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六十九节:天算人算

第六十九节:天算人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个孙子此时是踌躇满志幻想着进入T市以后发大财的景象,但是他向普发银行T市分行申请的土地抵押贷款,却迟迟地没有消息。这让他感到很不能理解,自己跟SH市普发银行的关系历来很不错的呀,而且自己的公司里还有那位行长的股份呢。怎么这款就是迟迟地批不下来呢?

    正烦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打开手机一看,来电话的正是那位他要找的SH市普发银行的苟副行长。

    没等他问话,对方就是一通狂批:“你是怎么搞的,啊?有用临时《土地证》作抵押贷款的吗?怎么说你也是老行家了,竟然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你、你说什么呀?”那孙子被对方的劈头盖脸的骂给骂愣了,对方骂完他老半天才想起问话:“什么《临时土地证》?你说什么呀?我是按规矩并由我亲自上网操作的,那个复印件也是我亲自复印的呢。一切都是正常的手续呀。”

    “你再上你们填报的资料,这事呀100%黄了。”苟行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那孙子急忙把他带来的几个干将喊过来吼道:“你们怎么填的贷款申请?怎么会出现《临时土地证》这个词呢?赶快上网查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改过来。”

    那几个人说:“网上申报是您自己亲自操作的呀,我们谁都不知道密码。别说我们不知道《土地证》是怎么回事,就是知道想改也改不成的呀。”

    原来SH市普发银行,为了方便企业贷款在全国率先推出了网上填报系统。申请人初步提出申请后,由银行对企业进行资信考察,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在该网上设立自己的账号和密码,银行审批通过就会给该客户一个可以长期使用的密码。那孙子的网上填报系统的账号、自设的密码和银行给的长效密码,均有他自己保管。所以当他职责员工时,员工们才敢如此说。

    打开电脑上了网进入到SH市普发银行网站,输入账号和双重密码后,那个孙子所填写的资料显现出来了。只是资料上传3小时后银行网络系统对其进行安全保管,即无论是谁在上传资料3小时的均不得更改或删除该资料。

    仔细查看了一下所填写的内容都没问题,只是在《土地证》那栏里有一个注释:地款已交50%,土地证为临时使用证。

    MD这是谁加上去?自己填写申请时明明没有这一行字吗。谁干的,嗯?

    那孙子的几个得力干将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一句话想说:圆明园不是我们烧的,那时我们还没出生呢。这个事也不是我们做的,是你自己跟一个女人脱光了衣服以后填的。

    想破了头,那个孙子也理不出个头绪来。T市没有自己的竞争对手呀,就是有他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账户和双重密码呀。是和自己一起来的那几个SH市的SB干的?也不会呀,自己跟他们的关系至少还是面和心不合的。而且他们也各自有自己的想法,不应该打自己的注意呀。再说资料上传3个小时就封存了,谁能这么准确地知道我上网的时间呐?

    哎呀,这个不可能那个也不可能,那究竟是谁干的呢?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只要自己把土地全款打足,一样会很快地获得正式的《土地证》的,那时仍然可以冠冕堂皇地贷款的。

    想不透,实在是想不透。难道真是自己一时疏忽填错了?

    那孙子对毫不在乎地站在他身后几个人挥挥手,让他们出去了。然后就仔细回想那天填申请时的情景:那天填写申请时,只有自己跟那个小妮子。自己填报申请,那个小妮子在一旁伺候自己。自己越填越填越高兴,就好像看见那白花花的银子滚滚而来一般。然后就让小妮子脱光了衣服,自己一边填写一边**着她的身子。等填写完就马上上传了,然后自己也脱光了衣服与那小妮子滚到一处。等自己跟那小妮子来过一回**浪漫之后,电脑也自动关机了。

    难道是那个小妮子趁自己性福过后的昏睡改写的?可是那样对她有什么好呢?这个妮子是自己半年前在一个歌厅看上的,跟着自己这半年还是不错的。自己给她钱供她上学,还给她家里钱让她妈妈治病。她把自己简直就当是一个大善人、大救星一般。

    当然有时自己变态一些时她也有些不高兴,你想呀,那个女孩愿意舔男人的**沟呀,那个女孩愿意忍受撕裂的疼痛让男人把那个粗大的东西往肛门里捅呀。可是事后自己不是也多给了她一些钱了结了吗。

    看来真的是自己的错,不该如此不严肃地填写贷款申请?更不该只要性福不要幸福呀。

    坐在中华炖品自己几乎是常年的包间内,蓝天举杯向天鹰和小鹰道着谢:“来,干一杯,为你俩的猪脸必喝。”

    本应是“珠联璧合”的这个优美赞叹的成语,没想却被又处于高兴之中的蓝天给篡改了。呜呼,中华成语。哀哉,两只雏鹰。

    “干,哈哈,我说过,只要我俩联手,那就是天下无敌。别说那孙子的账户和密码了。”天鹰兴奋地说道。这几天的事,天鹰可是过足了瘾也出尽了风头。所以此刻他是无比地高兴。

    “是呀,你们俩的猪脸碰到一起,就一定就会有人遭殃了。”蓝天见他们没明白“猪脸必喝”,就点拨他们说道。

    你们俩的猪脸、猪脸必喝,敢情老大刚才不是夸咱们呀?

    这个老大有时就是让人猜不透:严肃起来,两眼一放光,那真是威严的令人胆颤。平日里聚在一起,他说的话比谁都损、都逗,让人听了能把吃进肚子的东西再笑着吐出来。

    而且他的许多举动很让人费解,就说昨天夜里的事吧。他一时心血来潮,把我们两大著名的网络黑客叫到他家,让我们潜入到一个地产商的系统里,偷看人家存在电脑里的A片,最后还恶作剧地让我们在人家一个填报的申请资料里的《土地证》那栏里,加了一行注释。你说这有什么意义呢?也太那我们黑客不当黑客了吧?

    跟他一起胡闹完了,说今天好好请我们一顿。结果又来他姐这吃蹭饭,而且没有一个小美眉陪着。抠死。

    不过这些话只是天鹰在自己的肚子里说的,他可不敢直截了当。否则以后自己就没机会过瘾和风光了。

    看了一眼天鹰,又看看在一旁闷头地大口大口地吃菜天狮,然后又看看不知又在思考什么的天虎还有那眼睛瞪着自己的小鹰张恒,蓝天又举起倒满酒的杯子说:“难得我们能俱在一起,来,再干一杯,干。哈,好酒,爽。来小鹰满酒。小老鹰,你是不是又在心里骂我了?是不是觉得我昨天让你做的是胡闹?”

    “我没…”

    “你霉?那儿发霉了,别是梅毒吧?那可得快。”

    “噗”,天狮刚装满一嘴的菜,被天蓝一句话给引喷了。

    见天狮喷了菜,天鹰找到发泄的对象了:“好呀,你敢笑话我是吧,你喷、继续喷,要是喷不出来,我就让你的车继续帮你喷。”

    听天鹰一说,天狮赶紧捂住嘴,把在嘴里还没喷出来的菜使劲地咽了下去。“哈哈哈哈,”那个既傻又痴的劲,把蓝天和天虎逗的捧腹大笑起来。

    等笑过以后蓝天说道:“天鹰,你知道你们进入的是谁的系统吗?是那个孙子的。知道他来T市时,我就给他设了个套。现在他已经拿到三块地皮了,而且已经交了50%的地款。现在他想靠抵押贷款把剩余的50%交上,可是我偏不让他如愿。你们给他加了那天注释,那么他短期内就不能获得贷款了。想拿到土地证获得贷款再把自己的洗出来,那他就必须掏自己的腰包或者找别人借,也得把地款交齐。否则就是他违约,就可以无偿地收回那三块地皮。无论结果怎样,我都得让他出点血。然后再由天虎带来蓝月亮一起找到他,逼他说出SH市那群混蛋,为搬到那些贪官恶吏提供强有力的证据,最后再让蓝月亮亲手杀了他。明白了吗?”

    “哈,好计,好极,来,干杯。”

    “干!”

    大河向东流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呀)

    说走咱就走

    中国龙组神鬼愁(呀)

    邪恶面前一生吼(哇)

    中国龙组齐出手(哇)

    铲除黑暗耀九州(呀)

    时隔两年之后,中国龙组第一次聚在一起。这首“中国龙组”之歌也再次唱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