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九十七节:郁闷是可以传染的

第九十七节:郁闷是可以传染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狮给蓝天打电话的时候,也正是蓝天郁闷的时候。

    抛开陈璐她们给他带来的“烦恼”,蓝天早上一进办公室就打开了电脑。点击开OA系统,发现里有好几个文件等着他处理呢。把几个文件和提案一个个看了一遍又一遍,蓝天希望从中能够找到一些闪光点,可是结果仍然却是失望。

    瞪着电脑吸着烟,蓝天又郁闷上了。

    蓝天的郁闷不为别的,为的是蓝天集团那种令蓝天害怕的思维惯性和思维模式。国人的思维有个惯性的习惯,凡事只要有第一人成功了,就会有第二人、第三人、第N个人去模仿那个成功者,去重复地做着那个成功者所做的事。

    金智辉煌成功了并且在T市引起极大的轰动,现在已经有不少开发企业正在模仿着金智辉煌操作着新的地产项目。别人模仿也就摆了,可是偏偏蓝天集团自己也再模仿,这就让蓝天感到不可思议了。而且这也是蓝天所不允许的。

    在任何产品研发的过程中,并不是不允许模仿。关键要看产品的目标客户的市场究竟有多大,同时也需要看产品生命周期。房地产作为不动产,本身就绝对不是低值易耗的生活用品,你怎么能靠模仿来研发产品呢?

    金碧辉煌之所有在T市一炮打响,是因为市场中客户群体需要这个产品,而当绝大多数客户被满足了以后,这个产品的生命力便会极快地衰弱下去了。

    看来,还是要不断地给蓝天集团的人洗脑呀,否则总是采取惯性思维去考虑问题,蓝天集团就会死去。

    该如何激发起蓝天集团创意人员的灵感呢?该如何改变蓝天集团人的思维方式呢?

    正想着呢,天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接完天狮的电话,蓝天按下了办公台右手边的按铃。

    “哥,有什么交代?”铃声一声蓝月亮便及时出现在蓝天的办公台前。

    “嗯,通过OA系统向集团全体员工下发一个通知,所有的人必须在30分钟内回答三个问题,一是自己最理想的住房是什么样?二是最想让自己的父母住什么房?三是自己的父母住在哪儿最让自己放心,括号不包括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住在一起。所有的问题必须在30分钟内回答完毕并通过OA系统传给陈璐、任妍卉、东郭和你这儿。”

    “好的,”蓝月亮应了一声便去下发通知了。现在蓝月亮越来越胜任蓝天秘书这个职位了,而且她把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文秘学习方面了。

    向蓝月亮交代完,蓝天便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乘电梯来到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天狮跟蓝天通完话,便又拨通了张虎的手机。刚响一下铃声,张虎便及时接通了电话:“狮子老大,有事呀?”

    在虎帮公开场合,天狮是龙堂的堂主,要尊称张虎一声帮主或虎哥。可是私下里张虎一直称呼天狮为狮子老大,这里既有对天狮的尊敬也有对他的崇拜。

    “虎哥,今天老大有点郁闷,你给安排清净的地儿,让老大舒舒服服地喝点酒解解烦怎么样?”

    “哦,我马上安排。狮子老大,咱们要不要一起陪陪老大?”

    “哈哈,当然,咱们不陪让谁陪呀?”

    “行嘞,狮子老大,咱们就去太白醉仙楼吧,哪儿清净,我再跟哪儿的老板打个招呼。”

    “嗯,虎哥,我看行,我去接老大然后一块过去。”

    天狮挂了张虎的电话,又打通蓝天的手机:“老大,你别开车了,一会儿我过去接你好了。”

    “哦,行。我就在辉煌大厦楼口等你好了,你可得快点呀。”

    “哈哈,老大,咱狮子什么时候磨蹭过呀,啊?我马上就到。”天狮说完挂了电话拿起一件外套就往外走。拉开门,天狮看到楼道内有两个女孩正在东张西望地查找着什么,其中一个女孩看到从门里走出来的天狮,就喊道:“姐,别找了,狮子大哥在这儿呢。”

    另一个女孩闻声就往天狮这边看过来,当她看到天狮的时候满脸显露出极度兴奋的表情。可是她嘴里却在呵斥着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孩:“晴儿,你怎么说话呢?还不快跪下给恩人磕头。”说完自己先跪在地上冲着天狮磕了三个响头,接着最先说话的那女孩也跟着跪下,学着姐姐给天狮也磕了三个响头。

    “喂,你们、你们是谁呀?怎么给我下跪磕头呀?”天狮还没见过这种情形,所以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恩人,我们是王玫和王晴,今天特意来感谢恩人的救命之恩的。”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孩一起说道。

    王玫、王晴?听到两个女孩自报名姓,天狮也想起来了。原来是天狮曾经施妙针救治过的曾是聂海训练的两个杀手。

    “是你们呀,来、来,快起来。什么恩人呀,你们可别这么说。起来起来,快起来。怎么样,你们的身体都好了吧?”天狮不知道是扶起这姊妹俩好还是让她们自己起来好,所以只好连声地说起来、起来。

    “狮子大哥,我们全都好了。可是、可是,我们找你却找得好苦呀。”

    “晴儿,不许跟恩人这么说话。”王玫又对王晴瞪了一眼说道。

    “哈哈,没事。你们姐妹俩和家里都好吧?你看你们第一次来,可我又有急事得出去。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改天我去看你们啊。”天狮确实很着急,老大郁闷并且等着自己去接他呢。所以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下走。

    “我们不走…”王晴刚说了半句话,就被王玫给拦住了:“您有事就先忙吧,我们不打搅您啦。”

    “哈哈,对不住呀。改天吧,改天我去看你们,请你们吃饭。”天狮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快步下楼而去了。

    郁闷是可以传染的,张虎此刻比天狮还郁闷。黄金海被那些小帮会攻击以后,内外部都有很大的损坏。这些还无所谓,重新装修一番就能过去。而且黄金海也该重新装修一番了。让张虎郁闷的事,整个T市在风传的一句话:不要去虎帮看护的场子去消费,因为哪里不安全。更令张虎郁闷的是,又十几个场子的老板联合在一起请了张虎一顿。席间老板们很隐晦地表达了给虎帮一笔钱,请虎帮退出受他们保护的场子。看着那些位老板无奈的脸色,张虎刚冒起的怒火又被自己强硬地压了下去。他听自己的弟兄说了,凡是受虎帮保护饭店、歌厅和洗浴中心等消费场所,近些日子以来生意惨淡得很。

    张虎早就想找蓝天把这事说说,请蓝天给想个办法。可是一来因为蓝天最近很忙,怕打搅了他的日常安排。二来这事说出去也怕蓝天笑话自己,虎帮的根基、产业都是蓝天给打下,自己连管都管不好,有什么脸面向蓝天交代呀。

    天狮的电话来的正是时候,正好给自己一个机会,另外还可以借此机会再跟狮子老大商量商量开中医药浴城的事。给太白醉仙楼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今天中午到晚上整个饭店他都包了。然后便又打电话给五虎,让他们和军师天虎、鹰堂堂主天鹰都赶过来。

    正当蓝天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天狮那辆剽悍的悍马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上了车蓝天点上一支烟,然后问天狮:“去哪?”

    “张虎说去太白醉仙楼,他又把哪儿给包了。”

    “哈哈,有点虎帮帮主的霸气了。不过,总这样不好吧?”

    “嗨,这事呀还真不能按常规来论。有时候你霸气一些,才能显示出你与别人的不同。到最后不少给钱不就行了吗,啊老大?”

    “啊?还有这歪理呀?哈哈哈。”

    “老大,你可来了,我都快郁闷死啦,”张虎看到天狮那辆悍马,没等悍马停稳就急忙跑到悍马跟前。见蓝天从悍马车里下来,就说了上面的话。

    “虎哥,怎么了?想兄弟们一起喝酒聊大天你说句话不就行了吗,干吗非得郁闷呀?”只要公众场合,蓝天都是称呼张虎为虎哥。

    “老大先进屋吧,咱们喝酒时再聊。哈哈,老大最近忙吗?”张虎一边侧身把蓝天往太白醉仙楼里让一边说道。老大为何郁闷张虎自然是不便多问,而且就是问了,老大告诉自己了,自己也无能为力不是?

    “事都让哥哥兄弟们干了,我每天几乎是无事可做,所以我也闲的有些郁闷啦。哈哈。虎哥,这郁闷也会传染啊。”

    一共三层楼的太白醉仙楼,只在二楼的大厅里摆放了两桌酒席。张虎安排一桌给蓝天和天狮、天虎、天鹰,由自己坐陪,安排一桌给五虎。蓝天上到二楼一看便悄声地对张虎说:“虎哥,这样摆法不好吧?都是自己兄弟,干吗非得分两桌呢。”

    张虎听了蓝天心中一阵感动,没等他说话吩咐重新摆桌,就听蓝天对守候在一旁的酒店老板说道:“今天本来要请几位朋友的,可是因为他们有急事不能来了。老板就请你撤下一桌吧,您放心该多少钱我们虎哥一个子也不会少给您的。”

    “呵呵,老板您说哪的话,这就是咱家自己的店,什么时候想喝酒想吃点爽口的饭菜,您就只管吩咐。钱不钱的,都无所谓。您几位快请坐。”

    张虎听了蓝天跟酒店老板的对话,心中更是感动不已了。老大,你太给我张虎面子啦。没的说了,我张虎此生唯你老大马首是瞻了。

    ……

    一顿饭一直吃到午夜时分才算吃完,这顿饭吃的张虎是眉飞色舞,因为在蓝天的“说和”下,狮子老大不但答应参与中医药浴城,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的想法。最后经蓝天的提点,原来的黄金海变成了由天狮任院长的,T市首家民营中医康复理疗医院,而且蓝天还答应帮助他们去办理手续。

    天狮的郁闷更是一扫而空,在他坚持几次要送蓝天回家都被蓝天拒绝以后,天狮兴高采烈地回到自己的居所。

    然而进得楼道,来到自己居住的房门前的时候,天狮却看到令他大吃一惊的场面。

    天狮住的楼内安装了声控节能灯,随着天狮的上楼的脚步声,一层一层地亮了起来。灯光下天狮看到自己的居住那套房子门前有两个娇小的卷曲的身影,她们互相依偎着靠着门坐在地上。

    再上前一步仔细一看,那两个娇小的身影竟然是王玫姐妹俩。

    “你们、你们怎么坐在这里呀?”天狮看了急忙问道:“这样会弄坏身子的。”

    “狮子大哥,你可回来来。”王晴听到天狮的话,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

    “你又瞎说,”王玫又是先呵斥了王晴一声,然后对天狮说道:“您回来了。”

    “你们、你们怎么坐在这里呀?”天狮固执地继续问道。

    “我跟我姐不知道你什么回来,怕见不到你不敢离开,所以就一直等在这里。”王晴说道。

    “哦,你们等了我十几个小时啦?你们还没吃饭吧?”天狮关心地问道。

    “还吃饭呢,我们连水都没喝着呢。我姐说在这儿守着等你回来,可是这楼道里太清净了,又有点害怕。不敢动也不敢让我去买吃的喝的,所以我们就只好饿着渴着啦。”王晴虽然渴了饿了,可是说话依旧像是开了机关枪一样。

    天狮听了急忙先打开自己住房的房门,然后对王玫姐妹俩说:“来,你们快进来,先喝点温水,我去给你们买点吃得来。”

    “恩人,您别这样忙乎,我们也不像晴儿说的那样。”王玫说着又瞪了王晴一眼,然后姐妹俩便互相扶着想站起来。可能是坐在地上的时间太久了,再加上又渴又饿,姐妹刚刚站起便觉得腿发软头发晕,两个人身子一摇晃就要栽倒。天狮见了顾不得男女之分了,跨前一步同时伸出双臂抱住差点摔倒在地的姊妹俩。

    王玫姐妹两人一起身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跟着就往前扑。恍惚间感到天狮那威猛的身躯和他张开的双臂,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扑进到天狮的怀里并各自抓住天狮的一条臂膀。因为怕王玫姐妹俩摔到,天狮的双手往里一收把两个娇小的身躯搂进怀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