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四十三节:喋血歌厅

第四十三节:喋血歌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把“虎人”大哥连人带椅子踹出去以后,就对蓝月亮说:“你带她们先走吧,看来我得耽误会儿功夫了。”

    趁黑虎帮众小弟照看自己的老大时,月亮在前,蓝天断后,陈璐抱着小丹阳在中间,冲过黑虎帮防线。把陈璐和小丹阳送出二楼通道后,蓝天停住了脚步以防黑虎帮的追击。

    蓝月亮护送陈璐她们出了歌厅上了车,然后对陈璐说:“姐,你们先回去,我去帮我哥去。”说完没等陈璐回答就又一溜烟地跑回歌厅二楼。

    陈璐启动车子,但是并没把车开远。只是离开“夜半歌声”的范围,在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停下出。她问小丹阳说:“小丹阳你害怕吗?”

    “不怕,”小丹阳回答的很干脆,又有点像个小大人似地说:“大哥哥和我月亮姐姐那么厉害,有什么可怕呢。”

    “好,小丹阳不怕,咱们就在这儿等你大哥哥和月亮姐姐。”陈璐说完拿出手机想了一下然后拨通一个电话,对方接通后陈璐说道:“我是陈璐,蓝天被黑虎帮的人围困在了歌厅内。请你带一队人尽快赶到海河南路‘夜半歌声’歌厅附近,到了以后联系我。”

    放下电话,陈璐锁好车门眼睛就紧紧地盯着车外。

    蓝月亮来到刚才打斗过的二楼通道,楼道两端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但是楼道内并没有看到蓝天和黑虎帮的人。我哥不会出事了吧?不会,刚才看的哥的身手要比自己高出几个档次呢。就凭刚才看到的黑虎帮的那些人,他们绝对没能力在这么短时间把哥怎么样的。可是我哥他人呢?

    这时从22号包房里传出蓝天的声音:“我说你们几位呀,这武斗太累人了,而且容易伤感情。万一再斗出火来,死伤人命就更不好了。我看不如这样,我呢露一小手雕虫小技,你们看了要是觉得还不错、心里服了,那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聊聊。如果我做完你们中不管是谁也能照着做,而且不比我差,那我的命就交给你们了。各位你们怎样呀?”

    “喔,”黑虎帮的“虎人”大哥看看躺了一地的众小弟,心里想今天出门怎么就不看黄历呢?这人也忒牛了,十几块冰就让我的小弟全都乖乖地躺在了地上。自己拼了命地拿刀砍他,把自己累的喘不上气来不说,连人家衣裳角自己都没碰到。现在他已稳操胜券,不但不走还跟自己在这磨矶。真是欺人太甚呀。可是人家就是那么牛,就那么厉害,你又能怎么办呢?于是“虎人”大哥只好点头说:“行,老大,听你的。”

    哈,我哥这一会儿的功夫成老大了?当老大虽然凑合,不过这帮小弟也太“怂”了。蓝月亮边想边走进包房并把门关上了。

    蓝天此刻像变魔术的演员事先向观众交代道具一样,拿起一块冰让“虎人”大哥看,然后问道:“这是不是一块冰?”

    “是、是,绝对是,您看这冰在您手上还流着水呢。”谦卑的声音从“虎人”大哥嘴里发出。

    蓝天又把还有一半红酒的大玻璃杯举起,又问道:“你看,这杯是不是玻璃的?”

    “是,绝对是,这是新换的杯子很结实,要是以前的杯子每天我都得呲几个。”

    “你觉得这冰块打到这玻璃杯上会是什么结果?”

    “还用问,冰块肯定的碎喽。”

    “那好,你举着这个玻璃杯。你看着,我把这块小冰块打到你举的玻璃杯上,不但冰块不会碎,还要把玻璃杯打出两个洞来。你信吗?”

    “老大,虽、虽然我知道你真的很牛,可这、这也太玄了吧。”

    “那好,你看着”说完蓝天神力一弹,小冰块极飞而出。只听“啪、啪”两声,“虎人”大哥举着的玻璃杯里的红酒,从杯子的下部两侧流了出来。

    “虎人”大哥急忙把杯子端到眼前观看,只见杯子地1/3处正对着出现两个洞,红酒就是从哪里流出来的。那哪还是冰块呀,那简直就是子弹呀,而且子弹射来只会把杯子打碎而不能打穿成洞的。这东西要是对准自己的脑袋,那还有活命吗?自己的这些小弟,被冰块击后中只是趴在地上动不了,并没有骨折呀什么,可见这位老大对我们真的是手下留情了。

    “噗通”一声“虎人”大哥跪倒在地,他冲着蓝天说:“老大,我服了,从今以后我二虎就跟着老大干了。”

    “起来,自家兄弟何必如此。刚才你看到的不许对任何说起,知道吗?”蓝天二虎安慰并叮嘱地说。

    “我知道,打死我也不说。”二虎急忙表忠心地说。

    “好好,来,坐下说话。”

    “我二虎怎能在老大跟前坐着呀,不,我还是站着说话好。”

    “是不想把我当兄弟是吗?你以前的老大怎样做我不管,现在咱们是兄弟对不对?来,坐下,不然我就不做你的老大了。”

    见过威胁人的,没见过这样威胁人。不过二虎还就真受了威胁,在离蓝天不远处坐了下来。

    蓝月亮在蓝天的身边坐下,躺在地上的小弟们此刻**道也都缓解了,慢慢爬起来揉着腿在一旁站着。

    “虎子,我以后就叫你虎子可以吗?”看二虎点点头,蓝天继续说:“以前你们黑虎帮不这样呀,现在是怎么了?”

    “老大,自从帮主死了以后,黑虎帮就散了。原来帮主的几个弟子都各立自己的山头了,我们几十个人因为不愿意加入到他们的争斗之中,就自己独立出来了,大伙还推我当了大哥。”

    “哦,这样啊。虎子,你先让兄弟们下去歇着吧,我跟你说点事。”二虎听了蓝天的话向小弟们挥挥手说:“你们去2楼口的包房里等着我,记住不准闹事。”

    看到小弟们很听话地并一瘸一拐地出去了,蓝天对二虎说:“虎子,你有没有胆量重整黑虎帮?”

    “老大,打打杀杀的事我还勉强就和,这重整…的事,就是我有胆,也是不行地呀。要是老大你出面,没准还行。”二虎听到蓝天说重整黑虎帮,先是眼前一亮,继而眼神又暗淡了下来。

    江湖之上,凭的是实力。就凭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和手下这十几个小弟,重整黑虎帮?连梦你都别想做。

    对于如何处理黑虎帮的事,一直就是让蓝天头疼的事。今天机缘巧合,触发了蓝天的一个想法。既然不能整体灭除,那干脆不如整合了它。把它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进行有限性的约束,使其慢慢走入正道,另外有了一个黑道大帮镇着,外阜的一些黑恶势力就不会轻而易举地渗透进来。

    “虎子,如果你有胆,我就做你背后的老大。咱们一起灭除黑虎帮,成立一个全新的有序的‘虎帮’,你就是‘虎帮’的老大虎哥。”

    “老大,再造之恩,恩同父母。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二虎又“嗵”的一声跪倒在地,“老大,敢问您怎么称呼?”

    “以后你就叫我龙哥吧,既然你有胆、也想做,好,那就与我一同发誓”

    蓝天站在二虎的身旁,二虎则是跪得笔直。

    “我发誓。”

    “我张虎发誓。”

    “尊天敬地,善待市民。灭除黑虎,创建虎帮。维护道义,除强扶弱。约束帮众,拒毒拒抢。正道行事,弘扬虎帮。”蓝天教导着二虎发誓。

    “尊天敬地,善待市民。灭除黑虎,创建虎帮。维护道义,除强扶弱。约束帮众,拒毒拒抢。正道行事,弘扬虎帮。”二虎跟着蓝天的话,既严肃又庄重地说道。

    “如违此誓,”说到此,蓝天停住了。

    “如违此誓,人神共愤、万劫不复、终遭惨死。”张虎知道蓝天再等自己,所以不待蓝天提醒,便说出了誓言最后的几句话。

    “好兄弟,”蓝天扶起张虎拉他一起坐下,然后说道:“刚才的誓言就是‘虎帮’的帮规,日后我再给你写清楚一些,你要照此去做并约束手下的兄弟们。另外一会儿你叫几个和你最贴心也有些能力的人进来,我帮你看看并一起向他们交代以后的事该怎么做。再有以后当着大伙的面你只能称呼我老大,不准叫我龙哥。我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明白吗?”

    “嗯,老大,您放心。我去叫他们去,再叫人把屋子收拾一下。”张虎此时又憨厚既严肃地说。

    屋子刚收拾完,张虎就领着五个人走进屋来。

    蓝天快速地扫了五个人一眼,嗯,这五个还不错,可教可用。还别说,张虎虽然有些憨厚,可是看人、知人的本事也不是一般般的。

    “从今天起T市的‘虎帮’正式诞生了,你们五个就是‘虎帮’的五虎上将,他,”蓝天说着指向张虎,然后说:“他就是‘虎帮’的虎头老大虎哥。”

    五个一脸的兴奋,等蓝天说完急忙抱拳拱手齐声说道:“见过老大,见过虎哥。”张虎此刻表现出真正虎头老大的威严,他对五虎说道:“跪地,当着咱们的老大,和我一起明誓。”

    “尊天敬地,善待市民。灭除黑虎,创建虎帮。维护道义,除强扶弱。约束帮众,拒毒拒抢。正道行事,弘扬虎帮。”的声音再次洪亮地响起。

    “众位兄弟,今日之事还需暂时保密,以便我们行事方便,对你们手下可信赖的弟兄可以适当地告诉他们一些,灭除黑虎帮之日就是‘虎帮’开坛之时。”

    接着蓝天又向几人交代了一些要求和布置,正说着呢,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蓝天看看张虎,张虎对外喊道:“进来。”

    “老、老大,不好了,李四带着一帮人闯到这来了。”张虎的一个小弟喘着粗气向张虎禀报。

    “李四是谁?”蓝天问。

    “他原来是黑虎帮外三堂的堂主,自打张三贵死后就一直想争帮主的位子。目前他手下的人最多,也多次想拉我们过去。后来看我们没心跟他干,就又一直找茬想灭了我们。今天准是听到我们刚才被老大修理了,想趁机抢场子来了。老大你说怎么吧。”张虎简单地把情况说了一遍。

    “哈哈哈,好。咱‘虎帮’刚想开坛就有人给咱们送祭品来了,哈哈哈,欢迎。”听张虎说完李四的情况,蓝天脑子里就想起绝密档案里有关李四的记载。这个专门城郊结合部欺压农民和小商户的恶霸,因一时没想好如何处理黑虎帮的事,所以正义天使“中国龙组”没有对他进行猎杀。没想到今天却自己送上门了,好,就拿你给我这个老大和‘虎帮’树立威风吧。

    于是蓝天对张虎说:“让这位兄弟去通知歌厅经理疏散歌厅里所有的人,另外让其他兄弟把守在各个出口隐蔽待命。五虎你们五个和虎哥今天要摆出虎头老大和‘虎帮’五虎的威风。其他的事有我了。”刚说完蓝天的手机响了。

    “喂,噢,好,来的好。你让她们现在外围警戒,15分钟后进入歌厅。对,全部蒙面,打斗时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对,我还不想她们暴露。”

    蓝天接完电话,端起刚刚换上来的一杯红酒,悠然自得地品味着。

    “嗵”的一声包房的门再次被踹开,看来此门真是不幸呀,别的门都是红酥手兰花指在门把手上轻轻地转动然后开启,可此门在一日之间竟然挨了三次踹,蓝天真想建议张虎将此门摘下,当作镇帮宝物留存下去。

    被踹开的门的门口,露出一个身材不高、身型廋小、穿一身黑色油布褂,头顶光秃无发,40余岁的男子。在他身后一溜站着8个彪形大汉,一个个双手环抱,鼓着腮帮子昂着大脑袋瓜子。李四一行往哪一站,煞是威风。李四看到张虎端坐在沙发的正中,左侧一溜站着五人,右侧则是一个小白脸和一个小娇娃,便冲着张虎说道:“我听说你今天被人修理了,而且还很惨是吗?一个连自己都保不住的人,怎么给人看场子呀?我说小虎子你还是把场子交出来吧,否则整天打打闹闹的,你对人家歌厅的老板也不好交代呀。”

    蓝天向五虎使了个眼色,五虎齐声说道:“原黑虎帮李四晋见虎帮虎头老大虎哥,跪下。”配合着五虎的话,蓝天即时地打出一块冰块,然后李四便很“恭敬”地跪倒在地。

    张虎说话了:“李四,念在你我曾经都是黑虎帮的兄弟,今天就不难为你了,只要你带着你手下的弟兄投靠与我并听从我的管束,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不然,今天就拿你的人头祭我虎帮之坛。”

    李四很是莫名其妙,先是那五个混账喊什么晋见虎帮的虎头帮主,然后就是自己觉得膝盖突然一疼就跪到地上,接着就是平时看见自己就躲到一边去的张虎老气横秋地教训自己。反了,真TM的反了。李四想站起身了,可是那倒霉的膝盖和双腿此时就是不听自己的。李四身后的8大金刚,见李四听完那五个混账的话就突然间跪下,然后又听张虎唠唠叨叨地训斥自己的老大,一时间也是摸不着头脑只好愣在那里不动。

    李四见自己起不来,知道被人暗算了,于是就怒吼一声:“来人,剁了他们。”

    蓝天可不愿血星子溅的满处都是,但是他不愿意却有人非得做。8大金刚抽出身上带的片刀,挥舞着向里冲。可是因为他们块头大门口窄,几个挤在门口都进不来。这可给了虎帮的五虎一个绝好的机会,只见他们也抽出刀来冲向挤在门口的8大金刚一阵的乱砍。进不来就退出去,8大金刚见一时挤不进去,就都向后退。但是等着他们则是一阵更凶狠的打击,十几个矫健的身影如穿梭一般冲过来,在听到一阵阵嚎叫和惨叫之后,那些矫健的身影又都快速地退了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五虎冲向门口,张虎则是冲向跪在地上的李四。张虎上前对着李四就是一个飞踹,接着抡起椅子狠狠地砸在被踹倒躺在地上李四的腿上。“咔吧、咔吧”两声,李四的腿被砸成了两段,“嗵”李四的脑袋又被张虎的大脚狠狠踢了一下,然后李四就成了一个植物人似的残疾人了。

    “通知兄弟们清理好现场,歌厅的损失由他们出钱赔偿。对外就说是黑虎帮李四和人在此火并被打杀的。另外抽时间查一下内部的奸细,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教几招。”蓝天说完拉起蓝月亮向外走去。

    出了“夜半歌声”的门往前没走几步,红色帕萨特2.0“吱”的一声停在了蓝天和蓝月亮的身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