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四十七节:特别冲突

第四十七节:特别冲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黄镇岳听完蓝天的话,沉思了一会说:“你的想法很对,现在也唯有如此才能整治T市的黑帮势力。黑帮的事,也是小何挠头的事呀。有了你这个计划,他一定会全力支持的。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争取中午就见个面。”说着黄镇岳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个键。

    电话通了,里面传出何伟强的声音:“黄老,您找我有事?”

    “嗯,是件很大也很重要的事,你把手头的事安排一下,中午见个面。”黄镇岳对曾经在他手下当过兵的人都是以命令式的口吻说话,对何伟强也不例外。

    “好的黄老,我忙完再给您打电话。”何伟强很尊敬地对黄镇岳说道。

    蓝天给黄镇岳泡了杯茶,两人一起等着何伟强的回话。大约过了20多分钟,黄镇岳的手机响了。“喂、黄老,我看中午还是去我家比较好,我那比较清净。”

    “好,我半个小时以后到。”黄镇岳简洁明了地应道。

    和何伟强通完话,黄镇岳又和蓝天商量了几句,然后起身前往何家。

    这是蓝天来到T市以后第一次正式开车,Q7的性能确实很好,而且通过改装又给它增加了不少功能,电子打火装置轻轻一按车子就启动了,随即驾驶座的右前方的一个电子屏幕也打开了,T市的局部地图显现了出来。黄镇岳大概说了一下何伟强家的方位,蓝天按动显示屏下方的几个按扭,电子地图就显示了蓝天可以选择的几条路,也显示了终点的地图。

    哦,原来何伟强家住在T市核心地区的南侧,那里是一个高干集聚的居住区。虽然蓝天没有去过,却也十分清楚那里的状况。

    车围着二环路开了一会儿,便拐进一条十分清净的路上,这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是十分罕见的。可见当领导的、当大官的就是有特权,连居住的外围地方都是闲人免进。唉,这就是人民的“公仆”呀,这群被“主人”宠坏了的“公仆”,就是这样的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蓝天开着车心里暗自骂着。

    往前开着车,蓝天看到前面不远处露出一个普通的大门,大门开着、一个自动升降的横杆拦住出入口,大门外的岗台上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

    蓝天Q7的前面,有两辆高级的轿车,挂着市府标志的牌照,在驶近大门时自动横杆便立即自动升起了,武警战士看都不看、查都不查、问都不问地就放行了。而当蓝天的Q7来的大门口时,横杆落下了,一个武警战士从岗台上走下来冲车里的蓝天指指点点的,示意蓝天出示证件。

    蓝天降下车窗的玻璃,对那个武警战士说:“你不知道见到首长要立正敬礼吗?这么没素养的兵是那个混蛋**来的。”

    在这里站岗的都是双面人,凡是他们熟记的车牌,不管里面坐的是什么人,他们一律恭敬相迎立即放行。凡是他们不熟悉的,譬如像蓝天这样的,开的是新车、挂的新牌照、人也很陌生的,那就要显示出他们的威风来了。

    “你谁呀?下车接受检查。”蓝天车旁的武警战士向蓝天发出了命令。

    “如果我不下车呢?”蓝天此时不知哪来的一团火气,他看到那个战士的神态心里就不舒服,于是他拒绝道。

    “如果不下车,限你1分钟内离开此处,否则我们有权拘捕你。”另一个站在岗台上的武警战士跑了过来冲蓝天说道。

    “哈哈,你们有拘捕公民的权力吗?再有前面的两辆车你们为什么不让他们停车检查?难道你们只知道认车牌不成?如果那两个牌照挂在别的车上,你们是不是也会放行?如果那两辆车里坐的人是被绑架了,你们也会放行?如果这样要你们还有何用?”蓝天毫不他们给留面子地说。

    “你,下车!”一个士兵从枪匣子里掏出手枪指向蓝天。

    “混蛋,”黄镇岳本来就看不惯现在一些士兵的行为,现在看到一个士兵竟敢拔出枪指向蓝天,当时就怒从心头起。“啪”的一声,他将一个小红本子扔向那个士兵,这是黄镇岳自离休后第一次拿出这个本子,更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给别人看。“哼,睁开你的眼看清楚再拔枪。”

    “啊,将军!立正、敬礼。请将军原谅,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不得不…”

    “职责所在?哼,去吧你们这最大的官给我叫过来,还有把你们的何书记也给我喊过来。”黄镇岳坐在车里没动,可是威严的声音和要两个士兵所做的事,已经快让那两个士兵走不动道了。

    见两个士兵没有动,黄镇岳又是一声吼:“怎么?还得让我亲自打电话喊他们过来吗?”

    “不用,不用,我们这就去请。”后来跑过来的那个士兵急忙向黄镇岳解释道,说完他冲刚才拿枪指着蓝天的那个士兵一摆头示意他赶紧去喊人并躲开这个倒霉的地方。这个士兵看到那个士兵对自己的示意,就急忙跑开了。

    首先赶来了的是武警警卫队的一个队长,也许传话的士兵没跟他说清楚事情的原委,只见他从一辆军用吉普车上跳了下来,便来势汹汹地冲自己的兵喊道:“怎么回事?又不是当兵一两天了,站岗执勤检查车辆这么点小破事,还得让我亲自来解决?”说着转过身冲着车里的蓝天吼道:“你小子谁呀?给我下来。”

    这个当官的挂着中尉军衔,看来应该是个中队长之类的。看他扭过来的脸,双眼赤红、面如驼色,显然是正喝着酒被士兵喊过来的。

    蓝天跳下车对那个中尉说道:“执勤期间不准喝酒这条纪律难道你不知道吗?怨不得有这样的兵呢,原来根在你这个当官的身上呀。”

    “你TMD谁呀?”中尉显然不在乎蓝天,他依旧强横地问道。

    “闭嘴,脱掉你这身军装,你不配穿它。告诉你,你不要玷污了军人这个无比光荣的称谓。”蓝天横眉冷对地说。

    “你”中尉被蓝天的强盛的气势给压住了,但是他仍不甘心地想反驳蓝天几句。

    未等他再继续开口,黄镇岳从车里下来了,“当兵的我见过无数,当官的,像你这样的尉官,也不计其数了。看来和平年代把你们闲散的都发了霉了,该找个地方让你们好好练练去了。”声音不大,但是中尉听了却如雷贯耳一般地呆住了。黄镇岳说着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喂,是小刘吗?我是黄镇岳,我好、我好个屁,我在市府领导大院门口呢,你小子赶快给我滚过来。”

    黄镇岳刚打完电话,何伟强也跑着步来到了大院门口。看到黄镇岳和蓝天怒气满面地站在那,旁边是一官一兵两个武警。就赶忙说:“黄老,您这是怎么啦?干嘛生这么大气呀?蓝天也来了,快请。”

    “请个屁,你们这些当官的命就这么值钱?住着深宅大院不说,还弄一个中队武警给你们站岗。你们就是这样子做人民公仆的?用具时髦的话说,这得浪费纳税人多少钱呀?我老头子一家人住一个小院,也没人给我站岗,我照样不是活的好好吗?还有这些当兵都让你们给惯坏了,除了穷横之外,恐怕干不了别的吧。这样的兵怎么上战场啊?”黄镇岳一生气连何伟强都给骂上了。

    “呜,吱,”两辆武警牌照的吉普车在离蓝天的Q7还有十几米远的地就停下了,车门一开跳下几个45、6岁扛着校官军衔的武警军官,跑步来到黄镇岳近前后,立正、敬礼,然后高声问候道:“首长好。”

    “哈哈,这肩上长到三颗星了,可你的能耐却没长进呀。你这兵是怎么带的,嗯?看来都是你们都太清闲了,闲的发慌、闲的忘记了自己是个军人,闲的可以用枪随便指着每一个人。也许该给你们换换防了,你自己找找,看那段边防是由武警部队守卫的,然后你带着你的兵主动提出换防要求。今天这里的三个兵都给我放到最前线,给他们一个脱胎换骨的机会。这个中尉的军衔你先摘下来给他留着,让他当个兵从头做起,做得好还可以再带上。”

    “是,首长。我刘铁山保证不再给您丢脸,我要从严治军、从战治军,让部队接受边防风雪的洗礼,让部队接受战场的考验,向党、向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中尉摘掉你的军衔,集合部队接受首长讲话。”

    “讲话就不必了,我和小何还有事要说,你去治你的军去吧。对了,小刘,刚才我那么说你心里不会有怨言吧?”

    “报告首长,刘铁山心里没有丝毫怨言,也保证整个部队没有怨言。”上校刘铁山先是大声地回答黄镇岳的提问,然后又小声地对黄镇岳说道:“老首长,我早就憋着去边防了,这回您也得给我们加点劲呀。”

    “哼,是想再加颗星还是想换成将军豆呀?”

    “报告首长,都没想。今晚请首长到我们总队做客,给我们即将开赴边防的战士上一堂课。首长请您不要推辞呀。”

    “你个鬼刘子,好,我和小何说完事就去你们那,看看你们的温柔窝。”

    教训完刘铁山等人,黄镇岳又将脸扭向何伟强。“刚才说到半截就被这个小刘子给打断了,我问你既然你们让武警担当保卫工作,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按规矩执行?既然你们的人、挂你们市府牌照的车能够随便出入,那你们还要保卫干什么?规矩定了就要执行,要不定规矩干什么?你们呀,唉。”

    “黄老您别生气,有些事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唉,这地方工作真的不比部队呀。您上车吧,我媳妇听说您来呀,早就给您准备好您爱吃的了。”何伟强哄着黄振岳说道。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可是今天的巧事却偏偏就超乎了寻常。

    正当黄振岳被何伟强说得有点消气,准备上车去何家的时候。蓝天的Q7后面来了一辆车,是一辆挂着市府牌照的车。那辆车先是按了几声喇叭,见前面的人和车没有动静,就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这个走到大院门口,也不看是谁站在这里,就大咧咧地说:“怎么没听见我们公子的车鸣笛呀?快闪开,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自负。”说完又大大咧咧地往回走。

    众人之中没人理他、也都没动地,这时一个讨打的声音响了起来:“谁呀这么不长眼,当着本公子的道呀?”声音很阴沉,甚至有点的娘娘腔。“还不赶紧让开,好狗不挡道,你们不知道吗?”

    也许前面人说的话,众人还可以无所谓的。但是后面这句话可是把这里的从将军到市委书记,从上校到士兵,也包括蓝天在内都给骂了。

    本来火气还没消的蓝天,此刻也不管车里的是那家的公子、少爷了,他转身走过去拉开那辆车的右侧后排坐的车门,伸手揪住了刚才说话人的衣领,一把把他从车上给拎了下来并拖到众人面前,手向前一领脚往那人的腿一踢,喝声“跪下”就“扑通”一声把那个人扔到了地上。

    那位公子自然不能接受蓝天强加给他的,他挣扎着想站起身来以报受辱之恨。可是由于蓝天踢的那一下有点狠了,再加上那么一摔,那位公子却怎么也起不来了。他那辆车上的几个人见状都急忙赶过来围住蓝天,并指着蓝天鼻子说道:“你小子胆够大呀,你知道你摔的人是谁吗?”

    “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说话,别说我不知道他是谁,就是知道也是一样。今天我虽然有点火气,但是还不想动手打人。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在这里站着的都是谁。”蓝天说完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那根指向自己的那根手指,站在这里的人立刻就听到一个杀猪般叫唤的声音“哎呦,疼死我啦”。

    被蓝天扔在地上的那位公子,此刻抬起头朝周围一看,立刻换了一副嘴脸:“何叔叔在这呀,哈,我是闲的发闷,随便开个小玩笑,您别介意呀。您们有事请继续,我走了。”

    “哼,”何伟强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狗公子带着他的人没有进院,调转车头走了。刘铁山也带着他的兵离开了,黄镇岳上了蓝天的车,在何伟强的引领下来到何家。

    在何伟强的书房里,黄镇岳、蓝天和何伟强密谋了大约有两个多小时。具体的内容不得而知,但是从三个人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三个商谈的很不错。

    蓝天没有留下来吃饭,因为他有许多事要办,所以跟黄镇岳和何伟强打过招呼就离开了。临走时何伟强对蓝天说:“你就放心大胆地干吧,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别总麻烦黄老了。这儿也是你的家。”

    “好的,何叔叔。我的资料您尽快给备齐了,另外我哪里也有些资料对您有些帮助,我回去整理好就给您送过来。”说完蓝天上了自己那辆Q7。

    蓝天的车一出市府大院,就有两辆车坠在后面跟踪着他。

    蓝天冷笑一声,心想:你们不来,我还得费心地去找你们。既然你们跟上了,那就省我的事了。

    蓝天把车换成自动挡,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皮包里拿出黑色的手机,带上蓝牙耳机蓝天开始通话:“天凤,我是天龙,我现在刚出市府大院,准备向东拐上二环,我后面有两只苍蝇盯着呢。你派人迅速赶过来,盯在他们的后面,注意不要打草惊蛇。你们找到目标后通知我。”

    “天凤收到,立即出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