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六节:天狮献计

第五十六节:天狮献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狮停下了车,原来他们的车队已经来到了一个小镇上。临下车前蓝天又向王玫问了一句:“你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座楼房在什么吗?还有你见过的那些人能叫上他们的名字吗?”

    王梅想了会说:“那栋楼应该在T市东部,不会出外环的。另外那栋楼左右没有别的楼,前面是环线后面是一个湖,左右都是挺高的树。对了楼的颜色分成三色,是银灰、金黄和乳白,挺好认的。至于那些人如果见面或者看照片也许能认得出,但是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好,你能记住这些已经很不错了,一会儿你和妹妹要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我再找你们,月亮你就照顾她们姊妹俩吧。”蓝天对王玫姐妹和蓝月亮说完,下了车朝张虎走去。

    张虎迎上前问道:“老大,您有什么吩咐?”

    “嗯,有些事还要好好想想,虎哥你安排一下,今晚咱们就住这儿了。安排好以后,你、狮子和我一起把后面的事商量一下。”

    “好的老大,您稍等一会儿。”张虎说着就往小镇里面走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他对蓝天说:“这镇上只有一家小旅馆,正好没人住,我就把它包了。您进去洗洗,喝点茶休息一下吧。”

    “让兄弟们都进去吧,看看镇上有几个出口,然后安排人隐蔽地监视一下。对了找个宽敞的院子,把咱们的车都开进去。”蓝天说完就往镇里走,一边走他还在一边琢磨着。

    “大河向东流呀,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正琢磨的时候,蓝天的手机响了:“喂,那位?哈,是你小子呀,回来啦。好,正等着你呢。什么?那小子也跟你一起来了。还说是护送你?整个一个假公济私。好,既然来了,就不能让这小子闲着。你记下一个号码,159××××××××,电话通了以后,你就说天龙命令中国凤组配合你们。要一部车、两个人,你们一起巡视T市东部的二环以外。去找一栋由七、八、九层组成的楼宇,颜色是银灰、金黄和乳白。找到进行24小时一级监控,不可自我暴露、不可擅自行动,明白吗?”

    挂掉电话,天狮他们已经停好车等在小旅馆的门口了。

    洗漱完毕、又喝点水、再舒缓一下颠簸了一天的身体,蓝天把天狮和张虎叫到自己的房间。

    蓝天简略说了说自己的分析和判断,然后问天狮和张虎:“你们看,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好呢?”

    张虎憨憨地一笑说:“老大,您就别难为我了。给我十个脑袋,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的。有什么事您就吩咐好了。”

    蓝天看看张虎摇了摇头,然后有看向天狮。

    天狮见蓝天看着自己急忙说:“别看我,我也没主意。你也知道是不是,我平时就不爱动脑子。再说了,有你这颗头颅在,还需要我们吗?”

    “有道是:旁观者清,所以才想听听你们的想法。既然你们不愿意直说,那我就采取提问的方式吧。”蓝天不肯放过天狮跟张虎,他对天狮和张虎说道:“很显然,聂海就是这次连环谋杀案的主使者。但是他现在已经将这个屎盆子扣在虎哥身上了,我问你们,你们会采取什么方式来证明自己是清白地呢?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聂海的所作所为策划的如此精心,那么他一定是一个非常仔细和小心的人,即使你们想把他一杀了之,那么你们会怎样杀他呢?第三,聂海通过他那座淫窟,一定拉不少有权有势者下水。他有一个你们想象不到大的保护伞保护着他,所以通过法律手段不但不会有结果,弄不好还要搭上自己。所以也行不通。第四,即使杀死了聂海,那么将会引发黑虎帮和聂海的手下人的暴乱,将会给T市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个办法也不可取。你们把这四个问题好好想想一会儿回答我,我先睡一会儿。”

    “哎、你别睡呀,我这还有问题呢。”天狮见蓝天向自己抛出几个问题,然后自己想睡觉,心里很不平衡。心想:你让我睡,我就绝不让你睡。可是不让他睡你总得有个理由吧?于是天狮就问道:“我问你,聂海这小子这么折腾,是不是为了坐上黑虎帮帮主的宝座?”

    蓝天点点头说:“那是一定的,这也是他的目的之一吗。”

    天狮又接着问道:“你说,以聂海如此的做法,那他登上帮主宝座的那天是不是会召集全体黑虎帮的帮众和其他一些人前来庆贺呢?”

    蓝天又点了点头说:“我想会的,做了这么久人下人了,有朝一日成为人上人了,他一定会炫耀一番的。”

    “好,我就先打听好他在那天、什么时候、在哪里庆贺。知道了,我就在那天、那时、那刻杀了他。”天狮说道:“你不是说杀了他会引起黑虎帮帮众的闹事吗?我杀了他以后,就将他谋杀王一山和刘得彪的罪证亮给他们看。那时他们一定会无话可说,而且绝对会拿聂海的手下人撒气。到时就由张虎出面讲清事情的缘由,把聂海的心腹全都杀光,事情不就结了吗。怎么样,我的计策很不一般吧?”

    “证据,你说的证据就是王玫姐妹是吗?到时谁会相信她们呀?”蓝天反问道。

    “证据?证据,”天狮挠着长长的金发想着证据从哪儿来,突然他眼前一亮,然后对蓝天说:“王玫不是说王一山的房间里有监控吗?只要我们取得那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就掌握了最有利的证据。另外那‘黄金海’既是王一山的地盘又有被聂海买通的人,只要控制住这两边人的,人证也就有了。哈哈哈、我太聪明啦,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开始崇拜我啦?”

    “如果得不到录像,也找不那天晚上在‘黄金海’的人,怎么办?”蓝天一边问天狮一边掏出电话来往外拨号,嘴里还叨咕着“希望还来得及,希望还来得及。”

    电话通了,蓝天对着电话急忙说道:“何叔叔,我是蓝天。我已经完全掌握了黑虎帮王一山、刘得彪被杀的事实,也知道谋杀他们的幕后主使人是谁了。不过现在我需要收集证据,以防发生变故。”

    “哦,你说吧,需要什么?”

    “何叔叔,我想那到市里的特别搜查令,然后由蓝天女子铁卫全面控制‘黄金海’直到事情完全解决。另外,我怀疑市局里有聂海的人,所以不想让他们参与,以免走漏了风声。”

    电话那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传来何伟强坚定的声音:“好,我全力支持你,我马上组成一个有我、有市局党组书记和新任的市纪检委书记组成重案指挥部,并立刻给你签发特别搜查和拘捕令。给你们临时配发枪支,由我的秘书与你们一起执行这次行动。”

    “何叔叔,太谢谢您了。我马上让洪梅去您哪儿,我随后就赶回去。”蓝天挂了电话后,又拿出那个黑色的手机。按了两个键后,他立刻说道:“天风1号听令,立即集合女子铁卫,除必要执勤者外,全部进入战斗状态。你与沙彤彤立刻赶往市委办公大楼,到何书记那取一份特别令。然后立即包围‘黄金海’,将里面的人员全部集中到一起,男女分开、不准他们私自沟通,不尊令并且非常强横者,可以格杀。不准任何出入,凡有强行进入者先出示特别搜查拘捕令,仍不尊者一律格杀。”

    “天凤1号明白,即刻行动。”

    “天鹰,你即刻与女子铁卫赶往‘黄金海’,进入后收集全部录像,尤其是五日之内的。收集到以后立即刻录成光盘,不得有任何遗漏。寻找和监控那栋楼宇的事交给小鹰完成。”

    “天鹰明白。”

    通完话,蓝天呼出一口粗气。然后他对张虎说:“虎哥,我现在需要有人混进黑虎帮内,以便了解黑虎帮下一步的举动和聂海什么时候开坛登位。你看谁合适呀?”

    张虎想了一下说:“第一个人选是老五,这小子机灵、特滑,而且平时也不总在我身边,所以比较容易混进去。其他的人吗,老大您看那两个小子怎样?”张虎指的是那两个被人逼着卧底的家伙。

    蓝天没说话,天狮却插话说:“我看行,这俩人已经被老大完全折服了,而且他们的家人还在咱们的保护之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蓝天听了天狮的话不假思索地对张虎说:“虎哥,你把他们三个人叫过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三个人都很谨慎地说了自己的想法,并与张虎确定了练习方式以后就一起离开了。

    为了保证最基本的安全,蓝天对大家说:“所有人抓紧吃饭,1个小时后我们还要继续走。”

    在蓝天与天凤和天鹰通话后的40分钟后,洪梅带着女子铁卫已经完成了对“黄金海”的包围并且全面地控制了各个要害之处。随后天鹰在一位女子铁卫的带领下,也赶到了“黄金海”并直接进入到总控制室。检索出最近7天的监控录像,一一刻录在光盘上。然后又开始检查其他的监控录像,凡是天鹰觉得有点价值的,也都刻录了下来。一切都做完了,天鹰向天龙蓝天发了一个信号。随后天鹰找到洪梅,向洪梅了解了一下被集中在一起的人员情况。

    洪梅对天鹰说,人员只是被集中了,没有进行具体的询问。天鹰对她说,老大姐您就负责警卫和安全吧,这些人就由我去对付吧。说完,天鹰先来到被集中的男人堆里。围着人群转了两圈,天鹰指着其中的五六个人说:“你们几个过来,对,就是你们几个。”

    “你们几个,”天鹰很随意地对那几个人说道。

    “我们只是这里打工的,让我们说什么呀?”几个人中有一个人说道。

    “我想知道王堂主和刘堂主是哪天被杀的,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堂主和刘堂主是11月29日夜里被人杀的,我们是过了好几天才知道的,这可不关我们什么是呀。”

    “你是过了几天知道的?确切点。”

    “过了两天,不,是过了一天。”

    “究竟是那天?是什么时候?”

    “是过了一天,是在王堂主和刘堂主被杀的第二天的上午知道的。”

    “噢,你没记错?”

    “没,就是哪天上午。”

    “好,你站到一边去吧。你们几个也说说,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消息的。”天鹰又转向其他的人问道。

    “我不知道,是今天你问我才知道的。”人群中又一个人回答道。

    “你是不是在这里上班呀?怎么其他的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呢?”天鹰逼问道。

    那个人赶紧解释道:“哪天,我刚上班不久,就感觉肚子疼。后来实在坚持不了,就请假走了。”

    “哦,你几点来的?又是几点走的?”

    “我是下午六点多来的,走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多。”

    “拜托,能不能说的确切点呀?”

    “是下午差点六点半到的,晚上十点十分走的。”

    “好,你也站过去吧。”天鹰对那个人说完,又对其他人说:“你们认为谁说的对,就站到谁的身边去。如果认为他们说的都不对,就站在原地不动。好,开始吧。”

    天鹰说完,沉了一会儿有一个人站到刚才说自己是转天知道消息的那个人的身边,有两个人站到说自己请假走的那个人的身边,只有一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

    天鹰来到那个人身边问道:“你为什么不相信他们说的话呢?”

    那个人回答道:“不为什么,只是在这里从没有人称呼我们的老板叫王堂主,也没有人知道王老板那天晚上被人杀了。大家都是从公安局来人以后才知道这里出事了,而且也并不知道是王老板被人杀了。”

    “好,你就站在这别动了。”天鹰说完又转身问那两个站在说自己请假走的那个人的身边人说:“你们为么相信他谁对呢?”

    “因为哪天他确实是肚子疼请假走了,因为我们平时关系不错,他走时还跟我打过招呼呢。”

    天鹰又走到那个站在说自己是在转天上午知道消息的那个人身边的人跟前,问道:“你怎么相信他说的是对的呢?”

    “因为我知道的消息就是他在那天上午告诉我的。”

    “那天上午你们都在哪?”

    “我们在、在这儿。”

    “哈哈,好了。你们都不要在演戏了,现在有一点可以确定,你们都没说实话,但是不等于说你们都有问题。现在把你们的手机都交出来,然后拉开距离冲墙站着。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想想,半个小时之内自己供认了,我保你没事。过了半个小时,被我查出来谁是卧底了,那就不好说了。”

    手机都被收缴了,六个都过身拉开了距离,面冲墙静静地站着。

    天鹰叫进来一名持枪的女子铁卫,对她说:“你准备好射击,一会30分钟一到,我指向那个你就开枪朝他射击。一枪毙命,别给他留什么痛苦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