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七十七节:驭狼攻略

第七十七节:驭狼攻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十七节:驭狼攻略

    张虎在那边忽悠着,张武在这边与那个年轻人也开始了正式谈话。

    张武在那个年轻人的注视下,慢慢地坐到年轻人对面的椅子上。张武注视着那个年轻人说:“既然是谈事,那我总得知道是跟谁在谈吧?”

    “人的名字不过是个代号,我就是告诉你个名字也未必是真的。张虎他们称呼我老大,你也这样称呼我吧。”年轻人说道。

    “老大,呵呵,你真的够狂。别忘了我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让我叫你老大,岂不是有点荒唐。”张武忿忿地说道。

    “跟你说了,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没必要这么叫真吗,说实话这些年被别人称呼老大称呼的惯了,连自己的真名实姓都给忘了。不过呢这也好,再说你知道了我的真名实姓未见得是好事。”年轻人懒洋洋地说道。

    “好,你既然这样说,我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你说吧,找我谈什么事?如果你是闲的没事干,那我就不奉陪了。”张武多少有些无奈地说道。

    年轻人端起一杯酒,对着张武说:“来,先喝一杯,算是给刚才的事压压惊。干。”干掉杯中酒,年轻人自己又满上了酒,眼睛看着酒杯说道:“张武,男、44岁,现任T市公安局副局长。退役前系某部队某团参谋长,军衔中校。退役后也蜕去了军人的一切,现在变得贪酒好色。与原黑道的黑虎帮三堂堂主聂海狼狈为奸,最喜欢和洋酒泡洋妞,是给聂海撑腰的后台之一。曾经为聂海捞出过三个重型犯,为聂海开过持枪证。我说的不错吧?”

    “看来你对我倒是很了解呀,不错,你说的都符合事实。但是这些于今天的谈话有关系吗?”张武很吃惊这个年轻人对自己了解的这么细致,但是表面上仍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虽然了解他并知道很多事,但是他手里是不会有证据的。自己捞人那是通过正常手续:犯人保外就医,自己跟聂海的关系别人也只是听说,没人看到更没有照片呀录像呀什么的证据。

    “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聂海这个人怎么样?”年轻问道。

    “既然你知道的很多,我也就不跟藏着掖着的了。聂海这人虽然很阴,但总的说还算不错,至少够哥们意思。”

    “喔?哈哈,不知道你在别的屋里骑洋马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监控室里偷着看并且还录了像,算不算够哥们意思?更不知道你这个大局长现在是否想看看自己的AV表演呢?”

    年轻人说完把一个mp4扔了过去,然后他突然发现张武跟刚洗过淋浴一样,整个脑袋和脖子全都是汗水。这天不热呀,而且还开着空调呢。我看看空调的温度,哈、不高不低定在24度上。那张武怎么会出这么多汗呢,刚才他不是很镇静的嘛?于是年轻人很关心地问道:“怎么,心虚了?你不是认为聂海很哥们吗?你不是以为我不会有证据吗?还有你捞人的证据,要不要所有的都在那个mp4里呢,拿回去好好。”

    “你、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老婆和你儿子知道了会干什么?你很爱你老婆,你老婆也很爱你,如果她看到你骑在洋马的身上会怎样?你在你儿子的心目中十个英雄,而且你儿子一直一来都以自己有个好爸爸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如果你儿子知道了这些他又会怎样?你丢不丢官都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将妻离子散并会遭到你所有亲人的唾骂。即使以后你还能或者,那也将是生活在孤独与寂寞之中,甚至连是猪狗都不如了。”年轻人像是在谈一件很一般、很一般的小事一样,轻描淡写地说道。

    MD,张武在心里骂道:你TMD还让不让人活了,这么大、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这么漫不经心呢。你赶快给我出个道吧,算我求你了行了吧。

    年轻人拿出烟抽出两支,自己先点上一支,然后问道:“抽支烟?我只有这低级的白云,好烟买不起。”

    噢,原来你是为了抽烟呀,早说呀。我办公桌里什么“中华”、“玉溪”、“小熊猫”、“苏烟”都有,你早说我不就给你带几盒、不,是几条,带一箱都呀。可是你先告诉我你找我要干吗呀,我可告诉你犯法的事、犯法的事我也干,只要不让我老婆和儿子知道我这点糗事,不,是罪证就行。

    “老大,老大,你说吧,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你不让我老婆和儿子知道我的事就行。”张武东想西扯地想了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对这个年轻的“老大”如此说道。

    “你不看看我给你的那些证据是真的还是假的?再说你这么不痛快、不情愿地,就是以后合作恐怕也不会很愉快的。”

    愉快?你有把柄我在别人手里,然后逼你去做违法的事能愉快?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心里这么想,张武嘴里万万不敢这么说,就是脸上的表情也都竭尽谄媚之能是:“一定愉快的,一定的老大。”

    “唉,要说那个男人不好色呢,是吧?”年轻人说,同时也在心里想道:就说自己吧,本来是不好色的,可是被那两个美女天天诱惑着,不也是喜欢看女人的胸和**了吗。那天在办公室不就偷偷地盯着两个美女的背影把人家的腰身和**看个够吗,不过这是我的秘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否则,有否则吗?

    张武听了年轻的话像是找到了亲人一样,急忙应道:“是是是,咱们的老祖先不是说过:食色性也吗。”

    “可是,不能因为好色贪酒就把自己给卖了呀。你说说你,本来一个很好、很幸福的家庭,就这么着毁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怎么又说回去啦?刚才不是说男人好色是能够理解的吗。这怎么又跟家庭联系上了?张武被这个年轻人说的已经是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了。

    “张局,……”

    “别别别,老大,您喊我小张就行。”

    “那两匹洋马我给你带了,就在洗浴中心二楼的包房里等着你了。你看,你是不是过去先跟她们见个面?她们可是很想念你的,说你比欧洲的男人还厉害呢。这一点上我觉得你给咱男人挣了光,值得表扬。”

    哎呦我的爷、我的老大呀,您干脆一枪蹦了我算了,不带你这么折磨人的。既然你在这边教训我,就不该在那边设下诱惑吗。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你啦。

    “要不这样吧,在这呢咱们把饭吃完、把话说完,完事你在过去?”年轻人还在诱惑着张武。

    只听张武意志坚定地说:“老大,有什么话你就说,有什么事你就吩咐。这饭我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哈哈哈,前面的算是我跟大哥开个玩笑,来,干了这杯。”

    张武听了快要哭了,开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嘛?再说这事能开玩笑吗?最主要的是你也不是开玩笑呀。年轻人你后面在这么说,就是你不杀我我也要自杀。否则真的没法活了。不过,老大说把酒干了这句话我还是得听的,干。

    “张大哥,”年轻人很亲切地称呼了张武一声。

    可这一声亲切的称呼,却是让张武心里就是一紧。他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吧。威虎山不就流传这样一句话吗:不怕座山雕怒,就怕座山雕笑。因为他一笑就要杀人呀。这个年轻人刚才那样说了我半天,这会儿有称呼我张大哥了,看来凶多吉少呀。

    年轻人把张武的表情看个满眼,不过他没有理会,他仍自顾自地说:“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你也没有好酒贪色,也没有把柄落到任何人手中。那你将会怎样做事呢?”

    “唉,有时侯呀人就是这样,当你犯了错、犯了罪以后才会后悔,总是想如果我当初不那样,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可是谁也不会在事前想这些,我是给军人丢大脸了。不过要说是真的没有这些事,我真的是想做一个好警察、当一个好局长,保一方平安呀。”

    “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呢?”

    “老大,你前面说的我真想是个玩笑,可是那些都是真的,不是玩笑。你说的这句我希望是真的,可是这句话却实实在在是句玩笑呀。我不会有那个机会啦,老大我知道,我只求你不要把事告诉我的老婆和孩子,我不是想求得她们的原谅和宽恕,我是不想让她们伤心。”

    年轻人站起身来走到张武身边,重新拿过两只杯子并满满地倒上酒。把一只杯子很郑重地递给张武,然后他自己也端起一只杯子。看着眼里含着泪花的张武,年轻人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放下屠刀立地佛。张大哥,我希望你记住刚才你说的话。来,干。”

    张武的眼泪止不住了,他梗咽地说道:“我、我能喊你一声兄弟吗?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张武死而无憾了。干!”

    “死很容易,但是做一个好的公安局长却难。”

    “你说什么?”

    “我让你活着,做一个好局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