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八十五节:银行劫案

第八十五节:银行劫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天天刚亮蓝月亮就醒了,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蓝月亮便开始洗漱。然后弄好早点喊小丹阳起床,等小丹阳起床也洗漱好了吃完早点,蓝月亮牵着小丹阳的手最后一次送她去上学。看到小丹阳蹦着跳着进了学校,蓝月亮便又回到家里照料着秦可馨洗漱、吃早点。都收拾好了以后,蓝月亮对秦可馨说:“妈,您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呀?”

    “早就好了,什么都能干了。还不是你每天拦着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的。”秦可馨笑着说道。

    “那、那…”

    “那什么呀,月亮是不是想回去照顾你哥去啦?这丫头,今天你就是不说,我也得跟你说。我这儿没事啦,你呀今天就回去吧。你哥哪儿也得有人照顾呢,别看他这也行那也能的,可是身边没个女人照料恐怕连饭都吃不上呢。呵呵,妈我这没事的,你就甭惦记了。”秦可馨像是非常了解蓝月亮似的说道。

    “妈,”蓝月亮扑进秦可馨的怀抱,含着眼泪说道:“您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妈妈。妈,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

    “哟,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呀,再说什么时候想妈了,不是随时都能回来看妈吗。”秦可馨拍拍趴在她怀里的蓝月亮说。

    “嗯、妈,有事您就打电话,可别像这回了。对了妈,我给丹阳留了封信,您等她放学回来让她拆开看。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了,一会儿我就走了。妈,您可一定得保重身体啊,有事一定要给我哥打电话啊。”蓝月亮擦擦眼泪,她不想让秦可馨看出什么来。

    秦可馨虽然感到蓝月亮跟平日不一样,以为她这是因为要回去了心里惦记着自己才这样的,所以也没太往心里去。

    回到屋里背起已经整理好的背包,蓝月亮再次跟秦可馨道别,并说陈璐的车有毛病了自己不会修,所以就放这儿等蓝天他们来了再说,然后就依依不舍地迈出了小院的大门。

    蓝月亮往村口走的时候,拿出手机按下了“关机”键以防蓝天或陈璐他们突然给她打电话。拦住一辆开往市里的公交车,蓝月亮乘车进到市区内,然后又搭乘一辆出租车准备赶往T市的火车站。

    中午小丹阳放学了,依旧跳着颠连步跑到学校门口。往月亮姐姐经常站的地方看去,没有看到月亮姐姐,却看到奶奶秦可馨站在哪里等着接她。小丹阳跑过来问:“奶奶,我月亮姐姐呢?”

    秦可馨领着小丹阳的手一边往回走一边说:“你月亮姐姐也有自己该做的事,再说奶奶的病全好了,就让你月亮姐姐回去啦。对了你月亮姐姐还给你留了一封信呢,说让你回去看。”

    “臭月亮姐姐,回去也得跟我说一声呀,哼。”小丹阳不高兴了。

    “嗯?怎么说姐姐呢?”秦可馨板起脸对小丹阳说。

    吐了吐舌头、忽闪了几下大毛毛眼,小丹阳说:“奶奶别生气,丹阳不该那样说月亮姐姐。可是她也不应该不告诉我就偷偷地走了呀。”

    “小丹阳舍不得月亮姐姐是吧,可是就是再舍不得,也不能整天拴着他们呀,是不是?其实奶奶也舍不得你月亮姐姐的。走吧回家吃饭,下午还得上课呢。”

    小丹阳乖乖跟着秦可馨往家走,但是小丹阳再没跳颠连步。

    回到家小丹阳急着要看蓝月亮给她留下的信,可是秦可馨却说:“小丹阳先吃饭,吃完饭以后再去看姐姐给你的信啊。”

    胡乱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小丹阳就说:“奶奶,我吃饱啦,我去看姐姐给我的信去啦。对了奶奶,姐姐的信放在哪儿呢?”

    “你月亮姐姐说就在她屋里的桌子上,你去找找看。”

    “嗯,”跳着颠连步,小丹阳跑向蓝月亮住的房间。

    “哇,”不一会儿,小丹阳一手拿着信纸一手擦着眼泪又回到秦可馨跟前,“奶奶,月亮姐姐走了。”

    秦可馨见小丹阳拿着信边哭边说“月亮姐姐走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哄着小丹阳说:“小丹阳不哭啊,姐姐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奶奶,月亮姐姐走了,她不回来了。呜呜。”小丹阳把信递给秦可馨哭着说:“奶奶,您看呀,月亮姐姐说她走了。呜呜,她说不让咱们找她,呜呜、也不要咱们惦记着她,呜呜。”

    秦可馨接过信仔细一看,才发现信是两封,一封是给小丹阳的,一封是给秦可馨的。秦可馨把给小丹阳的信放在一边,拿起蓝月亮给自己留的信仔细地看着

    妈,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妈了。看了这封信请您别伤心,女儿先请求您原谅。

    我走了,我先回到自己的家乡给我的爸妈和哥哥把坟修好,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然后我会带着所有人给予我的爱,到贫困的地区给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当老师去。去哪儿?我也不知道。所以求您们不要找我,也不要惦记我。

    妈,对您和我哥给予我的,我知道不是一个谢字就能表达的。可是我现在只能对您和我哥说声:谢谢,月亮衷心地感谢您和我哥啦。

    我的病好了,我的仇和我家的仇报了。想了很久、很多,还是觉得我是一个不祥的人,而且被玷污过身子的我也不适合再留在哥哥身边照顾他。虽然我万分的不愿,但最终我只能离去。

    妈,我走了,您要保重身体,不要再生病了。您若是生病了,女儿会心疼的。

    妈,我走了,求您先不要告诉我哥,他太忙了,不要为了我让他分心。

    妈,我走了,您跟我爸说,就说女儿让他每天少喝点酒,少抽点烟,多保重身体。但是烟酒也别一下就戒了,听大夫说一下子把烟和酒戒了,对身体也不好。

    小丹阳是个最可爱的孩子,有她在妈的身边,妈每天一定会很开心的。您也告诉她,月亮姐姐最爱她了,每天都会想着她。

    妈您跟陈璐姐说,我哥就让她以后费心地照料了,辛苦她了。

    妈、爸、哥、小丹阳还有陈璐姐,我会想你们的,我每天都会为你们祈祷的。

    蓝月亮/即日晨

    秦可馨看完信,心里酸酸的,眼里的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滴。

    “奶奶,姐姐走了,咱们怎么办呀?”小丹阳着急地问话,把沉默了许久的秦可馨惊醒过来了。

    给小丹阳擦擦眼泪,又把自己的眼泪也擦干以后,秦可馨说:“丹阳啊,你相信奶奶相信你大哥哥吗?”

    忽闪了一下大毛毛眼,小丹阳说:“当然相信啦,爷爷、奶奶、大哥哥、大姐姐和月亮姐姐是最好的人,是最疼小丹阳的人啦。”

    “那奶奶就告诉你,你月亮姐姐一定会回来的。”

    蓝月亮乘坐出租车赶往T市火车站,透过车窗蓝月亮留恋地看着这个她生活时间不长但是却令她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城市。再过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她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尽管有万般的不舍,尽管有太多太多的留念,可是自己都要离开。

    出租车拐了一个弯离T市火车站越来越近了。再走走这个城市的路吧,再逛逛这个城市的街吧,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心里想着,蓝月亮就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请您靠边停车吧,我想下去走走。”

    蓝月亮的行囊很简单,只有一个包。背着背包慢慢地走在她自己也不是很熟悉的大街上,想着买点T市的特产带回去分给乡亲们的,可是一时又不知买什么是好。接着蓝月亮又想:为了给自己的事,家里找乡亲们借了许多钱,这次自己回去应该把钱还给乡亲们,乡亲们存在哪点钱是很不容易的。自己就先用哥给的钱把钱还上吧,不知道家乡那边有没有提款机,要不就在这儿把钱取出来带回去好了,蓝月亮心里想着就用眼睛四处看着找银行。

    一辆银行押运钱款的车正好从蓝月亮眼前经过,停在离蓝月亮大约有200米多远的地方。那里一定是银行了,蓝月亮举步向银行钱款押运送车停车的地点走去。

    银行钱款押运送车停好以后,从车的右侧门下来四个头上斜戴着钢盔、身穿防弹背心、穿一身脏兮兮的蓝灰色保安服、手里随意地拿着微冲的押运保安。四个人中的一个,持着枪来到押运车的后外侧。还有一个人站在车与银行的大门之间,其他两个人一左一右把守着押运车的两端。四个保安虽然持着枪,站的方位也算对,眼睛也是四下打量着。但是怎么看,也看不出押运中应该有的那种警戒的神态,而且还感觉他们都是很松懈的样子。

    路上来来往往的车不多,这些车也都没有刻意的躲避着押运车,而保安对来往的车辆也是一概不理不睬。

    蓝月亮一边向银行方向走一边还在想:怎么这个时候押送钱款呢?一般不都时在银行营业前将钱款押送到吗。

    蓝月亮在离银行门口还有五、六十米远的时候,银行里走出四个穿银行制服的职员。四个人来到押运车后门,那个在后门警戒的保安,用钥匙打开押运车的后门并用另一把钥匙打开车内保险柜的一把锁。四个银行职员中的一个人也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另外一把锁在保险柜上的锁。

    保险柜打开了,四个银行职员依次地从保险柜中取出四只黑色的提箱,转过身准备往银行大厅走。就在这个时刻,两辆没有牌照的黑色桑塔纳疾驰而至,“吱、吱”两声刹车声,一辆普桑停在押运车的后门处,另一辆普桑则停在押运车的外侧。

    六个脸戴面具的大汉跳出车子,每个人手中端着一支子弹上了膛的冲锋枪。四个蒙面大汉麻利地击倒了四个毫无防备的保安,两个蒙面大汉则用枪逼住了银行的四个职员。

    没等大街上和银行大厅里慌乱起来,只听那个击倒站在银行与押运车之间并击倒一个保安的蒙面大汉高声喝道:“抢劫、抢劫,所有的人都不许动,都给老子趴下,不然老子就把他打成蜂窝煤。”

    他刚喊完,那两个用枪逼住银行职员的蒙面大汉便对银行职员喊道:“把箱子装到车子上去,快,不然老子就打死你们。”

    突如其来的变故,加上蒙面劫匪的凶悍,让大街和银行大厅都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人群中只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还有个别女人和小孩的哭泣声。

    面对突发事件,蓝月亮忘记了自己要走、要离开这座城市的事情了。她慢慢地移动着脚步,找到一个较为理想的观察点,去观察哪几个劫匪。只见那六个持枪的劫匪中,有三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另外三个也差不多接近一米八的个头。劫匪都纹着古怪的纹身,皮肤黝黑如碳显得很强健,非是寻常人可比的。

    六个人的穿着风格基本一样,身着绿色迷彩服,脚踏耐克运动鞋,显然是方便逃跑。而他们的脸上,则都是戴了一个大面具,这些面具的样子十分古怪和搞笑:一个是唐僧、一个是孙悟空、一个是猪八戒、一个是沙和尚、一个是牛魔王,还有一个竟然是铁扇公主。

    用枪逼住四个银行职员的,正是戴牛魔王和铁扇公主面具的两个劫匪。这群劫匪的分工倒也巧妙,“唐僧师徒”四人负责警戒,牛魔王两口子负责抢劫。

    “铁扇公主”用手中的枪磕了一个银行职员一下,催促道:“快给老子装,不然老子突突了你。快,你们一块都快点。”粗大的嗓门与脸上戴着的铁扇公主的面具格格不入,让人听起来很别扭。

    牛魔王则不那么“温柔”,他见银行职员磨蹭着不肯往车上装箱子,就干脆里落地“啪”的一枪打死了其中一人。

    啊!路边的和银行大厅里的人群,立刻发出一阵惊叫声。“啪、啪”牛魔王又是两枪,然后高声喊道:“都TMD别叫唤,再叫老子都把你们突突喽。”

    见到此情此景,银行的其他三个职员,再也不敢磨蹭了。一个人吃力地提着两只箱子,另外两个人一人提着一个箱子,往停在押运车后门的普桑走去。“铁扇公主”打开车的后门,三个职员规矩地、快速地把四只箱子放到普桑车的后排上。

    蓝月亮缓慢移动着,一边是为了躲开劫匪和人群的视线(其实现在根本就没人顾得上去看她),一边寻找着最佳的角度。

    躲开众人的视线,蓝月亮把背包取下,拉开拉链从包里面取出一个像扣子大小的东西,然后又取出一块胶泥与那东西粘牢。准备妥当以后,蓝月亮拿出手机按下开关,待手机信号显示以后,她立刻给洪梅发了一个短信:遇到劫匪,请求支援,信号即将启动,注意跟踪。

    发完短信她将手机转换成静音模式,然后朝劫匪的普桑车慢慢地走去。

    就在三个银行职员被逼无奈,将四只装满现金的提箱放到劫匪的车上,趁劫匪警戒着后退要上车逃跑的时刻,蓝月亮假装摔倒在地,然后一只手将沾有胶泥像扣子一样的那个东西,朝着装有四只银行钱款提箱的普桑车的尾部弹射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