以在此刻要把蓝天推向前台,一则是市委、市府主要领导都在,而且何书记几乎对黄振岳特别的尊敬,好像关系非同一般,此刻相见能够为日后顺利的发展应得更多的支持和关注;二则蓝天身份虽然需要隐秘,但是大隐隐于市是非常有道理的。你的曝光率越高人们就越不会怀疑你的身份,其实就是对蓝天隐秘身份的最好保护。所以才不顾事前约定,愣是把蓝天推向了前台。

    蓝天集团的老板一直以来就是个神秘的人物,许多人都非常希望一睹其风采和见识一下他满腹经纶和才华。所以当陈璐说出“蓝天集团董事长致谢词”后,都翘首以待。

    主席台上就坐的人,除了黄振岳和李博文之外,其他的人目前还都不知道蓝天集团的老板是谁,是谁在T市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正当人们期待之时蓝天走到台上,他先是冲主席台就坐的人深鞠一躬,然后又向台下深鞠一躬。他没有看心里正在担心的陈璐,虽然心里对陈璐很不满,但是这个场还是得圆呀。他几步走到话筒前说:“非常抱歉,蓝天集团董事长刚刚迎娶到新娘,正在赶往这里。他委托我向今天前来参加蓝天集团成立以及他的婚礼的所有来宾深表歉意和衷心的感谢。”

    蓝天说完这句话陈璐一愣、李博文也是一愣,黄振岳也是不明所以。

    何伟强听了蓝天的声音后思索着,这声音和语调怎么有一点点熟悉呢。以前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啊,更没有在任何场合听到过这个声音,可是怎么感觉就这么熟悉呢?心里想着不由得抬眼看过去,这个年轻人既显得很特别又看上去很普通。你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像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当你再去看他第二眼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他与你像是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

    何伟强扭头向身边的黄振岳说着什么,黄振岳时而点头时而摇摇头,何伟强说了几句便停住询问。

    台下的许多人都不认识蓝天,即使是蓝天集团的人也只知道他是集团的人而已。蓝天的一番话顿时让人感到今天这事有点意思,集团成立这么大的事而且还有T市的主要领导在场,董事长不在这里应酬却跑去迎接自己的新娘去了。哈哈,这算是怎么一会子事呢。

    此时蓝天的耳麦里传来东郭的声音:新郎、新娘到。于是蓝天赶快对着话筒说道:“各位嘉宾,蓝天集团董事长已经赶到,我们热烈欢迎李梦楠先生携新娘柳茹兰女士上台致词。”

    蓝天说完自己便快步走下台去,他是李梦楠的伴郎必须在这个时候陪在李梦楠身边。陈璐此刻也换了一身装束来到柳茹兰身边,主席台就交给任妍卉一个人了。

    这里最倒霉的要算李梦楠了,他按照蓝天的要求先是练习了三天新娘迎娶的礼仪,然后又在乌云琪琪格请来教官的指导下练习两天骑马,然后今天便穿着长袍马褂、骑着高头大马前往中华炖品门前发了一通红包、说了几车好话,“娘家人”才让他进到中华炖品的大厅里。

    李梦楠进来一看当时脑袋就晕了,五位身穿红裤红褂、头盖红盖头的新娘一拉溜地坐在那里,李梦楠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选错了人,那他今天就别想把新娘抱进花轿娶回家。

    幸亏李梦楠跟柳茹兰是“老夫老妻”的了,再加上柳茹兰再嫁心切偷偷地露出自己的小手,让李梦楠看到他们的定情戒指,才“准确”地选对了新娘。

    一路上李梦楠骑着马在前,柳茹兰坐着花轿在后,女子铁骑卫两边护卫着,前面敞篷车里东郭端着摄像机录着像,后面敞篷车里女子18乐坊演奏着丝竹乐“喜洋洋”浩浩荡荡地向辉煌大厦行进。

    到了这里又被告知新郎和新娘要换上西装和婚纱,于是又忙手忙脚地脱出身上穿的,再换上预备好的。

    刚刚穿戴停当,这不又传来蓝天的声音,让他跟新娘上台致词。不明就里的李梦楠只好手拉着柳茹兰的手两人甜蜜地走上主席台。

    大厅里响起了“婚礼奏鸣曲”,柳茹兰在陈璐的陪伴下,婚纱的拖摆被小丹阳和另一个小男生提着慢慢从右侧走上主席台。李梦楠则由蓝天陪着,从左侧走上主席台。

    走上主席台的时候,蓝天悄悄地在李梦楠耳边嘀咕了几句。李梦楠看看蓝天没有说话,心想你等吧小子,等我的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上了主席台,李梦楠向柳茹兰伸出了一只手,柳茹兰也伸出手与李梦楠的手握在一起,然后两人一起走近话筒前。

    “非常感谢各位嘉宾、感谢市委和市政府领导、感谢老将军们见证这个历史的时刻。今天可谓是集五喜于一天,尤其是蓝天女子铁卫的姑娘们即将落户于在T市,有了自己真正的家,有了今天在座的各位亲人。”说完李梦楠和柳茹兰分别向台上和台下深深地三鞠躬。

    “下面我宣布李梦楠先生与柳茹兰女士的结婚典礼现在开始,”任妍卉等李梦楠和柳茹兰三鞠躬完毕后立刻说道。

    薛惠玲、方英华和东郭一起走上主席台,他们将与任妍卉一起主持这个盛大的婚礼。

    婚礼过后,绝大多数人都拥进了自助餐婚宴的餐厅了。

    T市的几位主要领导则不会凑这个热闹了,他们纷纷起身告辞。唯独何伟强没走,一来他得陪陪黄振岳,二来他想了解一下蓝天其人。因为他刚才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印象很深的小女孩小丹阳。李得权的事处理以后,他也曾派人找过李得权的小女儿,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更没有任何线索。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场合却意外地看到了这个变化很大的小女孩,而且当婚礼结束后,这个小女孩竟然扑到黄振岳怀里,亲切地称呼黄振岳“爷爷”,这就不得不让他更加留意了。

    “黄老,这孩子?”在贵宾室里,何伟强坐在黄振岳身旁,见身边没人他低声问道。

    “哦,丹阳去把蓝天大哥哥叫来,就说我找他有事。别跑啊。”黄振岳先把小丹阳打发走,才对何伟强说了收留小丹阳的经过。刚说完小丹阳便牵着蓝天手过来了。

    看到蓝天,黄振岳就说:“蓝天快过来,见见你何伯伯,他可是你们父母官呀。”

    蓝天因为不知道何伟强与黄振岳的关系,一时间不知是喊“何伯伯”好,还是称呼“何书记”对。何伟强听了黄振岳的话急忙说:“黄老,您这不是难为我跟蓝天兄弟吗?您是我的老首长如同我父亲一般,蓝天是您的干儿子,你怎么让他叫我何伯伯呢。”何伟强跟黄振岳说完又转身对蓝天说:“哈哈,蓝天呀,早就听黄老说起过你,早就想跟你见个面一起聊聊,没想到到今天才得以见面呀。”说着向蓝天伸出了右手。

    何伟强如此说其实就是再告诉蓝天,我是你干爹老部下,而且关系非常的好。以便打消蓝天心里的顾虑。

    蓝天伸出手与何伟强的手握在一起,他说:“何伯伯好,无论怎么说您都是蓝天的长辈。以后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只要我蓝天能做到的就一定做到。”

    “呵呵,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黄老,您这可称是将门虎子了。蓝天谢谢你及时收留了这个孩子,要不我得后悔死了。”何伟强忙乎着又是跟黄振岳说又是跟蓝天讲:“对了蓝天,以前咱们没见过面,可是怎么觉得你的声音和语调有点熟呢?”

    蓝天含糊地说:“您见的人多,说不定就会有跟我声音、语调相近的呢。”

    “不,我只是在一天夜里听到过这个声音和语调,不会是你吧?”何伟强怀疑地问。

    “您说呢?”蓝天没有正面回答,他用反问方式进行回答。

    黄振岳接过话来说:“蓝天呀,你以后有时间多跟你何伯伯请教请教,对你的事业会有很大帮助的。”

    三个人正说着话,小丹阳从别处跑回来扎进蓝天的怀里问道:“大哥哥,你什么时候给我做铁骑卫制服呀?”

    这小丫头真拿她没办法,蓝天只好说:“我现在就去给你找人做去行吗?”说完跟何伟强说了声“何伯伯对不起,我得给小丹阳安排做衣服的事去了,有时间我去拜访何伯伯可以吗?”

    何伟强说:“随时欢迎,你有我的电话,什么时候来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蓝天摸摸自己的鼻子想,这世界怎么那么多聪明人呢?装回傻就不行吗?想归想,但是有些话不能说。为了小丹阳的服装,蓝天起身去找郭薇去了。

    所有的人都为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津津乐道着,当然此时他们的嘴除了说话之外,还在不断往里填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只有一个人,此刻坐在一个角落里手里端着杯红酒在闷闷不乐。她就是多日不见的李倩,而且今天的她及其郁闷。本以为今天的伴娘非她莫属,可是迎亲的队伍也好,送亲的队伍也好,都没她李倩的事。最可气的自从那天被蓝天从会议室轰出来以后,她似乎感觉所有的人对她都另眼相看了。自小就高傲无比的她怎能受得了这种待遇呢,不去了,看你们还能怎么样。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蓝天竟然在没有通知的她的前提下,撬开了她办公桌全部的锁和保险柜的的锁,把属于她保管的公章、文件一股脑的都拿走了。

    哼,你不给我面子,我就要你好看。所以李倩一直待在角落里等待这机会,等待着让蓝天丢脸加难看的机会。至于有什么方式和方法,李倩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达到目的是第一重要的。

    看到蓝天走出贵宾室来到自助餐的大厅,李倩挽起来了眼眉,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蓝天。当看到蓝天走到向李梦楠、柳茹兰敬酒的人群中时,李倩认为机会来了。于是她放下手中酒杯,向人群走来。

    陈璐先看到了李倩,就问:“倩倩,你跑哪去了?大家都找你半天了。”

    “我又不是伴娘,更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谁会搭理我呀。”李倩现在对谁都没好气,就像每个人都得罪了她一样。

    “倩倩怎么说话呀?”柳茹兰疼爱地说道。

    李倩没有搭理柳茹兰,她冲蓝天说道:“怎么样今天很失败是吧?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呀?”

    蓝天知道李倩是为那天把她轰出会议室的事,所以也没把李倩的话当回事,他继续跟郭薇说着给小丹阳做服装的事。

    “你以为装聋作哑就能逃脱尴尬是吗?那你就错了。”李倩穷追不舍地说道。

    李梦楠看李倩神情不对又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话,就呵斥李倩说:“小妹,你说什么呢你?快回到爸哪去。”

    “自己的兄弟差点就给自己带上绿帽子了,你却还护着他。真不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李倩此刻如小疯狗一般见谁咬谁。

    “你?”蓝天此刻有点生气了,你李倩有气说我什么都行,把我怎么样也都行。但是你不能随意伤害别人,尤其是特别疼爱的你二哥和二嫂呀。

    “怎么?说不话了吧?是不是就差一点,叔嫂没有勾搭成奸很遗憾呀?”

    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李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立时人全惊呆了。

    “啪、啪”两声,是两只酒杯掉到了地上,先后发出的清脆的响声。第一声响是蓝天手中的酒杯掉到了地上,蓝天万没想到李倩因为恨自己而说出让柳茹兰和李梦楠都万分难堪的话来,而且那句“叔嫂没有勾搭成奸”的话直刺蓝天的心脏。第二声响是陈璐的酒杯掉到了地上,李倩呀你怎能说这话呢?这可是蓝天最不能承受的话呀。还有你又怎能如此说你的嫂子呢,她为你为你们李家做过的、牺牲的,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李倩,如果你恨我,你可以拿刀子杀了我。但是你不能这样说你的嫂子。如果你现在向你嫂子道歉,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放到心里去的。”蓝天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冲李倩说道。

    已将豁出去了的李倩,虽然为刚才说的话有些后悔,但是在蓝天面前她不能后退更不能屈服。她昂起头冲着蓝天说:“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凭什么要我道歉?”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因为她为你们李家做过巨大的牺牲,因为她一直呵护着你,更因为她今天与你哥再度牵手。”

    “因为这、因为那,就是因为我们李家给了你那么多的机会和巨额的投资,才有了你蓝天今天在这里指手画脚不是吗?除了这些,你蓝天能有什么资格?你又凭借什么呢?”李倩指着蓝天的鼻子说道。

    因为我是蓝天一龙,蓝天心里这样想,但是他并没有说出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