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七节:诈而不奸

第五十七节:诈而不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鹰用“诈术”轻而易举地把被聂海的买通和后来派来卧底的人一举揪出,十几个聂海的人不分男女被洪梅集中到一个房间里,等候蓝天来发落。

    天鹰见此间事完便又回到总监控室,再次一一地打开各个监控录像仔细地观看起来。天鹰不认识王一山、刘得彪和聂海,但是有两个房间的录像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再次刻录了一张光盘,作为特别备用。

    蓝天让张虎与他的手下人会合后待命,自己带着天狮、蓝月亮和王玫一起赶回T市。途中他分别接到洪梅和天鹰发来的信号,知道事态已经得到控制并且已经掌握大量证据。只是蓝天不敢确定这些证据中是否会有王玫所说的那些。一路上蓝天不断催促天狮把车开得快一些,但是无论蓝天怎么催,天狮也只是把车速提到120迈就不再提速了。最后气的蓝天不得不直接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抢到方向盘,然后把天狮推到一旁。天狮因为担心自己的爱车,所以极快地爬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把驾驶的位置让给了蓝天。

    就在蓝天他们急着赶回T市的时候,“黄金海”的正门前来了一群公安警察。为首的一个不知是队长还是局长的人,带着人就要往里闯。

    “站住。”沙彤彤手持微冲阻止道。

    “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奉上级之命前来搜查此处,请你们让开。”领头的警察冲着沙彤彤喊道。

    “我们是奉市重案组特别命令,前来执行任务的。任何人没有重案组特别命令不得干预我们办案,请你们退开。”沙彤彤毫无惧色地答道。

    “你们是谁,谁批准你们带枪的?我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的身份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否则我有权拒捕你们。你们如有违抗,我可以立即击毙你们。”那个队长依旧强横地说。

    沙彤彤拿出T市重案组的特别令向那个队长展示了一下说:“这是由市委书记、市纪检委书记和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联合签发的特别令,你可以给以上三人打电话询问,现在请你带人离开。”

    “我怎么不知道有个重案组呀?谁又能证明你手里拿的是不是重案组签发的特别令呀?同志们别听她们在此胡说八道,冲进去缴了她们的械。”队长一声令下,队员们却各个面面相觑。

    沙彤彤再次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再说一遍,我手持的是市重案组的特别令,你们可以去询问。如果有谁未经询问擅敢闯进此处,我们将予于你们最严厉的的惩罚。”说着沙彤彤“哗啦”一声将子弹上膛,并把斜着指向半天空。

    那个队长见状也拔枪在手,冲着沙彤彤说:“你们是非法持枪,我命令你们把枪放下。否则,我以持枪抗警的之罪拒捕你们。”

    “把你的枪放下,带你的人走。否则,你将和你脚下踩着的砖一样。”沙彤彤话音刚落,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接着那个队长脚下的方砖就碎裂开来。子弹里那个队长的脚仅1公分。这一枪是神枪狙击手刘小红趴在“黄金海”的屋顶上打的,这也是刘小红自退役以后开的第一枪。

    那个队长怔怔地看着地面上的砖,好家伙,这也忒神了了吧?不像是蒙的。幸亏自己只是咋呼了咋呼,要真是往里闯?那颗子弹也许真的会穿透自己的脑袋。张局呀张局,您不是说他们没有武器吗?您不是说他们是黑吃黑来的吗?怎么我们到了这,她们又有重案组签发的特别令,还手持最棒的枪械呢?进不去我就撤,反正回去我也有话说。

    把枪有重新揣回枪套里说了声“收队”,那个队长就要带着人撤退。沙彤彤此时又喝了声:“站住,其他的人可以撤走,你留下。”

    “嚇、你还来劲了,你的特别令管的了我进去,却管不了我走吧?”

    “留下你是给你一个机会,否则如后查到你,你就会无法交代了。你不想把自己抗不了的责任卸下来?”沙彤彤指点着那个队长说道。

    那个队长听出了沙彤彤话里的话,于是装模作样地说:“怎么,还要我给你们留点什么嘛?”

    “不错,这里有笔和纸,写下你今天是执行谁的命令。这样你我都好交差,是不是呀。”

    “哼、写了又能怎么样?我还怕你们不成。”说着那位队长来到沙彤彤近前,在一张纸上写下:本人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大有,奉张武副局长之命前来执行任务,因遇市重案组特别令而撤回。

    然后在那张纸的下方写上某年某月某日,并签上自己的名字。

    沙彤彤看看了那张纸,然后折叠起来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在蓝天赶回T市来到“黄金海”的时候,张虎手下的老五也与那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夹杂着黑虎帮三堂的人黑虎帮帮众之中。一进到人群中,老五就开始骂开街了:“TMD二虎,老子怎么说也是跟了十来年的人了,做了事发了财了,就TMD甩老子了。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看见了先TMD捅你几刀子。”

    那两个人也跟着帮腔说:“就是,一会儿告诉咱去这儿,一会儿又告诉咱去哪儿。TMD,去了这么地儿,连TMD的裘都没见着。白TMD瞎忙乎了。”

    听到他们对张虎的破口大骂,一群人围了过了问怎么回事。三个人简单说了一下这几天被张虎东弄得东奔西颠的怨气,并发誓一定要亲自找着张虎,然后给他点颜色看。

    聂海正怀里抱着雪儿、娇凤、美凤三个美人,正享受着她们乳波臀浪给他带来的舒适。自从连环谋杀计得逞以后,自从哪天又巧妙地从几位“爷”那里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以后,聂海对自己的评估就空前地高涨起来了。他现在不再向从前那样,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静下心来检讨自己了。他心里在想:哼,在T市还有谁能斗得过我?大智若愚,你们平时只会说,有谁能做得到?哈,我聂海就做到了。我没找你们要任何东西,我得到的都是人家愿意送给我的。过两天新公司注册下来,花个几十万我就会得到数以亿计的资产了,这还不算银行给我的贷款。贷款、贷款,那是对别人。对我聂海来说,带过来的款就是我自己的。那帮无比“聪明”的人不是还给我指出条明道“还不上就破产”嘛。这十几个亿我不就稍微费点心给哪几位找了几个星呀、妞的吗。绝对划算,划算死了。哈哈哈,聂海心里越想越美,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很聪明,而且是聪明绝顶了都。

    人逢喜事精神爽,聂海也一改以往的作风,把自己很喜欢的三个女人一起叫过来,他也要尝一尝4P的滋味。就在他与她们地搂在一起时,张武的一个电话把他从欢喜的巅峰给拉了下来。

    “小海,我刚得到消息,市里组成重案组并且签发了特别令。现在已经有人包围了‘黄金海’,不知道又要查什么。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你想想有什么事情需要一起解决的嘛?”

    “嗡”的一声,聂海有点眩晕了。哪天只顾高兴和杀人灭口了,竟然忘记把所有的监控录像销毁了。这东西落到公安局他倒不怕,反正有张武给自己逗着呢。可是要是落到别人手里或者黑虎帮其他的人手里,自己所有的计划岂不是白费心机了吗?

    唉,聂海呀聂海,你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呢?一挥手,三个的女人赶紧离开聂海的身体跑了出去。

    “张大哥,别的到没什么,我想‘黄金海’里的监控录像也许对咱以后有用。您看?”聂海半聪明半呆傻地跟张武说道。

    “行,我让进去先把监控录像全都拿到手,回头你看看,有用的就留下。”张武说完就挂了电话。

    然而此刻聂海确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先是不停地在屋里来回地走着,接着就开始往地上摔东西。他很气愤,他气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这么大的事竟然过了这么多天还没想起来处理。他很愤恨,他恨自己身边的人怎么就不来提醒他这件事。

    气归气,恨归恨,气与恨此刻都于事无补了。

    对呀,聂海忽然想起“黄金海”里不是还有自己买通的人吗,那里不是还有自己的卧底嘛。哈,幸亏还把他们留在那,这会不能在失误了。于是聂海急忙操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电话通了,响了半天没人接。聂海挂掉又拨了一个号,同样电话通了,还是没人接。

    MD,这帮人都TMD跑哪去了,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接电话呢。

    如果聂海此时看到“黄金海”里的情形,他更要后悔了。因为他的电话,更加证明了天鹰的判断。而那几个手握响个不停手机的人,简直就要瘫倒在地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聂海此刻完全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现实意义。

    聂海刚刚挂断拨出去无人接听的电话,张武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小海,事情有点不正常了。我派出去的人都被赶了回来,没有一个人进到‘黄金海’里面去。”

    “嘭”,没等张武把话说完,聂海就狠狠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然后聂海便颓废地一**坐到了椅子上。难道自己统一黑虎帮,登上帮主的宝座就这么难吗?难道就不能让我一帆风顺地实现我的理想吗?为了理想,我可是连老婆都还没趣呢。

    就在聂海毫无办法痴呆呆地的时候,蓝天一行人悄然地来到了“黄金海”。他没有公开露面,直接把天鹰叫到天狮的悍马上。

    天鹰上车了顾不得与蓝天和天狮寒暄,他将几张光盘递给蓝天说:“你先看看这些吧。”

    蓝天打开脑将光盘放进仓内,把张虎也叫到悍马上,与他一起观看由监控录像刻成光盘。

    第一张和第二张光盘是各个房间里的百样的丑态,没有更多现实价值。

    第三张光盘刻录的是每层通道里人来人往的监控录像,张虎一边看一边指点着画面向蓝天说明着。其中有聂海、王一山、刘得彪进入“黄金海”的录像,也有聂海走出“黄金海”的录像,最后是聂海在几个人的跟随下再次进入“黄金海”的录像。蓝天看着光盘,听着张虎的介绍,便把这张光盘退出告诉天鹰再做五个备份并要进行一级保护。

    第四张光盘记录的是王一山、刘得彪、聂海三人在一起商谈事情的录像,和刘得彪与三女进行4P以及最后被杀的经过。蓝天同样让天鹰备份并一级保护。

    第五张光盘则真实地记录下王一山从回到自己的巢**一直到被杀,和被杀后聂海现身处理尸体等全部经过。

    “呼”,天狮狠狠地呼出一口气,证据到手了,下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蓝天叮嘱天鹰即可将备份弄好给蓝天两份,其他的三份全部交给洪梅和女子铁卫进行一级保护。

    交代完蓝天才问天鹰事情的经过,天鹰把情况一一地向蓝天做了汇报。蓝天听完问道:“你没把那几个人怎么样吧?”

    “没,”

    “好,你一会儿回去要冲着所有的人大发脾气、要狂叫,追问每个人是谁进过监控室,是谁把监控录像全都给删除掉了。追问,不,是逼问他们谁能够进到监控室,然后把那几个人全都监禁起来。记住一定要做得像,一定要气急败坏。哈哈,上回狮子演了回戏,这次就看你演戏了。”蓝天拍拍天鹰的肩膀说道。

    “呵呵,演戏咱没问题。不过老大,我要是演好了戏,你有什么奖励呀?”天鹰有点孩子气地问道。

    “我还没追究你假公济私、擅离职守的责任呢,你还敢跟我讲条件?”蓝天很严肃地说,不过他话锋一转又说道:“看在你来的也是恰逢其时的份上,我让你亲手杀了聂海怎样?不过一会儿你发完脾气,立刻带着小鹰由女子铁卫配合找到聂海的老巢并进行全天候和全方位的监视。没有我的命令不得主动出击,明白吗?”

    “是,老大。”天鹰笑了,一脚踢开车门,然后双脚一蹬车的踏板便跳下车到里面演戏出去。

    看到天鹰用脚踢车门天狮心里就是一紧,然后又看到天鹰猛力地蹬悍马的踏板,心里就更疼了。他冲着天鹰的背影小声说道:“有你这么开门下车的吗?敢情不是你的车啊。”

    蓝天逗他说道:“你怎么不大点声说呀,要不我把他喊过来,你教训他一顿?”

    “算了吧,教训完他,倒霉的可就是我的车啦。”天狮依旧小声嘟囔着。

    他惹不起蓝天,更惹不起天鹰。天狮知道,如果他为车说天鹰一句,天鹰就敢踹他的车100脚。

    踹100脚呀,那100脚踹到我身上,我都活不了,何况我的车呢。

    所以,这种傻事天狮是不会干的。

    两个小时以后,聂海得到情报。那帮突击搜查“黄金海”的人,除了带走几个他们认为可疑的人之外,可以说是空手而去。他们什么都没找到,那些监控录像不知被谁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删除了。

    哈,天不枉我,天不负我。哈哈哈,聂海再次精神抖擞起来,他把两凤和雪儿又重新叫到房间里,一边看她们脱衣服一边给张武打电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