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九十三节:受不了的结果

第九十三节:受不了的结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享受完蓝天和任妍卉对自己的特殊照顾,陈璐说:“看在你们俩还是比较用心伺候的样子,我就。”

    蓝天赶紧应道:“洗耳恭听。”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有一个,你答应了我就会告诉你们怎么做了。”陈璐开始跟蓝天讲条件了。

    啊!刚才的伺候还不算数呀?怎么还要讲条件呢?可是有求于人,没办法就听听陈璐说的条件吧。蓝天说道:“没问题,璐璐姐说的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谁让你是我的好老婆呢。”

    “先别急着答应听我说完啊,我的条件就是今天我就要搬进你那套新房子里住,你那房子太大了多两三个人住一点问题都没有。而我呢,一则一个人住没意思,二来搬过来住我每个月能省下1000多块钱的房租呢。妍卉你要不要也一起搬过来住?”陈璐自顾自地做着决定。

    蓝天听了心里暗自叫苦,他心想:这哪是跟自己商量呀,这简直就是强住吗。再说了,你自己搬过来住也就算啦,干吗还要把任妍卉也拉过来呀?

    话已说出不能更改,再说了,蓝天就是想改又改得了什么呢?蓝天只好点头答应。

    “你同意了?不勉强?”陈璐紧逼着问道。

    不同意也得说同意,多么勉强也不能说勉强呀。蓝天试着想笑,可是就是笑不出来。

    “行了,别装笑了。你那样子比哭还难看呢。”陈璐有抢白了一句,然后她又追问任妍卉:“妍卉,你到底半不搬呀?搬过来不但省房租,离公司又很近。而且晚上躺在被窝里咱就能召开集团的高层会议了,蓝天你说是不是呀?”

    躺被窝里开集团高层会议?陈大小姐,你也太能想了吧?蓝天无语了。

    听陈璐说到“躺在被窝里咱就能召开集团的高层会议了”,任妍卉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她娇嗔道:“你说什么呢。”

    陈璐很大条地说:“你别想歪了,我是说每个房间装一个内线电话,那样我们岂不是躺在被窝里就能开会了?小心眼太脏。”

    嘿、明明她就是那个意思,反倒说起我来了。哼,等着的你陈璐,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任妍卉的厉害。心里恨得直痒痒可是脸上依旧带着笑,任妍卉对陈璐说:“你的条件蓝天都答应了,你可以兑现了吧?”

    陈璐站起来说道:“你们的事其实很简单,按照饭店管理和经营的要求招聘总经理,然后再按各系列美食的具体情况,聘请特别顾问不就行了吗。”陈璐说完就急忙往蓝天的办公室外走去。

    陈璐的身后的蓝天和任妍卉面面相觑,对呀,这事其实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由张武发起了T市公安干警大练兵的倡议,得到了T市市委和市府的鼓励和表彰。市委和市府对这次从实战出发大练兵,给予了最高的关注度并要求市局一定从难从严地要求,把公安干警的钢铁意志和过硬的本领都炼出。市委、市府还提出一个月的大练兵后,要在T市全范围举行大规模的实战反恐对抗演习。

    因此一队队警队进入到“心跳”游戏城,进行着无预案的对抗演练。对抗演练是由一个警队分成两队,通过抽签确定双方的角色,然后进行攻防演练。

    这种攻防演练的全过程,通过设置在各处的摄像头,把全部图像全都汇集到总监控室里了,张武则是亲自到游戏城总监控室坐阵监督和指挥。

    蓝天听到负责游戏城管理的女子铁卫的汇报,就拨通张武的手机说:“张局,嗯、叫大哥?哈哈,你现在是在工作岗位上,还是叫张局更好一些。大哥这个称呼只能在咱们私下喝酒时叫,哈哈哈。我听女子铁卫们说了,这些日子全局的警察兄弟练得可是不亦乐乎呀。我觉得应该请电视台给咱市局宣传一下了,对。这样既能改变T市老百姓对咱公安干警的印象,又能给一些心怀不良的人一种威慑。还有呀,那就是得把张局这些日子的苦劳告诉所有的人,尤其是嫂子和大侄子,对不对呀?嗯,我已经让人写好了宣传词还有张局的答记者问,这就给您送过去。电视台那边我请何书记的秘书透个信就行,你那边可得准备好呀。对了张局,今天晚上抽点时间一起聊聊如何?嗯,好,就这样,晚上就去五香牛肉店。”

    晚上,蓝天与张武十分神秘地见了一面,吃了五斤酱牛肉喝了两瓶二锅头。至于两个人说了什么,只有天知地知,张武知蓝天知啦。

    T市这几年的冬天都很反常,已经过了“立冬”了,可是天气依然还是有点暖洋洋的。

    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女子铁卫押运队便开始正装代发了。

    向往一样每队依次来到军械库领取自己的装备和枪支。枪械一到手,每一名女子铁卫首先卸下弹匣检查子弹,然后对枪支进行校核。检查合格后,才离开军械库奔向自己的押运车。

    等最后一辆车的女子铁卫上了最后一辆押运车后,第一辆押运车便驶出了女子铁卫的大本营。

    由45辆车组成的铁甲押运队,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向T市银行金库驶去。经过验查号码、核对名称、签字装车等程序后,一辆辆铁甲押运车便驶出银行金库,向着T市四面八方25条押运路线行驶而去。

    洪梅、沙彤彤、韩雪依旧站在总监控室的智能电子显示屏前,注视着行驶在每一条线路上的铁甲车。一辆、两辆、…,所有车辆依次均准时到达第一站点,每辆铁甲押运车停留3分钟后又继续前行,……

    押运路线的第九条线的铁甲押运车驶出第一站点,沿线向第二站点行驶着。到达第二站点后,六名女子铁卫正常地下车、警戒,两名提箱护卫下车来到押运车的后车门处,此时银行的接款员正好走出银行。提箱护卫打开押运车门后又打开内的保险柜,正当提箱护卫从保险柜中提出装满钱款的提箱时,突然六辆摩托车和两辆现代越野车疾驰而至并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将铁甲押运车团团围住。

    六个头戴头盔的摩托车骑手扔下摩托车便扑向六名女子铁卫。

    接着从尚未停稳的越野车里又窜出了六个同样戴着**人,六个人中两个人扑向车前的司机、两个人扑向车后的提箱护卫、两个人扑向银行的接款员。

    变故就在一刹那,银行抢劫案在T市再次发生了。这次的劫匪比上次更多、更凶猛、更狡猾。

    六名女子铁卫在下车时便对周围500米的范围进行了全景扫描,当六辆摩托车疾驶而来之时,便将子弹推上了膛。就在六个劫匪扔下摩托车迎面扑来之时,6发子弹已经对着他们的大腿激射而去。所以未等劫匪离开摩托车两步,便被子弹射中而后扑倒在地。随后六名女子铁卫急速分开,两两相对地疾步上前。就在从现代越野车上下来的另外六个劫匪就要分布扑倒目标时,六支微冲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劫匪头盔下的颈部。

    “不许动,动一动,就打死你们。”押运组长高声喝道,随后六名女子铁卫各自从腰间快速地掏出手铐,铐住了这六个劫匪。两名司机、两名提箱护卫快速地下了他们的枪并立刻关好车门并将车门锁好,由两名司机一前一后看护着车辆,两面提箱护卫则持枪对准倒在地上的另外六名劫匪。

    从劫匪飞驰而至到被女子铁卫全部制服,前后总共才不过30多秒。

    刚刚解决完12个劫匪,洪梅的声音就从耳麦中传来:“17号,你们哪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多停了33秒?”

    “17号报告,我们刚刚遭遇12个劫匪的袭击,现在12个劫匪六个中弹倒地、六个被拷,请求押送支援。”押运组长报告道。

    洪梅立刻回道:“原地警戒,增援组3分钟后赶到。”

    “17号明白。”

    就在押运组长与洪梅通话20秒的时间里,过往的车辆全都停下了车,并用车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使得劫匪即使抢劫成功,也无法驾车逃走。而在包围圈中的车辆,居然是以出租车居多。随后只见开车的人,纷纷拿出车上的工具冲向被制服的劫匪。冲在最前头的,竟然是上次把出租车扔给蓝月亮自己逃跑的那个司机。

    手持工具的司机们一边往里冲一边高声喊道:“你们这帮混蛋王八蛋,还敢抢劫,老子今天打死你。”

    押运组长见此情况急忙喊道:“大叔、大哥们,劫匪已被制服,增援人员即将赶来将他们押送到公安局,请您们配合我们,不要给趁乱之际。”

    一个高举着一个大号扳手的人说道:“姑娘,上次要是没你们,这帮劫匪早就跑没影了,今天他们敢对付你们,可不能轻饶了他们。”说着那个人将手里的大号扳手朝着一个劫匪的身上狠狠地扔去,砸的那个劫匪直喊疼。

    那个人扔完了扳手还是不解气,听那个劫匪喊疼就啐道:“疼,等枪毙你时你就不喊疼啦。要不是咱女子铁卫姑娘们看着,你们这帮狗屎早就被我们砸烂了。”

    其他见状也想赶着砸,这时四辆警车鸣笛而至。车上下来的是张武和市局的几位副局长、几个银行的行长等人。

    张武对先对围观的人群说道:“感谢大家对维护T市治安所给予的支持,刚才大家看到的是一场无预案的实战反抢劫演习。大家都看到了这支钢铁一般的押运队的神勇和无畏,有女如此当得骄傲啊。我宣布,本次演习结束。”张武说完又对押运组长说:“请给这几位把手铐打开吧。”

    那位组长说道:“对不起,我还没有接到我们洪队长的命令,所以手铐不能打开,人也不能交给你。”显然这位押运组长对今天进行的这次演习很不满意。

    张武没有办法只好拨通了洪梅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跟洪梅把这次演习的事跟洪梅说了。因为张武以后还需要洪梅给予他大力的支持,所以他特别强调这次演习是蓝天的提议。跟洪梅说完,张武心里暗道:兄弟,不是当大哥的想出卖你呀,不这样以后我跟洪梅、跟女子铁卫无法交代呀。你就替大哥多担待些吧。

    洪梅先给17号押运组下了放人令,然后安排沙彤彤赶往17号押运的线路上等候17号押运车,以便安慰一下17号押运组。待25条押运线路的押运的任务结束后,洪梅带着一些怒气来到蓝天的办公室。

    未等洪梅敲门,蓝天办公室的门便从里面打开了。蓝天笑兮兮地站在门内说:“恭候多时,就知道你回来的,请进。”

    蓝天是集团的老板,而且对自己女子铁卫都非常的好,所以洪梅也不便在走到内对蓝天说什么。

    可是当蓝天关上办公室的门以后,洪梅便用一种很冷的声音说道:“蓝天,你不信任我们?”

    “你说呢?”蓝天没有正面回答洪梅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随后蓝天对洪梅说:“洪梅大姐坐下来说吧,请喝茶。”

    洪梅没有坐,而是继续问道:“既然你信任我们,干吗还要做这样的演习?”

    “洪梅大姐,你还是先坐下好吗?”蓝天执拗地让洪梅坐下,洪梅不好再坚持了,只好坐到蓝天对面的沙发上。只听蓝天继续说道:“人在心里感到有委屈的时候,思维也就不能正常思考了。洪梅姐我问你,为什么信任你们就不能做这次的演习?还有你们在部队时也会遇到很多的突然的袭击性的检查或演习,那时你会生气吗?”

    “我,”洪梅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了,本来她想说这跟部队不一样,可是又一想押运任务执行全过程,又有那点跟部队不一样呢。所以洪梅选择了沉默。

    “洪梅姐,你知道吗,今天假扮劫匪的是特警大队精挑细选出来的12名精英,咱女子铁卫在毫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仅用30秒便将经过精心准备的特警们全部制服,这说明什么?对你们不信任,我蓝天敢这么做吗?”

    洪梅心里的怨气彻底消除了,她端起蓝天给她沏的茶喝了一口。

    “自从上次反恐实战演习特警大队输了以后,他们一直不服气。嘴上不说心里也在想是因为咱女子铁卫提前有准备,而且依仗自己熟悉和有利的地形才取得了胜利。所以我才安排了这场实战演习,一来要让特警大队心服口服地接受女子铁卫的培训,二来也确实有检验咱们押运队面对突发事件的紧急反应。而且,此举我还另有目的。”

    “哦,是什么?”洪梅问道。

    “先不说最后的目的。洪梅姐,就前目两个目的而言,我只满意60%呀。”

    “啊?”

    “30秒制服12名精心准备的特警,我满意。面对突发事件的冷静,我满意。可是洪梅姐你想过吗:如果在劫匪被制服以后,在你与押运组长通话之时,突然再冒出两名劫匪去抢夺押运车。你觉得那辆押运车被抢劫的可能性有多大?”

    蓝天说着打开投影仪,雪白的墙壁上立刻显现出实战演习的全景全过程。洪梅的目光立刻盯在了影像之上,刚开始洪梅显得很兴奋,可是看到后面尤其是自己与押运组长通话时,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她看到自己与押运组长通话时,至少有15秒的时间所有押运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已经被制服的“劫匪”身上,押运车根本就无人看管和保护。如果这时真的再有劫匪突然冒出,完全有可能抢夺到押运车。如果不是外围的出租车和其他车辆形成了一个包围圈,那么这辆押运车就会立刻飞驰而去,而17号押运组也就失去了押运的主体。

    “蓝天,对不起。真的感谢这次演习,没有这次演习我们还以为自己做的很不错呢。”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洪梅心有余悸地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