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六十节:欲望猜想

第六十节:欲望猜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鹰乔装五虎杀了聂海、聂蛟和聂豹,过足了瘾。

    张虎顺利地立起了“虎帮”的大旗,现在威风十足。

    但是,蓝天这里却是堆着一堆让人焦头烂额的事。通过天鹰和小鹰在“凤组”帮助下的调查,聂海实际财产的清单摆在了蓝天桌子上。蓝天已经命令洪梅安排人对清单上所列明的地方进行了监控,但是只是监控是没有用的。如果聂海被杀的消息传出去,那么这些公司会立刻把账本等一切资料销毁的,而且人也会藏起来的。所以要必须马上行动,否则一切就都晚了。

    蓝天拨通了何伟强的电话:“何叔叔,我现在必须跟您马上见面,有非常重大和严重的事要跟当面商量。”

    “好,你马上到市委办公大楼来,我让秘书下去接你。”

    悍马开得飞快,一路上不顾什么红灯绿灯的。一路的驰骋,蓝天来到T市市委大楼。何伟强的秘书早已在大门口等候蓝天了,见他到来就吩咐他人将他的车停到车位上去,自己则带领蓝天直接来到何伟强的办公室。

    何伟强见蓝天进来了,就对秘书说:“你守在门外,任何人都不准进来,任何事情也都不得打扰我。”说完拉着蓝天坐到沙发上问道:“什么事,这么急呀?”

    “何叔叔,是这样的”蓝天把自己所有的发现都对何伟强说了,最后说道:“初步判定,聂海以别人的名字注册了几家公司,并且套走了大量贷款。现在聂海已经死了,所以有关他资产处理的问题邀请何叔叔那个主意,另外就是当前急需封了他各个公司的帐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好,封帐和调查的事,还是给你们一张特别令,由你的人去办好了。现在其他的人我都不是很放心。”何伟强说着按了一下沙发边上的铃,秘书急忙走了进来。何伟强对他说:“你去写一张特别授权令,同上次那个一样。写好、盖好章你亲自送去,然后你就随蓝天安排的人一起去查封聂海的财产。”

    秘书领命出去了,蓝天给天狮、天鹰和洪梅分别打了个电话,叫他们接到特别令后将聂海的资产和公司全部查封,包括“孽海淫窟”。

    都安排妥了,何伟强问蓝天:“你说,聂海的这些资产如何处置比较好呢?”

    “哈,何叔叔,这事您怎么问我呀?”

    “蓝天呀,这里没有外人。我也跟你说点心里的话,这官场也和生意场一样,都图的是利。我不敢说我多么的优秀、多么的能干、多么的清廉,但是我相信我在这个位置所付出的努力,我敢说别人坐在这个位置上一定不会比我强。所以我很留念这个位置,也想再多坐几年。八年或者十年的时间,应该让T市有两次飞跃的。”

    “哦,可是何叔叔,这跟刚才的话题有什么联系吗?”

    “你以为只要政绩好,业绩也突出就能连任吗?唉、蓝天呐,何叔叔想求你一件事。当然如果你觉得为难也可以不做,就当我没说怎样?”

    “何叔叔,您说吧。只要我能做的,只要是对T市发展和市民的生活水平有提高的,还有就是让T市真正繁荣的,我会认真考虑的。”

    “国外有所谓的政治献金,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我呢要想连任除了政绩、业绩之外,也需要进行一些活动。活动就需要钱,可是我又没有钱,更不愿意靠贪来获取。刚才听你说了聂海资产的情况,所以我想把聂海的资产全部归到你的名下。你别急听我说完,方式方法我们再进行研究。聂海的资产如果全部查收,不但会让一些人犯错误,恐怕也不会查出多少钱来的。他的公司,我想只是个空壳。但是如果你接过去了,完全可以采取非正常手段,将聂海资产毫无遗漏全部的收回来。以后你再酌情将那些公司或者改组或者拍卖,能自营的就自营。资产拍卖后的款额作为投资资金,用于你看好的项目。以后你每年获取全部经营利润的15%,其余的由你作为特别救助金捐献出来并监督使用。你可以成立蓝天慈善基金,救助一些政府一时之间难以顾及到的贫困人家,建希望小学等等慈善事业。同时也给我留一部分献金备用。”

    何伟强此举可为胆大而至极致,话语也说得非常明了,目的性也是非常强的。这番话说出来,不异于扔给蓝天一颗重磅炸弹。

    聂海“私有”资产的处置,无论是蓝天隐秘不报私下里自己操作,还是何伟强从蓝天手里接过来在由自己进行暗箱操作,可是说两个人都会独自获得巨大利益。但是,蓝天没有何伟强也没有,两个人都是把事摆在了明面上。

    何伟强说完注视着蓝天,蓝天听了和何伟强的话也把目光盯向他,两个人对视了有10多分钟。

    “何叔叔,我相信你,我一定把这件事做好。不过,何叔叔,我若是发现您……”

    “你若是发现我用这些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那你可以像杀死李得权一样杀了我。”

    “何叔叔,如果我……”

    “没有如果,如果有如果的话,我也不会把事委托给你,更不敢跟你说这些话了。”

    何伟强两次拦住蓝天的话,而且直接地说出了蓝天想说的。

    “好,何叔叔,我现在就去处理这件事去。您可以把您的秘书叫回来了。”

    蓝天出了市委办公大楼,把悍马开出一段距离后靠边停下。拿出黑色的手机拨通电话:“天狮、天鹰、小鹰和凤组全体,全力以赴处理聂海资产的事宜,人手可以从女子铁卫和蓝天集团里抽调,另通知天虎尽快赶到。注意的是人全部扣押,审问完毕再行处理。帐全部查封,弄清聂海的全部资产情况。查封时注意外界的动向,审查时注意所有关联的人和一些机构。保密程度为顶级。”

    蓝天挂了这个电话,又给黄镇岳拨了一个。电话通了以后蓝天说道:“干爸,您现在在哪呢?噢、在家里呀,那我现在就过去,有些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是跟小何的是吧,他已经跟我说了。蓝天呀,这事既然交给你了,你就按自己的意思办吧。放开手脚,别束缚自己。非常规的事就非常规地办,你不是很会变通吗。哈哈,不过要是馋你干妈的饭菜啦,那你就过来,正好陪我喝几杯。你不来呀,我可是少喝了不少酒呀。”

    “这样呀,干爸,那我就改天跟陈璐和月亮一起去看您和干妈吧。对了,小丹阳这些日子没惹您生气吧?”

    “那小丫头鬼精着呢,每天把你干妈和我哄得是晕头转向的。不过她可是总念叨你们,没事就多过来几次,孩子还小啊。”

    “嗯,干爸,我知道了。”

    事,接了。可是该怎样做下去呢?能跟谁商量一下呀?

    天狮只能在武场上用,这事他们一点也帮不上忙。

    李梦楠是一个可以商量的对象,可是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不能和他商量此事。

    陈璐?陈璐虽是与自己建立了恋爱关系,可是该把她牵扯进来吗?

    方英华?人正直,才敏捷,是否可以和他商量一下呢?

    还有“孽海淫窟”里的那群小姐们该怎样处置呢?聂海的几个公司里的员工又该怎么办呢?聂海的几个女人是杀是放?他的别墅和其他的房产是留是卖?

    有道是:当局者迷,现在蓝天陷于这巨大的责任之中,一时之间难以想出好的办法来。所以此刻蓝天心里异常地烦躁不堪,点上一支烟吸了没几口,蓝天就把烟扔出车外。

    烦躁地掏出手机给蓝月亮拨了个电话:“月亮,在哪呢?你把王玫姐妹交给女子铁卫吧,然后你回家给哥弄几个菜,别忘了买几瓶酒。什么酒?白酒、红酒、啤酒都买一些。干吗买这么多?你甭管了,买就是了。我一会儿就到家。”

    不知为什么,心烦时蓝天想起了蓝月亮。想起了蓝月亮,就想起了小丹阳。想起了小丹阳就又想起猎杀李得权之后,给小丹阳造成的伤害。于是小丹阳立刻牢牢地占据了蓝天的心,他又拿出手机给蓝月亮拨了个电话:“月亮呀,我突然想小丹阳了,咱们去干妈家吧。你给陈璐打个电话,她要去你就和一起,她不去你就搭车去好吗。”

    挂了电话,蓝天启动悍马朝黄镇岳家里开去。路上路过麦当劳,蓝天下车给小丹阳买了一些既有营养又好吃的打包带着。

    心里烦,这车开的也快,不一会儿悍马就来到黄镇岳家的小院前。

    嘀嘀,蓝天按了一下悍马的喇叭才下车。“吱呀”一声大门开了,“哎呀,是大哥哥来啦,大哥哥你怎么来的?大姐姐和月亮姐姐呢?”原来是小丹阳听到院门外的喇叭声跑了出来,“大哥哥,这辆车是你开来的吗?哇,这车真酷。大哥哥你快让我坐坐。”

    蓝天抱起小丹阳,使劲地搂了她一下说:“丹阳呀,想没想大哥哥呀?”

    “不想,嘻嘻嘻嘻、是假的,大哥哥有好多、好多天都没来看小丹阳了,大哥哥不要小丹阳了,是吗?”

    “不、不会的,大哥哥永远不会离开小丹阳的,”蓝天心里一阵哽咽,不知不觉眼泪流了出来。为什么流眼泪?蓝天自己也不知道。

    “大哥哥,你怎么哭了?是丹阳不好,不该跟大哥哥说这些话。”

    “不、不是,是大哥哥想小丹阳了。刚、刚才是大哥哥迷眼了,你给大哥哥吹吹眼吧。嗯,好了,小丹阳真棒。”蓝天自己也是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会哭了呢?为什么哭呀?

    “大哥哥,好了吗?好了耶,奶奶、爷爷,我大哥哥来了,他还开了一辆老大老大的车呢。”忽闪了几下大毛毛眼,小丹阳见蓝天的眼果然没事了才喊叫起来。刚喊完小丹阳又看见陈璐的红色帕萨特2.0开了过来,于是又开始喊道:“奶奶、爷爷,我大姐姐也来了,还有、还有月亮姐姐也来了。大姐姐、月亮姐姐,丹阳可想你们了,你们给小丹阳带什么好东西了吗?”

    啊?刚下车的陈璐和蓝月亮一下楞住了。是呀,光想赶快赶来了,竟然忘了给小丹阳带东西了。嗨,这回可真是糗大了。

    “小丹阳,你看,你大姐姐来不及给你买东西,所以特意告诉我啦。这都是你爱吃的,快看,这是奶昔、这是薯条、这是汉堡、这是…”蓝天一边说一边往小丹阳怀里递东西。

    “龙儿来了,怎么不进屋呀。呦、璐璐和月亮也来了,正好家里刚做好饭,快进来一块吃饭吧。”秦可馨从院里走出来说道。

    “干妈”,“姨妈”,“妈”。三个一起喊道。

    “呵呵,要来就都来,要不来你们一个也不来,都把我孙女想坏了。你们呀,就是忙个没完。”秦可馨既爱又气地说。

    “行了老婆子,你不是也知道孩子忙吗,还说这些干嘛呀。”黄镇岳也从院里出来了,他对秦可馨说道。

    “干爸”,“姨夫”,三个人又是一起称呼道。

    “来,都快进去吧。对了,老婆子你给我和龙儿拨点菜,我们爷俩在东屋喝点酒。就不跟你们几个一起吃了。”

    秦可馨、蓝月亮、陈璐一人端着一盘菜,小丹阳也端着一个盘子跟在后面。把菜都放好了,小丹阳说道:“大哥哥,你可不许让我爷爷多喝酒呀,爷爷心脏不好,酒喝多会不舒服的。记住呀,大哥哥。”

    “看我这乖孙女,多疼爷爷呀。小丹阳呀,你放心,爷爷跟你大哥哥都不会喝多酒的。快跟奶奶和大姐姐们吃饭去吧。”

    蓝天给黄振岳倒满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满杯。等他坐下后黄振岳说道:“怎么,感到压力大了了?龙儿呀,这责任与压力是共存的,你心里所承担的责任越大你的压力也就越大。比如说我吧,有许多事我看不惯,可是能管的我管得了,那些不能管或者管不了的呢?我又能怎么办?别给自己太多压力,也不必要让自己背负着责任这个包袱。只要你心到了力到了,即使有些事没做好,那又能怎样呀?你记住啊,凡事都是放得开才能做得好。好了不说这些了,来,陪我干一杯。”

    ……

    这晚,蓝天喝醉了,这是蓝天第二次喝醉了。

    夜里,迷迷糊糊的蓝天感觉有人给他掖被子,醉梦之中的蓝天感觉那个人既像是陈璐又像是蓝月亮。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油然而生,于是蓝天伸手把那人抱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就紧紧地搂着那个人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蓝天起床后,发现陈璐和蓝月亮,包括小丹阳都有怪怪的眼神看着他。怎么我脸上长花啦?赶紧那镜子照照。

    拿来镜子一看,蓝天自己也哭笑不得。镜子里蓝天看到自己的脸上有三个大小不一的口红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