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四十九节:粉阵温柔

第四十九节:粉阵温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蓝月亮会说这样的话。想到过任妍卉可能会爱上自己,也想到过李倩也可能会爱上自己,就是没想到蓝月亮会爱上自己。

    对于其他人,蓝天还可以找出这样或那样的借口来推辞,甚至可以远离或躲避。但是对于蓝月亮,蓝天却不能这样做。

    一则蓝月亮虽然康复了,精神状态恢复了,但是那曾经伤及心灵的伤痛却还没有痊愈。二则虽然现代社会对女子的贞操观比以往要淡化许多、许多,但是对于自小生长在农村的蓝月亮来说,贞操甚至比生命还重要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

    接受蓝月亮所说的爱?蓝天心里是有障碍的。且不说蓝天曾经的恋嫂情结尚未完全解开,就说现在蓝天已经对陈璐做出了爱的承诺,又怎么可能再接受蓝月亮呢?

    拒绝蓝月亮的示爱?那么蓝月亮肯定会认为蓝天以前说的所有的话都是假的,这对蓝月亮的心灵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会导致蓝月亮从此以后不会相信任何人,不会想信任何事。甚至会让她完全丧失自我,重新回到病态之中。

    如果蓝月亮是自己的亲妹妹,许多事也许还好办一些。可是虽然蓝天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而这一点蓝月亮甚至比蓝天分得还要清楚。

    怎么办?怎么办呀?怎样面对蓝月亮呢?怎么才能化解蓝月亮心中的死结呢?蓝天此刻急得抓耳挠腮,忘了喝茶,更忘记了吸烟。

    就在蓝天又抓耳又挠腮、坐卧不定、心情烦躁之时,蓝月亮又给了他一个更重的重磅炸弹。

    本以为说出那句话,蓝月亮一定会害羞的躲到房间里不再出来了。可是让蓝天没想到的是,蓝月亮进屋后换了一身性感的衣着又出来了。

    乌黑的长发一半在胸前、一半披在身后,洁白细嫩的肌肤泛着淡粉色光泽,一双明眸犹如秋水含波,如玉雕刻成的双足与羊脂玉般修长的双腿相互辉映,微微翘起的臀部和那更加诱人的女人私密之处被一条海蓝色的三角裤围裹着,高耸、圆润、挺拔的**包裹在海蓝色的蕾丝文胸之内并深深地显现出一道诱人的。细细的眉、大大的眼,挺直的小瑶鼻、性感十分的双唇,洁净的瓜子脸、细细的小蛮腰。

    蓝月亮,如同月亮女神一般站在蓝天的面前。蓝天立刻头如麦斗一般地涨大了,稀里糊涂地问了句:“月亮,你这是走内衣秀呀?快穿上衣服去,不然会冻感冒的。”

    蓝月亮没有理会蓝天的话,反而问了蓝天一句:“哥,你看我漂亮吗?”

    “当然漂亮了,我妹妹是世界上最最漂亮的女孩了。”蓝天咽了口唾沫说,还故意把“我妹妹”三个字说的很重。

    “那、哥你爱我吗?”

    “当然爱了,哥怎会不爱你这个可爱的妹妹呢?”

    “我是问哥是不是像陈璐姐那样的爱我?”

    “我比爱她更爱自己的妹妹。”

    “不,我是要你把我当你的女人那样爱。”

    “月亮,你穿上衣服再和哥说话好不好,哥也想好好地跟你说说话。”

    “不,就这样说。”

    “不行,冻坏你哥会心疼的,听话,先穿上衣服好不好?”

    “嗯,我要你给我穿。”

    “好,哥给你穿。月亮呀,你什么时候学会撒娇了?这一撒娇还真可爱。”蓝天一边哄着蓝月亮,一边拿来她的衣服小心翼翼地给他穿上。

    好不容易给蓝月亮穿好衣服,蓝天拉着蓝月亮坐到沙发上,又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让她喝下去暖暖身子,然后才说道:“月亮呀,我早就替你物色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人不但比哥高大英俊,才能更是比哥强的不是一、两倍呢。原来我想…”没等蓝天说完,蓝月亮就打断了他的话。

    “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谁都不会嫁的。你要是嫌弃我就直接跟我说好了,干吗还拐弯抹角的。”蓝月亮听了蓝天的话有些生气,甚至是很失望。

    “小妹,你怎么这么说哥呀?”蓝天也有些生气了,这是他第一次对蓝月亮用较大的声音说话:“月亮,难道非得把哥的心掏出来让你看看,你才会相信哥对你的爱吗?”

    “哥,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哥,你别生气好吗?”蓝月亮见蓝天有些生气急忙向他道歉道。

    “唉,月亮,哥爱你,是真的像爱自己的亲妹妹一样。这几天你说的、做的,哥都看在眼里,也明白你的心思。可是,小妹呀,哥已经承诺对陈璐的爱了,怎么能在接受自己妹妹的爱呢?再说让别人知道蓝天认蓝月亮当妹妹,其实根本就是别有用心,那样哥和你的颜面该往哪放呀?”

    “再有,小妹,你不希望哥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不希望哥是一个很滥情的人把?”蓝天又补充道。

    “哥,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没有以前发生的一切,假如哥没有向陈璐姐表白爱意,而哥和我偶然相遇了并在一起待了很久的时间。那、那哥会不会爱上我?或者我爱上你了,你会不会接受?”

    “会,月亮,坦白地讲你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不仅漂亮而且温柔贤惠,还有一身的功夫。假如是那样,我想我会爱上你的。”蓝天想了一下,然后很郑重地对蓝月亮说。

    “嗯,那就好。至少说明我对哥的情和爱,还是有可能被哥哥你接受的。”蓝月亮的话语变得愉悦起来了,沉思了一会儿,蓝月亮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对蓝天说:“哥,你知道吗,在第一次去干妈家之前,我什么都不敢想也不会想。可是去了干妈家以后,改变了我很多,甚至可以说是一切。”

    蓝月亮倒了两杯热茶,一杯递给蓝天一杯自己捧在手里,喝着热茶想着该怎样跟蓝天说那天前后自己想法的变化。

    “哥,在去干妈家之前,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辈子守着哥,给哥洗衣服做饭、伺候哥。每天只要能让我看到哥,我就觉得很幸福啦。那时我想,哥要是结婚了嫂子会不会不喜欢我,我会不会成为哥的累赘呢?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看到陈璐姐对哥非常好,而且对我也特别的好。所以我就想,如果哥娶陈璐姐做妻子,那陈璐姐一定不会把我赶出家门的。所以那天在车上我才会那样问陈璐姐。”

    说完一大段话,蓝月亮又喝了口茶,然后看着蓝天继续说道:“可是到了干妈家,一切都改变了。那天吃过午饭,干妈带我去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一个大大的荷花缸,就是小丹阳说的养着巨蚌的那个荷花缸。干妈让我用双手慢慢地把巨蚌捧起,然后放到胸前。刚捧到巨蚌时,那巨蚌竟然发出淡蓝色的光芒。等我把它捧到胸前时,巨蚌慢慢张开了蚌壳。一股让人气爽神清的幽香的气息钻进我的鼻孔里,霎时间我感觉到自己就像喝了瑶池仙水一般,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紧接着一颗蓝色的珍珠飞了起了,我吃惊地张开嘴,而那颗珍珠却无巧不巧地飞进了我的嘴里。不等我把它含再拿出来放回巨蚌中,那蓝颗珍珠就滚进了我的肚子里。”

    蓝天听了蓝月亮的描述也很吃惊,没想到那个巨蚌竟然有这么的神奇。看来鱼王献给自己的巨蚌一定还有什么秘密没被发现,蓝天此刻对巨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蓝月亮接着说道:“那可蓝色的珍珠滚进我的肚子以后就立即融化了,给人的感觉就像练功时大小周天和任督二脉通了的一般,全身既轻灵又充满了使不完的劲,灵台清澈无比。就像是整个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包括五脏六腑洗了个澡一样。总之那种舒适、舒服、舒展和自由、自我、自在的感觉是没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蓝天听了以后算是明白了,那天蓝月亮和干妈、陈璐回到屋里时,为什么自己感觉蓝月亮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来是那颗蓝色的珍珠,给予了蓝月亮这么大变化的。

    蓝月亮说着没有注意到蓝天表情的变化,继续说道:“那种感觉过后,原来脑子里的许多想法都变了。原来认定自己将要一辈子背负着耻辱这个沉重的包袱,但是蓝珍珠却让我完全化解了它。使我现在报仇的想法与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只是想为自己、为父母、为我哥哥报仇,现在的想法却是为所有受过那个畜生伤害的人报仇,为社会除害。”

    “嗯,月亮,我感觉到了。来喝口水,慢慢说。”

    “哥,知道吗,原本月亮我对于爱连想都不敢想,认为情爱这辈子永远不再属于我了。可是现在我敢爱了,也敢对自己爱的人勇敢地说出‘我爱你’这三个神圣的字了。哥,我爱你。这个爱包含着妹妹对哥哥的爱,更包含着一个女人对自己心爱的男人的爱。我要一辈子做你的女人。”

    “月亮,你说了这么多,也让我明白了许多。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违背情、理和法的,……”

    “哥,你是一个不拘泥于世俗的人,可对于同样不拘泥于世俗的爱,怎么就不能放开心怀去接受呢?哥,你想不想知道那个巨蚌之中隐藏的秘密?”

    “哦,当然想。这么神奇的巨蚌,一定有一些神奇的秘密把?”

    “巨蚌的秘密有一些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一些是干妈告诉我的。第一只有与哥有缘的女人手捧着巨蚌,巨蚌才会发出光来;第二巨蚌中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颗珍珠,每一颗珍珠代表一个人。陈璐姐那颗黄色的珍珠,我是蓝色的珍珠,其他颜色的珍珠代表谁我就不知道了。对了干妈说你是那颗赤色的珍珠,也是巨蚌里最大的那颗珍珠。第三除了赤、黄、蓝和紫色四颗珍珠外,还会有代表橙、绿、青三色珍珠的三个女人将成为你的女人。至于紫色珍珠代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蓝天听了蓝月亮的话,心里直说“荒唐”。这怎么可能呢?先不说七颗不同颜色的珍珠是否真的就代表了七个人,就算是,可当今社会怎么会容忍一个男人同时拥有五个女人呢?爱情是自私,那个女人会与别人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又有那个女人会容忍自己的丈夫同时容纳五个女人呢?

    “哥,我知道你不相信,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这些话不是我想象出来的,这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也是干妈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像陈璐姐那样高傲的人会与我串通一起作弄你吗?如果这不是事实,你以为陈璐姐、妍卉姐会达成共识一起爱上你吗?干妈告诉陈璐姐和我,说你是一条艳龙,只是灵台的封印尚未开启。干妈还说、还说……”说到此蓝月亮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蓝天此刻完全处于混沌之中了,他没有注意到蓝月亮羞红的脸和扭捏的姿态,只想知道干妈会说些什么,就追问道:“干妈还说些什么呀?”

    “干妈说,”蓝月亮用小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干妈说等你灵台的封印解除以后,做、做那事时会像蛟龙出海、猛虎下山一般,不是一两个女人能承受得了的。”

    “做那事,做哪事呀?”蓝天傻傻呼呼地问道。

    “还问,你明明就是一个色鬼,看你那天盯着陈璐姐的眼神,”蓝月亮的话几乎都听不到声音,脸色也红色几乎都能滴出血来了。

    啊?噢,看到蓝月亮说话时那羞涩的神态以及红到脖子根的羞色,蓝天才想明白蓝月亮说的“哪事”是“那事”。

    唉,这可能吗?蓝天感觉今天蓝月亮所说的就跟“天方夜谭”一样,纯粹就是一种臆想。自己当然不能相信这些话,更不可能去向干妈求证。向陈璐作出的爱的承诺是不会变的,可对蓝月亮该怎么办呢?既不能伤害她又不能接受她,那只能采取“拖”字诀了。

    蓝天苦笑一下对蓝月亮说:“月亮,小妹,你今天说的着实让我吃惊,就说那巨蚌的神奇我也是听都没听说过。还有就是你说的爱,我也得要好好地想想。如果我心里的结解不开,即使接受了你的爱也仍然难以放开心怀的。”

    “嗯,哥你就好好地想想吧,”蓝月亮坐直了身姿,娇媚地看着蓝天说:“哥,我今天这样说,是不是很没羞呀?哥以后不会看轻我吧?”

    看着眼前娇媚的脸庞,看着蓝月亮娇美的身姿,蓝天竟然有了一时的冲动,他把蓝月亮拥进怀里,轻声说道:“哥不会看轻你的,不过小妹还真有一点点没羞呢。不过,哥喜欢。”

    “哥,不许你笑话我。不理你了,我去睡觉啦。你自己好好想吧,别吸太多的烟呐。”蓝月亮说完便起身回房去了。

    客厅了剩下蓝天一个人看着天花板在发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