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七十八节:躁动的心

第七十八节:躁动的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武拿起酒瓶先给年轻人的酒杯里满上酒并递给那个年轻人,然后又给自己的杯子倒满酒端起来说道:“你是真男人,更是一个好兄弟。过失相规、道义相抵,无论是谁,有你这样的兄弟、朋友都是福气。我厚着脸皮讨个大,管你叫声兄弟,兄弟我这个混蛋哥哥敬你一杯。请,干!”

    张武与年轻人一碰杯,然后一仰脖一口喝干杯中的酒,那股军人的豪气和大男人的气魄就在此刻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大哥,我现在真心诚意地叫你一声大哥,从今以后只要大哥的所作所为如大哥刚才所说的,我定会与大哥患难与共、生死相托,过失相规、道义相抵,永为兄弟。”

    “好兄弟,一定是你嫂子和你侄子他们积的德,让我遇到了你这个好兄弟。兄弟,我发誓从此以后一定要一个好警察、一个好局长,更要做一个好兄长,我张武如违此誓,定叫我天诛地灭万劫不复。好兄弟,明天你无论如何你也得到哥哥家去,我要你嫂子和你侄子好好地认识你。对了兄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哈、刚一激动给忘了,大哥,小弟名叫蓝天一龙,现在为了方便就简称叫蓝天了。”

    “啊!?那个蓝天集团就是你的吧?怪不得兄弟总是出手不凡呢。来,兄弟再干一杯。哈哈哈哈。”不是知道张武以前是怎么笑的,不过这次笑得却是很开心、很豪气。

    蓝天又跟张武说了一些也交待了几件事,最后说:“大哥,那几个被你捞出去的人又帮着聂海做了不少坏事呢,你得尽快地再把他们弄回去。”

    “兄弟,这个你放心,明天他们就会出现在监狱里。”张武应道。

    “我听说明年老局长就要退下去了,这局长的位置大哥可得挣过来呀。你可得多干出点政绩和业绩来,比如扫除外地渗透到咱T市的黑帮,这个我回头让张虎他们配合着您;还有整顿和规范公安干警警容警纪等。然后我再找媒体多报道一下,需要活动的我想办法。再有就是请大哥想想其他那几个人怎么办好,尤其是那个葛副市长和刘副市长。其他的也没什么了,剩下的就是喝酒啦。大哥,来,干。”

    “兄弟,干。你说的我都记下了,这回大哥得让你侄子骄傲和自豪的名副其实。”

    “对了大哥,这次我还真把那两个洋妞带来了。本来是要送她们回去的,可是她俩确实对你动了情,所以我就给留下了。”

    蓝天说完,张武的老脸一红说道:“兄弟,你怎么还…”

    “大哥,”蓝天拦住张武的话说道:“我知道你很爱嫂子,而且以前为人也很正直,否则今天小弟也不会跟大哥在此见面的。人间难得是真情,那俩女人确实是对大哥好,而且她们也是被骗过来的。所以大哥即使偷偷跟她们来往也很正常吗,我让她们先住这儿。以后看情况,她们若是愿意做工我会安排的。”

    “兄弟,你让我真的无话可说了。”

    送走张武他们,张虎与大虎、二虎来到蓝天所在的那个包间,这时天狮、天鹰和小鹰张恒也过来了。张虎吩咐人重新换了一桌酒菜,几个人便做来继续喝起酒来。席间蓝天对张虎和天鹰交代,让他们把外地渗透进T市的黑帮情况尽快摸清,并做好配合张武铲除外地黑帮的准备。然后任由他们几个人继续喝着,自己先行离开了。

    今天虽然酒喝的不是很多,但是因为后面喝的比较急,所以也有些上头了。蓝天把Q7留在了“黄金海”,一个人在T市夜里的大街上慢慢溜达着。

    蓝天此刻心里很烦,他没有为自己成功的说服张武后的喜悦,反而感觉很悲哀。至于为什么悲哀,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扭曲的人性而悲哀、还是为黑暗的官场而悲哀?是为堂堂七尺男儿因为沦为黑道的工具而悲哀、还是为了那些只想靠出卖**的女人们而悲哀?是不是也为自己这样操心和忙绿的命运而悲哀?不知道,蓝天真的不知道,只是越想心里就越烦。

    心里烦就想着排解烦恼的招吧,什么招好呢?蓝天想起: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这句名句来了。对喝酒去,找个地方好好地一顿,喝他个大醉酩酊。可是喝酒总得有个伴吧,总不能自己也来个“对影成三人”吧?那找谁一起喝好呢,李梦楠?不行,他此刻正陪着自己好不容易又重新娶回家的老婆快乐逍遥着呐。找天狮他们,也不好,这几天他们也都很累了,该让他们好好歇歇了。找东郭?那丫的一会儿贫起来没完没了,一会儿又闷骚的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唉,还是找陈璐吧,有好几天没见到她了。别说还真有点想她呢,当然也想蓝月亮和小丹阳,要是小丹阳在我一定不会这么烦的。蓝天心想。看看时间才夜里10:00多一点,蓝天拿出手机拨通了陈璐的电话:“姐,睡了吗?哦,刚洗完澡呀。我?噢、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呗。呵呵,我说的是真的。好,我搭车到你家小区门口等你。”说完蓝天随手拦了一辆车出租车,坐上去告诉司机去哪,然后掏出一支烟也没问司机是否允许吸烟,就点上吸了起来。

    出租车来到陈璐住的小区口时,陈璐已经等候在哪里了。只见她身穿一件紫色呢子大衣,大衣内是紫色的晚礼服,一条精美的项链挂在她白皙的脖子上。那低垂在她丰韵胸前的钻石项链坠,被车灯一照变换着各种各样的色彩。整个人风姿绝绰地站在小区门口在等候着蓝天。见蓝天下了出租车来到了自己的面前,那淡抹的朱唇轻启吐出淡淡香气:“怎么了蓝天?什么事让你这么心烦意乱地呀?”说完陈璐伸手很自然地挽住蓝天的胳膊。

    即使蓝天今天穿着略有随意,但是自身俊朗的风采与风姿绝绰的陈璐立即融为一体。“嚯,干吗穿成这样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刚从婚礼店堂里走出的新娘呢。”看到陈璐,尤其是如此柔媚的陈璐,蓝天的心情好了许多。

    “又贫上了,我是当新娘,可是得看你什么时候娶我呀。说吧,想干吗去?”陈璐挽着蓝天胳膊的手掐了一下蓝天的软肋。

    “喝酒,我想喝酒去。”

    “喝酒怎么不去找你那群狐朋狗友呀?”

    “跟他们喝酒喝不醉。”

    “跟我就能喝醉了?”

    “那当然,酒不醉人人自醉吗。如此美人挽着我,就已经让我醉了。心之醉,最美妙的感觉。璐璐,我想亲你,想紧紧地拥抱你。”

    “呵,这还是蓝天吗?看样子太阳明天一定会从西边出来的。”陈璐的话里虽然含着讽刺,但是她知道蓝天此刻的心情一定很坏,或者说是充满着孤单和寂寞。所以说完话以后便把蓝天紧紧抱在怀里。

    “璐璐,今天不知怎么着感到特别的累,心里也特的烦,总是心神不宁的。”被陈璐抱紧怀里以后,蓝天也张开双臂把陈璐抱得紧紧的。

    “呦、我那自信坚强的弟弟哪去了?我那遇到什么事都能处理得最好的爱人哪去啦?没关系,小弟、未来的老公,累了就在姐姐的怀里歇歇,睡一觉什么烦心事都没了。别管会出什么事,姐都相信你能做得最好。走,现在姐陪你喝酒去,咱们一醉方休如何?”

    “姐,跟我在一起不但让你操心还要受累,真的委屈你了。”蓝天说着突然往陈璐的香唇上使劲地亲了一下。

    被蓝天突然占了便宜陈璐怎会罢休?以陈璐的性格自然是要反击的。于是陈璐抱住了蓝天的头,又把自己的香唇对着蓝天那张带着烟草并混杂着酒味的嘴亲了下去,最后陈璐香香的舌头竟然伸进蓝天嘴里。

    细细吸允陈璐如丁香一般的舌头,蓝天感觉就像品尝到世界上最美味的甘泉一样,清爽如甘露,气味幽然香。一时间所有的烦恼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被蓝天笨拙的吸允弄疼了自己的香舌,虽然有些不舍,但是陈璐还是把舌头从蓝天嘴里收了回来。意犹未尽呀,蓝天此时怎肯放弃?他想把自己的舌头伸进陈璐的嘴里,然后再把陈璐的舌头勾引过来。可是陈璐收回香舌后便紧闭牙关,蓝天的阴谋没有得逞。

    “走吧,上哪儿喝酒去?”陈璐理了理自己一半是被自己弄乱的,一般是被蓝天弄乱的长发。

    “哪儿也不想去了。”

    “那你想干嘛呀?”

    “我想抱着你回家。”

    “贫,让你抱时你不抱,给你亲时你不亲。现在尝到甜头啦,舍不得啦?哼,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我愿意给你,但是需要你真正的主动来找我。今天到此为止,还是喝酒去吧。”

    “你不怕我喝醉了,把你…,嗯?”

    “切,你不会,也不敢。再说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只有在新婚之夜才能给自己的男人呢。你想要就赶紧娶我。”

    “璐璐,嗯、那我求求你,让我再抱抱你,再亲你一下吧。”

    “嗯,不行,这是在把街上呢。”

    “那”

    “买了酒回家喝去?”

    蓝天拉着陈璐的手,陈璐很幸福地跟着蓝天一起寻找卖酒的商店。

    T市的夜生活虽然丰富,但是夜里10:00了,所有的商店和超市,打烊的打烊,关门的关门。

    这一对金童玉女,只好失望地来到一个路边夜宵小吃店了,继续着陈璐陪蓝天喝酒的愿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