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五节:惊天逆谋

第五十五节:惊天逆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学习“礼仪”丢掉“廉耻”以后的女孩们,十分认真地按照教官的指令进行着训练,王玫和王晴也不例外。除每日必练的刺杀之外,如何跟男人**、怎样显示温顺、如何展现自己的娇媚、怎样才能诱惑男人,也是她们的必修课。

    聂海是一个野心与计谋、能力与胆量同样大、同样高的人,而且他的手段极其凶狠和残忍。所以凡是见识过聂海手段的人,都在背后称他为“豺狐”。

    聂海不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但是有三本书总会在闲暇时拿在手里,认真地阅读。一本是《希特勒自传》、一本是《红楼的兴衰》、还有一本是《孙子兵法》。

    自从聂海来到T市,进入黑虎帮,尤其是他坐上内三堂堂主的宝座之后,他的野心就开始膨胀了。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他要学习红楼和红楼的主人,他要把T市的官吏能拉下水的都拉下水,他要让这些“人民的公仆”成为他个人的仆人。他做T市的地下皇帝,成为这个城市的主宰者。

    为此聂海为实现这个目标,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每个计划中的每个细节都是经过聂海仔细琢磨而制订的。为保证计划的顺利执行和成功,每次的执行都是由他的心腹之人亲自上阵。所以到目前为止聂海计划中前四步可谓是十分的顺利和成功。聂海的手段和计划既简单又实用,金钱、美女、毒品是聂海攻克各种关系的三件法宝,也是他的杀手锏。

    聂海先是利用“天娇娱乐”掌握的演艺界的小明星和姿色较佳的女孩,把T市有权有势的各种挂“长”的少爷、公子们笼络到身边,然后通过他们与他们的父母相识。无论是顺理成章的狼狈为奸,还是最后的威逼利诱。总之T市的政界、金融界、工商界、政法界、公安口等等有一大批人,都进入了聂海为他们布下的孽海淫窟。

    聂海所创造的**销金的淫窟,成了他以“淫”换银、以“淫”换“势”的交易场。

    让那些当红歌星、影星进入孽海淫窟的举动,是源自攻克T市海关关长的行动。在对其进行“公关”笼络时,那位关长在金钱面前就是声色不动,对于聂海使出的各种计策毫不在意。最后聂海的手下打听到那位关长十分喜爱甚至是崇拜某位歌星和一个女电影明星,于是聂海令一凤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把那两个人签约到“天娇娱乐”。签约后的第二天两位明星就被逼到了那位关长的床榻之上,而那位关长从此就成了聂海的“铁哥们”。

    此事给了聂海极大的启发,原来人最在乎的不是可以随便得到的东西,越是他们得不到的他们就越想得到,价值也就体现在其中了。

    于是聂海便命人大肆网罗那些想靠**多挣一些钱的各类女明星,每个月都要在孽海淫窟地下宫殿举办一场别致的演艺表演。每次演出前聂海都要给每一位观看演出的“爷”们配发十个金牌、十个银牌和十个铜牌,以便他们在现场对某位自己喜欢的明星进行竞拍。

    一个金牌代表1000万,一个银牌代表200万,一个铜牌代表50万。当然这并需要这些“爷”们自己拿钱出来。他们掷出去的钱将代表他们日后要为聂海换回的回报,或者是为他争取的贷款,或者是为他减免的税款,或者是为他“捞”出某个被判重刑的犯人,等等不足一是的条件。

    另一方面聂海也在积极地培养自己的人,他让手下的人四处收集民间的美少女,尤其是那些家境贫困家的女孩,如像王玫、王晴这样的女孩。他还让手下人聘请了高级表演的教师、造型师和化妆师,从召集来的女孩中选出和某些女明星十分相像的人来进行专门的造型、化妆和培训,直到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每个月举办一次的拍卖会,成了T市上流社会人物最为热衷的时事之一。每次的标的物只有两个,一个当前的当红明星,另一个是热门明星的超级模仿者。被拍卖者可获得竞价5%的报酬,而且是当场兑现。每次竞拍几乎都在千万元以上,所以每个拍品也都会获得50万元以上的报酬。所以每个明星和有资格参加竞拍的女人,都十分渴望能够获得这个机会。即使被拍以后受到那些性变态者,非常变态的性攻击也毫不在乎。

    对此,聂海十分的满意。这就是自己的品牌,有了这个品牌,就会有更多明星投身进来,同样也能吸引更多的“消费者”。

    张三贵死了,即使他没有被公安在抓捕时击毙,聂海也会在不远的将来设计将其杀死的。蓝天的猎杀行动无意中帮了聂海的忙,也提前了他想登上帮主宝座的行动。在采用连环计谋杀了王一山、刘得彪之后,聂海已经感到自己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即将到来了。

    今天他在孽海淫窟的地下宫殿“艳”请T市的九位实权派人物,这九个人原本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因为聂海的原因,这九位实权人物联袂在了一起。有几个还可能成为了“连襟”,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同一个女人。

    九张贵妃塌上分别躺着T市的接任原主管城建的副市长李得权位置的葛耀祖、T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武、某银行T市分行的行长、国有不良资产处置公司的总经理,还有T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法院院长、工商局长和建委的两个主任。

    九位“爷”悠然自得地躺着,每个人身边都有三个妙龄少女为其端酒夹菜、揉肩捶背地伺候着。

    聂海仍是十分恭敬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身边也只有两个女人伺候。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一凤之中的娇凤,另一个则是聂海的禁裔雪儿。娇凤收敛了往日的那种威风霸气,雪儿则收起了往日的娇媚,两个人面色素然地站在聂海的身边。

    聂海举起手里的酒杯,对九位“爷”说道:“今天请各位来主要是为了庆贺葛市长名至实归呀,更要祝贺葛市长来日更上一层楼。各位请,干。”

    “哈哈,这都是大家的抬爱和各位老兄、老弟暗中的辅助。来,我敬各位一杯,以表谢意,干。”葛耀祖从一个女孩手里接过一杯酒冲着躺在贵妃塌上的各位,摇摇一举手中的酒杯,然后一口干掉。站在他身后正给他揉肩的一个女孩,向他怀里低下头,用小巧的香舌轻轻舔干净葛耀祖嘴边的酒渍,然后又用香帕给他擦了一下。最后说道:“干爹,您可不能这个样子喝酒呀,这一口就干一杯的,会喝坏您的身体的。”

    躺在葛耀祖身旁的T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武见况说道:“老葛,你这干女儿是疼你哪个身体呀?该不是怕你把你的小弟喝的站不起来了吧,啊?哈哈哈。”

    “张叔,就您坏,不跟您说了。”葛耀祖的干女儿一声娇嗔,把葛耀祖的骨头都给弄酥了。他拉过自己的干女儿抱在怀里说:“女儿呀,咱可不敢跟你张叔斗。你知道吗,你张叔可是有两把枪呢,哪一把枪都十分的厉害。不信,你问问他的干女儿就知道啦。是不是呀老张?”

    “哈哈,真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女兵呀。哈哈,这打嘴仗我可比不过你们父女俩。我认输,啊?哈哈哈。”张武打了个哈哈,然后一转话题对聂海说道:“海老弟,现在黑虎帮唯你一人之天下了。你也该开坛拜香就位了吧?以后这T市的天下可就真正成了咱们自己的天下了。你看这政有咱葛大哥、法有黄、邱两位、财神咱就不说了,白道有我、黑道有你,你说以后谁还敢在咱们太岁头上动土啊?等哪天再把那个姓何挤走,到那时你说咱是什么?那时咱们就是T市的皇帝,对不对。来,几位咱一起敬海老弟一杯如何?”

    聂海急忙站起身来说:“不敢、不敢,几位老大哥日后多多栽培小海,小海就感恩不尽了,怎么敢当几位老大哥的敬酒啊。来,还是小弟敬各位老大哥一杯,请。”

    一杯酒干下后,聂海对九位“爷”说:“几位老大哥,小海有点事想跟几位商议一下,您们看”

    “有事就说,别这么吞吞吐吐的,你们都先下去吧。”张武代替众位“爷”做了主,并让伺候他们的少女们都出去回避一下。

    “谢张哥了,那小海就说了。是这样我有几笔款子马上就要到期了,可是现在呢我又一时周转不开。在到期不还贷款不但会给谢大哥添麻烦,也会影响我天蛟实业的信誉。您几位帮我想想,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中国某银行T市分行的谢行长此时也插话说:“是呀,小海的天蛟实业一直以来信誉都是最佳的,去年就被评为4A级信誉企业呢。这到期不还贷款,我虽然能够想办法拖延,可终究不是最佳的选择呀。”

    葛耀祖想了想说:“老唐,你们国有不良资产处置公司不是还有很多待处置的资产吗,你们的政策不是无底价拍卖吗。你查查看,看那些资产适合小海,让他去竞拍。等手续都办好了,重新包装一下,老谢不就又能给你钱了吗。好的企业就自己留着,不好的就宣布破产,再归到老唐那不就行了吗。”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咱这不就守着自家的金饭碗吗,我可是真笨呀,谢谢各位老大哥啦,我再敬您们几位一杯。”聂海装作恍然大悟的一般,谦卑地说道。

    谢行长接话说道:“这酒就不用敬了,谁想喝就自己喝。小海你也别那么拘谨啊。不过,我建议小海再注册两个公司,用新的公司进行竞拍比较好一点,嗯?是不是呀。”

    “嗯,对对对,这样好,这样好。可是按竞拍的规定,注册时间少于两年的企业是没有资格参与竞拍的。我怕用新公司去竞拍,会给唐大哥找麻烦的。”聂海继续地装傻地说道。

    张武起身说道:“说你笨,你还就笨到家啦。咱们工商大局长可还在这躺着呢。”

    “瞧我,唉、真是狗熊它爸爸笨死了事,哈哈哈。对了,葛大哥、张大哥,有件事我可没笨,最近我发现刘副市长的公子跟北京的一些人来往十分密切。您几位可要关注一下啊,有什么需要小海的做的,您几位就吩咐一声。哈,这正事说完了,不知一会儿几位老大哥想怎么玩呀?我这里刚刚来了几个外国货,而且绝对没病还是原装地呢。几位大哥要不就尝尝鲜?”聂海仍旧十分谦卑地说,不待九位“爷”说话,聂海又说道:“我也不知道各位大哥都喜欢什么样的,所以这回要了有好几国的妞。有K国的、J国的,有南亚的、有欧洲的。”

    聂海刚说完,张武就抢先说道:“我喜欢大洋马,这群妞里凡是欧洲来的最高、最大的那个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呀。”

    谢行长接着说:“你是尚武出身,自然是喜欢骑洋马了。我们谁也不跟你抢,抢了也怕驯服不了呢。我要那个K国的,我要好好地在哪个妞身上撒撒气。上会跟K国谈判,MD可是让我一点面子都没有了。这回得好好地报复一下。”

    唐总经理接着说:“是呀,我也让J国的小鬼子给骗惨了,我要那个J国的妞。我要抗日。”

    谢行长是个有文化的人,他听出了唐总经理话中的语病,就急忙纠正道:“老唐,你说错了。你是侵略,人家才是抗‘日’呢,你们对不对呀?哈哈哈。”

    聂海一边随着众人笑一边拍了拍手,九个高矮胖瘦各不同的,却是都有着惊艳容颜的尤物,缓缓地从泳池的T台上走了过来。九位“爷”各自的干女儿则是每人陪伴着一个尤物,并把自己和所带的尤物领到自己的干爹跟前。

    平日对自己身边的女孩已经司空见惯了,一下子看到这九个人间尤物,九位“爷”便有了都想尝尝的想法了。聂海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今天却不能让他们进行群体性的PK。怎么说这几位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呀,要是碰到人家能坚持2分钟,而你却只能坚持30秒,那岂不是有违尊严了吗?

    九位“爷”各自带着自己的尤物和干女儿进入到属于自己的大包房内,至于包房内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春色,那只好由你自己去想象了。

    张武刚进到包房,聂海也悄悄地跟进来了,他身后还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进门后聂海把那个金发碧眼推到张武的怀里说:“张兄,我知道喜欢更有风情的大洋马。这可是不远万里从F国来找你的呦,两匹洋马来回骑才过瘾呢。刚才人多,我也不好意思把她**来。好啦,祝张兄玩的开心。”

    这个金发碧眼比刚才张武要的那个更有野性也更漂亮,张武拉过那洋妞就把手伸进了她的怀里,使劲地揉按了一回有半个足球大的。“嗯,不错,知我者聂海也。对了,小海,你上次说的持枪的事我想了,你最好起个保安公司的照,我按协警的章程给你发五张持枪证,你看怎样?”

    “呦,张兄还想着这事呢,那我只能谢谢张兄啦。我得走了,不然洋马要发威了。”

    地下宫殿最后一间包房内,聂海喝着赤身**站在他面前的雪儿嘴对嘴喂他茶喝,娇凤则是在身后一件一件地帮聂海脱出衣服。

    娇凤为聂海脱出衣服后,她与雪儿就一前一后地顺着聂海光滑的身体亲吻下去。当娇凤与雪儿就要跪下亲吻聂海的腰部以下时,聂海伸出了双手,一手拉住雪儿一手拉住娇凤,并把她们一起拥到胸前,一手按住一个人的**揉捏起来。然后先是如白蟒吐信一般把舌头伸进雪儿狂乱地撩拨着,接着就像青蛇如水一样又将舌头伸进娇凤的嘴里。

    两个女人第一次感受到聂海给她们的**,都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聂海的身上。一通揉捏和撩拨后,聂海拉着两个女人一起坐到那张宽大的床上。一手握住一个女人高高凸起的乳峰,聂海说道:“今天爷高兴,高兴极了。所以今天要赏赐你们,平时凤儿用嘴把我的东西吞下去,今天我要射到你们下面的嘴里去。看看你们谁能中彩,如果谁能怀上我聂海的孩子,那我就娶谁为妻。如果你们都中彩了,那就一起都娶了。”

    “爷,是真的吗?爷,我们今天太高兴了。”娇凤与雪儿一起说道。

    “好,那就赏赐你们吧。”

    娇凤仰面上身躺在床上,双脚分开撑着地,雪儿则是跪趴在娇凤身上,双腿劈得大大,然后使劲地压低自己的**,好让两个人的紧紧地贴在一起。等她们准备好了聂海便站到娇凤的两腿之间,挺起他那个直挺挺的东西在两个人私密处紧紧粘合的地方来来回回地摩擦了一会儿。然后也不管那个洞洞是谁的,便挺身刺了进去。十几个来回以后,又将那东西抽了出来,刺进另一个洞里。

    娇凤与雪儿,此刻心里的愉悦比身体的愉悦还要高。聂海刺进她们的身体,是说明聂海已经完全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女人了。成为“爷”的女人,这是聂海身边仅有的几个女人最大的梦想。况且,此时这种姿势,此时聂海奋力地,也更加刺激了她们。于是娇喘与呻吟与**碰击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巨大的前所未有的冲击加上心里的自我暗示,看快两个女人便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

    聂海此刻也是箭在弦上,顾不得怜香惜玉(聂海也不会顾惜的)拼命地上下,最后聂海把那两个女人视为宝贝的东西一半射进娇凤的洞里,一半给在了雪儿的窝里。

    聂海抽出身子坐到身旁的逍遥椅上,娇凤与雪儿对聂海说了声“对不起”,便一起紧闭双腿卷曲身子,要把那东西一点不落地留在体内。

    聂海看着她们心里也是一阵的感动,不过向来冷漠和独霸惯了的他没有给两个女人更多的机会,不过这次他添加了一点幽默地说道:“你们这么自私呀,完事了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我。那东西晚上还有,对了,要是凤儿能再它舔硬了马上就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