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03节:欺人太甚

第103节:欺人太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停车。”

    一个穿城管制服的、一个穿公安制服的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伸出一只胳膊,拦住了蓝天接大哥遗体回家的车队。

    “为什么拦车?”坐在悍马开倒车上副驾驶座位上的天虎探出头去问拦车的人道。

    “第一这次交通事故还没有处理完毕,所以被害者不能运走;第二即使事故处理完了,被害者也只能在指定的火葬场进行火化。所以你们可以走,但是死者必须留下。”拦车的人说道。

    天虎朝天鹰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起跳下了车,天鹰跑向后面的车,挨辆车的告诉车上的人坐在车里别动,而天虎则是来到拦车的人跟前问道:“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拦车。”

    “我是谁不是你该问的,你们只管停车将人送到太平间就是了。”拦车人说道。

    天虎一听这话便说道:“这年头假冒伪劣的东西太多了,谁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所以我们必须知道你的身份,否则你便是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可选:一是让开道路让我们走,二是亮出你的工作证。”

    “嗬,懂点呀,既然这样那我也就公事公办了,请你们全体都出示身份证,没有身份证的一律带回局里严加审查。”拦车的人突然发横道。

    “好,有点意思。不过你知道拥有什么样资格的人,才有权检查公民身份证的吗?对你,我很是怀疑。一个连自己身份都不敢亮出来的人,怎么配穿这身公安警服,又怎么能有资格来检查老子的身份证呢。”天虎也将语调提高了八度说道。

    “这些人公然抗拒公安干警的例行检查,并且侮辱人民警察。来呀,全都带走接受审查。”拦车的公安说完,呼啦啦从他身后跑过来十几个警察将急救中心的大门团团围住。

    “噢,是有备而来,真是有意思呀。但是不管你们来了多少人,你们全都必须亮出你们的工作证,否则我有权视你们为冒充公安警察搅乱社会治安,并认定你们是别有用心的歹徒,我将使用国家赋予我公民的权力,将你们全部绳之以法。”天虎先是冲拦车的人说道。说完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对院外越来越多的围观者高声说道:“各位,昨天上午发生的交通事故想必你们全都知道了吧。这起交通事故的受害者是我大哥和我的一个朋友,事故发生以后他们便被送到了这个急救中心。但是一直到我们闻讯赶到这里,没有看见一个医生在对伤者实施抢救,我们不知道是这家急救中心没有人道主义的精神,还有其他的人别有用心不准医生对伤者进行抢救。总之,我们来了以后我大哥已经咽气身亡了。”

    天虎说到这儿,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围观者的反应,随后继续说道:“各位,我自小就是个孤儿,是大哥、大嫂如同父母一般地把我抚养大的。现在大哥走了,我悲痛欲绝,只想和我嫂子一起把大哥接回家祭奠几天一解心痛,各位请您们说就连这人之常情他们都不准,他们还是不是人啊?各位请您们说,这天理何在公道何存呀?另外,我们也知道那个肇事的司机也死了,我们便不想再去追究他什么责任了。我们不给政府不给公安部门添麻烦,难道也是错?”

    天虎说完,围观的人便纷纷的议论起来。虽然说什么的都有,但全都是指责这些拦车的人。

    拦车的人一见院外围观的人这种架势,自己的气焰也消失了许多。他显示抖着手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他的工作证,随后又对围堵在急救中心大门口的人挥了挥手。

    围堵的人虽然散开了,但是仍然堵住行车的道路。这时那个拦车人才走到天虎的跟前,拿着证件朝他晃了一下说:“看见了吧?干假冒这种证件的人还没出生呢。”

    “别晃,拿稳了,不然我看不清。哎—,你拿稳了呀。各位您们看呀,他这样是在亮证件让人看吗?”天虎知道那人是因为手发抖而不稳的,但是却故意喊道。

    果然天虎的喊声起了作用,院外围观的人又开始纷纷议论上了。

    “证件不会真的是假的吧?不然怎么不敢给人家看呀?”

    “就是,心里没鬼手干吗发抖呀,没准这帮人真的就是假冒的呢。”

    “哎—,你们是不是公安呀,哪有公安人员面对‘歹徒’浑身发抖呀?真可笑,大家说是不是呀。”

    在众人的议论中,拦车人忍气吞声并且是尽了极大的努力之后,才将他的证件拿稳递到天虎的眼前。

    “噢,看清了,城东分局治安科的副科长尹留群。不过我还要问一句,公安分局治安科的职能和职责是什么,尹副科长可知呀?哼,超越自己的职权范围,擅自调动警力为一己之私,你这个副科长也该做到头了。带着你的人走吧,别给你的兄弟们添麻烦了。”天虎看完那拦车的人证件之后淡然地说道。

    “你、你、你胡说什么,治安科就是以维护社会为己任的,今天这事正是我们当管的。我的证件你也看清了,现在请你们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拦车人亮出证件以后,心里稳定多了话说的也就顺溜了。

    一直坐在车队第二辆急救车上的蓝天透过车的前风挡玻璃一直看着外面,越看他的眉头就皱得越紧。当他看到一半时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于是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天狮的号。

    “狮子,究竟怎么回事?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了是不是?”蓝天低声地对问天狮。

    “老大,没想瞒你什么,只是有些事我们还没完全查清楚,再说这事我们三个能处理好的。”天狮接到蓝天的电话有些无奈地回道。

    “不管你们能否处理好,也不管以后该怎样去做,你先把事原原本本地告诉,否则兄弟没得做了。”蓝天威胁道。

    “老大,这事你就别管了,你一心把大哥的事办好就行了。几个小丑没啥闹腾的…”

    “好了狮子,别说了。他到你让所有的人坚守住所有的车辆,你和我一起下车,这事看来非正义天使集体出场不可啦。对了你告诉大虎他们,不许任何人侵犯车队,必要时就让他们不管一切地硬闯,也要给我把车开回T市,另外通知虎哥做好接应准备。我先下去了。”蓝天收起手机推门下了车。

    天狮无奈,只得下了悍马招呼大虎来到近前,然后低声并且是快速地跟大虎交代了蓝天的吩咐。大虎听了便疾步来到急救车左侧门旁,拉开车门对急救车司机粗声粗气地说道:“这里有点麻烦,没准还得硬闯出去。师傅您坐到那边吧,这车由我开了。”

    急救车的司机有些为难地看着大虎心想:不让吧,这家伙长得这么吓人,不让肯定是不行的。让?万一有什么事,或者车损坏了谁担待谁赔偿呀?

    粗中有细的大虎一见急救车司机的表情,便说道:“师傅您放心,万一这车有什么损坏,一切损失都有我来包赔。我想您在T市一定听说过女子铁卫,也听说过蓝天集团,也听过虎帮吧?”

    “啊,你是蓝天集团的、还是虎帮的大哥呀,哎呀,您坐您坐,这车您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跟您说呀,我家姑娘刚刚报名想加入女子铁卫,师傅,哦、不,先生,哦、不,大哥,能求您跟洪队长说一声,收下我家姑娘吧。”司机师傅一听大虎亮出了女子铁卫、蓝天集团和虎帮招牌来,急忙让开了司机的位置说道。

    “哈哈,师傅谢谢您对咱们女子铁卫的支持,不过您这话若是跟刚才坐在您身边的那人说,可能更管用的。”大虎坐到司机的位置后说道。

    “啊,是呀?那、那他是—?”

    “蓝天,我们的老大。”

    “哎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嗨——”

    “师傅,别急,这事回去以后我会跟蓝天说的。只是我听说女子铁卫考核可严格啦,您家姑娘能不能加入进来,还真不是蓝天说了算的。不过师傅您也别急啊,回去以后我给您留个电话,在考试前我请我师傅给您家姑娘指点一下。只要您家姑娘临场发挥正常,我敢保您没问题。”

    “哎呀,这敢情好,师傅、哦,先生,不、大哥,这事可就拜托您了。”

    蓝天下了车走到一边掏出了手机,不过这部手机与蓝天以往用的那部黑色的手机不同,这部手机是灰色的而且个头很小。掏出这个特别的手机后拨通了号,蓝天低声地再跟电话的另一方说着什么。通话时间不长,蓝天便收了电话走到天虎和天鹰的中间,这时天狮对所有的人交代完了也走来过来。

    蓝天和天狮刚一站定,拦车人指着蓝天和天狮说道:“你、你,你们的身份证,赶紧拿出来我们要检查。”

    拦车人趾高气昂地说着,而此毫没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处境是多么的尴尬和危险。

    站定后的蓝天看了一眼拦车人没有说话,而天狮则淡声地说道:“我们的身份证恐怕还真不是你能看的,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该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的,不该知道的最好不要打听,否则你就会有麻烦了。”

    “你别给我装葱装蒜的,我们是奉命执行公务,你们必须配合。在说老子也不是吓大的。身份证拿出来,不然我就拘捕你们。”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怎么连我们回家都不行呀?”站在天狮、天虎、天鹰三人之中的蓝天看都没看那个拦车人一眼说道。

    “你们还就真的不能回去,第一呢交通事故还没有最后的结论,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肇事者啊?第二呢依据交通法,交通事故没有解决前,当事者是不能离开并要随时接受询问的。”那个拦车人说道。

    “什么?”蓝天一听这话本来还想压制的火气“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他走到拦车人近前高声吼道:“京城六环之内禁行各种货车,而着实撞击并导致我大哥和我的好兄弟死亡的正是一辆违章闯入市区的大货车。这个谁是肇事者就是用脚趾头想也都知道是谁啦。看来你们是别有用心呀,好呀,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要搞什么鬼。MD,别逼我、别逼我,把我逼急了你们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