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四十二节:歌厅惊变

第四十二节:歌厅惊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顿小吃,把四个人的肚子撑得是滚瓜溜圆。看着一个个小吃摊上非常诱人的美味,再摸摸自己实在没有一点缝隙的肚子,四个人只好作罢。

    看着意犹未尽的两大一小三美女,蓝天提议去KTV唱歌去。

    听到提议后,陈璐马上说:“那还等什么,上车,走。”呼噜噜三位美女动作极快地坐到了车上,又把司机的位置留给了蓝天。

    对于KTV蓝天可称得上是一个“盲人”,所以他不知道车子该往哪开。陈璐见车子没动,而蓝天扶着方向盘在发呆,以为他又在想什么花招呢,就说:“你倒是开车呀,这车停在这儿什么时候能唱上歌呀?别告诉我你不认识道啊。”

    “你还真说对了,别说认道了,就是哪有KTV我都不知道,更别说车往开了。”

    “你呀,听令:起步前行、左转过桥、过桥右行,到三个红绿灯左转,再前行约500米就到了。”蓝天在陈璐的指挥下,很快就来到一个叫“夜半歌声”的KTV夜总会。

    陈璐对KTV歌厅相对比较熟悉一些,一进门她就对服务员说:“我们是自己来唱歌放松的,给我们安排一个稍大一点、清净一点的包房。”

    “好的,请您稍等。”服务员询问了一下前台后,对陈璐说道:“给您们安排的是2楼22号包房,请跟来。”

    陈璐在前、蓝天在后,蓝月亮领着小丹阳在中,跟着服务员向2楼的包房走去。一路上小丹阳一蹦一跳的显得特别兴奋。

    服务员端上来红酒、冰块、汽水、小吃和水果以后,又告诉怎样点歌后就离开了。

    等服务员一离开,小丹阳立刻喊道:“我要唱周截棍的双杰伦,我要唱周截棍的双杰伦。”

    嗯?什么时候又出个周截棍?现在的人也太扯了吧,看人家周杰伦红得发紫就给自己乱改名字想沾明星的光。蓝天自己暗想。

    还是陈璐反应快一点,她问小丹阳:“是不是周杰伦的《双截棍》呀?”

    小丹阳急忙说:“是呀、是呀,就是周截棍的双杰伦呀,哼哼哈嘿。”小丹阳真是兴奋的过头了,竟把周杰伦说成了周截棍,要是被周大侠知道,岂不气歪了鼻子?

    “咚”的一声,陈璐笑歪了一**坐到了地上。

    “噗”的一声,蓝天把刚喝到嘴里的红酒笑喷了一地。

    “咯咯”蓝月亮则是坐在沙发上捂着肚子跺着脚地笑。

    忽闪着大大的毛毛眼,小丹阳看着几个笑的不正常人,不知是怎么回事?我不就是想唱周截棍的双杰伦吗?不用这么开心吧?

    陈璐强忍住笑,给小丹阳点了一首周杰伦的《双截棍》,小丹阳稚声稚气地唱了起来。唱到“哼哼哈嘿”时,还比划起来了。又是惹来蓝天、陈璐和蓝月亮的一阵笑声。

    “呦,小丹阳,唱的真棒呀,而且还是块练武的好坯子,月亮以后有时间可得教教我们小丹阳呀。”小丹阳唱完,陈璐急忙夸奖道。

    小丹阳放下话筒,扑进蓝天的怀里小声地说:“大哥哥我这招怎么样?把大哥哥逗开心了吧?嘻嘻。”

    这个小丹阳真是个小人精呀,懂得哄大哥哥开心了。蓝天爱惜地把小丹阳抱在怀里说:“大哥哥太开心,谢谢啦你小丹阳。”

    陈璐没听到小丹阳的话,笑罢她拿起麦克唱起了自己的第一支歌刘若英的《为爱痴狂》

    ……

    在我心中深藏着你

    想要问你想不想

    陪我到地老天荒

    ……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

    陈璐唱得如醉如痴,把对蓝天的爱都融入到了歌声里。蓝天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端起来抿一口。然后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听着陈璐的歌声。

    陈璐唱完,蓝天让她给自己点了一首光良的《童话》

    ……

    我愿变成童话故事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

    蓝天唱的也是至真至诚,把内心对陈璐的感激和爱表现的淋漓尽致。

    蓝月亮也被陈璐和蓝天的歌声感染了,她在陈璐的耸动下也拿起话筒唱了一首《感恩的心》

    ……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

    蓝月亮还没唱完,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给创开了,然后两个喝得东歪西斜的醉汉闯了进来。两个醉汉一高一矮,但是都是一般的肥胖。

    高个醉汉拿醉眼向包房里四处看看,对矮个醉汉说:“MD,又走错屋了。”说完拉着矮个醉汉就往外走。

    矮个醉汉却没动,他对高个醉汉说:“哥,咱没走错,你、你看,这不、不是有俩漂亮妞等、等咱们了吗?”

    矮个醉汉拉着高个醉汉走进包房接着说:“M、MD,这有福之人、到哪儿都、都有福享,哥、你看、看这个妞怎么?给你了。我、我来这个。还真TMD的正好,咱、咱俩一、一人一个。”他一边说一边指着陈璐和蓝月亮,跟本就没把蓝天放在眼里,或者他根本就没看见蓝天。

    蓝天把小丹阳放下,让她做到角落里,又把陈璐拉过来让她和小丹阳坐在一起,然后他又拉过蓝月亮示意让她保护着陈璐她们。

    “咦,这里还有个小白脸,呦,还、还TMD有个小小的嫩妞。小、小白脸,你出、出去,大爷我不、不为、为难…”

    矮个醉汉嘴里的“你”还没说出来,就听先是“啪”的一声,然后就看矮个醉汉捂着嘴喊道:“哎呦、哎呦,疼、疼死我了。”

    原来蓝天安排陈璐她们,便抓起几块冰块,那个矮个醉汉一张口说话,蓝天便准确而急速地弹出一块冰块。向前飞驰着的冰块,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突然遇到四颗很脏、很难看的门牙挡道,便无情地将障碍物击毁。于是矮个醉汉的四颗门牙便被无情的冰块给击落下来。

    高个醉汉没见有什么动静,可是自己的兄弟却捂着腮帮子直喊疼,就冲屋里大喝一声:“哪里不长眼的家伙,敢在黑虎帮的地盘撒野?”喊完又问矮个醉汉:“兄弟,你怎么了,是不是这几天酒喝多,上火牙疼呀?”

    “TMD,什么上火牙疼,我的门牙都被打掉了。”打掉了门牙让矮个醉汉清醒了许多,说话也不再口吃了。否则总那样说话会把人难受死的。

    “可,可是我、我真的没看见有人打你呀?”高个醉汉看着嘴角流出血丝的矮个醉汉疑惑地说,而且口吃会传染这句话得到了印证。

    “他、他TMD是用冰块打的我,还真TMD邪行,一下子就打掉我四颗牙呀。啊”矮个醉汉突然不说话了。原来是蓝天见这醉汉张口闭口嘴太脏了,就又用一块冰打中他胸前的膻中**,让他暂时闭嘴以免污染了小丹阳的心灵。

    高个醉汉此时看出点门道了,他不顾矮个醉汉会怎样,一把放开他后便扑向蓝天。“噗咚、噗咚”两声响,矮个醉汉没想高个醉汉会突然松开他扑向蓝天,所以在高个醉汉扑出去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向后躺倒在地上了。高个醉汉扑向蓝天的身体刚刚跃起,两块冰块击中了他双腿的足三里**位,庞大的身躯瞬时仆倒在地。

    两个醉汉刚闯进门时,小丹阳心里确实有些害怕,不过因为有大哥哥蓝天在,所以倒也安静。现在看到那两个醉汉不知为什么,一会儿这个叫疼一会儿那个摔倒很是有趣,就拍着手喊道:“真有趣,这么大人还自己摔倒。”

    高个醉汉趴在地上起不来,矮个的却又冲了上来。蓝天对蓝月亮说:“月亮,你不是想活动活动身手吗,正好拿他练练,不过别伤的太重呀。”

    蓝月亮“嗯”了一声,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便站定身姿。左手成掌略靠后手心向下,像是在用力按压着什么。右手握拳、屈肘,将拳头横在胸前。双腿略分,一前一后,脚掌用力抓地。

    矮个醉汉虽然矮,但是也跟蓝月亮的个头差不多少甚至还要略高一些呢,他那肥壮的身体飞向蓝天时,被一条刚刚伸过来的秀腿给挡住了。矮个醉汉伸出来的双手本能地想抓住眼前修长秀美的大腿,但是手还没有触及到蓝月亮的腿,脑袋就挨了重重的一拳。“嗵”的一声人便又直挺挺地到在了地上。

    包房里“噗通、噗通”和“哎呦、哎呦”的声音很响,惊动了在“夜半歌声”看场护院的黑虎帮的众“虎人”。

    “开什么玩笑,谁这么大胆,敢在我们众‘虎人’的眼皮底下乱折腾?知不知道,我们是很敬业的。走,。男的拉出去打一顿,女的哥几个用完就直接做小姐。对了,兄弟们别忘了把他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留下,不准私藏,谁要是藏了钱被我知道,我TMD也让他去做小姐。”黑虎帮众“虎人”中的带头大哥很威严地说道。

    一群“虎人”向发出巨大声响的2楼包房走来。

    大哥的威风,向来就是来自他身边的小弟。“虎人”们来到22号包房门前,一个小弟学着大哥的威风,抬脚就往门上踹。可是没等脚踹到门,门就开了。门后、门旁都没有人,咦?我没踹到门呀,这门咋自己开了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威风了得,连这门都怕了?就在这位可怜的小弟心里激烈地思想着的时候,因为他踹出去的脚收不回来,整个人便直趴下去。

    这个小弟摔得不重,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因为那个高个的醉汉被他压在身下给他当了护舒宝了。请严肃地记住,这是肉制的护舒宝,只给发生意外时倒向地上的小弟使用。绝不是什么普通的护舒宝一类的护垫呦。

    “虎人”的大哥站在门外,小弟去踹门、门开了、小弟不见了。包房内的光线很暗,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一切。所以“虎人”大哥先是一脸疑惑,然后爆发出一声怒吼:“怎么回事?”

    “大哥,我在这儿。嗯,怎么大傻和二傻都躺在这儿呢?”为了怕大哥着急生气,刚倒下去的小弟急忙爬起来向“虎人”大哥禀报。

    “几位大哥是这样,我们正在唱歌,这两位大哥喝醉了走错门,没想到一进门就都躺下,我正想去找人呢。既然是几位大哥的朋友,就请你们把他们抬走吧,不行就去医院看看。”蓝天不想把事闹大,更不想让他们看到陈璐她们几个,就走到门前对“虎人”大哥说。

    要不都说这世上的事,是无巧不成书呢。蓝天的话刚落音,那个矮个醉汉就骂了起了:“TMD,一个臭丫头也敢打老子,我跟你拼了。”说罢起身、抬头,就看到自己的老大“虎人”大哥站在眼前。如同年幼的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看见妈妈一样,委屈随着眼泪流了出来:“大哥,大哥你可得给我们做主,他、他们TMD欺负我。你看,我的门牙都给他们打掉了,掉了四颗呀。”

    “怎么回事?”黑虎帮的“虎人”大哥冲着蓝天问道。

    蓝天说:“其实真是他们自己进门摔倒磕掉的,不关我的事。”

    “你TMD的放…,”矮个醉汉见蓝天颠倒黑白,心中很是气愤。做人要实在,你怎能这么不诚实呢。不过他嘴里的“屁”还没出来,就听自己的脸上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啪”,蓝天的打完矮个醉汉的脸,接过蓝月亮递过来的纸巾擦去手中的油腻。

    “哈哈哈,”黑虎帮的“虎人”大哥不怒反笑,“好,有意思,有点意思。”一个小弟不知从那给他们的大哥搬来一把椅子,“虎人”大哥很风度地坐下。蓝天则是直接把电视显示器扔到了地上,自己坐在了电视柜上。反正一会儿动起手来电视也会被砸坏,不如先让它给自己做点贡献。

    “说吧,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办?”黑虎帮的“虎人”大哥仍就风度依然地说。

    “你们走人,我们继续唱歌。”蓝天吸了口烟,不紧不慢地说道。

    “虎人”大哥再次被蓝天气笑了:“哈哈哈,这个注意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兄弟们会不会答应。”

    “这位大哥,你是做大哥的吗?向来都是小弟听大哥的,还没见过那位大哥要听小弟地呢?你呀”蓝天很是为这位不能做主的大哥鸣不平,但是接下来的事就不对了。蓝天嘴里“你呀”两字还没说完,就直接飞起一脚揣向眼前“虎人”大哥的肚子。人受到冲击,再把冲击力传递给椅子,椅子没有可传的,只好带着“虎人”大哥一起向外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