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一百节:我怒震天

第一百节:我怒震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集团和虎帮等所有的人都在埋头做着自己的事,虽然有虎帮的鹰堂负责外围情报的侦探和收集工作,但是仍有一件事被大家全都给疏忽了——蓝天被人监视,并且被人跟踪了。而这次疏忽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前去北京办事的蓝天的大哥惨遭车祸而死。

    本书第一部中在蓝天与陈璐的一段对话中提及到,蓝天的大哥在他们家乡的矿场工作。随着年龄的增长,蓝天的大哥从原来收发矿灯,升职为矿场的安全检查员。这次突然飞来T市,就是因为国家安全生产管理部门,要对矿场的安全生产安全防护设备进行全面的升级换代,因此各省市大中型矿场选派出优秀的安技人员统一聚集到北京,然后前往矿场安全检测设备的生产国D国接受培训。

    因为小弟在T市,而且失散十几年了,所以蓝天的大哥便借机带上一家人第一次走出了大山。

    蓝天的大哥是个老实人,本来蓝天让他到了报到日的前一天再送他前去,一家人先游玩一下北京城,待大哥报道后在带着嫂子和大侄女一起回T市。可是大哥却坚持先去报到,然后打好招呼请好假再回T市。蓝天的大哥之所以要这么做,一则是为了先把手续办好,二则矿上领导还托几件事还要办。

    蓝天一想,也行,反正T市离北京这么近,自己再派辆派个人跟着大哥应该没什么是的。

    金碧辉煌是一个高端的项目,社区的安防工作做得非常的好,别说一般的闲杂人,就算你是这个社区的业主,如果没有**入的门卡,要想出入也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金碧辉煌社区的对面原来是一片中的档次的沿街商业建筑,金碧辉煌项目没入住时,那边十分的冷清。可是自打金壁辉煌业主大量入住以后,对面的商业店铺便开始红火起来了。

    金碧辉煌社区大门对着的原本是一家经营情况非常的好的花店,不知为什么在一个多月前换成了一家中式的普通的饭馆。饭馆的经营虽然没什么特色,可却是24小时全天候经营。这个饭馆虽然成群结队前来用餐的,可是却也是人流不断,每时每刻都有人在这里吃饭、喝酒。为了方便顾客购买一些熟食拿回家去吃,饭馆还特意开了一个外卖的橱窗。厨窗的案子上摆着烧饼、茶鸡蛋等食品,一个伙计几乎是24小时有顾客没顾客都站在那里。

    那天,当蓝天的那辆Q7接上蓝天的大哥开出金碧辉煌社区,向左转弯往T市的西北方向驶去的时候,橱窗里站着的那个伙计不顾有人要买烧饼和茶鸡蛋,转身便离开了橱窗走进饭馆后面的一间屋子。随后一辆不知何时停在饭馆门口的桑塔纳2000便快速地启动,并紧紧地跟在奥迪Q7的后面。

    当奥迪Q7车子刚刚来到T市的外环快速路通往北京方向的路口时,坐在桑塔纳2000里的人便快速地将黑色奥迪Q7的行踪同时报告给了几个方面。

    挂着“T—LTI587”车牌的奥迪Q7驶出高速公路收费站并就要驶进北京市的时候,跟在它后面的桑塔纳2000穿过高速公路收费站,停在收费站旁的一间屋子前。不一会儿,房间里便有人向外发出了这样一个信息:黑色奥迪Q7、车牌T—LTI587已到,请做好接待安排。

    解决了吉祥花园销售问题后,蓝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拿起让蓝月亮安排下去、让全体员工在30分钟内回答的三个问题的汇集资料要看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手机一看来电是北京的号码,蓝天便以为是大哥有什么事或者是报个平安呢,于是很平静地接通了电话:“喂,大哥吗?——不是呀。你是谁?什么?你说什么?——怎么会?——?——好、好、好,我马上赶到。”

    电话是从北京的一家急救中心医院打来的,电话告知蓝天:今天上午9:40一辆挂着“T—LTI587”的黑色奥迪Q7,在北京某大街突然遭遇车祸,车上包括司机在内的两人目前伤势严重、生命垂危。

    电话的是北京某区交管支队负责交通事故的交警打来的,他是通过车牌跟T市交管部门联系之后,才知道蓝天的手机号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蓝天一边往外跑一边自言自语叨咕着。同时他掏出黑色的手机拨了个号,然后便径直往楼下跑去。

    蓝天来到楼下时间不长便看见天狮那辆威猛的悍马开了过来,车到蓝天的跟前减缓了速度,同时一扇车门也随之打开了。

    蓝天拉住车门跳上了车,低沉并狠狠地说道:“北京,全速、快。”

    这是蓝天少有的语调,但是天狮他们几人听到蓝天这低狠的语调,便知道发生了极大的事情了。

    待蓝天坐稳,天狮便猛踩油门,四驱的越野悍马便真的如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驰起来了。

    坐在后排的天虎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张嘴问道:“怎么了,出什么大事啦?”

    “我大哥在北京出车祸了,那边的人来电话说,他、他们现在生命垂危,…”说到此蓝天便说不下去了。

    “老大你别急,也许情况并不那么糟糕。现在急也没有,咱们快点赶到哪儿再说啊,别急、别急。天鹰,那边有你的人吗?如果有赶快让他们赶往出事地点和医院,查看一下有什么可疑的迹象。若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事故,咱真的无话可说。若不是,MD等着老子怎么收拾你吧。”天虎一边安慰蓝天、吩咐着天鹰,一边狠狠地说道。

    本来蓝天的大哥来T市,天狮他们是要给大哥接风洗尘的。当时蓝天还半认真半开玩笑说:“我大哥不知道咱们的事,还是不见的为好。兄弟们的情我领了,如果真想请客我就替我大哥吧。”结果惹得三人一阵的冷嘲热讽。

    如今,唉—,如今啊。

    奥迪Q7打着双闪,天鹰不知从哪儿弄来个警灯放到车顶的左前方。本来需要1个半小时的路,天狮愣是仅用了35分钟便冲到了急救蓝天他大哥的那家医院。

    一到北京交警说的那家医院,蓝天未等天狮把车停稳便跳下了车径直往抢救室跑去。天狮停稳了车也跟着跳下去,追着蓝天往里跑去。而车上的天虎则坐到了驾驶的位置,将车再次发动开走了。

    走进急救中心,蓝天便看到有几名交警围在一间屋子前来回焦躁地走着。

    “同志,我叫蓝天,是接到你们打到T市的电话赶来的。请问我、我大哥他、他目前的情况怎样呀?”蓝天跑到那几名交警跟前,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就是处理自己大哥交通事故的交警。

    “哦,你就是伤者的家属呀?没想到你能来的这么快。你、你快进,你大哥恐怕、恐怕,唉——”门口处的一位交警说道,蓝天没有听完那位交警的话便推开急救室的门扑到屋里去了。

    一进到急救室蓝天便就愣住了,急救室内已经没有了抢救伤者的医生了,靠在墙边的一张床上,血糊缭乱地躺着一个人。蓝天一见便踉踉跄跄地奔了过去,扶着病床的边上看去,床上躺着的真的就是自己的大哥。一双腿已经不见了踪迹,左臂也已经荡然无存了,头部虽然缠着厚厚的绷带,但是血仍然不断地渗透出来。

    “哥—、大哥,你要坚持、坚持,我来了,狮子也来了,没事、没事啊,那些大夫救不了你,可、可弟弟和狮子能救你。哥,你一定坚持、坚持,狮子快,快呀——。哥、哥,你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哥—,你一定要坚持,坚持呀——”蓝天跪在床边声嘶力竭地吼道。

    在蓝天的嘶喊声中,天狮急速地翻看了一下蓝天大哥的眼睑,然后又把住他仅存的右臂的手腕,随即极快地掏出几根银针往蓝天大哥的身上插了下去。

    银针**几道大**之后,蓝天大哥的右手动了一下便紧紧攥住蓝天伸到他身旁的手,有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小弟,大哥我、我不、不行、行了,小弟,你别、别难过。答应哥,以、以后你要替、替哥、好、好地照顾、好、你嫂子、和、和小美,好吗?”

    蓝天使劲地点着头说:“哥,你没事、没事的,你一定没事的。哥,嫂子和小美等着、等着你好起来,等着跟你一块在北京好好地玩一玩呢。哥,哥——”

    “小、小弟,我、我也想,可惜没、没机会了。小弟你、你先答、答应哥。”

    “哥,我答应,我会很好的照顾她们的。可是她们、她们……。哥、哥,你别走,你别走呀,哥怎么能走呢,咱们兄弟才刚刚团聚呀,哥。哥——”蓝天刚说完应承的话,便看到大哥带着笑闭上了双眼,于是他又高声吼了起来:“大夫,大夫,你们都在那儿呀?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抢救我大哥呀——?狮子、狮子,我求你、求你啦,你快、快点救救我大哥好吗!”

    “老大,我、我真的不想承认,可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大哥、大哥他真的走了,他走了呀——”身高马大一头金色头发如同雄狮一样的天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不——,你胡说,你肯定是在胡说,我大哥、大哥怎么会就这么地去了呢?你肯定是在胡说,你是嫉妒我有大哥你没有才这么说的,是吧?没事,狮子我跟你说,我大哥就是你大哥。你不用嫉妒好不好,来,快点把咱大哥弄醒啊,一会儿咱就接咱大哥回家啊,回家—回家—,大哥咱回家啊——”

    就在蓝天跟天狮在急救室内痴癫地哭着、喊着的时候,天虎和天鹰在询问了交警之后,便开着天狮心爱的那辆悍马来到了车祸的事发地点。

    把车停在远远的地方,天虎和天鹰又绕了一个大圈才走近车祸地点。出事的车辆已经被拖走了,看不出车辆撞击时的状况了。所以天虎和天鹰便装作漫不经心地查看起地上存留的几道急急的刹车印,和地上残留的斑斑血迹。

    仔细地查看事发地点,天虎示意天鹰去周边打探一下后便走向路对面几个坐着闲聊的老人。

    用一口纯正的京腔,天虎对几位老者说道:“您几位在这儿乘凉了,几位爷赏个脸抽一根,顺便借给小子个火行不?”

    “小子这是啥烟呐?给你火,这火还用的惯不?”一位老伯将一盒火柴递给天虎道。

    “呵呵,老伯呀,你这么说就是小看了我们帮年轻人啦。跟您说,现在时髦的不是用什么高档的打火机,而是用这最地道的火柴。”天虎接过火柴盒,推开小匣子捏出一根火柴,在火柴盒侧面上划了一下。火柴着了,用火柴点着叼在嘴上的烟,然后晃了几下将火柴熄灭扔到地上。然后天虎叹息一声说:“唉,真惨呀,光听人说没亲眼看都感觉着惨,您几位在这儿亲眼看了岂不是感觉更惨呀。”

    “小伙子,你是说早上那场车祸?可不是惨吗,你说说那么大的一辆大货车怎么就跑到这市里面来了?而且还逆道行驶。更怪的是,本来要装上一辆大客车的,可是那辆大货车一个急刹车,就把大客车让了过去;而不该被撞上的大客车里侧的一辆小轿车却偏偏地被撞上了,而且那车被撞得都成了麻花。听赶来处理事故的警察说,大货车的司机和那辆轿车的司机全都是当场死亡啦,我估计呀那辆轿车里坐着的人也难活命啦。唉—,作孽呀。”

    “哦,老爷子别伤感了,谢谢您的火,走了。”天虎听完那位老爷子的话,凭直觉感到这绝非是一场简单的车祸,说不定里面就蕴含着一个极大的阴谋。

    快步走到悍马旁,对后面紧随而来的天鹰说声:“赶回医院,让你的人立刻去查那辆大货车的全部情况。”

    天虎开车往急救中心赶去,天鹰则忙绿着通知鹰堂的人全力去查那辆大货车的一切情况……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