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二节:绝妙救治

第五十二节:绝妙救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狮,复姓东方、双名英杰,出生于一个中医世家之中。自幼便被祖父圈禁在中华医学瑰宝的殿堂之内,五、六岁时即能把《汤头歌》倒背如流,同时熟知人体各部的**位,认**极准。蓝天对人体**位的认知和熟知,完全是东方英杰的功劳。因为东方英杰天生高大威猛,又有一头如雄狮般的金色长发,所以人们给他起了个绰号:金毛天狮。

    东方英杰虽然家学渊源,本人也有一身了得的本事。但是他却不愿意静守在家,只做些号脉诊病的寻常事。所以也同蓝天一样加入了正义天使的组织,成为“中国龙组”的一员。

    从第五章始天狮、天虎、天鹰将次主角的身份逐渐出场,敬请关注。)

    给两个女孩诊断完,天狮说出了自己诊断的结果和救治方法。但是,因为身上没带银针所以无法施救。

    蓝月亮听天狮一通的嘚吧,又是这样又是那样的,以为天狮说完就马上开始救治那两个女孩了。没想到最后天狮来了个“没有银针”而无法施治,脾气就立刻来了,她冲天狮说道:“你这算什么呀?你既然知道针灸能救人治病,那你干嘛不随身携带呀。说了半天,还不是瞎耽误功夫嘛?”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说,天狮早就一个长拳打了过去了。就算是蓝天说也不行,当然蓝天也不会这么说的。因为蓝天是知道天狮的,再说“中国龙组”不管是那个人遇到了危险需要救治,都不是银针能解决的。所以天狮根本就没必要每天带着银针。

    见蓝月亮发脾气,蓝天对她说道:“月亮,不许你这么说狮子哥,谁也不知道会有人需要这样救治。狮子,别跟月亮一般见识,她也是着急才这样说的。对了,能想想其他办法吗?”

    “没事,我也再想着呢,”天狮憨厚地说。

    “狮子哥,对不起呀,我刚才只是有点着急,说话冲了点,你别生气呀。”蓝月亮听了蓝天的话,又见天狮憨厚地想着其他地方法,就赶忙道歉地说:“对了狮子哥,那针要扎多深呀?”

    “噢,月亮没关系,我没生气。给她们两人用针要扎两寸左右,也就是这么长。”说完天狮用手比划了一下长度。

    “噢,狮子哥,你看用缝被褥的细长针,能代替吗?”

    “哦,那针什么样?有吗?”

    “狮子哥你等等,我去找找看。”蓝月亮说完便跑出小饭店,向镇里跑去。过了十几分钟后,蓝月亮气喘吁吁地又跑了回来。她来到天狮跟前伸出手,说:“狮子哥,这是最细最长的针了,你看能用吗?”

    天狮看到蓝月亮手里有十几根三寸来长的家里用来缝被褥的针,虽然长度短了一些,而且也比针灸用的银针粗了很多,但是作为救急还是可以用的。就说:“月亮,这些针还行,能试试。老板有蜡烛吗?还有来一瓶高度的白酒。”

    用一个碗倒上一些酒,把针放进去泡了两分钟,然后取出又一根根地放到点燃的蜡烛上用火苗烤。最后又拿一个碗倒上白酒,再把十几根针放进去。准备工作完成后,天狮说道:“我准备好了,月亮留下配合我,其他的人全都到外面警戒。救治过程中不得有任何打扰,没我的话任何人不得进入。”

    蓝天一挥手,小饭店里所有的人都一起出去了,包括小饭店的小老板和小老板娘。人一出去,蓝天就分配人把守不同的方向,自己则在小饭店门前牢牢地站定。

    见人都出去了,天狮对蓝月亮说:“月亮,你把她俩的双腿固定一下,然后脱掉她俩的外衣,我给谁扎时你就在旁边盯着,别让她们的头和手乱动。弄好了吗?好,我要扎了。”天狮说完先取出四根针拿在左手里,来到一个女孩的近前,右手取一根针飞快地斜刺进她的百汇**,紧接着沿着那女孩前胸正中间,在膻中、关元、气海三个**位连下三针。

    然后又来到另一个女孩跟前,照方抓药地扎下四针。八针扎完,天狮的头顶已经开始冒汗了。蓝月亮一见急忙用毛巾帮他擦去汗水,天狮冲蓝月亮点点头表示着自己的感谢。

    针扎下后停了5分钟左右,天狮又小心翼翼地将针取下,每取下一根针天狮都要用拇指在那被扎的**位按上3分钟。等到八根针全部取下后,天狮上衣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蓝月亮此时看了也是很心疼,她问道:“狮子哥,要不要歇一会呀?”

    “不能歇,月亮你把她俩翻个身,让她们趴好。固定双腿,然后还像刚才一样配合我。”

    天狮又取过五根针,飞快地依次扎进一个女孩的府外、天宗、肝俞、肾俞、关元俞五个**位上,然后有给另一个女孩也同样扎下五针。

    十针扎下,天狮几乎快要虚脱了。坐到身边的椅子上,天狮闭目凝神地调整着气息。蓝月亮赶快拿毛巾给天狮轻轻擦去流出的汗水,又倒了杯热茶放在旁边。大约过了4、5分钟,天狮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睁开眼睛。

    “狮子哥,你喝水。”蓝月亮见天狮睁开了眼睛,急忙又给他重新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他。刚才那杯已经凉了。

    “谢谢月亮妹妹,”天狮喝了几口热茶,然后又说:“一会儿我分别给她们起针,我给一个人起针后,你就扶起她坐起来并在侧面扶住她,我要叩击她的背部,让她们把淤血、淤痰吐出。然后你再她们放平躺好,过一会儿她们就会醒的。她们醒了以后先给她们喝点温开水。”

    “嗯,”蓝月亮此刻很乖巧地答应道。

    天狮依旧按刚才的方法起针,第一个女孩的五根针起完,蓝月亮按照天狮的交代,立即慢慢扶起那个女孩并在她的身侧扶住她。天狮来到女孩的身后,先用左掌抵在她后背上部,然后吸一口气右掌快速拍出。在天狮右掌拍到左掌之刻,那个女孩猛地一声咳,一股紫色与暗黄色相杂的粘液,从那个女孩的口中喷出,随后女孩发出了“哦”的一声。天狮示意蓝月亮将女孩放平,然后又来到另一个女孩的跟前。

    如法炮制,得到相同的结果后,天狮便无力地坐到了椅子上。缓了许久,天狮才说道:“可以让他们进来了。”

    “嗯,你别动,先好好缓缓。我去喊他们,”蓝月亮此刻不知该怎样照料了,听了天狮的话她就急忙把蓝天他们喊了进来。

    几个人极快地,但是却是悄无声息地回到小饭店。蓝天看到已经虚脱的天狮心疼地问:“狮子,怎么样?你别说话,不舒服就眨眨眼,没事就别眨。”

    天狮睁开眼看了蓝天一眼说:“没事,歇会儿就行了。”

    蓝天听到天狮几乎没有底气的话,就说“嗯,你先好好歇歇吧。”然后又问饭店的小老板:“老板你们这有药铺吗?有,在哪儿?好。张虎安排人去药铺,买根上好的人参来。如果没有买西洋参或者党参也行,快去。”

    这次张虎没有安排别人,而是自己亲自去的。一则他是看到天狮如此的亲力亲为,很感动想借此机会也卖点力气。二来是因为他懂人参,怕别人去会买假了受骗。这人参如果买假了,不但不能补身体反而还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去了二十几分钟张虎回来了,将一个盒子递给蓝天。蓝天接过来看了看,然后从那个人参上撕下几根须子,转身对小饭店的小老板说:“老板麻烦你用一个干净的砂锅放满水,将这几根人参须子放进去煮开,然后再用文火煮半个小时。你放心,该给你多钱我们就给多钱。”

    小饭店的小老板接过人参须子说:“什么钱不钱的,这还不是随手的事。你们放心吃饭吧,我亲自给您盯着。”

    “好,大家赶紧吃饭吧。”蓝天见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就招呼大家吃饭。吃饭时才问张虎:“没想到你还懂人参呀,也巧这镇上还真难得有人参。”

    张虎忙回道:“嗨、老大,我也是给张三贵办事的时候学的。您别看这镇子不大,可是还真有宝贝,人也都很好。药铺老板一听说我买人参是救人用的,就拿出这颗家传的野山参来了。我也没没亏了他,给了他一万现金和一张十万的银行卡。这颗参虽然小点,不过也很值了。”

    几个人吃完了饭,张虎安排人去换老五回来吃饭。这是人参汤也炖好了,用一只干净的大腕盛了多半碗的汤,蓝月亮慢慢地端到天狮跟前。此时天狮已经缓过一半的劲来了,见蓝月亮端来人参汤急忙双手接过来。一边吹着一边小口地慢慢喝了几口,然后对蓝月亮说:“你给她俩各盛半碗汤,再加半碗水,然后让她俩慢慢喝下去,不能呛着啊。”

    “嗯,好的,”蓝月亮答应着又去给那两个女孩盛人参汤去了。

    众人都吃完了饭,那两个女孩还是没有动静,蓝月亮又有点着急了,她既对蓝天又是对天狮问道:“不是说没问题了吗?可是这么半天了,她们怎么还没醒呢?狮子哥你是不是…”

    没等蓝月亮把话问完,蓝天就拦住她说:“月亮,你狮子哥已经把她们救治好了,只是她们自己不愿意醒过来,你还能让狮子哥怎么办呀?”

    “怎么会?”

    “怎么不会?”蓝天说着来到那两个女孩跟前,敲了敲临时床板,对躺在上面的两个女孩说道:“你们要是不愿意醒,就继续躺在这儿。一会儿我们就都走了,也会给这个老板留一点钱让他帮忙照顾你们一、两天。不过我们走后,那些想杀你们灭口的人会马上赶来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蓝天转身对所有的人说:“收拾东西,带足水和干粮,走。”

    “等等,别丢下我们,求你们啦。”听了蓝天的话两个女孩一起坐了起来,其中一个女孩说道。

    “既然怕我们把你们丢下,那刚才醒了怎么你不说话?真是的。”蓝月亮冲她俩不满地说道。

    “我们是害怕,虽然你们救了我们姐俩,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你们是谁,怕又落到那个人手里,”那个女孩解释着说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昏迷在车祸现场的不远处?要想让我们救你们,你们就必须说实话。我向你们保证两件事,第一我们绝不是要杀你们的人,而且我们此刻正在找那些想杀你们的人;第二只要你们说的都是实情没有隐瞒,我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并且在此事过后给你们自由。”

    蓝月亮怕那两个女孩不相信蓝天的话,急忙说道:“他是我哥,我哥说话向来是算数的,他保证你们安全,你们就一定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看看满屋的人,再看看一身正义的蓝天、威猛憨厚的天狮,还有娇媚可爱、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充满对她们关心的蓝月亮,两个女孩从床上下来并一起跪倒在地:“谢谢几位大哥的救命之恩,谢谢你们啦。”说着就一起痛哭起来。

    蓝月亮拉起她俩,让她们坐在椅子上说:“别哭,别哭,有什么委屈就跟我哥说,他一定会帮你们的。别哭啦,啊。”

    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两个女孩中年纪略长一点的女孩说道:“我叫王玫,她是我妹妹叫王晴。一年多以前,我爸爸得了一场大病。为了给他治病,我妈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可是还是不够给我爸爸做手术的费用,于是我妈又把家里能卖的也都卖了,最后把房子也都抵押了,这才凑够手术费。医生说手术后还需要用进口的针药才能帮助我爸爸慢慢地恢复,可是家里已经没钱了,而且抵押的房子每个月也得还钱呀。走投无路时,我们姐俩就商量着不再去上学了,我们要去打工挣钱帮家里还钱,给爸爸治病。”

    王玫说到此,蓝天看了一下表,见时间不早了就说:“王玫、王晴你们俩要是愿意跟我们走,咱们到车上再说,因为追你们的人快要到了。”

    王玫、王晴姊妹俩对了一下眼神后,王玫说:“我们愿意跟你们走,以后就是给你们当牛做马都愿意。”

    “哈哈哈,当什么牛呀马的,以后你们还是回去过自己的生活好些。既然愿意,好,虎哥叫弟兄们准备好,走。”

    这回蓝天、蓝月亮和王玫、王晴都上了天狮的车,其他的车由张虎安排人开,依顺序排在悍马的后面。另行前蓝天叫张虎多给来小饭店的小老板一些钱,还对他说:“我们出去以后向东开,一会儿有人来问你,你就实话实说。只是别提我们在你这救治这两个女孩的事,相信你这样说了,他们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小老板听了,连连点头称谢。再看蓝天他们车队果然向东驶去。

    在悍马车上,蓝天对王玫说:“把你们的事简短捷说,最好先后的事,其他的事等咱们安顿下来再慢慢说好吗?”

    “嗯,”王玫答应一声,然后对蓝天说道:“我能问您一句话吗?”

    “哈,能。不过你别您呀您的,这样称呼别扭。我看你们比我妹妹小不了几岁,干脆就先称呼我大哥好了。还有救你们的是这位狮子大哥,以后你们应该好好谢谢他的。好了,你问吧。”

    “您、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有人在追杀我们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