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节:金毛天狮

第五十节:金毛天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头金色的长发,如同雄狮一般随意披散着。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与一张有些漠然的脸有些不相配。

    1米95的身躯,站在那儿就像铁塔一般。宽宽的肩膀仿佛能抗住可能会塌下来的天,粗大的双手仿佛随时都能抓住天上的流云。铁塔的身旁是一辆美国标准版的悍马越野车,一车一人往哪一停一站就立刻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经过铁塔和悍马旁边的少男少女们更是驻足观看,仿佛像是在看从异世界过来的人一样。不过眼神中却都是充满了崇拜和向往。

    蓝天昨天想了一夜,最后决定不再让蓝月亮回医院了。早上他给陈璐打了个电话,让陈璐方便时去医院把出院手续办结,并告诉她蓝月亮将和自己一同去找张虎。

    对于一时解不开的事,蓝天向来不喜欢过多地纠缠。同时他也想通过给蓝月亮创造更多的机会,让她接触更多的优秀的异性,尤其是天狮。也许在交往中,在并肩作战中他们彼此之间会产生默契或者擦出火花来的。

    检查了一遍该带的各项用品,收拾好各自的装束。蓝天带着蓝月亮乘的士来到辉煌大厦广场前,按约定他和天狮要在这里会合。原来的目的是为了让陈璐和洪梅看到和自己通行的伙伴,现在更是想让她们看到蓝月亮也随自己一起前往了,好让她们放心。

    的士离悍马还有二、三百米,蓝天就让司机停下了车,付款、下车,等的士开远了蓝天才带着蓝月亮向悍马走去。上车前他向辉煌大厦28、29层的方向挥手示意,他知道那两层的窗户后面一定有人在盯着这里看呢。

    上了车,蓝天坐到驾驶的位置上,天狮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蓝月亮只好坐到后排座上。启动了悍马,蓝天驾驶着这匹野马向东南方向驶去。快出市区时蓝天按张虎新的手机号给张虎打了一个电话:“虎哥,我是龙哥,告诉我你准确的地址。”

    电话里张虎告诉蓝天他藏身的地址,蓝天查看了一地图然后说道:“我开的是一辆悍马,大约两个小时以后到。”说完关闭了手机。

    确定好行车的方位,查看了一下行驶路线,蓝天便加油提速,把悍马优越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

    此时天狮才说话:“我说老大,这可是我的车,是我最心爱的宝贝,我都舍不得把它开的这么快。你开得这么快怎么行呀?”

    “哈哈哈,瞧你那小气样,这车跟着你还真委屈它了。这是匹野马,你骑上它就得让它纵横驰骋。整天像个娘们遛狗似的,那还是开悍马呀?没见过你这么爱车的人。切,对了这是我妹妹蓝月亮。月亮,他叫狮子。你要是愿意,喊他狮子也行,喊他狮哥也行。”

    蓝月亮没有喊狮子,也没有喊狮哥,她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狮子哥好。”

    “嚯,你就是月亮妹妹呀,早就听这丫的说了。说你是世界上最好、最漂亮、最温柔、最贤惠的妹妹。”打蓝月亮走过来、上车,天狮就一直盯着蓝月亮看。只是在蓝天没给他正式介绍之前,天狮不好意思先开口讨好蓝月亮而已。况且她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哥哥在旁边呢。这回有机会了,他把自己对蓝月亮所有的溢美之词假借蓝天之意说了出来。

    而蓝月亮的一句话把天狮所有的溢美和全部的热情全都给顶了回来,蓝月亮依旧淡淡地说:“我不是最好,也不是最漂亮的。而且我的温柔和贤惠也只是对我哥,不包括其他的任何人。”

    看到天狮吃了瘪,蓝天心里在“哈哈”大笑。这头威猛的狮子除了对他自己的这辆悍马之外,这是第一次很温情地对别人这样,而且更是第一次赞美一个人,并且绝对是第一次这样跟一个女孩说话。可是没想到一开口就被闷住了,这对天狮来说可是一个最大的打击呀。你说,蓝天能不在心里偷着乐吗?

    不过蓝天还是想给天狮创造一些机会,他对蓝月亮说:“小妹,你该好好谢谢这位狮子哥,你知道吗,你住院治病花的那些钱,几乎都是这头狮子出的。要光靠哥哥,你现在还说不定是怎么样的呢。”

    “是吗,月亮谢谢狮子哥哥了。哥,你以后你可要记得把钱还给狮子哥呀,听到了吗?哥。”

    好,蓝月亮一脚又把球踢给了蓝天。蓝天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往下继续了,只好闷头开车。

    出了T市不到两个小时,蓝天一行三人开着悍马便来到张虎的藏身之所在。到了一个小村口,蓝天再次和张虎通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来到他藏身的村口,让他出来和自己见面。

    大约有个5、6分钟,张虎带着几个人从村里连跑带颠地来到村口。一见面张虎就说:“老大,您可来了。这两天可把我憋屈坏了。”

    蓝天拍了拍张虎的肩膀说:“事情就快搞定了,对了张虎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噢,老大,我们是开车来的,一共有三辆车。”张虎一听蓝天的问话,就急忙回答道。

    “嗯,这几个人都是跟你一起来的。”

    “是呀,老大,我们七个人开三辆车一起过来的。”

    “狮子,你去考量考量那六个人。对了,把他们身上带的手机全部收缴。”蓝天对天狮说,实际是要天狮看看那六个人中是否有奸细存在。

    蓝月亮跟在天狮后面,把他收缴过来的手机用一个兜子装着,拿了回来。这时蓝天对那六个人说:“一会儿这位狮子老大要一一地和你们过招,看看你们的真本事。而收缴过了的这几部手机在5分钟以后,就会知道哪一部跟外面不应该联系的人通过话。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谁做了不应该做的事,谁就站出来。我保证只要你站出来了,就不会跟你算账。而且还保证对你既往不咎,你们的虎哥也不会为难你们。”

    张虎一开始也被蓝天的举动给弄蒙了,看到蓝天现在的举动才明白蓝天为什么这么做。

    蓝天说完就站在一旁等待着,天狮站在那六个人面前也没有动。

    蓝月亮一一查看完每个手机的号码,接着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也站在一旁等待着。

    “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以后一切将会真相大白。到那时,那个人或者是几个人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蓝天盯着那六个人说道:“当然我更希望你们都是清白的,都是虎哥的好弟兄。”

    说着蓝天又看看了表,然后又说道:“还有两分钟。”

    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然后再看一下表,蓝天又说道:“还有一分钟,还有…”

    “的铃铃…”,蓝月亮的手机响了,这声响就像晴天打个霹雳一样。六个人中有两个人全身就像打摆子一样战抖起来,接着就听“噗通、噗通”两声响,那两个人跪倒了地上。张虎一看立刻窜了上去,“哐、哐”两脚把那两人踹倒在地。踹完以后张虎指着那两个人骂道:“MD,我张虎平时待你们不薄,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说,不说,老子就杀了你们这两个混蛋。”

    “虎哥,我们什么都没干呀,是他们天天逼着我们,让我们每天汇报你的行踪,他们说我们要是不干就杀了我们全家。虎哥,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求求你饶了我们吧。”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不断地磕头哀求着张虎。

    “说,是谁逼你们干的?”

    “那个人我们也不认识,是咱们帮主死后不久找上我们的。可是,虎哥我们什么都没干呀。有好多次我们都是用不在你身边不知道你的行踪搪塞他们的,这回来这里我们也是这么说的。”

    张虎还要继续逼供,蓝天咳嗽一声拦住了他。

    天狮从蓝月亮手里接过那几部手机,然后对其他四人说:“你们过来,把你们自己的手机拿走。”四个人过来辨认好自己的手机,然后拿走站在一旁。

    天狮慢慢度着步,走到那四个人的身后站定。

    这时蓝月亮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四个人中站在最左边那个人手里拿着手机响了起来。听到自己的手机响,那个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向旁边一纵转身就跑。

    他一动,天狮也立刻也动了。只见天狮手一抖,一道寒光射向那奔跑的身影。那个人显然十分懂得逃跑的要领,他逃跑的路线呈之字形。很容易地就多过了天狮打向的暗器。

    天狮在暗器打出后,立刻展开独步天下的追踪步法“狮步”,两个狮子纵便越过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那道身影并没停滞,见前面有人阻挡便直接飞出一脚踢向阻挡自己的人。

    天狮身形还未站稳就感到飞过来一脚,于是左手向外一挡右手直接打出一记长拳。那道身影见对方防备得及时、攻击得迅速,猛地顿住身形并来了一个铁板桥,身形立刻向后倒下,躲过了天狮的一挡和一击。

    “哈哈,身手不错呀,这样的身手来做卧底,有点大材小用了。可惜、可惜呀,朋友报个名姓如何?”天狮站稳身形,双手垂在身体两侧,眼睛盯着那个人说道。

    “朋友,你的身手也不错呀。在我先启动以后还能追上我的,你是第一人。换作平时还真想和你做个朋友,不过今天咱们两人之中却得有一个人死在这儿了,确实是有点可惜呀。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姓吗?”那个人说道,仿佛这里除了天狮之外,其他的人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一般。

    “哈哈哈,你够狂,但是你却没有一点见识。别说我,今天在这里的至少还有两个人修为要高出你许多,所以今天你死定了。你死之前我不妨告诉你,我叫金毛天狮。”

    “有没有真本事,不是靠嘴上说的,咱们拳脚上见。你死之前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叫聂彪。”

    “来吧,看看是你这头彪厉害,还是我这雄狮厉害。”

    天狮说着就是一记长拳打出,快速地攻向聂彪。聂彪身形向后闪了一下,然后快速地向天狮打出的手臂踢出一脚。天狮见聂彪的脚踢来,便变拳为掌横切聂彪的腿。聂彪以左脚支地为抽向外旋转180度,身形极快飞腿如鞭横扫天狮的腰部。就在聂彪的如鞭的腿快要扫到天狮的腰部时,天狮一个侧卧,一手撑地、双腿如剪绞向聂彪支地的那条腿。

    聂彪见势不好,生硬硬地收回扫除去的腿,再次使了一个铁板桥,整个身体躺倒在地,堪堪躲过天狮的剪刀腿。

    躺倒在地的聂彪不等天狮换招,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双手借势变拳攻向尚未起身的天狮侧身的肋下。此刻正是天狮处于一招刚刚用完不能及时变招迎敌之时,门户大开无可招架。而这两拳如果被打实,天狮即使不会毙命也得落得个终身残废。

    天狮与聂彪的搏斗,每一招都是电光火石之间,让所有的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当然这里不包括蓝天在内。

    蓝月亮看着两个人的搏斗,细心揣摩着两个出的招式,心里在想如果敌手出这样的招,自己该怎样应对。

    张虎的眼睛是看直了,一来为自己身边一直暗藏着这样一个高手而胆颤,二来非常非常地羡慕天狮和聂彪的身手,心想要是自己有人家一半,那也算是不得了的人物了。

    只有蓝天很悠然地吸着烟,连拿正眼看一眼都不看这两个人的战斗。即使是所有的人看到聂彪一记狠招攻向天狮,而天狮此时毫无招架之力眼看就要被聂彪击倒的时候。

    蓝月亮看到了天狮的危险,她已经做好出手解救天狮的准备了,只是心里有些犹豫。自己出手相救,天狮会乐意吗?所以蓝月亮没动,把眼睛看向蓝天在征求他的意见。

    张虎也看到了天狮的危险,想冲过去救天狮。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很怕这一冲不但不能救天狮,反而会给天狮添乱,所以暂时没敢动。

    蓝天感到蓝月亮在看自己,但是他没有和她目光相对,只是用眼睛扫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当他看到聂彪已经全身腾起,双拳快要击中天狮的侧肋时他笑了。诈败诱敌、绝地反攻、以笨招胜巧招,哈哈,憨厚的狮子也知道用计了。不错,进步很大吗。想起天狮在C市猎杀“狗熊”时,也曾装扮成乞丐的模样,蓝天笑得更开心啦。

    扑向天狮的聂彪,在天狮的眼里没有看到绝望之色,甚至连一丝慌乱都没有。而自己腾空的身体和已经无可改变的招式,完全暴露在天狮的眼前。只要他够快,哪怕比自己快那么一点点,那么最后倒下的肯定是自己了。聂彪在赌,赌天狮的反应和动作要比自己慢0.1秒,只要有了这0.1秒,那么胜利就将属于自己了。从刚才的几招来看,聂彪相信自己的判断,天狮在招式的变化上确实比自己慢一点。

    然而,事情的结果总是与人的预估背道而驰。就在聂彪的双拳已经触及到天狮身侧之时,忽然从地上传来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道,一双脚结结实实地踹到了自己的腹部,接着就听到一声狮子吼“去你的吧”。

    然后聂彪感到自己非常听话,也非常配合地高飞起来。而且飞得很高也很远,高度大概有个两三丈,距离应该也有三四丈。聂彪很想问问天狮,我这个距离符合不符合您的要求呀?可是被踹破了的肝胆脾胃所涌出来的大量的血,冲进了他的肺腔,并顺着他的气管继续向上涌去,随后鲜红、鲜红的血便脱口而出,阻止了聂彪想问的话。随后聂彪的身体远远地落到了地下,一双包含着不可思议眼神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头不可思议的狮子。

    原来正当聂彪以为自己的手之际,天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了一个狮子翻身,紧接着一双脚便踹了出去,正好与聂彪扑向自己的身体相撞。然后就成了所有的人看到的那一幕了。

    一个狮子跃天狮弹身起来,他走近聂彪的身边说:“说过你没有见识,你还真是没有见识。早知如此我都没必要跟你动手,说吧你是谁派来的,你的主子是谁?”

    天狮一问,给张虎提了一个醒。聂彪、聂彪?以前好像在那听过聂海手下有几员大将,其中有一个好像就是叫什么聂彪的。于是张虎也踏前一步问道:“说,你是聂海的什么人。”

    聂彪拼着最后一口,想说“我不是聂海的人”,可是由于内脏的血不断地往上涌,导致他话语不能连贯,于是只听聂彪说道:“我…不是…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