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五十九节:虎帮开坛

第五十九节:虎帮开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T市的冬天,这几年并不是很冷,而且几乎就没下过雪。

    今天的天很阴,云层也压的很低,人们期盼的雪似乎就要飘落下来了。

    T市的西南方的城郊结合部的一处废旧的工厂内,排着里三层外三层地人群。聂海和他的内三堂的人都到了,黑虎帮内一堂和内二堂的人也在领头大哥的带领下,都来到了这里。

    聂海因为是黑虎帮目前硕果仅存的一位地位最高的堂主,被大家推举主持这次审判张虎的大会。

    张虎手下原来的五虎在与一堂、二堂目前的领头大哥商量后,决定今天把张虎带过来,然后按帮规对张虎进行审判。两位大哥答应五虎重归黑虎帮并自成一堂,待新帮主就任后再宣布成立黑虎帮内四堂。

    聂海是一堂和二堂的两位大哥请来的,其实他们不请,聂海也会想着法过来的。

    一个大车间内被布置成一个会场,前面1/3算是主席台,拍着一拍桌子和椅子,聂海和几位大哥就坐在桌后的椅子上。其他的2/3站满了黑虎帮的帮众,不过以聂海所管辖的三堂的人居多。车间外是一些根本不入流的小弟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堆在一起。

    几位大哥显得有些不耐烦地看看手表,一个大哥说道:“MD,该到了呀他们。”正说着一个小弟跑进来报告:“大哥,张虎被人带过来了。刚进厂子,正往这走呢。”

    哪位大哥说声:“好,弟兄们闪开道。”

    张虎五花大绑着,身后有三个人两边还有两个人押着他,一步一步朝车间内走来。穿过人群时,一片骂声和丢过来石块,铺天盖地地袭向张虎。幸亏有那五个人护着,否着张虎早就鼻青脸肿了。

    张虎左边的一个人喊道:“你们TMD看着点,砸张虎我不管,可是再有人把东西砸到我身上,我TMD就拿枪蹦了他。”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抢。

    就在张虎被人押进工厂大院以后,一对全身黑色装束,就连脸上都罩着黑围巾,手拿微型冲锋枪的队伍悄然地包围了这个院子,并占领了所有的控制点。在外围还有几辆车停在那里,其中有一辆悍马车很扎眼地停在车队里。

    人群自动闪开一条通道,五个人还有身后的十余个小弟拥着张虎走到那一溜的长桌前。手里提着枪的那人没有看聂海一眼,他对哪几位大哥说道:“人,我们带来了。你们先前说的话算不算数?”

    聂海见这几个人很是无礼,就开口说道:“怎么,没看见我在这儿,还是你们本来就是瞎子?”

    “聂堂主,我们今天来是和这几位大哥商量好了的,这件事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那个人冲聂海说完,有对哪几位大哥说道:“那天咱们商量事时,你们并没说聂堂主也要参加的,今天怎么?”

    几位大哥中的一个说道:“那天事情来得突然,来不及找聂堂主。事后我们想这是整个黑虎帮的的事,而且目前只有聂堂主一个人能主事,所以今天就把聂堂主请来了。”

    “那,聂堂主能主持今天的一切吗?或者说是不是聂堂主怎样决定,你们大家都会服从?”

    “当然,要不我们请聂堂主来干嘛呀?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呀?”

    “是,我们听聂堂主的。”

    “对,我们都听聂堂主的。”

    “好,既然兄弟都这么说,那我就没有什么意见了。不过有些事我想跟聂堂主商量一下,你们看可以吗?”

    “没问题,咱们之间商量的事我们都跟聂堂主说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尽管跟聂堂主说吧。”

    “好,你们几个看好张虎,在我跟聂堂主商量完之前,谁也不能动张虎。否则我就跟玩命,这个张虎可是掌握了老帮主许多秘密呢。聂堂主请您到这边来行吗,有些事我想单独跟您说。”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用不着背着大家吧。”聂海不知那个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很公义地说道。

    “聂堂主,我要跟您说的是关乎黑虎帮的未来,还有大家选新帮主的事。所以”

    “那,好吧。”聂海起身和那个人来到主席台后面的角落里,然后聂海说道:“有什么事说吧,凡是我能做主的都给你们主了。”

    “谢聂堂主了,我们扣住张虎,原来是想从他嘴里弄清老帮主的留下的一些秘密财产。因为我们跟他时间长,知道他掌握这些秘密。可是他就是不肯说,没办法我们才把他送到这来,希望大家看在我们抓他的份,继续把我们收留在黑虎帮内。这个还得请聂堂主多给我们说说好话呀。不过,聂堂主,要是现在就把他杀了,那老帮主的秘密,咱们可就没法知道了。这个事该怎么办我们都没主意了,所以才跟您说,请您拿个主意。聂堂主,从这些天张虎每天的花销来看,他一定知道老帮主的秘密,而且他还想独吞。不然他哪有那么多的钱,还有枪。你看这枪就是我们从张虎身上搜出来的。”

    “是呀,张虎跟着老帮主许多年了,他一定掌握一些咱们不知道的秘密。杀了他确实有点可惜,不杀又怕兄弟不答应。唉,怎么办好呢?”聂海从这个人嘴里证实了张虎知道很多老帮主的秘密,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带走。聂海脑子飞快地转着,想着该怎样才能暂时留住张虎这条命。

    对了都传说是张虎与一个神秘的人一起把李四给办了,那就借这个理由试试看?嗯,聂海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试着跟所有的弟兄们说说,看能不能暂时留下张虎的这条命。不过他若是死活不肯说,那他的命也就留不住了。”

    那个人急忙说:“全凭您做主,我只是把知道的事跟您汇报一下。”说完又小声地嘀咕道:“看来黑虎帮的新任帮主,非聂堂主莫属了。也只有聂堂主才真正能统领黑虎帮呀。”

    后面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聂海还是听得真真的。他满意地朝那个人点点头,便转身来到主席台前。

    “兄弟们,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也很想听听大家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大家都知道张虎是与一个神秘的人物一起将外三堂的李四打成重伤的,我想他谋杀王堂主和刘堂主,也一定顶是与那个神秘的人物离不开。否则,给他张虎100个胆,他也不敢。所以我建议暂时不杀他,等逼问出他身后的那个神秘人物并抓他,再一起杀了他们给王堂主和刘堂主报仇。你们说怎么样?”聂海一边说一边给聂蛟、聂豹使了个眼色,但是他没说张虎还掌握着老帮主许多财产的秘密。

    “斩草除根,我们同意聂堂主的建议。”聂蛟等聂海说完话,就捅了身旁一个小弟一下。那个小弟就急忙喊道。

    又一个喊了、接应了,大家也都一起附和着喊道:“对,一网打尽,斩草除根。我们同意聂堂主的建议,就按聂堂主的建议办吧。”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这么办了。来人呀,把张虎带下去。”聂海十分威风地说道,仿佛此刻他已经是黑虎帮的帮主了。

    “且慢,我有话说,”张虎突然一声大吼,所有的人听了都愣住了。张虎说道:“平时大家对应该知道我张虎,不错严惩李四是我做的。那是因为李四妄想借老帮主死去的机会独霸黑虎帮,还不把咱们内三堂的人放到眼里。所以我将他打成了植物人。但是王堂主和刘堂主却不是我杀的,而且通过这几天的明察暗访,知道了真正谋杀王、刘两位堂主的真凶。今天我把一切证据都带来了,大家只要看了证据就会知道我张虎不但被人诬陷了,而且我还顶着这么的压力去查找谋杀王、刘两位堂主的真凶。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但是我也知道你们肯定会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张虎一口气把蓝天教给他的话都说了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聂海没想到张虎会来这么一手,听了张虎的话更是让他后脊梁发凉。他再次向聂蛟、聂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赶紧杀了张虎。

    没等聂蛟、聂豹动一动,那个手提着枪的人便把枪口紧紧地抵在了聂海的头上,然后也是大吼一声:“都别动,谁动我就打死谁。兄弟们,张虎张大哥说的不错,为了揭开真凶的真面目,我们逼不得已才演了这出苦肉计。我郑重地告诉各位兄弟,这个杀害王、刘两位堂主的真凶就这这个聂海。”说完“呯、呯”两枪,将愣在那里的聂蛟、聂豹毙在当场。接着又说道:“来人,把聂海给绑了,等众兄弟们看完了证据,听兄弟怎么说。”

    突然的变故,弄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加一惊。当然最为吃惊的还是聂海,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先是自己突然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紧接着“呯、呯”两枪聂蛟、聂豹便被人这样给杀了。而且、而且,那个张虎和这个拿枪指着自己的人还说他们有证据证明自己又是杀害王、刘二人的凶手。那、那前几天自己得到的消息呢?那些消息难道都是假的?都是用来骗我的?那这样从一开始我就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啦?现在该怎样脱身呢?还有没有可能脱身的机会呢?

    一连串的问号,装满了聂海的脑袋。可是,就是想不出方法来。

    把从“黄金海”监控室刻录的证据和王玫姐俩的口供录音不放完了,这个车间里立刻炸开了锅。

    “毙了他!”

    “杀了他,他太阴险了,这样的人不能留。”

    “杀了他,给王堂主、刘堂主报仇。”

    拿枪抵着聂海脑袋的人倒也干脆,他吼一声说:“好,既然各位兄弟们要杀了他,我就成全大家了。”接着又是一声“呯”的枪响,然后脑袋开了花的聂海便倒在了地上。接着他又朝天开了一枪,压制了沸沸扬扬的吵闹声。他说:“兄弟们,我有话说。张虎大哥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蒙受着不白之冤,彻底查清了王堂主、刘堂主被聂海谋杀的经过和事实。这是对么难得呀,常言说:国不可一日无主。所以我提议让张虎大哥作咱们的老大、作咱们的帮主,带着大家一起发财,怎样?”

    “好,张虎大哥是好样的,我们支持。”

    “对,就该让有德行的人做帮主,有财一起发,有福一起享。”

    “支持张老大,你就做我们的老大帮主吧。”

    “弟兄们,我张虎是个老粗,虽然愿意与弟兄一起公事,可是这帮主我却是作不来的。”张虎以退为进地说:“但是,无论是谁要想欺负我的弟兄们,我张虎肯定是不干的,就是豁了命也得给弟兄们找回公道。”

    张虎这么一说,下面的众人更加地推崇他了。所有的人,包括在主席台上的几位大哥和外面的小弟,都推举张虎做老大、做他们的帮主。

    众人如此的情意,张虎是推脱不了。于是张虎来到主席台前的正中央,他对所有的小弟们说:“既然大家如此抬爱,我张虎再要推脱就显得矫情了。好,我认了。不过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了大家自己琢磨。认的就留下,不认的就走人。我也不为难大家。”

    “老大有话就说,我们都听着呢,”一个小弟喊到。我保证,此人绝不是张虎的托儿。

    “好,那我就说了,”张虎说道:“原来咱黑虎帮各堂之间都是面和心不合,经常的自己跟自己斗,而且财物分配也不合理。还有就是只敢欺负咱自己人,对外人就怂了。你们看看咱T市,现在进来多少外地黑道地呀?所以,如果大家都认可,那我就要改变原来的黑虎帮。我有个口号,现在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听:尊天敬地,善待市民。维护道义,锄强扶弱。驱除外敌,还我宁静。拒毒拒抢,正道行事。另外,我想去掉黑虎帮的黑字,改成为响当当的‘虎帮’。”

    “以往的事该不追究,以前的冤仇今天全都化解了。如果各位弟兄没有异议,那么就跟我一起开坛上香,一起盟誓。来,摆香案、香炉,备香。”张虎一声喊,立刻就有一群小弟抬来香案、香炉并抬来几箱子的檀香。

    众小弟们对以往黑虎帮内部存在的弊病很是有不少的怨言,只是在平时敢怒不敢言。今天听了张虎这番慷慨陈词,立时热血沸腾起来了。

    “我们愿意追随张大哥、不,是追随张帮主,成立‘虎帮’,锄强扶弱。”

    “我们都愿意。”

    “愿意”,“愿意”。

    “好,弟兄们,现在‘虎帮’正式开坛。众弟兄随我盟誓上香尊天敬地,善待市民。维护道义,锄强扶弱。驱除外敌,还我宁静。拒毒拒抢,正道行事。弟兄和睦,不得内讧。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一大群人在张虎的带领下,先是对天盟誓,然后高举手中的檀香,对着天地行三叩九拜大礼,最后依次把手中的檀香大大的香炉里。

    所有的人都上完了香,一堂的一位大哥喊道:“虎帮众弟兄一起拜见帮主。”众人在那位大哥的带领下,要行跪拜大礼。张虎急忙拦住说:“我们是兄弟,以后见礼只行抱拳礼。”说着双手一抱拳,冲众人称呼:“兄弟好。”

    众人急忙抱拳还礼,齐声说道:“参见帮主,祝帮主威名远扬,愿虎帮天下扬威。”

    张虎待与众弟兄们见过了礼以后说道:“弟兄们,虎帮将设龙堂、狮堂、虎堂和鹰堂。其中虎堂分为白虎堂、青虎堂、猛虎堂、威虎堂和虎猎堂,五虎堂的堂主暂由我手下的五虎临时担任,在一个月内将举行五虎堂堂主选拨赛。由最优秀的前五位任堂主,后五位任副堂主。龙堂为虎帮最高决策堂,狮堂即为刑堂,负责虎帮内部所有违反帮规的人和事。鹰堂负责各路消息的侦探。”

    看看众人张虎又说道:“看场子仍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渠道,但是那远远不够兄弟们的用度。所以我们还要做一些正规的生意,比如开保安公司,开物流公司等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