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九十四节:情深意切

第九十四节:情深意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有道是:响鼓不用重锤敲。

    可是有的时候,这句话应该例外。

    洪梅对押运中存在的巨大失误感到很内疚,她想对蓝天说些什么,可是刚开口就被蓝天给拦住了。蓝天对洪梅说:“洪梅姐,你看咱女子铁卫的姐妹们现在的年龄都不小了,咱不能总让她们这样干下去呀。所以咱既要安排好她们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又要为她们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呀。”

    “这好办,蓝天,每年部队都有很多的退役女兵,只要咱们要,她们肯定愿意来的。”洪梅很有把握地说道。

    “我相信每年都会有新退役的女兵加入女子铁卫的。可是老大姐,咱这不是部队呀。许多女兵退役后的第一选择就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所以我们要加大对自己的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咱女子铁卫。那时从社会上招聘女子铁卫的后备队员就相对简单了。今天早晨的实战演习晚上就会在电视新闻里播报的,这就是在给我们自己做铺垫呢。”

    “蓝天,我全明白了,我现在就回去召开押运队全体会,集体观看录像、指明问题、及时解决。”

    “好的洪梅姐,对了周六要举办一场联谊会,到时候你可得安排好哟。”

    洪梅走后,蓝天给张建国打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以后,蓝天说道:“张大哥,你好呀。对,我是蓝天。哈哈哈,哈哈哈。”

    张建国已经被蓝天的笑给弄怕了,他对着电话赶紧说:“蓝大老板有什么事就直接吩咐吧,跟我你千万不要客气。”说完这句话,张建国立刻就后悔了。蓝天发出的笑声明明就带着阴谋,自己怎么还直往他的枪口上撞呢。

    “哈哈哈哈,张大哥你让我办的事我可是都给你办妥了。说,该怎么谢谢我这个好红爹呀?”

    我让他办的事?什么事呀?别让这小子再蒙骗了我。对了他刚才说什么“红爹”,难道是我跟洪梅的事他给说成了?要真是这样,那请他一大顿也值了。而且自己不是还欠十桌满汉全席了吗?不过“红爹”这个称呼怎么让人听着这么别扭呢。

    没等张建国回答蓝天,蓝天在电话中又说道:“张大哥呀,我这个红爹当得可是不容易呀,不但给你把事办了,连带着还给你的那帮兄弟们都给牵上了红钢丝。这个周六你就把中华炖品给包了吧,我让你未来的老婆洪梅带队,给你们来个集体大相亲如何?”

    听到“未来的老婆洪梅”这几个字,张建国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他连忙冲着电话说:“谢谢你啦蓝天,周六我一定把中华炖品打扮得像宫殿一样。到时候你想喝什么、吃什么随便你点。”

    等联谊会结束以后,张建国为他在电话里对蓝天的承诺又是后悔了一个多月。

    女方、男方安排完了,该安排红娘了,否则光有自己这个“红爹”是唱不成戏的。周慧的事得由任妍卉去说,洪梅的事得由陈璐去说,女子铁卫姑娘们的事得由蓝月亮去说。所以蓝天现在需要跟这三个让他头疼而又离不开的女人把事说清楚,然后由她们再去跟那些佳人们去说。

    想按铃叫蓝月亮过来时,才想起明天和后天是陈璐和任妍卉搬家的日子,蓝月亮今天请假在家,正和陈璐、任妍卉一起收拾房间呢。没办法,只好晚上吃饭的时候说了。

    一想到陈璐、蓝月亮和任妍卉这三个女人,蓝天真的是脑仁都疼。

    对于陈璐,蓝天没二话,他承认自己确实爱上了这位超级大美女。

    而对于比陈璐还要漂亮也更加温柔的蓝月亮,蓝天是从心里把她当作妹妹的。若是说蓝天对蓝月亮一点超越兄妹之爱的情都没有,也不是很准确,只是兄妹情远远要大于男女之爱。

    对于任妍卉,蓝天真的是一点点情爱都没有。他认为自己与任妍卉纯粹就是同事关系,要不是柳茹兰和陈璐,蓝天都不会认她做姐姐的。可是任妍卉对蓝天的爱却表现的十分明确了,再加上陈璐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的推波助澜。

    现在好了,三个超级美女就要一起住进了自己的空中别墅了。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们呢?

    自打蓝月亮那次出走而没有走成以后,蓝天明显感觉到她与自己有些生分了。虽然还总是甜甜地叫自己“哥”,可是其他的话就很少跟蓝天说了。晚上吃饭时蓝月亮也只是自己闷头吃,不再像以前不断地给蓝天夹菜了。就连蓝天有时故意和蓝月亮开个玩笑,蓝月亮也都是默默地笑一下然后就离去了。

    蓝月亮这事还没解决好,陈璐又给自己弄来个任妍卉,这可怎么相处呢?逃避是不可能的,只能去面对。如何面对?如何面对?自己该如何面对呢?蓝天闷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着。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自己的想推也推不掉。既然是这样,那么自己干吗要躲避呢?自己就这么这么办好了。

    思想通了人也就不苦脑了,蓝天又开始进入到工作状态中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发现陈璐和任妍卉已经走了,一问蓝月亮才知道两人是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蓝月亮已经做好了饭菜,四菜一汤摆到桌上。蓝天拿出一瓶红酒给蓝月亮倒了一杯,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蓝月亮洗完手坐到蓝天的对面,低着头没有看蓝天给她倒的红酒。

    蓝天端起杯子对蓝月亮说道:“月亮,今天累了吧?来喝杯酒解解乏。另外有几件事哥想跟你商量一下。”

    “哦,”蓝月亮仍是低着头说道:“哥,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月亮,是哥这些日子做错什么了?还是你有什么心事呀?哥感觉你这几天跟往常不一样啊?”蓝天下决心要先解决蓝月亮的问题。

    “没、没有呀,哥。”蓝月亮低着头说。

    “月亮,如果没有你就抬起头看着我,”蓝天说完就看着蓝月亮,等她抬起头来。哟,不好,怎么一会儿功夫,月亮满脸变成带雨梨花了?于是蓝天又问道:“月亮,你是怎么啦?干吗哭呀?”

    “哥,我真的很让你讨厌是吗?”蓝月亮放下手中的碗筷,仰起带着泪痕的那张俊俏的脸说道。

    “怎么会?哥喜欢你还喜欢不过来呢。来,先擦擦眼泪。”蓝天说着递给蓝月亮几张面巾纸。

    擦去泪痕,蓝天看到蓝月亮原先光彩照人的脸色现在却是暗淡了些多,唉,都是为了那个情字呀。

    “可是,哥到底还是嫌我脏是不是?”

    “这话是从何说起呀?小妹呀,我跟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抱着那个想法呢?我跟你说过的小妹,你怎么…”

    “我不是非要赖着哥,…”

    “小妹,你怎么这么说话呀?”

    “哥,你别急。你听我说,还记得你带我第一去干妈家吗?嗯,就是那回干妈让我去捧那个巨蚌。巨蚌里突然飞出一颗蓝色的珍珠,飞进我的嘴里,而且还立刻融化了。”蓝月亮说着脸色开始发红了,她理了理头发继续说道:“干妈看了,高兴的不得了,她在我耳边悄声地说:凡是跟哥你有关系的女人,双手捧着巨蚌,巨蚌就会发光。不论是谁让巨蚌壳里的珍珠发光或者有异动,那个人就是哥的女人。要跟哥一辈子,辅佐哥、帮助哥和照顾哥。蓝色珍珠代表我,而且被我吞下了。干妈说、说…”蓝月亮说到这儿,脸色红的都快能滴出血来了,羞涩的再也说不下了。

    “哦,那干妈说什么?”蓝天没有注意蓝月亮的脸色,他被蓝月亮说的话弄呆了,所以才傻傻地问。

    “干妈说、干妈说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第一个女人,干妈还说、还说…”

    “噢,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蓝月亮娇嗔道,声音低低的。

    “干妈一定说我是个大笨牛,是个木头疙瘩,不懂情爱是不是?”

    “嗯,干妈还说呢,干妈说你天生秉异。第一次要是、要是碰到处女,会、会把人给弄坏了的。”蓝月亮最后半句话,几乎都没有声音了。

    “呼”,蓝天重重地呼出一口,这口气似乎把蓝天心中的郁闷全都给吐出去了。想起河边的巧遇,想起鱼王献宝,想起自己接二连三地认识几位大美女,尤其是陈璐和蓝月亮对自己的情有独钟。拒绝等于伤害,既然你有情我有爱,那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不再难为自己,更不要折磨爱自己的人啦。于是蓝天很坚定站起身,然后更坚定地走向蓝月亮。

    看着蓝天的眼神,读懂了那眼神里的一切,看到蓝天自己深爱的哥哥走近自己,蓝月亮也激动地站了起来迎向蓝天。

    “月亮,小妹,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蓝天伸出双手紧紧抱住蓝月亮说道:“小妹,你知道吗?你是哥哥最爱的人了,哥爱你。”

    “哥,我也爱你,爱你。哥是月亮的唯一,月亮这辈子离不开哥的。”

    “以后我不会再让我这漂亮的小妹受丝毫委屈了,”说着蓝天拉起蓝月亮的一只手,“呦、月亮的手这么凉呀?来、哥给你暖暖好吗?”说着就把蓝月亮的那只手放进自己的怀里。

    “嗯,哥的身子真暖和。”月亮开心起来,虽然羞涩更甚,但是她依旧是开心地笑了起来。这一笑,使得月亮那双眼睛又变得弯弯的了,煞是好看。蓝天看了神情一荡,猛地一把再次把蓝月亮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贴紧蓝天胸怀的月亮,很惬意、很舒服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轻声说道:“噢、好温暖呀,**呀。”然后便把自己的手环绕在蓝天的脖子上,身子也紧紧贴着蓝天,享受着蓝天的一切。

    此刻两个人都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更是敞开了心扉,四只手便交叉着伸向各自想要抚摸的对象,而就在此时蓝天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蓝天还是抽回了伸向蓝月亮的一只手,稀里糊涂地抓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号码:号码很是陌生,谁呀这是?

    “喂,那位?”蓝天一只手搭在蓝月亮的肩膀上,一只手拿着手机接通后问道。

    “喂,是龙儿吗?我是大哥呀。”手机里传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