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八十节:惩治恶狼

第八十节:惩治恶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舅舅,就是说话的这个小白脸欺负我。”

    “噢,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人物,竟敢如此嚣张。”说着挨耳光的警察来到蓝天的身边说道:“小子,站起来,来人给我搜搜这小子,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携带凶器和毒品。”

    “是,刘局。”跟着挨耳光警察一起来的几个警察答应一声,但并未见他们上前搜查蓝天。停了一会儿一个警察一手拿着一把匕首,一手拎着一个塑料袋说道:“报告刘局,我们从嫌疑犯身上搜出一把匕首和大约100克很像毒品的粉沫,是否是毒品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来人,把他拷起来。小子,我以携带管制刀具和贩毒嫌疑罪拘捕你。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要是反抗,我就可以当堂击毙你。”刘局很严肃地对蓝天说。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这个被称为“刘局”的脸上,蓝天愤怒地站起身,双眼逼视着这群警察中败类说道:“这么多年来,你们就是这么办案、这么冤枉好人的吗?一群败类。”随后蓝天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对了,你今天的左脸挨过耳光了,现在应该打你的右脸。”说完又是“啪啪”两声,那个“刘局”的右脸又挨了两记耳光。

    不知是被蓝天打懵了,还是从来就没见过遇到警察还敢如此强横的人,一时之间跟刘局来的几个警察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的“刘局”冲蓝天喊道:“现在你又多加了一条罪名袭警,弟兄们毙了他。”

    “啪”又是一记耳光,接着蓝天说:“掏枪?你们的枪里有子弹吗?你知道子弹怎么上堂吗?掏枪?谁敢掏出枪来,我就废了他的手。”蓝天说着用手拈起一根筷子,然后随手一抖,那根筷子便钉在“刘局”腰间的枪套之上。然后蓝天又说道:“想起这个了吧,你的顶头上司张武就曾经这样过,你不会忘了刚刚才发生的事吧?”

    “哈,好小子,原来是你呀。真是冤家路窄呀,找你还怕找不到呢。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好呀,现在碰上了你就甭想活了。兄弟给刑警队打电话,就说我们遇到毒枭了。为首的被我们逼到一个小饭店里,请求支援。”刘局对他的手下人命令道。

    “哈哈、哈哈哈,真难为你能想出这么漂亮的瞎话。不用你打,我亲自给你们张局和刑警队打电话。警告你们的是,谁也别想跑,谁动我就打断谁的腿。不信,你们就看门口的桌子。”说完蓝天抄起桌上的一个盘子朝门口丢去,说也奇怪那盘子并没有直飞出门口,而是在摆在门口一张桌子的桌子腿转了一圈,然后掉在地上摔碎了,随后那张桌子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那位“刘局”心有不甘,他十分地不相信蓝天会给张武打电话。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110:“喂,我是城东分局的刘印存,现在我们堵住一个贩毒团伙的头目,请求刑警大队支援。对,地点是…,嗯、请他们尽快赶到。”

    MD,你叫什么不好,非得叫什么“留yin唇”这么个chaodan名字。既不知羞耻又不知死活的家伙,活着就给男人丢脸。蓝天又丢过去一只筷子打在刘印存的腿上,“噗通”一声刘印存随声跪倒在地。有了这个警示,蓝天不再理那几个警察了。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张武的电话:“喂、大哥,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搅你。啊,是这样你下面一个分局的局长诬陷我携带管制刀具还贩卖毒品,现在他已经通知了刑警队。我是怕伤了你的人,日后跟大哥不好见面,所以打个电话告诉你一声。啊,我在哪儿?这是、你等等啊,老板这的地址是,噢,好了,大哥知道了。啊,你还要过来?好,那小弟就等你来吧。”

    蓝天给张武打电话有两个目的,一是他确实不想跟刑警队动手,因为那样不但不值还会伤及无辜,日后不好跟何伟强等人说。二来是想看看张武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事,也好观察张武是否向今晚说的那样。

    打完电话,蓝天又悠然地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那几个警察既不知刘印存葫芦里有什么药可卖,更不知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其中有两、三个警察很替蓝天担心,心想:年轻人呀,你真是不知刘印存有多“阴”,他那张唇吞了多少无辜的人啊。趁现在刑警队没来你还不赶紧跑,要不真的够你受的。他们一边想,还一边向蓝天使眼色。蓝天装作不懂的样子,痴痴地看着他们。

    蓝天手里的烟还没吸完,就见小店外面警灯闪烁。接着就听“吱、吱、吱”,大约有七、八辆警车停在小店外面。然后就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二队包围小店、三队全方位警戒,一队随我进去。”

    全副武装、全套先进的枪械,一个个威猛的刑警队员在一个警官带领下走进小店。

    见市局刑警队来人了,刘印存立刻精神起来了。他强撑了一张桌子站了起来对那个警官说道:“曹队你们到了,那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这就是那个毒枭,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们吧。”说着刘印存冲着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警察说声“收队”就要往外走。

    “等等,”那个警官拦住了刘印存,然后说道:“请问,那位是蓝天先生。”

    蓝天熄灭了烟,起身面对着那个警官说道:“我就是蓝天。”

    “立正、敬礼,”那个警官喊道,只见那随他进来的一队刑警队员随着他的口令,一起立正并向蓝天行了一个非常规范的军礼。随后那个警官对蓝天说道:“蓝天先生,T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曹伟,奉张武局长之命前来向你报道。”

    “有劳曹队了,请你稍等一下,有件事我还需要证实一下。”蓝天向曹队长说完,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何伟强的电话,电话通了以后蓝天很严肃地说道:“何书记,我是蓝天。哦、不是客气,这是我应该的。有件事需要和您印证一下,您是否有个侄子?啊,有。什么?他今年23岁,目前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那您是否还有别的侄子?嗯,是个大概16、7岁的样子。没有,您确定。啊,何叔叔,您原谅我刚才的态度。是这样,今天有个姓何的16、7的男孩,说市委书记是他大爷,…。喔,您也听说有人冒充您的侄子招摇过市蒙骗市民呀?哦,人我扣住了,一会儿交给刑警队吧。好了,没事了,您歇息吧。”

    一听到蓝天拨通了市委书记的电话,那个小何便想往外溜。可是门口被刑警队员把守的严严实实,就是个苍蝇也甭想飞出去的。在等蓝天通完话,小何已经尿湿了裤子瘫坐在地上了。蓝天走过去,蹲下敲了一下小何的脑袋,然后说道:“不行呀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呀,你舅舅来时你不是很威风的吗,怎么现在又尿裤子啦。既然你不是市委书记的侄子,那么现在该告诉我你是谁了来你要是不冒充市委书记的侄子,今天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可是你却偏偏要在我眼前招摇撞骗地,逼得我就不能不管了。”

    站起身来,蓝天又冲那两个女孩说道:“你们年纪不大,心却很恶毒。我跟我女朋友在哪说笑,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呀,竟然唆使这个你们自认为是市委书记侄子的小男孩冲什么黑道老大。哼,你们的父母真是白养活你们,才多大呀你们整天地想着开房上床?”

    “管着吗你,你想跟我开房我还不愿意呢。德行,切。”叫叶子的女孩说道。

    “是吗?他管不着,那你父母呢?管得着吗?给你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们,否则今天都带回刑警队做笔录。”曹伟说道。

    “别呀叔叔,我们也是这个受这个小何的骗,我们也是受害者。”叶子和刑警队曹队长对付道。

    “那你们更得去刑警队做笔录了,来、你们三个先把这三个学生带回去做笔录。”曹伟向三名刑警发出指令。

    这时又有两辆车停在门外,张武先走进小店,他看到蓝天后先问道:“兄弟怎么样没受什么委屈吧?”说完又扭头对曹伟说:“究竟怎么回事呀?曹伟。”

    曹伟应道:“张局,我还来得及问呢。”

    “哦,那我就先问问吧。刘印存,你指控嫌疑人私带管制刀具和贩毒是吧?那你一定有物证吧,拿来看看。”

    刘印存一摆手一个警察将一把匕首和一个小塑料带放到张武面前的桌子上,张武看着那个警察问道:“东西是你搜出来的?”

    那个警察说道:“是。”

    “怎么搜的?你搜的时候他就老老实实地让你搜吗?”

    “是、是因为我们刘局很有威慑力,而且我们几个人也都围着他,所以、所以他没反抗。”

    “这一袋毒品大概得有100多克吧?这可是重大贩毒呀,你们既然搜出了毒品,为什么不将贩毒嫌疑人拷住呀?”

    刘印存急忙解释说:“我们还没来得及拷他呢,曹队他们就到了?”

    “从你们搜出毒品,到打电话给110,再到曹伟他们赶过来用了多少时间?这段时间还不够你们把他铐住的吗?再有我没问你话时,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张武冲刘印存说完,又继续问那个警察说:“东西是你搜出的,是从他身上的什么地方搜出的。另外东西既然是从他身上搜出的,那么这些东西上就一定有他的指纹了。小伙子,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说吧。”

    “张局,我、不是我,是他、是我…”

    “什么是你,是他的。你到底是什么?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