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八十三节:恶耍城管

第八十三节:恶耍城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天9:40,天鹰查询了一下账户看到何伟业答应的280万已经到账了,就强迫天狮拿出昨天挣到手的10100块钱请客。天狮说:“我凭什么要请客?昨天你又是傻大个、又是混人的借着机会把我骂了够,想让我请客,没门。再说今天你演戏还得我给你托着呢,你还得给我钱,否则演戏请别人去,咱不去。”

    昨天的戏天鹰还不过瘾,今天下午的戏才更有意思。听天狮又要要钱,天鹰赶紧闭上了嘴。

    下午5:00刚过,T市东城区的一条小路上,一家挂着“咱家厨房”的小吃店里来了四个人。领头的是一个长着一个鹰勾鼻子和一双鹰眼,个头不高却很精神利落的大男孩。他身边是一个跟他个头差不多,年纪比他略小的大男孩。他身后的两个人,一个是身高大概有两米的大块头,一头金色的半长不长的头发,像头威猛的狮子。另一个虽然比这个大个矮半头,却也如凶神恶煞的一般。

    这四个人正是天狮、天鹰、小鹰张恒和非要与他们一同来的二虎,四个人进得店内随意在靠门口处找个地方坐下。天鹰冲小店后面喊道:“老板,给我们切五斤牛肉、来四瓶二锅头,其他的小菜你掂量着上就行。”

    “您几位稍等,酒菜马上就到。”小店老板在里面应了一声,就赶紧切肉、装成一个大盘,然后又拿出四瓶高度的二锅头,把东西放进一个大托盘里一起端了出来。

    此刻还不是小店上座的时候,所以小店里只有天狮四人,显得很清净。等小店老板来到四个人的面前时,微微楞了一下。心想昨天来了一对金童玉女,结果大闹了一场,砸坏了两张桌子。今天怎么又来了这几位“怪人”呢,难道今天也会有事?老天,您可别再让我这小店出事了,我可是真的承受不了了呀。

    天鹰眼尖看到小店老板的神态,就跟他说:“老板,你别看我们长的有点怪还有点凶,可是我们都是好人,比那些穿着制服的人渣,强一百万倍呢。这酒菜你赶紧放下呀,端着不累呀。跟你说白了吧,是昨天夜里来你这吃饭的那一男一女,告诉我们说你这的五香酱牛肉特好吃才来的。你放心,今天有我们在保准没事。你就赶紧给我们上菜吧。”

    小店老板听了天鹰的话,把心里的迟疑放下了。他赶紧将一大盘牛肉放好,又将四瓶酒打开分给四个人,然后又特意地洗刷了四个杯子放到桌上。随后又极快地摆上桌七八个菜,然后说道:“您几位慢用,菜随吃随上,牛肉我再给您几位留五斤,您看怎样?”

    “谢谢老板啦,你忙你的吧,有事我们再叫你。”天鹰对小店老板说完就扭身跟其他几人说:“来,咱先撅一个。哇,这牛肉真的不错,来来都快尝尝。”

    几个人一尝到牛肉的味道,便都放下了酒杯一起抢起牛肉来了。很快,一大盘五斤牛肉便被抢吃一空了。“老板,再给我们来十斤牛肉,真是太好吃了。”

    “呵呵,几位这牛肉我再给切2斤,其余的给您几位包好带走。这牛肉呀晚上吃多了不好消化。”小店老板把一个装着2斤牛肉的中盘放到桌上说。

    “好呀,老板,谢谢你了。”

    一阵狂吃狂喝狂聊,那叫一个痛快。可是就在这四个人正满心高兴,无比畅快的时候,小店的门外响起了让人讨厌的声音:“谁让你把幌子挂在外面啦?还有你这牛肉锅怎么也摆到街上啦,是不是不想干啦,嗯!”接着就听“哐”的一声装了半锅牛肉的锅和炉子便一起被人给踹倒了,飘着香的牛肉洒满了一地,香味立刻飘满了大街。

    随后又有人要去撕挂在小店门楣上的幌子。

    “啪”地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天狮、天鹰都站了起来。

    “谁呀?这么大胆这么放肆,不知道爷在喝酒吗?不知道这店是爷开的吗?”天鹰一边往外走一边冲着外面喊道:“MD踹了爷的锅,还要扯爷的幌子,不想让爷我干了是不是?还真反了你们啦,伙计、给我算算这锅牛肉值多钱呀,还有这锅和炉子值多少钱,都给我算算,赶紧的。”说着天鹰向闻声赶出来的小店老板使了个眼色。

    “老板,您等等,我马上算,马上算。这牛肉是100斤加上您独家配制的香料,一共是1800块,如果要卖能大约3000多块。锅和炉子就算200块钱吧。”

    “好了,没你的事忙去吧。”天鹰对小店老板说完就迈步来到小店门外,小店门前围着几个穿着外穿制服里面套着黑色T恤,衣冠不整的城管。天鹰看着他们说道:“谁踹的我的锅和炉子?谁给你们这个权力了?刚才算的账你们也听到了,我也不讹你们。你们就赔我2000块钱得了,还好这个幌子没被你们撕了,这可是我朋友送的,撕了你们可就赔不起了。那罪过可就大了去啦。”

    这帮城管见过横的,但是还真没见过如此不把他们放到眼里的。一时间呆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过了一会儿这帮人才醒过味来,其中一个人说:“你谁呀?敢跟我们这么说话?”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踹了我的牛肉锅,搅了我的买卖。说吧你们准备怎么个赔法?”天鹰大大咧咧地说道。

    “赔?你TMD想什么啦,不把你这店砸了就算你便宜了。”有一个城管叫喊道。

    “砸店?呵呵,你有那胆吗?怨不得老百姓都你们是穿着制服的土匪呢,原来还真是这个样子的呀。来呀,砸吧,不砸你就是王八蛋。”天鹰在激火,激起火来才好抓住他们更多的把柄,那样才更好整治他们呢。而且这时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所以这火是越大才越好。

    任何一个单位,当领导的总是比下边的人聪明一些。第一个说话的那个城管对天鹰说道:“谁看见你的锅是我们踹的了?谁说要砸你的饭店啦?你怎么能诬陷我们城管干部呢?如果你再这样说,我们就告你诬陷罪。”

    一连三个问号把所有的问题都推了回来,好一张利嘴呀。不过,这帮城管碰上的是天鹰,你的嘴利,天赢的嘴可很尖呐。那就一块比比看吧。

    “你们踹了我的牛肉锅,我看见了,屋里的人也都看见了。这里过往的行人都可以给我们作证,而且踹翻我牛肉锅那小子的鞋底上还沾满着牛肉汤呢。”天鹰不慌不忙地说,天鹰说完就见刚才踹锅的那小子急忙抬起自己的一只脚查看起鞋底来。

    “即使是他碰倒的,那也是他不小心而已。再说你这锅放在这儿就已经违章了,现在要对你实施罚款的处罚。”那位城管领导很技巧地把“踹”换成了“碰”,而且话锋一转就要罚款,这要是普通的小商小贩还真的招架不了他。

    “那你承认是你们踹的了?”天鹰纠正那个城管领导用字方面的错误,然后他冲着围观的人群说道:“请大家给做个证,刚才这个城管已经承认我的牛肉锅是他们给踹翻了,牛肉洒了一地。等我们把他们告上法院时,还请大家给我们去做个证行不行?”

    这帮城管平日欺负这个罚款那个,早就让人们很的牙根疼了,所以天鹰一说就都响应道:“没问题,只要你敢告我们就敢去作证。我们还想吃你们家牛肉呢,这要是被他们弄得关门,我们还上哪吃去呀。”

    天鹰并不是非要让围观的人去给他做什么证人,他只是要点起人们痛恨的火焰。见人群这样说了,天鹰又扭转身向那个城管领导问道:“你刚才说我违章?请问我违的什么章?你们对违章的处理原则又是什么?究竟是谁给了你们踹翻我牛肉锅的权利?”天鹰紧紧咬住“踹翻牛肉锅”这一事实不放,并对城管干部穷追不舍地逼问。

    “你违章占道影响交通了。”城管领导强词夺理地说。

    “那请你拿出有关违章占道的规定和处罚章程来,否则我就要告你野蛮执法、草菅法律。”天鹰步步紧逼地问。

    “你、你不服管理,违法经营。”

    “我们都是规矩得不能再规矩的商户了,每次你们来给你们吃的喝的拿的,我们就是守规矩。不给你们这些或者跟你们说说理,我们就是不规矩了吗?我们有工商局签批的营业执照、我们每月照章纳税,何来违法经营之说?你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说说清楚,否则我也告你个诬陷罪。”天鹰寸步不让地据理力争地说道。

    那个城管领导见怎么也不能摆平天鹰了,就说:“跟你们这帮不懂法不讲理的人,我们只能是强制执法。不过看在今天不小心碰翻了你的牛肉锅,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同志们咱们走。”说完带着人就想溜。

    “站住!”天鹰先是大吼一声,然后说道:“没有理了,看到这里人多你们就想溜了。平日里你们那些骄横霸道的气势哪去了?今天你们不把事说清楚,不赔偿被你们踹翻的牛肉,谁也别想走。”

    “看你的样子,你还敢把我们怎么样了是吗?不让我们走你就是聚众闹事,违反治安法…”

    没等那个城管领导说完,天鹰就打断了他的话:“违反治安也是让你们给逼的,再说究竟是谁违反了治安法,我相信群众的眼睛和法律的公正是会作出公平的裁断的。你、不过跳梁小丑一个,根本就没资格跟我谈法律。而法律此刻正在被你践踏,我才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

    气死人啦,真的气死人。平时都是我们对别人横眉冷对、指手画脚的,那有人敢跟我们这么讲道理呀?今天这小子吃了嘛了,不但敢跟我们叫板,还要我们给他赔偿,真是笑话。你也不问问,只有我们抄小贩的东西,哪有小贩敢跟我们要赔偿的?可是这小子今天就要了,怎么办呢?

    平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的城管领导,此刻眼珠都快转的掉出来了,也没想出什么主意和办法来。不能这样被动地等着,否则时间越长对我们就越不利。

    天鹰看出那个人再想办法,于是又紧逼了一句:“你们必须当众道歉,然后全额赔偿我的损失,否则休想离开这里。”

    天鹰的话,迫使城管领导掏出了手机。电话打给谁?给上级领导打,除了会挨骂并且表示自己无能之外,什么都不得到。弄不好大领导为了平息众怒,还会逼自己掏钱赔偿给这个小店。不行,不能给领导打。那就给110打,请警察来解决这个事?可是自己这帮人平时也遭警察的恨,他们来了会偏向自己这边吗?没根呀,这可是说不准的事呀。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走?好难舍好难忘地朝阳沟。我心问口口问心,…,这个城管领导突然想起豫剧朝阳沟银环的一句唱来。嗨,这不是瞎捣乱吗。

    别说想起豫剧朝阳沟,这位领导还真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先给110打电话,然后再给上级领导打。这样警察来了我有上级领导的指示,领导要是说我,我就说因为警察介入了我也没办法。嘿,这计绝了,简直是太妙了。要不是现场的气氛紧张,这位领导真想闭着眼摇着头唱一段: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呢,可是现在不得不赶紧地打电话。

    拨通110,城管领导说:“喂,110是吧,我是城东区城管综合执法中队的,我们现在…,嗯、对,我们请求公安民警配合我们执法。”

    挂了110的电话,他又拨通了他上级领导的电话,电话通了他谦卑地说:“喂,是王大队长吗,我是城东中队的小孙。对,我们在…,现在110接到群众报警已经赶过来了,您看这事?”

    打完两个电话他心里踏实了,现在可以唱了。我、我、喔,怎么找不着调啦?我、我正在…。

    “崴了`、崴了`、崴了`”,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响着警笛开了过来,打断了他刚找准的戏调子。

    警车停好从车上下来三个民警,为首的一个对那个小孙中队长说:“怎么回事呀?你们城管执法干嘛还要我们来协助呀。不会是碰上硬钉子了吧?”

    小孙中队长把那位民警拉到一边,小声地跟他说着什么,还不时地指指天鹰和这个小店。一会儿那位民警来到天鹰跟前,他打量了天鹰一下说道:“他告你暴力抗击执法,不过这现场谁看也都能看明白。我看这事算了吧,你让他们走,以后你的买卖他们也少来管,你看怎样?你以为你还能从城管那要出来赔偿呀?”

    天鹰看看这位民警,心里也很同情他的难处。不过今天这事怎么可能就这么罢休呢,于是天鹰也小声地对那个民警说道:“你们是城东分局的吧,今天早上你们刚刚到任一位姓曹的代理局长吧?”然后天鹰又大声地说道:“今天他们无缘无故地踹翻了我的牛肉锅,还要撕下我店面的幌子,并且还出口不逊地要砸我的小店。民警同志我们很冤呀,他们的行为一有群众的为证,二有录像为凭。如果他们不公开赔礼道歉,不进行全额的赔偿,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就是告到中央,告到死我也要告。”

    什么、什么?他们还有录像?那我们整个的行为都被他们录下来了?这、这可怎么办呢?怎么就没防着人家这一手呢。不过,他要是真有录像,那刚才干吗不拿出来呢?

    哎呀,你到底有没有录像呀,求你快告诉我。你有录像我是一种办法,你没录像我又是一种办法。小孙中队长心里急得不得了,可是这话能问吗?即便问了人家也不会告诉你地呀。

    跟天鹰说话的那个民警,听了天鹰的话先是一愣:这小子不简单,城东分局绝密的事他都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很有背景呀。接着又听说他说有录像为证,就知道他是有准备要治治这帮城管的了。

    天鹰说完,那位民警便来到小孙中队长跟前说道:“你也听了,人家既有人证又有录像,你看这事怎么办好呢?如果录像属实而且又有人证,那你们可真的来回‘大闺女上轿’了。”

    “别呀你,怎么说咱们都属于国家机关,再不偏向也得向着我们呀。”小孙中队长心虚地说道。

    “国家机关是没错,但是如果不是你们平日里暴力执法、野蛮执法,强取硬夺的遭人恨,那会有今天呢?对不起,我们既然来了就得按章程办。”

    “哎哎哎,别呀,我跟你们刘局关系不错,哪儿天我请客,请你跟刘局一块坐坐怎样?”小孙中队长恳切地说。

    “噢、刘局呀,我不认识。我只知道执法就该秉公,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别说你这个小小的城管中队长了。”那位民警跟小孙中队长说完就冲跟自己一起来的两位民警说道:“把双方所有当事人全都带回局里,按曹局的指示秉公处理、不冤不纵、按律执行。”

    “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