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三节:诱良为娼

第五十三节:诱良为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玫向蓝天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蓝月亮也在想:当从把这俩姊妹抬上车以后,一直到天狮把她们救醒,她俩一直没说话,也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我哥怎么就判定有人要追杀她们呢?难道我哥真的是神仙下凡不成?

    蓝天看看疑惑的王玫和王晴,又看看同样疑惑的蓝月亮,最好和天狮相视一笑后说道:“其实说穿了一点都不复杂,第一你们是张虎在那夜发生车祸现场附近看到并把你们救下来的,一对少年姐妹深更半夜怎么会出现在那样一个地方呢?显然跟那场车祸有一定的关联。所以你们不是那场车祸制造者,就是那场车祸的受害人。无论你们是那一种,这场阴谋的幕后主使人都不会放过你们。因为他制造车祸的目的就是杀人灭口。”

    看了一眼略微有些明白的蓝月亮,蓝天继续说道:“第二是你们的右手,你们的右手有几个共同的特征。在你们的右手虎口处、手指关节处、四个手指的指肚处都有较厚的硬茧,这说明你们长期用右手紧握一样东西。依你们的年龄就是在工厂打工,也不会留下这么独特的痕迹。再有就是天狮给你们号脉诊断时,明显感觉到你们右手手臂要比左手手臂略微粗大一些、肌肉也要强硬许多。这说明你们在用这只手紧握一件工具,在反复不停地做着同样一个动作,或者说是为了练好某一个动作。”

    “那么拿的是什么工具,练的是什么动作呢?我反复想了许多,在你们刚才跪下的时候,我想到这样一个情景:你们跪在床上、手握匕首、反复地练习着用匕首刺下刺身下之物。你们可以看一下你们右手的下缘处的硬茧要比其他的厚一些。说你们是跪着练习,是因为你们俩跪下时,没有一般女孩娇嫩的双腿跪到地上时被硬硬的地面硌疼的感觉。”

    从醒来就没说过话的王晴,听了蓝天的分析后说:“大哥,你真神了,就像看到我们平时被逼着练习的一样。要不是听你说的这么细,还真以为你见过我们呢。大哥,我以后跟着你干行吗?”王晴显然还是个小女孩,听了蓝天的分析赞叹无比,竟然忘了她和姐姐王玫目前的处境了。

    “跟着我干?我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蓝天也想调节一些车里的气氛,就逗王晴说。

    “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反正我认定你是个好人,就是想跟着你。”王晴很盲目地说。

    “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给卖喽?”

    “……”王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是呀你对人家有好多的不了解,更不知道人家究竟是干什么的,而且今天是第一碰面,虽然他和他身边的人救了自己的和姐姐,但是……。对了,但是什么呀你?坏人会救你吗?不会,肯定不会,他们还不定想什么法要找到我和跟姐姐把我们杀了呢。对,他就是好人,就跟着他了。

    见王晴一时无话了,蓝天就对王玫说:“还是先说说你们的事吧。”

    王玫说道:“好吧,前面的事先不说了,我先说那天晚上的事吧。我们俩接受完训练以后,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每天反复地进行练习。和我们联系的是一个叫如意的女人,那天晚上10:00多的时候,如意突然打电话要我们尽快感到‘黄金海’,然后…”王玫把那天晚上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完事以后,那个人让我们赶紧离开,因为杀了人心里很害怕,所以我和妹妹就先从那间房子的后门跑了出来。出来时正好看到有几个人正往车后面的箱子里放刚才装我们杀的那个人的塑料袋,心里既害怕又觉得奇怪。我就跟妹妹小声说要留个心眼,注意一切的动静。”

    “果然,”王玫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我们坐的车刚拐到外环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前面有一辆大货车、后面也有一辆大货车,并一起朝我们坐的车开过来,当时也许是本能的反应,我打开车门拉着妹妹就一起滚下车去了。幸亏车是刚转弯速度比较慢,我们俩才没受多大的伤害。我们俩刚滚到路边,就看见两辆大货车把我们坐的两辆小车撞的跟一个饼似的,接着车就爆炸起火了。我们俩趴在路边不敢动,想等着没人的时候再跑走。可是更让人害怕的事发生了,那两个大货车的司机跑下车,往路的另一边跑去。他们刚过到路的那边,就见一辆小轿车朝他们撞了过来,撞完以后还来回地压了两遍。当时我们怕得要命,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过了一会儿,从小轿车里下来两个人,他们看看四周然后拿好像跟灭火器一样的东西,把他们的车冲洗了半天才离开。”

    王玫一边说一边还惊恐地四下看着,蓝月亮拍拍她的肩示意她没事,王玫又继续说道:“直到我们断定周围确实没人了,才站起身没目的地跑。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哦,你们俩知道指使你们杀人的那个人是谁吗?”蓝天问道。

    “不知道,平时很少见他的面,有时偶尔碰到了,他手下的人也会尽快地让我们回避,有一次听别人称呼他海哥,”王玫答道。

    海哥,聂海,会不会就是一个人呢?蓝天拨通张虎的手机,问张虎:“聂海长的什么样?”

    张虎描述了一下聂海的长相,蓝天说声“好”就挂掉电话,然后对王玫说:“你能描述一下那个人的长相吗?”

    听完王玫的描述,蓝天确定了连环谋杀案确系是聂海所为。聂海通过隐藏在张虎身边的人,了解到那天晚上张虎与李四的冲突,并且知道了李四被张虎打残成了植物人,恰好王一山、刘得彪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而且王一山怀着自己的目的召集三个人聚会,聂海感到时机来了,便启动了自己精心谋划的连环谋杀。其目的之一就是要成为黑虎帮的帮主,目的之二就是要独霸黑虎帮全部的财产。从他如此处心积虑的谋划,其目的还应该有三、或四。那么他最终目的是什么呢?他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被人发现呢?

    聂海呀聂海,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呀。把黑虎帮两个堂主被杀的事弄明白以后,蓝天到不急着下一步的事情了。他先跟天狮说了句“前面不管是那都向北拐”,然后又拨通张虎的手机,对张虎说:“通知五虎现在不管到哪儿都就地停车休息,两个小时后就地向右行驶。开两个小时后再停下来,然后休息两个小时,就地向左行驶。如此往复不要停歇,明天中午再根据你的指示到制定地点汇合。”

    跟张虎说完,蓝天又对天狮说:“前面不管远近,只要有村镇就停车。”

    安排完以后,蓝天对王玫说:“现在你再说说你们整个的经过吧,看来事情很不简单。凡是你们经历的、看到、听到,只要你们想的起来的都要说出来。”

    “嗯,”王玫应了一声,然后讲起她与妹妹的遭遇。

    正当王玫的妈妈为没钱继续给王玫的爸爸治病之时,王玫和妹妹王晴决定辍学打工,以此来为家里分担经济上的压力。可是一个大学未毕业的学生和一个高中生想找工作谈何容易呀。正规用人单位不会用这样的学生,给人家做卫生扫厕所,一个月也只有四、五百块钱。只能维持家庭的生计,哪够治病所需呀。迫于无奈姐妹俩走进夜总会的大门,想以做皮肉生意换取金钱帮助家里渡过难关。

    一天晚上,姐妹俩喝了点酒,然后又鼓了半天的劲,才走进一家夜总会的大门。对于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她俩也不知该去找谁。只好在夜总会大厅里东张张西望望,就在两个人犹豫着、徘徊着的时候,一个艳丽的女人来到她们面前。

    “呦、这么漂亮这么纯情的小姑娘还真不多见呐,小妹妹来这里是想找工作吧?呵呵、你们来到这里又碰上我,算是你们有福气了。来来来,跟我去里面谈谈吧。”那个女人说着,便拉起两个人的手往里走。

    来到一间挺大的房间后,那个女人对王玫姐妹说:“小妹妹,一定是家里遇到难处了是吧?唉、可怜呀,这年月谁要是有法子也不会走这一步呀……”

    “说?让我们说什么呀?”王玫傻傻地问道。

    “还说什么,说说你们的想法呀?对了,我叫雷燕,以后你们就管我叫燕姐就行,”那个女人自我介绍道。

    “哦、燕姐,我们的爸爸生重病住院了,家里的钱用光了又借了很多钱,可是还是不够给爸爸治病的。所以、所以,我们、我们想…”王玫越说头就低的越靠下,说到最后头已经埋在两腿之间了。

    “呦、还害羞呢,呵呵,小丫头就是脸皮薄。可是要想走出这一步,脸皮薄可不行。再有呀,想挣钱光靠陪男人喝酒、唱歌可不行。哪呀一天也只能挣个一、二百块钱,刨出去给这里交的钱就剩不了多少了。想挣多点给家里,就得陪男人睡觉。吱吱吱、凭你们姐妹的姿色,费怎么也得要个万八千的,以后每天凭你们水嫩嫩的身子,也能有个百的进项。”

    “燕姐,那不行。就是我爸妈知道我们来陪酒,也得打死我们的。你说的那事不行的,我们做不来。王晴,咱们还是走吧。”王玫见那个燕姐这样说,赶紧回绝道。

    “你们不做,我也不勉强。不过你们到哪儿还不都一样,在这儿有我燕姐罩着,你们还能少受点委屈。去了别的地,即使是陪酒,也说不得会让人给你们都开了苞。到那时你们既得不到钱也失了身,想哭恐怕都找不着地了。”燕姐欲擒故纵地说道,而且此话让人听起来还真头头是道呢。

    她这一说,到让已经起身向往外走的王玫姐妹停住了脚。是呀,自己跟妹妹来到这不就是为了挣钱吗?自己虽然不知道如何陪男人喝酒,可是在电视剧里也看到过那些陪酒的女人,最后还不是被那些男人扒光了衣服按在床上吗。到头来连哭都不敢哭,想跑都跑不掉。燕姐说有她罩着不但能少受点委屈还能多挣点钱,这、这…

    就在王玫姐妹犹豫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进屋来。那个男人进来看都没看王玫姐妹,直接在燕姐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话就走了。那个男人走后,燕姐笑呵呵地对王玫姐妹说:“呵呵,好人就有好福气,有个老板看上你们姊妹俩了,不过人家可不是要逼你们怎么样啊。那个老板说了,只要你们给他打工三年,你们立刻就能得到二十万。而且保证不让你们**,也不会随便地让你们陪那些臭男人喝酒。”

    二十万,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还能不**、不随便陪人喝酒。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呀,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啊?

    燕姐看着惊呆的两姐妹说:“你们先想想,要是同意我就去跟那个老板谈,争取给你们签个合同。如果能让那个老板再给你们先预付一点保证金那就更好了。”

    还能签合同?还能给点保证金?燕姐呀,你真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呀。王玫姐妹俩听到此赶紧点头,感恩涕零地对燕姐说:“燕姐,谢谢您,真是谢谢您啦。我们愿意,求您去给我们帮帮忙吧。以后、以后我们一定好好地报答您。”

    “唉、燕姐我就是心软,也不图你们什么报答,谁让咱们有缘分呢。好吧,你们等等,我去帮帮你们。”燕姐说完扭着她那肥硕的**出去了。

    燕姐出去了,王玫姐妹俩互相看着,满脸的兴奋和激动。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你看当我们有困难的时候,不是就有人来帮我们了吗。燕姐真是好人,你看她是多么的关心我们呀,还怕我们吃亏要给我们签个合同,还为我们争取保证金呢。燕姐,您放心以后我们一定要报答您的。

    姊妹俩还处于兴奋和激动之时,燕姐又扭着**回来了。她一手拿着两摞钱一手拿着几页纸,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对王玫姐妹说:“那个老板还真通情达理,我一说你们姐妹的情况,他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但同意跟你们签合同,还预付给你们两万保证金呢。”说着把那两摞钱递给王玫,又说道:“我没啥文化,也不懂这合同该怎么个签法。你们可要仔细地看看合同,咱可别上当啊。”

    王玫接过两摞钱踹进口袋里,然后拿过合同仔细看了一遍。见上面写的很明白,无非是要求乙方(即王玫姐妹)遵守甲方的安排不得违约,如有违约则需双倍赔偿甲方预付的保证金和其他经济损失。合同中还注明甲方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强迫乙方卖淫,如有违约则一次性支付合同中注明的全部款额。

    甲方是T市天蛟实业有限公司,合同下方还盖着鲜红的公章。王玫姐妹见合同对自己比较有利,又有两万保证金在手,就毫不犹豫地签上了王玫、王晴姐妹俩的名字。

    燕姐看看了说:“你们看人家有签字还有公章,咱是不是也按上个手印?这样也显得咱的真诚是不是呀?”

    “嗯,燕姐说的对,咱是该按个手印。燕姐您这有印泥吗?没有?那、能麻烦您帮我们找找吗?”王玫也觉得按个手印是有必要的,否则光有一个签名也显得不尊重对方。

    燕姐很不情愿地说:“真是欠你们的,帮你们跑来跑去的,有我什么好呀。”

    王晴急忙说道:“好燕姐,您就再帮帮我们吧,以后我们保证不会忘了您的,等我们再挣到钱,一定报答您的。”

    燕姐故意板着脸说了句“等着”,说完她也笑了。

    不一会儿,燕姐拿着盒印泥回来了。王玫、王晴各自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按完手印燕姐给她们留下一份合同,自己拿起一份合同站起来说:“我把合同给人家送过去,顺便再帮你们问问还有什么事。对了我问你们,你们把钱拿回家怎么对家里说呀?我看呀,你们要是说实话,你爸你妈肯定不会同意你们这么做的。嗯、也罢,我就好人做到底吧。明天我找个人去你家,就说学校知道了你们家的情况,分别给你们找到了勤工俭学的地方。这两万是人家工厂考虑到你们实际的困难,先支付给你们的工钱。你们看怎么样?”

    “燕姐,不,该管您叫阿姨,您真是太好了,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呀?”王玫姐妹俩一起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